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寧:中共高級幹部喊出:打倒共產黨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6月5日訊】(原標題:陳雲機要秘書肖華光:用生命推進中國民主進步)肖華光先生今年已經81歲高齡了,這位1945年加入的中國共產黨和1956年至1983年為中國前國家重要領導人陳雲擔任機要秘書的中共高層內部很重要的人士今天卻說:「我們願意用生命來推進中國的民主進步!」肖老的兒子肖海鷹先生昨天在北京對我說:「這是我爸爸說的。」

六四21週年之際,我有幸採訪到了中國光明日報文藝部前編輯肖海鷹先生。因為他的父親肖老一直身體不好,而且不方便電話說話,肖海鷹先生就直接回答了我的問題。

肖先生說:「現在的大學生的想法和六四那個時候完全不同了。六四以後當局對學生進行的是『犬儒』教育,不是過去那種憂國憂民的教育,現在是先天下之樂而樂。就是自私自利那種。」肖先生接著說:「現在的大學生普遍要求的就是待遇好的工作和房子等,失去了關心國家的興趣。」他說:「六四肯定是錯的。因為人民要說話就出動坦克車殺人,能說得過去嗎?還有人性嗎?」

我問肖先生為什麼要以自己的生命來推進中國的民主?他說:「因為在中國這種環境和條件下,你想說一句真實的話,想表達一下真實的意見就得要準備付出生命的代價。」我進一步問他不害怕坐牢嗎?肖海鷹先生說:「不怕!我爸在傳給您的他的意見裏,已經喊出了『打倒共產黨,解放新中國』的口號。」我聽到後,一想起是陳雲機要大秘書今天會說如此的話,我大笑不已!

我進一步問肖海鷹先生:「您父親作為一名老黨員,又是在中共中央最上層的領導人身邊從事機要秘書這麼重要的工作,他怎麼不愛自己的黨,還要說打倒自己的中國共產黨?自己還要打倒自己嗎?」肖先生:「就是說共產黨呀,不尊重人權,他(肖老)認為共產黨這種做法也不是針對他一個人的,而且呢,他現在通過切身的經歷呀,更深入、更深刻的體會到了這個共產黨領導的是一種滅絕人性,草菅人命的制度。」我打斷肖先生:「為什麼這麼說呢?」

肖先生說:「因為連我爸生病了都不讓他看病嘛。他還算是共產黨的高級幹部呢。這算不算草菅人命呀?」

肖老一家遭受了很多非人的人權迫害,肖老的夫人梁秀蘭女士也是黨員,她在文革期間任北京市絹花廠的車間主任,屬於中共的處級幹部,因為遭受迫害致精神病,於1978年割腕自殺,年僅48歲。這時我想起了我的外祖母因為文革期間兒女和丈夫被隔離失去了音訊,迫於壓力上吊自殺,這些事情對於不幸的中國人來講,也許是人人要面對的。至今,肖海鷹先生的母親的冤案也沒有昭雪。肖先生還說:「像我媽的事情算不算滅絕人性呀?」他繼續說:「不知道您怎麼認為,至少我們全家人認為共產黨這種制度就是草菅人命的制度。」他說:「完全是官本位,當官的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一不當官就不行,根本不懂得平等相待,不把人儅人呢。」

肖先生說:「我爸以前都是相信組織,一直沒有通過任何其它渠道想辦法解決我媽的事情。」

肖老後來健康有礙,並且做了一次較大的手術,隨之就將工作關係轉到了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直到離休,他是中共的高級幹部屬於司侷級。但是由於他已經離休多年和中國的沒有人權的管理體制,肖老有需要轉院治療的醫囑,但得不到中央文獻研究室應有的對待。肖老採取上訪的辦法將他高齡時獲得的冤屈告到了中央信訪局和中紀委等當局最高的上訪衙門,但均沒有獲得解決。

肖海鷹先生說他是共產黨員,但已經不交黨費了,肖老還是按時交納黨費。他說退黨是他們最後的手段,「我們沒有其它的手段。這是最後的手段不能輕易的使用。」他強調:「以生命為代價,竭盡我們的全力。不是說希望他(黨)改,改是他肯定不會改了。我們要想盡一切辦法找一個最合適的機會弄這個事」

就中國民主如何實現,肖先生回答說:「我們的看法很簡單,只要中國實現言論自由了,自然就實現民主了。」


肖海鷹先生在光明日報用的工作證。 資料圖片

(文章轉自博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香港六四燭光晚會 15萬港人參加
香港紀念1989年六四事件
唐遜:「六.四」 二十一年祭
香港逾10萬人悼念六四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37萬港人反惡法 日本網友熱議
那一場雪天圍爐
【羅廚尋味】四季豆炒牛肉
【十字路口】習為何壓香港 港國安法衝擊五層面
【直播回放】5.29疫情追蹤:推特再審查川普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死者家屬籲立碑追責 遭打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