钟原:习家军的各派系是如何形成的

人气 8442

【大纪元2023年11月09日讯】习家军在中共二十大全面上位,内部各帮派很快清晰化,内斗也迅速展开。这些帮派不是自然或自发形成的。因无人可用,习近平不断笼络、提拔在不同时间、地点和他有过交集的人,但对他们又都不完全信任,只能让他们彼此牵制。习家军的各帮派实际是习近平一手促成的。

政治局常委中的习家军分属不同帮派

2022年10月的中共二十大上,李强、蔡奇、丁薛祥、李希成为新任政治局常委,他们都是习家军,但四人分别来自四个不同帮派。

李强是浙江帮或之江新军的代表;蔡奇是福建帮或闽江新军的代表;丁薛祥是新上海帮或浦江新军的代表;李希是新广东帮或新陕西帮的代表。

表面上,习近平更倚重福建帮和浙江帮,但新选定的四个政治局常委,却来自四个不同帮派。这表明,习近平不希望某一帮派独大、令自己受制,因此故意分而治之;某种程度上压制了福建帮和浙江帮,拉抬了其它帮派。

中共二十届政治局常委,只能从留任的十九届政治局委员中产生,新任政治局委员没有机会破格升任常委。

中共二十大上,继续留任的政治局委员有11人,包括习近平、王沪宁、赵乐际、李强、蔡奇、丁薛祥、李希、李鸿忠、张又侠、陈敏尔、黄坤明。

习近平、王沪宁、赵乐际续任政治局常委;李强、丁薛祥、李希、蔡奇升任政治局常委;李鸿忠、张又侠、陈敏尔、黄坤明没有获得升迁。

李鸿忠大概只求留任;张又侠超龄续任军委主席,也不会晋升政治局常委;陈敏尔、黄坤明属于失意者。

习近平对政治局常委的谋划

习近平为了挤掉团派的李克强、汪洋,与江、曾派妥协,赵乐际、王沪宁续任政治局常委。

中共十八大上,赵乐际成为政治局委员、组织部长,应是各派妥协的结果。他曾在陕西任职,其父曾在陕西工作,据称和习仲勋有私交,所以也有人认为赵乐际算新陕西帮。王沪宁是上海帮提拔起来的,服务过三代中共党魁,被称作“两面人”。

习家军四人晋升政治局常委,但福建帮、浙江帮并未更多受益。

福建帮的蔡奇晋升,黄坤明就无法晋升,还失去了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头衔,卸任中宣部部长,被外放到广东。黄坤明和蔡奇都曾在福建和浙江两地与习近平有过交集,黄坤明在中共十八大上成为候补中央委员,还比蔡奇更早进入中央,但习近平只选了一名福建帮成员晋升政治局常委,黄坤明被舍弃。

浙江帮的李强晋升,陈敏尔就无法晋升,仅从重庆平调到天津。2001年,陈敏尔已是浙江省委宣传部长;2002年任浙江省委常委;当时李强、蔡奇、黄坤明都还在浙江地方任职,尚未进入省委班子。2002年底,习近平任浙江省委书记,成为这四人的上级。2007年,陈敏尔续任省委常委、后兼任常务副省长。陈敏尔的资历原来超过其他三人。

习近平只选了一名浙江帮成员晋升政治局常委,陈敏尔被舍弃。陈敏尔因年龄优势,曾被猜测为习近平的接班人,估计也因此无法升迁,接班人之路被断。

丁薛祥2006年任上海市委副秘书长,时任代理市委书记、市长是韩正。2007年,丁薛祥任上海市委常委、秘书长,先后服务习近平、俞正声两任书记;2012年任上海市政法委书记,中共十八上成为中央候补委员。2013年,丁薛祥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习近平办公室主任,再次直接服务习近平;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上晋升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上升任政治局常委。

丁薛祥原本属于上海帮,但仍被习近平看重、拉拢到门下,成为新上海帮中职位最高者。习近平扶植福建帮、浙江帮,也有意拉抬了新上海帮。

习仲勋的老部下及陕西老乡、原甘肃省委书记李子奇,与习仲勋有私交,李希曾是李子奇的秘书,据说常陪伴李子奇到北京、深圳探望习仲勋,因而与习近平相熟。习近平被内定为接班人时,李希估计很快投靠。李希最初是习近平的新陕西帮,因担任过广东省委书记,也被算作新广东帮。

习近平新提拔的四个政治局常委,各自背景不同,又分属不同派系,习近平显然不希望某个派系权势过大,而是利用他们互相制衡。

其他政治局委员各派均摊

中共政治局常委之外,还有17名政治局委员,也分属各派。

新疆自治区书记马兴瑞是军工帮,因曾在广东任职,又算新广东帮。

中共外事办主任王毅被习近平收拢,可能想拉起外交帮,但政治风险很大,应算派系色彩不明显。

北京市委书记尹力2020年曾任福建省委书记,被算作福建帮。

中央书记处书记、政协副主席、统战部部长石泰峰,曾在党校和习近平有交集,是党校帮。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刘国中曾任陕西省委书记,被认为是新陕西帮。

中央书记处书记、组织部长李干杰是清华帮。

中央书记处书记、宣传部长李书磊是党校帮,也曾到福建工作过。

中共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李鸿忠原为江派,后投靠习近平,派系色彩不明显。

军委副主席何卫东来自原31军,是福建帮。

军委副主席张又侠算新陕西帮。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何立峰是福建帮。

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张国清是军工帮。

中央书记处书记、政法委书记陈文清曾在福建工作,是福建帮。

上海市委书记陈吉宁是清华帮。

天津市委书记陈敏尔是浙江帮。

重庆市委书记袁家军是军工帮,也曾在浙江工作过。

广东省委书记黄坤明是福建帮。

17名其他政治局委员中,福建帮算5人;军工帮算3人,其中1人也可算新广东帮;党校帮2人;清华帮2人;新陕西帮2人;浙江帮1人;派系不明显2人。福建帮人最多,但没有太大优势,其余各帮派人数几乎平均,显示习近平不想特殊扶植某一帮派,而要最大程度地分而治之。

2023年3月13日,(左起)中共国务院副总理张国清、丁薛祥、总理李强、翻译、副总理何立峰、刘国中在人大记者会上。五人都是习家军,但分属五个不同帮派。(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中共国务院班子分属不同派系

2023年3月,中共新一届国务院领导班子产生,相关成员同样分属不同派系。

总理李强是浙江帮;第一副总理丁薛祥是新上海帮;副总理何立峰是福建帮;副总理张国清是军工帮;副总理刘国中是新陕西帮。五人都是习家军,但分属五个不同帮派。

国务委员原有五人。原中共国防部长李尚福算红二代,派系色彩不明显,已落马;公安部长王小洪是福建帮;国务院秘书长吴政隆算派系色彩不明显;国务委员谌贻琴来自贵州,还不算一个帮派;原中共外交部长秦刚,被习近平收拢,派系色彩不明显,已落马。

李强交出了国务院重大决定权,地位一再被压低,但习近平仍然不放心。丁薛祥没有相关工作经历,习近平给他的任务之一应该是盯住李强,未来可能作为李强的替代者,继续对习近平言听计从。

何立峰更像是第一副总理,已经替习近平掌管了金融。习近平在中共国务院安排了不同派系的人,分解了权力,并让他们互相监视,国务院内部无法形成一体,更便于习近平直接掌控。

军委班子成员分属不同派系

军委委员包括习近平,原有7人。军委副主席张又侠是新陕西帮;军委副主席何卫东是福建帮;已落马的原中共国防部长李尚福派系色彩不明显;军委联合参谋部部长刘振立派系色彩不明显;军委政治工作部主任苗华出身原31军,是福建帮;军纪委书记张升民是陕西人,应属新陕西帮,但他出身于前二炮部队,二炮部队后变身火箭军,目前被整肃。

军委委员中,福建帮和新陕西帮分庭抗礼。习近平继续保留了两名军委副主席的设置,同样让他们互相监视、严防军中生变。

习近平早就安排钟绍军任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兼中央军委主席办公室主任,是习近平在军队的秘书长。习近平在浙江、上海时,钟绍军都是贴身秘书。钟绍军被称作监军,时刻监视中共军队的高级将领。据称,原火箭军司令李玉超被秘书告密后出事,可能就是钟绍军派出的人。

2023年3月5日,清晨中的北京人民大会堂。当天中共人大开幕。(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政法系统互相牵制

中央书记处书记、政法委书记陈文清曾在习近平之后在福建工作过,被认为是福建帮。中共二十大上,陈文清升任政法委书记,随后卸任中共国安部部长,由原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接替,两人相当于对调。

国安部从事间谍、反间谍工作,也负责政治保卫,随时监视监听中共官员。原中共中央调查部也并入了国安部。

陈一新曾在福建任职,并在习近平手下工作。1992年,陈一新调入浙江省委办公厅;2000年升任浙江省委办公厅副主任;2002年习近平任浙江省委书记,陈一新直接服务习近平。

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陈一新不断被提拔,2018年3月任政法委秘书长,实际主要监视时任政法委书记郭声琨。2022年10月,陈一新接任国安部部长。

王小洪和陈一新分别掌握了中共明暗两个统治工具。王小洪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务委员、政法委副书记,他不是政治局委员,却是政治局会议的常客。2023年9月28日的“十一”招待会上,王小洪和政治局常委、委员同坐一桌。

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张军派系不明显;最高检察院检察长应勇是浙江帮。习近平对政法系统的安排,同样起到了互相监视、互相牵制的作用。

结语

习近平不断提拔福建帮、浙江帮、新陕西帮、新上海帮,但因可用的人有限,也不断收拢了党校帮、清华帮、军工帮、新广东帮。

习近平对这些人亲疏不同,提拔的速度也不同,但习近平不想让某一帮派做大,对大多数人也并不完全信任,因此故意在关键位置上尽量安排了不同派系的人,以达到最大限度地分而治之。于是习家军内部的帮派就这样形成了。

这些帮派虽然同属习家军,但他们彼此并不服气,资历、能力也都平平。如今习近平最大的威胁李克强走了,习家军为了争当新权贵,互相之间的争夺会更加复杂、混乱,成为中共内斗的新特征,他们也最可能从内部迅速搞垮中共政权。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前贸易代表吁与中共战略脱钩
法轮功学员马长青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李克强事件掀新内斗 学者:更多人将出事
万科遭遇股债双杀 专家:房地产已成大陷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