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后央行称拆金融炸弹 专家:危机四伏难解

人气 4197

【大纪元2023年03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夏松、骆亚采访报导)3月16日,中共公布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和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此前一天,中共央行再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精准拆弹”。

专家分析认为,为防范政治风险,中共拚命金融维稳,却无力拆除“金融炸弹”,只能强行压制。如果国际金融形势、国内经济形势继续恶化,金融风险会急剧上升,并率先引爆地方债危机。

中共成立中央金融委、金融工委 分析:带来动荡

陆媒“财新网”报导,3月1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公布《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将组建中央金融委员会和中央金融工作委员会。

原国务院金融稳定委及办事机构不再保留,将其职责并入新成立的中央金融委,并设立中央金融工委,两块牌子一套人马。职责范围比此前大得多。此外,设立中央金融委员会办公室,并列入党中央机构序列。

报导说,一位地方资深金融监管人士称,有关方案符合目前“坚持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

时事评论员王赫今天(16日)对大纪元表示,当局为了防范、控制金融风险,采取向左转的方式,搞金融体制改革。但现在形势进一步恶化,这些努力可能使错了方向,不仅阻止不了金融危机爆发,可能会加速金融危机爆发。

他解释说:“整个金融系统派系势力非常复杂,国际国内因素交织在一起。习近平前段时间通过中纪委放风,反对金融精英论、反对西方优越论,反对金融系统的人员的奢侈奢靡之风。他直接针对了中央金融机构和央企,而这都属于红色财团,属于各大政治派系所瓜分的势力范围。

“习近平现在搞金融机构改革,进行重组,各方利益集团反弹会相当强烈,这给习近平带来的可能不是稳定,而是动荡。”

危机四伏 地方债将成金融危机爆发导火索

“财新网”报导说,中国金融监管体系中的几次变革,均与当时中国金融市场面临的变化与挑战有关。那么,中国金融市场当下面临哪些挑战或危机呢?

近日,中共央行召开2023年金融稳定工作会议,并称,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精准拆弹”。

美国之音说,央行和中共最高当局最近将防控系统性金融风险提高到如此重要的地位,显示债务压力的快速增加已令北京当局非常不安。大部分省份目前都是债务累累,财政收入处于负增长状态。

本月初,央行行长易纲称,过去三年,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数量已从六百多家减少到三百多家。

路透社近日报导,地方政府的债务高达九万多亿美元,且还在持续增长。一些地方政府正通过各种措施要求银行给债务展期,下调贷款利息,推迟债务违约到来的时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月份数据显示,中国地方融资平台债务总额暴涨,从去年的57万亿增加至66万亿元人民币,约合9.5万亿美元,占中国GDP的一半。

“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已经成为中国金融系统的‘黑洞’,它被用来填补地方政府的收入与开支的缺口。”总部设在香港的东方资本研究院的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Andrew Collier)表示。

王赫认为,中国金融危机一旦爆发,最可能的导火索就是地方债。地方债危机主要来自于城投地方融资平台的隐性债务危机。

所谓隐性债务,是指地方政府在法定政府债务限额之外直接或者承诺以财政资金偿还以及违法提供担保等方式举借的债务。而举债主体往往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也被称为“城投”)。

精准拆弹?分析:中共无力解决 只是强行压制

对于中共央行再次强调,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要“精准拆弹”,王赫说:“中共确实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是高金融风险机构分布数量太多、分布太广,就是表面上控制都有难度,这些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中共现在强行按下那些浮上来的瓢,没能力彻底解决,只能是强行压制。”

所谓“精准拆弹”,中共早在2017年十九大后就提出来了。时任副总理刘鹤称,要通过加强金融监管,实现精准拆弹,避免系统性金融风险。此后,中共出台了系列措施,包括对影子银行、金融杠杆率、房地产贷款等领域进行监管。

王赫说,中共现在拚命金融维稳,加强在全国的控制和镇压,试图延缓金融爆雷,而不是解决金融爆雷。他举例说,贵州路桥就是用债务重组的方式,强行把贷款偿还期大幅度地延后。

“这就是开了一个很恶劣的先例,中共现在知道,地方债务危机解决不了,这不仅是债务危机,也是金融危机。怎么办?中共不顾市场规律,一律强行延期,强行把债务刚性原则弱化掉。通过这种方式,摁住地方债务,不让它爆发。”

所谓遵义道桥债务展期,是指遵义道桥建设集团去年12月30日发布《关于推进银行贷款重组事项的公告》,将公司155.94亿的银行贷款进行重组,偿还贷款期限调整为20年。遵义道桥由遵义市国资委全资控股,是遵义市资产规模最大的城投公司。

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对大纪元表示,地方债务和房地产雷很大,有的地方政府赖账,把债务一再展期。

王赫认为:“如果国际金融形势、国内经济形势继续恶化,金融风险将急剧上升,地方债务危机可能会率先引爆。而中国经济从去年开始就已风雨飘摇了,经济大盘已动摇了,今年可能更糟,根本稳定不住,中国现在处于高度不稳定中。”

中西方金融互相影响 中共更担心的是政治风险

此外,国际金融市场对大陆金融市场的影响不可忽视。近日,美国硅谷银行爆雷,瑞士信贷崩盘。

王赫表示,中国金融与西方的金融其实是交织在一起的,双方相互影响,非常微妙,而且很多因素、情况没有向外界披露。

他举例说,美国硅谷银行倒闭了,很多中国企业都牵涉其中,“这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当局对中美之间的金融联系一直高度警惕,尤其硅谷银行出事后,中共那根弦更高度绷紧了。而这种绷紧不仅仅是担心金融危机,更担心政治风险。”

在王赫看来,中共防范金融风险的系列动作,不仅是金融方面的表态,也是政治方面的表态。

郑旭光也表示,美国银行爆雷可能会对中共有所刺激,因为中共明白,自身问题严重得多。因此,二十大报告提到了防范金融风险,李强就任总理之后,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把防范金融风险作为重要事情提出来。

他说:“美国硅谷银行给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如果银行出现了经营上的重大损失,可能引起挤兑蔓延。”◇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桥水创办人达利欧:中国经济正在进入百年风暴
消费疲软 高端品牌在中国不再受投资者青睐
贵州高官称低收入人口已动态清零 引嘲讽
大陆养羊理财平台爆雷 有投资者损失逾千万元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