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京沪广深人口下降,掩盖了什么?

【大纪元2023年05月16日讯】5月12日公布的《广州市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全市常住人口较2021年减少7.65万人,为2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

此前,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上海市常住人口减少近13.54万人,结束了自2017年起的常住人口增长趋势;深圳市减少1.98万人,这是1979年设市以来,深圳常住人口首次下降;北京市则减少了4.3万人。

至此,中国4个一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人口在2022年全都下降,共减少27.47万人。当局宣称,2022年末全国人口负增长85万人,而京沪深广就减少了27.47万人,占比高达32%。这非比寻常。

本文作五点讨论。前四点依据官方数据展开分析,第五点则对官方数据真实性进行质疑。

第一,沪广深三市户籍人口都在增加,是非户籍常住人口的减少带动常住人口下降

上海:2022年户籍常住人口1,469.63万人,同比增加了12.19万人;外省市户籍常住人口1,006.26万人,同比减少了25.73万人。

广州:2022年末户籍人口1034.91万人,比2021年末增加23.38万人;而常住人口减少7.65万人,则可推算该年非户籍常住人口减少31万。

深圳:2022年常住户籍人口增加了27.08万,为583.47万人,占常住人口比重33.0%;常住非户籍人口则减少29.06万,为1,182.71万人,占比重67.0%。

从这个情形可以看出:(一)一线城市聚集的优质资源,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即使疫情之中,人们仍在渴求落户进去;(二)三市常住人口之前都在增长,2022年却一起转为下降,表明疫情在2022年急剧恶化, “动态清零”政策制造大规模民生灾难,经济大盘动摇,大量人口离去(常住非户籍人口减少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多的应是流动人口的逃离)。

第二,北京人口减少是受当局“减量发展”政策驱动

北京人口减少有其特殊性。2022之前数年,沪广深三市人口都在增加。例如,2021年深圳常住人口较上一年还增加了12.15万人。但是,北京人口近年来一直在减少。

疫情之中的2020年、2021年,官方数据显示,北京市常住人口分别减少1.1万人和0.4万人,而2022年人口减少数骤然上升到4.3万,显示2022疫情升级。

其实,2017年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94.4万人,比上年末减少1.0万人,是1997年以来首次下降。此后,连续下降。2018年减少16.5万,2019年减少0.6万人。

为什么呢?当局要北京成为全国第一个“减量发展”的超大城市。2022年6月,蔡奇在中共北京市第十三次代表大会的报告中说:过去五年来,北京严格落实“双控”及“两线三区”要求,实现城六区常住人口比2014年下降15%的目标。

当局这几年正忙于“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包括2017年起开始驱赶“低端人口”。《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要求,到2035年北京的人口规模将严控在2300万。截至2022年末,北京常住人口2,184.3万人;到2025年,只剩115.7万的增长空间,平均每年不到10万。因此,北京人口减少主要出于政治原因。

第三,出生率下降不是京沪人口减少的主因

中共“计划生育”摧毁了中国的人口结构和生育文化,造成了出生率持续下降。京沪都受此影响。

北京。自2017年户籍人口出生数创下上世纪70年以来的最高峰(171,305人),此后逐年下降,2022年仅约7.5万左右。也是在2022年,北京死亡人数超过了出生人数,常住人口每1000人的死亡率升到5.72人,出生率下降到5.67人,“自然增长是负0.05(每1000人)”。

上海。2022年,死亡人口比出生人口多4万。全年常住人口出生10.8万人,出生率为4.35‰;死亡14.8万人,死亡率为5.96‰;常住人口自然增长率为-1.61‰。

但是,相比2022年上海减少近13.54万人,北京市减少4.3万人,显然,京沪的出生率下降不是主要因素。

第四,广州、深圳、上海常住人口减少,应是中国经济衰变的表征

与京沪不同,广深出生率出于高位。广州2022年户籍出生人口10.96万人,出生率10.71‰;死亡人口5.74万人,死亡率5.61‰;自然增长人口5.22万人,自然增长率5.10‰。2022年广州户籍人口出生率超过当年度广东人口出生率(8.30‰),更超过全国人口出生率(6.77‰)。

深圳作为中国“最年轻”的城市,虽然2017年后出生人口连续减少,但出生率仍相当高(与广州相仿)。例如,2021年,深圳市常住人口出生率为10.37‰,死亡率为0.77‰(没查到2022年数据)。

2022年,广州常住人口减少7.65万人,深圳减少1.98万人,主要是外来人口的急剧减少。这在2021年就开始了。

2021年公布的人口第七次普查数据显示,深圳过去十年(2010年至2020年)常住人口增加了713.6万人,位居全国第一,平均每年增加七十多万人;广州过去十年常住人口增加了597.7万人,位居全国第二,平均每年增加约60万人。然而,2021年,深圳常住人口数仅增加4.78万人,广州仅增加7.03万人。

按照官方数据,2021年,深圳GDP比上年增长6.7%,低于全国水平(8.1%),广州也只是与全国水平持平。这显示,广州、深圳的经济已在衰退之中了。2022年更甚,广州GDP同比增长1%,远低于全国水平(3%),深圳(3.3%)也只是略高于全国水平。

上海情况也类似。七普数据显示,2010至2020的十年,上海共增加1,851,699人,年平均增长超过18万人。但是,2021全年仅新增了1.07万人,其中户籍人口减少18.19万,外来常住人口增长19.26万人,也就是说新增的1.07万人基本来自非沪籍外来人口。

与此相应,2021年,上海GDP比上年增长8.1%,只与全国水平持平;2022年,上海GDP,更是同比下降0.2%。

广州、深圳、上海是中国经济最发达、与国际联系最紧密的地区,无论从人口还是经济来看,2021年都是它们的一个转折点。可以说,在疫情和中共“动态清零”政策的双重打击下,中国经济快速衰变,沪广深表现明显。

第五,中共官方数据缺乏真实性,疫情中的大规模死亡被掩盖

以上都是根据中共官方数据进行的讨论。但是,海内外都有一个共识,中共数据爱玩“数字游戏”,其真实性大有问题。

上述京沪广深人口共减少27.47万,有一个大背景:中国2022年人口减少85万,逾6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官方《2022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2全年出生人口956万人,出生率为6.77‰;死亡人口1,041万人,死亡率为7.37‰;自然增长率为-0.60‰。

然而,从种种迹象看,2022年中国绝不只死亡1,041万人。官方数据,2021年中国死亡人口数量为1,014万人,比上年增加16万人。如果2022年死亡人口为1,041万人,就只较2021年增加27万。

但是,全中国、全世界都目睹了一件事情:2022年中国疫情大爆发,上海封城,全国染疫率高达80%~90%,出现大规模死亡,全国各地的火葬场不堪重负。举例而言。大纪元获得的内部文件显示,南京市染疫死亡高峰时,死亡人数是平时的6〜7倍;南京成立遗体处置专班,对火化、殡葬数据严格保密。

民众透露,殡仪馆满员,冷库堆满尸体,火化至少要排两周以上。火葬场全天候火化,也烧不过来。要顺利火化,就得“找关系”请托。北京、上海、广州等等都是如此。

而且,北京市民政局还前所未有地不发布2022年第四季度殡葬火化遗体数据。曾在北京三级医院担任呼吸内科主治医师的赵阳1月16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政府提供的疫情资料基本上就是仅供参考,事实上可能连“参考”的价值都没有。他说:“从没看过殡仪馆放不下尸体的情况,都是30分钟以内处理。”

由此,我们可以合理怀疑:(一)京沪广深的人口减少数量,可能远大于所公布的数据;(二)京沪广深人口减少的主因,或许不是非户籍常住人口的迁移,而是大规模的人口死亡。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周晓辉:染疫死亡数字骇人 世人须思量
杨威:人口锐减 中国大市场彻底失去光环
中国出生率崩溃 降幅超毛时代3年大饥荒期
北上广深人口全部下降 上海减少最多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李强家族大揭底 秦刚丑闻再曝光
【马克时空】黑海舰队总部中弹 S400表现差
【思想领袖】前省长揭中共渗透南太岛国手段
【新闻看点】三军头要完?李强遇麻烦
【菁英论坛】密访灵隐寺 习临时抱佛脚?
【热点互动】川普拜登铁锈带对垒 谁代表工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