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这种油是慢性病祸首 医生警告一定不要吃

文/Joseph Mercola(自然疗法专家) 赵孜济编译

研究指出,大量日常饮食中omega-6种子油是现代慢性退行性疾病的主要的普遍驱动因素。(大纪元制图)
人气: 260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现代社会的心脏病、癌症、高血压、中风、糖尿病、肥胖、代谢综合征、阿尔茨海默病、黄斑变性等慢性病,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都以惊人的数量增加,要说这些病有什么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与种子油的消费有关。

最近在丹佛市中心喜来登酒店发表的题为“文明的疾病:种子油过量是普遍机制吗?”(Diseases of Civilization: Are Seed Oil Excesses the Unifying Mechanism?)的演讲中,克里斯·诺贝医生(Chris Knobbe)展示了令人震惊的证据,即在现代饮食中如此普遍的种子油是当今大多数慢性疾病的原因。

诺贝是一名眼科医生,也是非营利性基金会“疗愈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的创始人。该基金会致力于预防年龄相关性黄斑变性(AMD)引起的视力丧失。他是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原临床名誉副教授。

他的研究指出,大量日常饮食中含有omega-6的种子油是现代慢性退行性疾病的主要的普遍驱动因素。他称西方饮食中有害种子油的泛滥是一项“未经知情同意的全球人体实验。”

 

多链不饱和脂肪酸(PUFA)的兴起

存在于植物油、食用油、种子油中的多链不饱和脂肪酸(简称PUFA)和反式脂肪,包括棉籽、油菜籽、向日葵、红花、米糠、大豆、玉米和其它常用的油,是现代文明的产物。PUFA的产生要归咎于“辊磨技术”,该技术在1880年左右取代了用于将小麦研磨成面粉的石磨技术。

辊磨技术会完全去除小麦中的麸皮和谷物胚芽,只留下胚乳,这是一种去除了营养物质的精制产品。诺贝医生在Cure AMD基金会网站上写道:

“这些(PUFA)中的第一个是棉籽油,紧随其后的是氢化和部分氢化了的棉籽油,这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人工制造的反式脂肪。后者由宝洁公司于1911年以“Crisco”的名义推出,被吹捧为“猪油的更健康替代品……而且比黄油更便宜。”

Crisco是商业生产的PUFA或反式脂肪的始祖,至今仍在广泛销售。诺贝说,植物油生产商的计划是低价销售,从而取代价格更高的动物脂肪。该计划是成功的。

多链不饱和脂肪酸变得如此受欢迎,以至于它们现在占美国饮食的63%,构成了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USDA)所建议的食品的基础,并且存在于当今美国销售的60万种加工食品中。诺贝说,1909年,美国人每天吃2克植物油,到2010年,他们每天吃惊人的80克植物油。

诺贝说,PUFA有害有几个原因。与动物脂肪不同,它们缺乏维生素 A、D 和 K,因此缺乏营养。它们造成与现代文明相关的大多数慢性疾病,也助长了肥胖症的流行。诺贝说,美国人现在每天消耗的80克PUFA相当于720卡路里,这意味着大多数人每天三分之一的卡路里是“从工厂出来的”。

棉籽油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人工制造的反式脂肪油。(Shutterstock)

慢性疾病与多链不饱和脂肪酸的消费一起飙升

许多人都知道,糖尿病、肥胖症、癌症、心脏病、代谢综合征和其他疾病在 20 世纪上半叶不如今天常见。但这些疾病的发病率上升比许多人意识到的要大得多。诺布指出:

  • 1900年,12.5%的美国人死于与心脏相关疾病,而2010年,这一数字为32%。
  • 1811年,每118人中有1人死于癌症,而2010年,每3人中就有1人死于癌症。
  • 在过去80年中,2型糖尿病的发病率增加了25倍。
  • 在19世纪,1.2%的美国人患有肥胖症,而2015年,这一数字为39.8%。
  • 1930 年,黄斑变性病例不超过 50 例,而2020年为1960万例。

这些慢性病的增加是否与多链不饱和脂肪酸饮食摄入的增加有关?答案是当然有关,诺贝在他的演讲给出了以下解释:

“从心脏病到动脉粥样硬化到2型糖尿病到黄斑变性和癌症,这些疾病都有同样的特点,它们都有线粒体功能障碍。当线粒体电子传输链失效时,它就会释放活性氧,这些是羟基自由基和超氧化物。”

“这些自由基导致DNA突变,从而会导致心力衰竭、黄斑变性、阿尔茨海默氏症帕金森氏症,灾难性的脂质过氧化级联反应导致有毒醛。”

诺贝说,种子油产生的有害生化反应的根源是亚油酸,它是一种18碳的omega-6脂肪。亚油酸是多链不饱和脂肪酸中的主要脂肪酸,约占植物油总量的80%。为避免有害效应,亚油酸omega-6脂肪酸必须与亚麻酸omega-3脂肪平衡。

“大部分亚油酸,当它氧化时,会产生脂质氢过氧化物,然后这些迅速退化成氧化亚油酸代谢物。”诺贝说。

他表示,氧化的亚油酸代谢物是一场猛烈的风暴,它具有细胞毒性、遗传毒性、诱变性、致癌性、会导致动脉粥样硬化和血栓形成。令人担忧的是,它们会促进动脉粥样硬化和血栓形成,导致中风和血栓。

慢性病的增加是否与多链不饱和脂肪酸饮食摄入的增加有关(ShutterStock)

多链不饱和脂肪酸会导致胰岛素拮抗

糖尿病、胰岛素拮抗和代谢综合征已成为流行病,因为美国的饮食一直以多链不饱和脂肪酸为基础。据估计,近70%的美国人现在超重或肥胖,其中很大一部分人代谢不健康。

这使人们面临患2型糖尿病以及与胰岛素拮抗相关的许多慢性疾病的风险,从癌症到阿尔茨海默病。在他的演讲中,诺贝解释了这些情况是如何发展的:

“当摄入过量的Omiga-6脂肪酸时,它与羟基自由基等活性氧结合,这就开启了灾难性的脂质过氧化级联反应。这些多链不饱和脂肪在细胞中积累,积聚在细胞膜中,积累在线粒体中,并引起过氧化反应。”

大量的活性氧会导致细胞水平上的胰岛素拮抗和肝脏中脂滴的产生,诺贝说,在这种情况下,身体不会燃烧脂肪作为燃料,在这方面体重增加和生病的人需要依赖碳水化合物。也就是说,他们体内的糖酵解正在起作用,于是身体开始储存脂肪,从而导致肥胖。

亚油酸是这一有害过程的罪魁祸首,医生记者保罗·萨拉丁(Paul Saladino)博士在播客中表示同意。亚油酸会导致胰岛素抵抗,而且,由于脂肪细胞通过释放游离脂肪酸来控制身体其它部位的胰岛素敏感性,身体最终会导致胰岛素抵抗。

针对大鼠和土着人的研究显示PUFA的危害

动物研究已经清楚性地证明了多链不饱和脂肪酸的有害影响。在诺贝引用的一项研究中,两组大鼠食用相同的饮食,但是一组接受5%的棉籽油,另一组接受1.5%的乳脂。研究结果是:

“食用棉籽油的大鼠长到正常大小的60%,平均寿命为555天,它们体质虚弱、容易受伤,而且呈现病态。食用乳脂的老鼠是健康的,它们长到正常大小,活了1020天,体重和寿命几乎都是棉籽油喂养老鼠的两倍,并且总体非常健康。”

也许有人会说,美国心脏协会和其它医学团体会忽视这些研究,可能称它们为自相矛盾,但是诺贝说,也有饱和脂肪和动物性脂肪对人类健康的积极影响的例子。

例如,居住在夏威夷和澳大利亚之间南太平洋岛屿上的托克劳人(Tokelau)几乎只吃椰子、鱼、淀粉块茎和水果。诺贝指出,他们54%至62%的卡路里来自含有饱和脂肪的椰子油。然而,一项针对40至69岁托克劳男子的研究发现,他们没有心脏病,没有肥胖,也没有糖尿病。

诺贝总结说,无论是动物研究还是对非现代西化人群的研究都表明,现代西化国家至少有80%的肥胖和慢性病来自加工食品。“它是由植物油和反式脂肪驱动的,快餐店几乎都用大豆油和菜籽油做饭。”

常见的超加工食品包括软饮料、面包蛋糕、薯片、糖果、汉堡、方便面、热狗、冷冻披萨等。(shutterstock)

其他专家同意诺贝的观点

在上面提到的有关萨尔迪诺播客的时事通讯中,我讨论了萨拉迪诺和记者尼娜·泰科尔茨(Nina Teicholz)对多链不饱和脂肪酸在现代食品中的流行和普遍存在的谴责。他们相信饱和脂肪的健康益处。

在播客中,萨拉迪诺和泰科尔茨回顾了饱和脂肪和胆固醇被妖魔化的历史。他们说,这始于1960年至1961年一个错误的假设,即饱和脂肪会导致心脏病。

这一假设得到了1980年推出的第一个美国人膳食指南的支持。该指南告诉人们应该限制摄入饱和脂肪和胆固醇,该指南又同时为碳水化合物开脱,而碳水化合物越来越多地用多链不饱和脂肪酸制成。毫不奇怪,该假设和饮食指南导致了肥胖和心脏病等慢性疾病的迅速增加。

在播客中,萨拉迪诺和泰科尔茨讨论了为什么尽管有科学证据反对,但这个错误还是持续存在。

如果公众认为饱和动物脂肪是健康的,而加工过的工业植物油和谷物是不健康的,那将摧毁依赖植物油和谷物的主要加工食品和快餐行业。此外,他汀类药物(statin)的销售和其他大型制药公司的利润领域将受到影响。大型食品和大型制药公司有经济动机来隐藏真实食品的健康益处。

与诺贝一样,很多专家们相信,由于亚油酸在工业植物油和加工食品中无处不在,亚油酸消费量的大量增加是肥胖、心脏病、癌症和其它慢性疾病的关键代谢性驱动因素。

他们强调,有一种流行的说法是不正确的,即摄入大量低密度脂蛋白(LDL),所谓的“坏”胆固醇,是心脏病的危险因素,而且通过降低LDL可以降低心脏病发作的风险。他们说,科学研究根本无法证明这一点。因为并非所有LDL粒子都是相同的。

萨拉丁说,减少红肉和饱和脂肪并多吃植物油可能会导致低密度脂蛋白下降,但这些低密度脂蛋白不会被氧化。而低密度脂蛋白被氧化才会引发胰岛素拮抗和相关问题,包括心脏病,而这是低密度脂蛋白测试无法检测到的。

另一方面,吃饱和脂肪可能会提高低密度脂蛋白,但这些低密度脂蛋白颗粒会很大而蓬松,不会造成动脉损伤,萨拉迪诺说。

诺贝和萨拉迪诺医生想要传达信息是,种子油是绝大多数现代疾病的原因,你能为健康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放弃它们。

作者简介:Joseph Mercola博士是骨科医生、自然健康领域多个奖项获得者和畅销作家。他的愿望是提供有价值的资讯来帮助人们改善健康,从而改变现代人的健康模式。

本文原刊于Mercola.com,授权英文《大纪元时报》翻译和转载,英文报导请见:Are Seed Oils Behind the Majority of Diseases This Century?

【精彩推荐】

7种让头发更浓密的天然增发剂

癌细胞被饿死 他断食抗癌成功 但这类人不适用

春季爱发火?消炎解毒 蒲公英是养肝宝物

责任编辑:李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