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a元宇宙亏损严重 脸书被中共利用做宣传

人气 2118

【大纪元2023年08月06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吴瑞昌、张钟元、王佳宜采访报导)Meta总营收看似有所增长,但元宇宙部门出现严重亏损。为此Meta希望透过AI和Threads弥补亏损,但在开发AI和新推出的Threads均出现挫败,而脸书不仅被披露助长美国的政治出现两极化,还成为中共最大的外宣平台。

脸书(Facebook)母公司Meta在7月底公布第二季总营收约320亿美元,净利为77.88亿美元左右,营收成长率16%。不过,Meta在营收获利增加之前,曾多次裁员达到削减开支的目的,各个部门的招聘人员到软件工程师和营销人员都被解雇。为此,他们花费超过10亿美元,用于与重组相关的遣散费和其它人员费用。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Meta的元宇宙亏损黑洞难以填补

Meta旗下的虚拟实境部门“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第二季度销售额为2.76亿美元,运营亏损为37亿美元。其今年上半年的亏损已达76亿美元,而去年总亏损为137亿美元。

为此Meta希望藉由推出自家的AI聊天机器人和Threads来弥补和挽救亏损,但效果不佳。原因是Meta在AI研发方面正被其它大科技公司赶超中。这迫使Meta只能透过开源(开放)自家的AI大语言模型(LLM)代码,让其它的高科技公司能够与谷歌、Open AI和微软等科技巨擘一同竞争。

另外,Meta在7月10日表示,其社交媒体平台Threads的注册用户在推出后五天内即突破了一亿人,打破人工智慧工具ChatGPT的纪录,被称为“Twitter杀手”。

不过,Threads的使用人数在短短一个月出现严重的衰退,据网络分析公司SimilarWeb统计,7月底Threads的安卓日活跃用户只剩1260万,平均使用时间只剩5分钟,但推特只有小幅度下滑,而平均使用时间为25分钟。

虽然SimilarWeb没有苹果iOS系统的每日数据,但他们认为苹果用户情况会与安卓用户的情况相似。SimilarWeb还表示,Threads的起飞归功于它与Instagram之间的联动,但Threads并不够独特,导致使用人数快速流失。

Meta的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在7月底对自家的员工表示,“如果有超过1亿人注册Threads,那么在理想情况下会有一半的人留下来继续使用,但我们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Threads目前在大约一百多个国家及地区开放使用,但该公司担心未能遵守欧盟法规,无法在欧盟地区使用。由于该应用收集了大量个人隐私数据,因此招来许多与隐私相关的批评。

先前Meta违反欧盟数据隐私规定《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在5月份被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处以创纪录的12亿欧元(约13亿美元)罚款。以上这些无疑对于Meta运营来说又是一大重击。

日本高科技公司社长德森翔(Tokumori sho)8月4日对大纪元表示,“目前Meta的衰败不会延续到整个科技业,原因是其它科技公司没有像Meta在元宇宙投资失败的案例,这也说明人类不会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虚拟网络上。”

利用AI聊天机器人增加社交媒体互动

Meta希望提高旗下的Instagram、脸书等社交平台的用户参与度,以挽救脸书使用者的平均年龄要比其它社交平台高的问题。

为此,他们开发一系列具有不同个性的AI聊天机器人,并投入自家的社群平台当中,用来对抗年轻世代偏好的其它快节奏社群平台。

为了帮助开发自家的大型语言模型Llama 2,Meta大量购买GPU用于投资生成式AI,只因GPU对于大型语言模型至关重要,而Llama 2模型可以为其即将推出的AI聊天机器人提供动力。

这种将AI聊天机器人投入社交媒体的做法,既能让自己的AI进入实际应用和收集更多数据,还能用于对抗其它家的AI科技公司,且又能符合现在人们对于AI日益浓厚的兴趣。

扎克伯格在8月2日的财报电话会议上提到,“公司正在构建可以帮助企业代理为客户提供服务的AI,以及为员工提供内部生产驱动的助手AI。让AI充当助理、教练,或者可以帮助你与企业和创作者互动。”

对此,日本的电脑工程师清原仁(Kiyohara Hitoshi)8月4日对大纪元说,“投入AI聊天机器人会给用户阅览、体验带来严重的障碍,届时将分不清谁是真人,谁是机器人,恐给用户和读者带来反感的情绪。”

德森翔也表示,“我并不看好Meta的AI聊天机器人计划,现在的社交媒体平台打破时空的限制才大受欢迎,如果人们对面的都是机器人的话,将会与初衷背道而驰。”

美国匹兹堡大学(University of Pittsburgh)AI伦理顾问兼协作责任实验室(CAIR)的联合创始人拉维特‧多坦(Ravit Dotan)则担心数据的问题。她在8月1日对《金融时报》表示,“一旦用户与AI聊天机器人进行互动,科技公司就能获取更多的数据,而他们可以利用这些数据,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

脸书被指成为中共宣传平台和分化美国

除了担心个人数据和隐私可能被大科技公司利用之外,中共利用窃取来的高科技,意图实现统治世界的野心,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此前,中共就曾制订一项在2030年超越欧美成为世界顶级AI强国的计划。

对此,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7月底在亚特兰大举行的网络安全峰会上表示,中共大部分先进技术,都是以窃取或其它不正当手段获得的。

他说,“多年以来,中国(中共)不断窃取我们的创新和大量数据,目前已经处于有利地位,同时透过AI和更广泛和强大的黑客攻击美国。”

另一名FBI高级官员则表示:“中国(中共)是民主国家的敌人,他们通过窃取我们的AI技术和数据推进他们的AI计划,这已经严重影响美国的国家安全。”

除此之外,中共还在利用外国社群平台、媒体和TiKTok进行大外宣。

中国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复旦大学全球传播全媒体研究院在7月21日发表了《全球主流媒体网络传播力研究报告(2023)》。报告选择33个国家的222个主流媒体,采集这些媒体去年在推特和脸书的认证账号所发表的内容。

结果显示,中共在脸书(Facebook)上的大外宣活动效果优于推特和其它西方社交媒体平台。当中以中共党媒党报中国环球电视网、人民日报、中国日报、环球时报、新华社等账号排名居前,而中国环球电视网在综合榜单中位列前10。

《科学》杂志、《自然》杂志在论文中多次指出,脸书和Instagram在2020年美国大选上和疫情上透过算法让美国人民在政治上出现严重的两极化,最终导致立场不同的人互相仇视。

另外,脸书、推特、YouTube、Instagram还曾极力压制保守派对于大选结果、亨特“电脑门”和疫苗的质疑。从降低保守派帖子的曝光率,到禁言和删号,以达到此目的。

对此,德森翔表示:“多年前,扎克伯格就为了商业利益讨好中共,甚至一度传出开发特别版去配合中共审查的消息,但最终还是被中共抛弃。即使这样,脸书现在还是最配合中共大外宣的社交平台,替中共大量传播假消息,特意误导西方民众。”

清原仁表示,“中共无所不在的宣传、渗透和搞乱社会秩序,就是为了统治和毁灭全人类而来的,再加上脸书对于中共的讯息监管和压制不严,可能导致该平台未来会被新的平台取代。”

大纪元于8月5日致信Meta,询问其对脸书成为中共最大的外宣平台的看法,目前尚未得到置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报告揭中共官员为TikTok辩护 推动大外宣
Meta关闭中共虚假账户网络 北京大外宣遇阻
抖音充斥中共大外宣 专家警告:目的分化台湾激起对立
韩国尿素进口突遭中共切断 供应链风险再现
纪元商城
亚马逊好物推荐 冬天必备超暖羽绒被
每日更新:亚马逊2023岁末商品促销
让节日更闪亮 亚马逊精选节庆好礼
亚马逊黑五买什么?推荐9款折扣商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