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北京为何如此担心日元的表现?

人气 800

【大纪元2024年05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hristopher Balding撰文/信宇编译)通常情况下,当中共政权抨击日本时,抱怨的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其中,东京与美军的亲密关系以及日本在二战中的行为是主要的抱怨。然而,北京有一个更实际、更直接的理由来担心东京正在发生的事情。日元汇率跌至160点左右,这让北京非常担忧。

事实上,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货币政策与欧洲、日本和中国等其它主要经济体相似。大致相同的利率与基本经济基础相匹配,导致汇率在可接受的范围内波动。然而,COVID-19全球疫情后美国爆发的通货膨胀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国际货币动态。

各国实行相似的货币政策,是因为多种经济因素使它们能够实行大体一致的货币政策。例如,一个国家的实际GDP增长率为5%,通货膨胀率为2%,而其邻国的实际GDP增长率为2%,通货膨胀率为5%。用经济学家的术语来说,保持利率中性就可以实施大致相同的货币政策,而不会出现破坏性的汇率流动。

我们可以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这种非常简单的例子。当美国和日本都实行接近零利率时,美元和日元在本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在100到120之间波动。然而,美国新的通货膨胀动态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

在创纪录的美国赤字、全球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以及劳动力市场紧张的推动下,通胀率即使在下降后仍居高不下。这导致美联储提高利率,并誓言将其维持在高位。日本和中国等许多国家面临的问题就是,美国不断提高利率以抑制通胀和为经济降温,而日本和中国经济疲软,濒临通货紧缩,迫切需要降低利率。

现在,货币分歧的问题正在汇率上显现出来。

自2021年初以来,日元兑美元汇率从103跌至最近的低点160。在过去一年里,日元兑美元汇率更跌至135。对于投资者来说,选择很简单:将资金投入到收益率为5%的美国政府债券,还是投入到收益率接近于零的日本政府债券。

这对中国产生了溢出效应。中国的劳动适龄人口停滞不前,经济增长放缓,严重依赖出口,这些都是中国和日本的相似之处。然而,它们在汇率制度上有所不同,中共实行严格的资本管制,并由中央银行制定价格,而日本的汇率大多是自由的。过去几年,日本允许日元贬值约50%,而人民币仅贬值约10%。日元和人民币跌幅之间的巨大差异,只是在中美利率差异的基础上增加了对中国的压力。

日本选择让其货币贬值,而中共政府则试图人为地维持人民币的高位。虽然我们无法确定这种政策路径的原因,然而有一些以下的可能候选因素促成了中共政府的想法。

首先,由于中共实行严格的资本管制和有效的固定汇率制度,货币的任何大幅贬值都会很快成为自我实现的预言,因为人们会试图持有硬通货。已经有明显迹象表明,中国企业正试图在海外持有更多硬通货,而不是将利润和美元转移到国内。

其次,鉴于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局势,中共很可能担心人民币会因为已经存在的巨额贸易顺差而下跌过多或过快。虽然中国可能希望促进出口,然而中共政权可能担心走得太远。

第三,中共一直试图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可以带来经济繁荣的称职管理者,人民币的任何大幅贬值都将是一个明显的指标,表明它没有完成自我赋予的使命。人们往往会注意到他们的货币下跌了50%,而在一个专制国家,这种大规模的民众抱怨就会成为一个大问题。

第四,北京迫切需要资金。中国经济的许多行业正徘徊在破产的边缘,银行极度缺乏资金。任何离开中国经济的资金或没有进入中国的资金都应有助于推动人民币贬值。

就目前而言,人民币面临巨大的下行压力,而中共又在积极努力保持货币升值,因此中国人民银行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指明未来的政策路径。然而毫无疑问,日元的下跌给人民币带来了更大的压力。即使日元没有强劲反弹或下跌,日元汇率的任何持续低迷水平都会对人民币造成巨大压力。当然,这还没有考虑我们将继续看到的中美之间的利率差。

作者简介:

克里斯托弗·鲍尔丁(Christopher Balding),曾任越南富布赖特大学(Fulbright University Vietnam)和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教授。他的研究领域涵盖中国经济、金融市场和技术等。他是总部位于伦敦的英国外交政策研究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的高级研究员。他曾在中国和越南生活了十多年,后来移居美国。

原文:Why Beijing Is Worried About the Japanese Yen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对抗中共胁迫 日本与东盟加强海上安全合作
日本东盟深化合作 抵制中共“命运共同体”
应对中朝威胁 日相:与盟友携手 强军备战
克服两大挑战 中国富人扎堆移居日本置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