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原:2024年中共政局可能面临五大突变

人气 8432

【大纪元2024年01月04日讯】过去一年中共政局混乱,内部状况频频;“党中央”深感忧虑,2023年底安排了一系列动作,试图用强制、高压手段在党内重新树立权威、维持政治运作;然而也凸显了“党中央”束手无策的窘境。诸多难题继续堆积到2024年,可能给中共政局带来五大突变,“党中央”恐防不胜防。

一、中共党魁出事

有预言家具体预测习近平在2024年患重病,似乎与《推背图》和《铁板书》等的预言有异曲同工之处。习身边的高人也仍在试图帮助他破解类似的预言。

2023年12月13日,习近平从越南访问归来,专机降落在广西;12月14日至15日,习近平在广西南宁、来宾等地考察;之后乘专列回京。公安部长王小洪随行保安。严防暗杀、政变,也仍是习近平2024年的头等大事。

2024年,习近平还会行踪不定,令大多数官员难以确认他具体在哪里。2024年注定更加纷乱,中共党魁更怕出事,党内希望他出事的人则会越来越多。

李克强猝死之谜至今无解,被认为可能威胁到习大位的人,都会被看管得更严,他们也会心有余悸。李克强死后,曾庆红一伙曾试图放风,但之后似乎就销声匿迹了。

习阵营2023年重点防范反习或厌习的其它阵营人物;但2023年底的一系列政治戏码表明,中共党魁正在防范习阵营内部的人。被习近平不断破格提拔或收拢的官员们,绝不会因为曾被连升两级就感激涕零、就此罢休,也不会认为能永远抱住习近平、相安无事。

习阵营内斗走向公开化,一旦习出事,很可能直接大打出手;反习或厌习的人注定会加入其中、推波助澜。习打破了邓制定的接班制度,当然应该知道毛死后的政变可能重现。毛钦定的接班人华国锋迅速抓捕了毛的遗孀江青为首的“四人帮”,实际是毛派的内斗;但华国锋后来又被邓小平搞掉了。邓深知中共内斗残酷和党魁无序更迭的危害,确定了接班人制度。

习打破邓的规矩,并未确立接班人,一旦患重病、遭下毒、暗杀或被软禁,现任政治局常委蔡奇、李强、丁薛祥、李希都可能试图争大位,赵乐际、王沪宁会趁势搅局,其他政治局委员也可能蠢蠢欲动。但他们都不足以获得大多数认可,难控制大局,大概只能彼此拉拢,又互相拆台。届时,中共政局将乱成一团,只要有人振臂一呼,中共政权就可能一夕坍塌,引发中国的突变。

2023年12月31日,北京一家餐馆内的顾客走过正在播放习近平新年致辞的大屏幕。(Pedro Pardo/AFP via Getty Images)

二、中共军队清洗后强烈反弹

2023年12月29日,9名中共军队将领被免去人大代表资格,5人出身于火箭军,3人曾在军委装备部任职,还有1人是退休空军将领。

火箭军第2任、第3任司令都出事了,第1任司令是魏凤和,传闻他也出事了。火箭军第1任副司令吴国华已死,另3个前任副司令李传广、张振中、刘光斌已被抓,其他人会安然无恙吗?他们曾提拔的下级军官,又可能如何呢?

军委装备部第2任部长李尚福已落马,3个前任副部长出事,那么第1任部长张又侠会毫无关联吗?

三名军工企业高官被免去政协委员资格,包括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吴燕生;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副总经理王长青;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董事刘石泉,也曾任中国航天科工集团总经理、党组副书记。他们似乎牵涉了各式导弹的研发生产腐败案,军工企业内的其他人可能也会受牵连。

装备部腐败案如果不仅涉及导弹,就可能牵连更多军种,传闻中还有海军的问题。南部战区海军司令鞠新春出事,他曾任军委装备部副部长,之前还曾任南海舰队装备部部长。中共军队的腐败只要一拉绳子,就能牵出一大批。

习最初搞军队反腐,主要是清洗江派人马;如今的反腐主要清洗自己提拔的人。习已经彻底不信任火箭军,把海军军官调任火箭军司令。中下级军官也会被清洗,外行领导、政治挂帅会更盛行,军心不会稳。

之前军队中被认为“不忠”的人都被拿下了。如今被拿下的人,都是天天高喊“坚决听习主席指挥”的人;但他们除了贪腐,很可能也被认为“不忠诚”或“阳奉阴违”,据称火箭军司令被秘书告发。

将领们无论表忠与否,都难以被信任,会无所适从、怨气丛生,习近平在军队内的威信也岌岌可危。军官们表忠,当然是为了升官、然后发大财,他们可不想真把自己送上战场;如今大批人被抓,更多人受牵连不能升迁,还可能被降级、处理,军队内一旦强烈反弹、有了二心,就可能出大事。据称,太子党刘源等搞了一个反习联署,一些军队将领曾参与。

习近平的枪杆子可能攥不住,或许随时炸膛,若有军官和政界野心家勾结,后果将不堪设想。

三、金融或财政危机的恶果

2023年12月12日的中共经济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讲话要求“党政机关要习惯过紧日子”。跟着习近平的一大批人,可不是来跟着“过紧日子”的,他们正急盼成为中共的新权贵或几大家族之一。官员们可以跟着空喊“中国式现代化”的口号,但他们没钱捞不行。

中国经济规模在萎缩,真实的GDP靠假数字已掩盖不住,习近平在新年讲话中承认“企业面临经营压力”,群众“就业、生活遇到困难”。中共不会管老百姓怎么样,但经济不行了,竭泽而渔的税收就难以为继。地方债务中央不管,只能靠借新债还旧债,这样的庞氏骗局还能维持多久?真金白银少了,官员们还怎么贪腐?躺平已是最好的表现了。

“党中央”一再强调要“加强金融监管……及时处置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风险……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

中共知道金融风险有多高,如果缺乏资金,什么风险也难化解。据传,“党中央”已经要求几大权贵家族交钱。没有了外资,以往的障眼法就不灵了;中共不断圈钱的股市、债市,2024年还会跌落、进一步现出原形,外加地产市场继续崩塌,金融危机随时可能到来,只是规模和破坏性多大而已。

官员们不管“党中央”如何骗老百姓,但官僚机构全都围着钱转,没钱就没人再愿意卖命。“党中央”正不顾一切地收权,最主要的就是财权,但“党中央”又不懂如何管理,过去一年的失败,已经令官员们失去了信心。若发生金融或财政危机,“党中央”处理失当,中共官僚体系就可能出现根本性动摇,甚至直接坍塌一角。

2024年1月1日,晨曦中的江苏连云港海面。(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四、官员躺平下的机构改革失败

2023年12月29日,习近平在中共政协新年茶话会上提到,“新一轮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基本完成”。

2023年初,中共抛出了《机构改革方案》,透露中央和国务院机构改革2023年底完成,地方机构改革2024年底完成。快一年过去了,中共对机构改革讳莫如深,若干新机构何时开始运作,又出台了那些新政策,似乎一团迷雾。

李强接掌国务院后,财权、人事权已归了“党中央”,国务院副秘书长五进五出,彻底大换班,总理、副总理都依次被对位盯人,“党中央”随时掌握动态。政治局会议上没人愿意发言,上下都在躺平。

中共的机构改革,主要是权力重新分配,表现为人事大调整。2023年,中央和国务院机构改革是否真按计划完成不得而知,但两个部门负责人的任命多少说明问题。

2023年7月,中共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意外升任人民银行党组书记,随后接任行长;但他不是二十届中央委员。外界认为,中共面对经济和金融难题,一面成立党官主宰的中央金融委员会,一面又不得不重新任用曾留英留美的专业人士。2024年,不专业的婆婆还要管着专业人士,矛盾是否真能化解则是未知数。

2023年9月,前山西省委书记蓝佛安进入财政部,10月份接任财政部长一职,他曾经担任过广东省财政厅副厅长。随后,唐登杰从民政部部长转任山西省委书记,12月才被补选为人大代表,这可能同样超出了原来的计划。中共机构改革似乎并不顺利,原来的设想不断被打破。

中央机构改革如此,2024年地方机构改革可能如何,大致可猜出八九分。改革开放初期曾提到的党政不分、“两层皮”现象正在重现,也必然又会发生“该管的不管”、却管了“管不好也管不了”的事。中共的机构改革,是试图保党、保权的做法,也在催生新的执政危机;一旦失败,又等于自乱阵脚,可能有更多人倒楣,秦刚、李尚福只是先例。

五、天灾人祸密集或激起民变

2023年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已经是多灾多难,中共故意泄洪、草菅人命、掩盖真相、只顾作秀的行为,已在民间积聚了一碰即爆的怨气。2024年伊始,中国和全世界就陷入众多突如其来的灾难中。日本大地震的提前预警、疏散、救援和应对,与中共处理甘肃地震,可谓天壤之别。

中共暴政仍在继续,灾害将不断降临,2024年无论瘟疫、地震、洪水、泥石流、飓风等,还是各种事故,或是一幕一幕中共制造的新人祸,都可能令老百姓遭受更大痛苦。中共会一如既往地掩盖,“党中央”仍会假装没事、然后空喊“胜利”。

饱受灾难的人们走投无路之际,不堪忍受中共恶行,就可能爆发民变。历朝历代的农民起义,经常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中国经济病入膏肓,老百姓就业、生存很困难,任何一场灾难都可能夺走他们的一切,更多中共官员们躺平,必然会导致不作为、乱作为、欺上瞒下等,从而点燃民众心中蓄积已久的怒火,成为改朝换代的一根根导火索。

2024年是中共建政75年,党内党外都已看到,中共无法走出“历史周期律”;相反,中共仍在不知死活地走向逆天之路,埋下一个个会导致政局突变的响雷。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内幕】大陆经济下滑 中共军队被曝降薪
【名家专栏】中国中产收入实际远低于美国
消息:刘源携红二代反习 将领联署遭整肃
福建漳州发生3.5级地震 消息冲上热搜榜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