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划者:望大人小朋友延续小烛光精神

六四35周年 台湾出版《小烛光》记维园集会与邹幸彤

人气 1459

【大纪元2024年05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瑛瑜香港综合采访报导)

“说谎的政权,我们拒绝相信;
牺牲的人儿,我们未敢遗忘;
红彤彤的良心,是我们活着的明证。”

今年3月在台湾出版的绘本《小烛光》,如此写到一座小城中的一个大公园里,一闪一闪的小烛光,仿佛向天上的星星,放出这样的说话。

维园的烛光集会,2019年后不再,当局以“疫情”、国安法压下烛光,却无阻多年来如一的悼念、记忆与信念——往后六四之际各区市民的烛光遍地开花、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法庭上的证词,以至描写烛光与邹幸彤故事的绘本——《小烛光》。

《小烛光》提到,原本每年来自小城社会上不同的人,都会到大公园点起烛光,又提到“小彤”亦是点起烛光的一份子;并未直接提到六四事件、反送中运动,但提到小烛光坚守岗位,“探照着一场记忆与遗忘的战争”,又提到有一年,小城的街上挤满抗争者,却遭到警棍、催泪烟等回应。之后公园再不能点起小烛光,不能在小城做的事亦愈来愈多,警察更拘捕点起烛光的人。不过“小彤”仍然反抗,说:“来一场光明正大的辩论吧!”

近年移居台湾、《小烛光》的企划者丁南侨,在绘本中明言这个小城就是香港。他接受本报访问时,说两年前已经想出版此书,但是有出版经验的他,从未出过绘本,经介绍,接触到台湾绘画师Dino。

丁南侨希望香港读者能读到《小烛光》。(受访者提供)

35年前北京的枪声,对丁南侨冲击很大,当时他与太太、前香港理工大学社会科学副教授何芝君均在美国读书,透过CNN直播,见证屠杀,之后并同来自香港、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在当地抗议。中共屠杀人民,亦令他对中共政权失望、憎厌,“是转捩点来的”。

回港后,他与家人每年都参与支联会在“大公园”举办的六四烛光悼念集会,点起小烛光,即使集会后来被部分人批评为“行礼如仪”,但是丁南侨仍然认为,此是加深对事情的感应。

纵使在维园的烛光集会不再,这种感应,一直延至今日,丁南侨在台湾出版《小烛光》。

望突破香港“书禁”

《小烛光》曾经在4、5月期间,于英国雷丁(Reading)举办的香港人活动中售卖。(受访者提供)

“《小烛光》在香港、中国大陆和台湾,只有在台湾才出版到。如果出版后,我还在香港、中国大陆,我连人身安全都有问题”。44页的《小烛光》绘本,大概不能获政权容下。丁南侨说《小烛光》的筹备、出版、售卖,没有刻意与香港的人和团体合作,“不想连累香港的朋友”。丁担心,有羊村绘本前车之鉴,今日在香港收藏《小烛光》亦可能被政府认为有问题,“香港图书馆一定不会有这本书上架”。

他希望香港读者能读到这本书,但不会勉强推往香港,“暂时香港的网络仍然开放,相信香港的朋友都会陆续知道这本书的存在”。

丁南侨说,“我能够在这里(台湾),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并认为没有自由的环境,就根本没有《小烛光》,他于是在一个有自由的环境,为没有自由的地方的人,做了这件事。

丁在港时曾从事出版业,现已退休,他2016年曾任“进一步多媒体”社长,2020年初移居台湾,“想在一个比较适合我的地方,做我想做的事”。他坦言,移居在反送中运动前已经准备,“在香港出版愈来愈难,我出版的书同社会议题相关,如果想继续出版,唯有在台湾。”

他回顾,2014年雨伞运动前后,出版业已有分别,之前其出版社的书籍仍然能入到中联办控制的“三中商”(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售卖,但是之后已经不能。

本来想写邹幸彤传记

丁南侨坦言,《小烛光》最后出来的效果,比他想像中远为好:“本来想写人物传记,邹幸彤本身有故仔可以讲,由geophysics(地球物理)转为读法律,她经过这些思考,对年轻人有启发作用”。不过最后出版时,故事内容连结到维园的烛光集会。

丁南侨分享,“这是香港人的事情,是我们坚持30年,都在做对于民主、正义的表达,是很多香港人的集体经验”,希望带出“原来我们各人都可以是小烛光,不需要做很伟大的事情,心中存有烛光,很多人集中一起,就可以将黑暗的事变得光明,并将烛光的光明传开去。”

邹幸彤在名校英华女学校中学毕业,于2003年香港高级程度会考获得“5A”成为“状元”,升读英国剑桥大学自然科学系。2008年,中国汶川发生大地震,当时是剑桥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生的邹幸彤,希望到中国大陆实地研究,但因为剑桥大学属于海外科研组织而不被允许,她开始觉得埋首科学研究无法造福人民。于是,她放弃博士学业,返港修读香港大学专业进修学院法律系,2016年获得大律师执业资格。

书中记载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的故事。(大纪元记者摄)

望大人小朋友延续小烛光精神

绘本的目标读者,包括可能不完全明白当中文字与事件背景的幼童。被问到希望家长与其他大人,如何向小朋友讲《小烛光》的故事?丁南侨说,希望大人能够透过书中的图画,同小朋友慢慢揣摩,“不期望一次过看得很明白。绘本都是令小读者有一种氛围、印象,慢慢地感染,例如他们喜欢公仔、那种气氛,大人跟他们讲故事时,能够表达到情绪”。

对于成年人,丁南侨希望《小烛光》能够引起曾经参与维园烛光集会的人的共鸣。他说,希望小烛光的精神,“无论大人,还是小朋友,都能理解、明白、欣赏,最后他们都能变成小烛光”。

丁南侨在台湾出版《小烛光》,希望大人、小朋友都延续小烛光精神。(大纪元记者摄)

叹香港沦陷 望写下香港史

丁南侨人在台湾,仍然关注香港。他得知,近年不少独立书店遭打压,例如不抵长期遭神秘人士屡次投诉并遭巡查、在年初结业的“见山书店”;被匿名投诉导致取消书展,并遭左报指控“软对抗”的“一拳书馆”,“这些(独立)书店一定不能容许存在于中国大陆,所以现在香港可以说沦陷于中共,一个沦陷于中共的地方,怎可以不同于中共政权下的任何一个城市呢?可见的未来打压会继续,直至这些书店全部没有为止”。

他说,“书本是藉文字去令大家认识、开拓新的世界,不只令你只见到日常生活的事情,而是开了一扇窗,看到古今、外面的世界,而这样的事将会被关闭,例如中国大陆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有‘六四’发生,即使知道,都以为是官方(说)的那一套,香港未来都可能是这样”。丁认为,港府的洗脑、国安教育下,在海外的人更需要将历史纪录下来,并推展到香港,使他们见到。

2021年5月13日,丁南侨担任社长的“进一步多媒体”发通告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决定缩减业务,停止在香港印制及发行实体书籍,只维持网上平台电子书销售。

展望未来,丁南侨说,有很强烈的意念,“将香港的历史,好的、不好的,都将其写下、推广”,“我们说‘光复香港’,其实光复的是一个什么的香港?我们是否要回国安法前的香港就足够?”

他认为,不单要写下香港的历史,亦要思考未来的世界,希望香港光复的一天,能够带着这些思想,建设理想中的香港。初步所想,出版是达到理想的其中一种方法,亦都考虑用其他方法。@◇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邹幸彤获光州人权奖 主办方拒中共撤奖要求
邹幸彤呼吁六四集会案罪脱 律政司获批终极上诉
邹幸彤获709人权律师奖
人权组织批单独囚禁违公义 促港府释放邹幸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