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求毕业就业 中国年轻人新年盼望务实卑微

人气 1270

【大纪元2024年02月10日讯】今年元旦,李小姐和朋友一起到北京雍和宫上香,祈求2024年能顺利毕业、找到合适的工作。历经充满转折的2023年后,中国年轻人的盼望都很务实,对政府的期待也很“卑微”。

在中国尽管有其定义的“合法”宗教信仰,但执政的中共是无神论政党,历经文革破坏后,社会上信仰氛围整体淡泊,宗教发展也不被鼓励。出于对前途的茫然,去年年轻人到风景优美的名寺上香突然变成一大热门,有媒体报导形容,“年轻人在上班和上进之间,选择了上香”。

李小姐在上海的大学毕业后曾经工作5年,但能找到的工作要不是严重加班,要不就是薪资太低、只能兼职等。去年底,她考上北京一间研究所,希望藉由学历更上一层楼,有助于增加自己求职的竞争力。

“大环境来讲,2024年不会比我2018年大学毕业时更好,现在博士都难找工作了,但不能一直悲观。”李小姐说,她在北大中文所博士班就读的同学都有心理准备,毕业后能到以理科为主的非重点大学教中文就不错了。

2023年,中国COVID-19疫情解封,社会经济的运转动了起来,但并没有如预期恢复。16到24岁青年的失业率接连3个月升破20%后,中共国家统计局宣布暂停公布去年7月相关数据,宣称要“优化统计”。半年后,官方公布,剔除在校生,去年12月的青年失业率为14.9%。

李小姐认为,这个数据“有点假”,因为大环境真的不好。她身边的朋友有工作的,说不上满意现况;没工作的,大多想着出国。

30多岁的沈小姐则是属于那个“在限制中积极作为”的人。从事出版业的她,形容自己的工作是“一直被盯着的状态”,在各种审查制度及自我审查之下,一边做事一边感受阻力;打算出版的书,题材乍看很正常,但必须考虑是否能把握得好政治风向。

这种情况已经延续几年了,她预期2024年也一样,“‘紧’跟‘更紧’的差别不大”。

2022年底爆发抗议疫情封控的白纸运动,很快被当局压下,让沈小姐意识到“要改变大环境很难”。不过,身边很多朋友跟她一样,在紧缩的社会政治气氛下,他们决定“更关注自己手上可以做好的事”。

被问到期待政府今年有什么纾解当前困境的作为时,关注出版行业的李小姐和沈小姐,不约而同都说:希望政府可以保护书籍的价格机制。她们认为,要政府提供更多就业机会很难,要放松政治管控更不可能,不如就聚焦在行业本身吧。

在中国大陆,书籍“控价”情况比台湾书市还要崩坏。一本刚出版的新书,在网上可以用6折甚至半价买到,还标榜正版。除了低价竞争造成行业恶性循环,沈小姐说,通路商抽成比例比生产者高,“花最多力气的作者、出版者却是收获最小”。

2024年,中国图书业面临政治和经济双重压力,她们盼望至少在行业经营环境上,可以不要那么令人沮丧。

(转自中央社)

责任编辑:萧律生

相关新闻
茅台酒逼近价格“生死线” 经销商心急
中共新“国九条”提党领导资本 引网友嘲讽
暇步士大陆门店最低一折甩卖 民众抢购
央企五矿信托城投项目爆雷 引爆昆明城投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