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丁:选战风云 拜登的难题与川普的官司

人气 637

【大纪元2024年03月27日讯】2024年,世界正处在从全球化经济走向全球性对抗的转捩点。作为总统候选人,美国前总统川普将今年的美国大选,形容为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选举。

3月7日,美国现任总统拜登在他的年度国情咨文中,13次提到“我的前任”。以激烈的口吻和近乎咆哮的语气,批评他的竞选对手川普。不少评论认为,拜登的2024年国情咨文,将作为鲜有的选战性咨文,载入美国史册。

而在此之前,川普则早已经将拜登列为美国历史上最为糟糕的总统。

离大选投票尚有超过半年的时间,似乎,两位候选人早早就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冲刺阶段。这在美国的历史上,也应该是少有先例的。

那么,拜登与川普,这两位早在2020年的选战中,就曾打得不分死活的老冤家,在今年大选前的对阵中,又将各自面对哪些重要的不确定因数呢?

2024年3月16日,美国前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抵达俄亥俄州万达利亚参加竞选集会。(Kamil Krzaczynski / AFP)
美国总统拜登2024年3月13日在威斯康辛州密尔瓦基举行的竞选活动中发表演说。(Brendan Smialowski / AFP)

拜登的难题

拜登选战所面临的两个最大的难题,一个是选民对他年龄及敏锐力的质疑,二就是他该如何去对比,他自己过去三年多的施政记录,与川普2016至2020那四年留下的记录。

拜登的记忆力退化是众所周知的问题。他已经多次在公开场合,说错或忘记他国领导人的名字。或是在公开的演讲过程中,陷入因记忆空白而不知所云的尴尬境地。虽然他在面对国会发表2024年国情咨文时,超水平发挥,展现出战斗力不减当年的劲头。但估计他仍然很难说服为数不在少数的中间选民,在他的年龄问题上对他保持信心。

在议题方面,众多的民调已经确认,今年排在前三位的,美国选民最为关心的议题分别是:非法移民、美国经济和国际次序。而在所有这三个议题面前,拜登要想说服中间选民支持自己,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2024年3月9日,川普在乔治亚州的竞选集会,支持者举着遭非法移民谋杀的护理专业学生莱利(Laken Riley)的照片,表达对拜登移民政策的不满。(Elijah Nouvelage / AFP)

川普在2019年曾动用国家紧急状态法,以获得足够的资金去建造边境围墙,达到阻止非法移民入境美国的目的。而拜登上任后,撤销了川普所颁发的,所有与边境安全相关的总统行政令。但结果呢?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数据,从2021到2023年,也就是拜登上任后的三年里,非法入境美国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了800万人,总数高于美国50个州中38个州的单州人口。

拜登在国情咨文中试图将责任推给自己的反对党共和党,但估计不会有多少心里明白的选民会买他的帐。

在经济议题上,拜登上任后,民主党作为在参众两院的多数党,先后主导通过了1.9万亿的美国救援法案,1.2万亿的基础设施投资法案,和耗费纳税人8910亿的消减通胀法案。仅在这三项法案中,拜登就花了近4万亿美元。

拜登一掷千金,后果就是美国经济通涨高昂。统计资料显示,2024年美国家庭年平均需要多花1万1400美元,才能保持他们在2021年所能享受到的生活方式。

对于富裕的中上层美国社会来说,这个多余的支出问题不大。但对于中下层的民众来说,这就意味着,他们的餐桌之上,厨房之中,不得不进行诸多的裁减。

据福克斯新闻的统计资料,2020年曾是民主党票仓的黑人群体、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体、西班牙裔群体和城市郊区妇女群体中,川普的支持率已经分别达到了28%、51%、48%和43%。这里的关键点是,川普只要在11月的大选中,将这个支持率中的小半数转成选票,他就可以稳操胜券。

在国际次序方面,拜登执政期间,爆发了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中东巴以战争,美军撤离阿富汗时的撤军失败,以及日益增长的台海及南海危机。所有这些,在川普时期,都是未曾发生的事情。

拜登在未来的几个月中,将不得不就造成所有这些问题的原因,向美国的选民做出解释。

让川普头痛的官司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拜登有令他发愁的记录,川普则有让他头痛的官司。

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川普虽然官司不断,但其人气却越来越旺。在所有2020年输给拜登的摇摆州里,川普的支持率目前都已经超过了拜登。在共和党选民中,川普的受欢迎程度更是盛况空前,好到爆表。不得不说,川普借左派的官司,为自己选战拉票的策略,取得了全面的成功(见拙文《左派混水摸鱼,川普借鸡生蛋》)。

然而,川普目前所面临的7项官司,特别是其中的四大刑事指控,在川普通向白宫的路上,还是投下了巨大的阴影和不确定因素。

川普面临的4项刑事官司和3项民事诉讼分别是:

第一,国会山“暴动”案(刑事)。川普被指控试图推翻2020年总统大选结果,涉嫌幕后参与2021年1月6日的国会山庄“暴动”案。此案的特别检查官是史密斯(Jack Smith),法官是丘特坎(Tanya Chutkan)。此案中的“暴动”一词为美国左派所起,大部分共和党支持者则不认为2021年1月6日国会山发生了暴动。

2022年10月13,调查1月6日美国国会大厦袭击事件的众议院委员会在华盛顿特区举行听证会。(Drew Angerer / Getty Images)

第二,乔治亚州干预选举案(刑事)。川普被指控要求该州的州务卿,为自己找出足够的选票,以推翻该州的总统选举结果。此案的特检官是魏得(Nathan Wade),法官是麦卡菲(Scott F. McAfee)。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爆出此案的地区检查官威里斯(Fani Willis),与此案的特别检察官魏得之间有染,此案的前景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

第三,海湖山庄机密文件案(刑事)。川普将数十箱白宫机密文件带回他在佛州的居所,此举被指控违反了联邦法律。此案的检查官是史密斯(Jack Smith),法官是加农(Aileen Cannon)。此案目前有两大看点:

1. 川普在此案中被控违反了《反间谍法》,并在此案调查中涉嫌妨碍司法。但辩方认为《反间谍法》不适用于总统,因为总统有解密任何机密的权力。所以,未来对此案的判决,将重点集中在《反间谍法》是否适用于总统这一点。

2. 在川普被控此案后,拜登也被发现在任副总统期间,将不少机密文件非法带回家中。由于拜登一案的特检官赫尔(Robert Hur)已建议不追究拜登的刑事责任,此举会对川普案带来如何影响,将有待观察。

第四,艳星丹尼尔斯封口费案(刑事)。川普在此案中被控违反了联邦选举法,以非法手段试图掩盖他与女艳星丹尼尔斯(Stormy Daniels)之间的关系。此案的检查官是白艾荣(Alvin Bragg),法官是墨尚(Juan Manuel Merchan)。

第五,纽约州房地产不实评估案(民事)。川普在此案中被控在2011至2015年期间,以虚报不实的的房地产估价,获得巨额商业贷款。此案的检方是纽约总检查长詹乐霞(Letitia James),法官是恩格伦(Arthur F. Engoron)。

第六,性侵及名誉案(民事)。川普在此案中被控,在上世纪90年代对作家卡洛尔(E. Jean Carroll)有性侵行为,并在后续的案件审理过程中诋毁卡洛尔的名誉。此案的原告是卡洛尔本人,法官是卡普兰(Lewis A. Kaplan)。

第七,2021年1月6日国会山庄“暴动”案所涉及的赔偿(民事)。此案尚在准备阶段。

两党内各自的反对声浪

拜登与川普除了不得不面对上述的难题,两人在各自的党内,也面临着如何整合和争取自己的反对方的问题。

拜登在以巴冲突中,对以色列的支持引起了民主党极左翼的不满。另外,在对待非法移民的政策上,拜登为了平息美国国内的普遍不满,将很可能不得不采取更为严厉的方式,处理非法移民。但一旦拜登这样做了,他就必将进一步激怒民主党内的极左翼。在今年民主党党内的总统初选中,一些州已经出现了10%以上的党内选民,拒绝在总统候选人一栏中投票的现象。

让拜登感到为难的是,如果他对党内的极左翼让步,就会在11月总统选举中丧失两党之间的中间选民。而如果他与美国的中间选民做妥协,就很可能丧失自己党内极左翼的支持。考虑到目前拜登在一些中间选民占多数的摇摆州,民调已经落后于川普,拜登失去其党内极左翼支持的后果,可能对他的总统选举产生致命的影响。

与拜登所面临的问题类似,川普也面临着党内传统建制派的抵制。

在共和党党内的初选中,川普的主要挑战者,是其在前总统任期内所任命的驻联合国大使黑莉(Nikki Haley)。黑莉不但获得了共和党内建制派的支持,而且获得了不少共和党外的无党派中间选民的投票。

2024年3月6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前联合国大使黑莉(Nikki Haley)在南卡罗来纳州丹尼尔岛的竞选总部宣布暂停总统竞选活动。(Sean Rayford / Getty Images)

而且民调显示,黑莉的许多支持者不会因为她输了党内初选,就自动会在11月份的大选中将票投给川普。在3月份北卡州的选举之后,民调显示约80%的黑莉支持者表示,不见得会将票投给川普。

黑莉是共和党内最早站出来挑战川普的候选人,也是最后一个放弃挑战的。她在宣布暂停竞选的讲话中,并没有号召她的支持者去支持川普。更有意思的是,拜登已公开向黑莉的支持者放话,欢迎他们加入拜登阵营。

由于川普在摇摆州的民调中,并未大幅度领先拜登。所以,如不能争取到黑莉背后支持者群体的加入,川普选战的前景也是相当堪忧的。

有人认为,只要川普让黑莉成为他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但川普的工作方式是独断专行的公司总裁作风,他需要下属团队的绝对忠诚。所以熟悉川普的人大都不看好川普接纳黑莉的可能性。

总之,美国2024年总统选战的初选虽已尘埃落定,但拜登与川普,仍然各自面临巨大的难题。双方的选战,也同样存在着众多的不确定因素。2024的美国选民,正在这些纷乱与矛盾中,寻找和选择着他们走向未来的方向和道路。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楚一丁:联合国的契约人权与美国的天赋人权
楚一丁:选战风云 左派浑水摸鱼 川普借鸡生蛋
华尔街和硅谷富豪向川普示好 不喜拜登政策
川普拜登比拼经济成绩:你比四年前过得好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