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间谍气球后美国应放弃对话选项

人气 242

【大纪元2023年02月2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章家敦撰文/信宇编译)“我们相信,美国中国两国之间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以便负责任地管控两国关系,这一点很重要。”2月7日,美国五角大楼新闻发言人帕特·莱德(Pat Ryder)准将发布声明宣称。“然而不幸的是,中共已经拒绝了我们的对话请求。我们将继续承诺对双方沟通保持开放态度。”

在此之前,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Lloyd Austin)曾就2月4日美军击落中共间谍气球一事尝试与中共国防部长魏凤和将军进行电话交谈,但这位中共官员拒绝进行电话对话。

奥斯汀现在肯定已经习惯了吃魏凤和的闭门羹了。2022年11月在柬埔寨举行的全球多国国防部长会议上,奥斯汀曾经提议重新开启北京在时任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后中止的双方沟通渠道。然而,中共对此反应冷淡。

“鉴于美方这种不负责任的严重错误做法没有为两军开展对话交流创造应有的氛围,中方不接受美方关于两国防长通话的提议。”中共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发表了强硬的表态,这种语气与中共激进官媒《环球时报》如出一辙。

如此甚好。美国应该放弃与中共正常交流的想法。

奥斯汀试图与魏凤和沟通,此举存在许多不妥之处。首先,魏凤和的级别远远低于奥斯汀。他虽然是国防部长,然而作为一名中央政府官员,他要听命于上级,对中共军队几乎无法行使指挥权力。事实上,中共军队并不向中共政府负责,它只向中共中央委员会报告。

与奥斯汀级别相当的中共官员应该是习近平,他是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是中共军队的最高首长。我们的国防部长应该坚持,当他要求谈话时,只能与说得上话的负责人交流。

美国人一向热衷于通过对话解决问题。

“我确实希望美国和中国能够找到一种方式,就这些问题进行有效对话。” 2月9日,奥巴马总统执政时期的国防部长莱昂·帕内塔(Leon Panetta)接受MSNBC节目主持人安德烈·米切尔(Andrea Mitchell)采访,在谈到中共间谍气球事件时作出上述表述。

从帕内塔的评论可以看出,美国人很重视“对话”。他们认为,必须通过沟通才能维持正常关系,这是一种信仰。尽管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的时间里,与中共的沟通往往使事情变得更糟。

何以至此呢?美国的对话努力会让中共政治体系中最坏的因素得到鼓舞和膨胀,向外界展示错误行为不必付出代价的不良形象。北京政权已经习惯了这种屡试不爽的循环:中共四处展示好战行为,而美国总是试图安抚这个敌对政权。这种令人绝望的对话努力使美国看起来像听话的奴仆。

然而不幸的是,奥斯汀部长在中共间谍气球事件后向外界强化了这种形象。瑞士日内瓦安全政策中心(Geneva Centre for Security Policy, GCSP)的詹姆斯·法内尔(James Fanell)在接受美国盖特斯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独家采访时表示,即使奥斯汀部长要给北京的任何人打电话,那也不应该是在击落中共间谍气球之后,因为这会给外界误认为美国在试图为其行动辩护;如果奥斯汀要给中共打电话,更好的时机应该是在1月下旬该飞行器接近美国领空时。

美国人专注于确保每个人都能理解对方,保持沟通高效。

“我认为重要的是,我们要努力避免误判。”帕内塔告诉米切尔。“重要的是,美国和中国至少要制定一个机制,以便在这些重大安全问题上保持沟通合作,以避免双方误判形势以至插枪走火。”

制定一个“机制”?美国已经与中共军方达成了许多协商机制,例如2008年关于两军热线的协议和2015年9月关于同一主题的谅解备忘录中所建立的协商机制。问题在于中共军队一直无视这些沟通机制。

“不能相信中共会遵守他们签署的任何协议。”退役美国海军上尉范内尔(Fanell)的观点可谓一针见血。他曾担任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情报和信息行动主任,深谙中共背后的行动准则。

中共领导人在经过内部讨价还价和各级审议确定本方的立场之前,不会轻易与外国人进行沟通。美联社就发表评论指出,中共“怀疑”美国人“为美国发起的挑衅行为说情从而摆脱负面影响”。如果中共官员认为对话不符合他们的利益,任何协议或机制都无法让他们参与对话。简而言之,中共只有在对它形势有利时才会选择对话。

那么华盛顿现在应该如何应对呢?

美国应该扭转这种态势,中断与中共的沟通渠道。断绝对话可能会对中共各级领导产生恐吓效应。如果通常热衷于交流的美国不打电话,甚至拒绝接听电话时,北京作何感想呢?

此外,美国可以通过命令北京关闭其剩余的四个驻美总领事馆,并将其过于庞大的大使馆人员规模缩减至只有大使一人,以对中共政权施压。现在下令关闭总领事馆和驱逐外交,将向中共明确表示,美国不再愿意容忍中共针对美国的种种危险行为。

如果这些措施都不起明显作用,华盛顿还可以终止中共在经济困境中所需要的其它合作关系,包括贸易、投资、技术等,这是美国针对中共可以亮出的一些底牌。

这些行为会有风险吗?

是的,风险肯定存在。然而在经过几十年的错误政策之后,针对中共的每一种选择都是有风险的,而最有风险的政策就是继续采用当初造成这种危险局面的方法。

中共的官员总是扬言,美国再也不能阻止他们的发展步伐了。美国人需要认真考虑这些问题,并尝试一些不同的方法来重新建立强大的威慑力。

中共这起影响恶劣的间谍气球入侵事件,显示了中共政权完全不把美国的安全考量放在眼里。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中共方面认为他们可以逃脱这种错误行为,尽管我们也清楚对话努力不能实际解决问题。

无论如何,美国人可能会意识到,与一个不准备与他们国家真诚打交道的中共政权交流,不会有任何意义。

须知,中共各级官员最擅长通过沉默来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对此,美国亦可以如法炮制,以不变应万变。

作者简介:

章家敦(Gordon G. Chang)是美国知名智库盖特斯通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的杰出高级研究员兼咨询委员会委员,著有《中共即将崩溃》(The Coming Collapse of China,2001)一书。请关注章家敦个人网站:GordonChang.com和推特账号:@GordonGChang。

原文:Why Is America Desperate to Talk to China After Balloon Intrusion? 原刊登于美国盖特斯通研究院(Gatestone Institute),授权英文《大纪元时报》转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中共间谍气球警示美国空防薄弱
【名家专栏】从间谍气球事件后果评估中美关系
何良懋:间谍气球让世界再聚焦中共威胁
间谍气球拉响警报 世界需联手抗共守卫自由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