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國足球「一跌再跌」 再次無緣世界盃

中國隊被伊拉克隊補時絕殺,0-1再次兵敗多哈,基本上與2014年的巴西世界盃無緣。圖為兩隊在比賽中拼搶。(AFP/Getty Images)

人氣: 28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1年1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唐逸仁綜合報導)當地時間11月11日晚,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20強賽第4輪比賽,中國男足在卡塔爾的多哈挑戰被國際足聯取消主場資格的伊拉克隊。結果,中國隊補時被0-1絕殺,出線無望。這已是中國隊18年不勝伊拉克,連續五次大賽不出線。中國足球「一跌再跌」,不見反彈,沒人知道這谷底到底有多深。

中國隊補時階段被絕殺

上半場比賽,中國隊在對手耐心有序的防守中創造出一些機會,但後防線的屢屢失誤也險些被對手攻破大門。第28分鐘,鄭智在禁區內傳球,郜林破門,但因越位在先被判無效。

比賽進行到第77分鐘,蒿俊閔開出的直接任意球擊中橫樑,中國隊錯失了一個絕好的進球機會。隨後,蒿俊閔的定位球,正中立柱。顯然,運氣並不在急需一場勝利的國足這邊。但是當運氣都不眷顧你的時候,心理承受的壓力足以瞬間擊垮你的意志。

第84分鐘,張琳芃眼看即將被伊拉克隊的尤尼斯突破形成單刀球機會,背後踢人,被紅牌罰下。之後,國足幾乎徹底成為了伊拉克隊的陪襯。

全場補時第2分鐘,伊拉克隊反擊,尤尼斯殺入禁區右側,抽射上角破門。最終,中國隊在客場0-1不敵伊拉克隊,基本無緣巴西世界盃。

同組的約旦隊完成第四輪比賽之後已經用四連勝的成績提前晉級10強賽,而中國隊要想晉級不僅要連勝而且還要伊拉克隊連敗,這僅僅是理論上的可能。

中國隊18年不勝伊拉克

本場比賽之前,中國隊在歷屆世界盃預選賽的賽場上,已經持續18年未曾戰勝過伊拉克隊,而多哈,簡直就是國足的傷心地。

老帥金志揚賽後點評道:「我們在比賽中表現的激情有餘理性不足,拼勁有餘智慧不足。雙方身體差不太多,但是技術不足,人家就是顯得比咱們高一籌。從場面看人家取勝也是理所應當,我們努力了,但是我們的頭腦技能智能都略差一籌,最終導致了比賽的失敗。」

對於中國足球再次面臨的十強賽不能出線的情況,金志揚坦言:「我們四年前就小組沒出線,這次又是這種情況。我們不是要反思這一場比賽,我們這四年幹甚麼了,我們準備到最後,突然把所有準備都推翻,臨陣換帥。我們準備了四年,但是沒有按照足球規律辦事,讓卡馬喬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擔負這麼大的一個比賽,有些強人所難。」金志揚補充說:「我們四年的努力又是付諸東流,我們應該承認我們和亞洲強隊有差距。我們不要憑著一時的感情,不按規律辦事,最後就將受到規律的懲罰。」

男足連續5次大賽不出線

這次中國男足兵敗多哈,20強賽小組賽三連敗,意味著一切即將結束,同時意味著中國男足在過去參加的五次大賽當中全部未能出線,亞洲盃、世預賽,所有場合,中國足球只是過客。

2002年韓日世界盃之後,連續三屆世預賽中國隊都未能躋身10強賽:2006年德國世界盃亞洲區10強賽外圍小組賽,阿里漢帶領中國隊被科威特隊以一個進球數的優勢淘汰;2010年南非世界盃亞洲區預選賽,中國隊在與同組的澳大利亞、卡塔爾、伊拉克的較量中位列倒數第一慘淡出局;如今,國足又要與巴西提前說再見……

不僅如此,在過去的兩屆亞洲盃上,中國隊同樣連續創造著亞洲盃爭戰史上的尷尬記錄:2007年亞洲盃,朱廣滬率領著一支被國人看好的隊伍在東南亞迷失,小組賽一勝一平慘遭淘汰;2011年初的卡塔爾亞洲盃,高洪波與國足也沒有能夠邁出小組賽的門檻,繼續向大賽的谷底跌去。

中國足球需要觸底反彈,但是一跌再跌之後人們發現中國足球的谷底是深不見底,怎麼跌也反彈不了。連續兩屆亞洲盃以及三次世預賽總共五次大賽中,中國男足全部沒有出線。連續飲恨亞洲賽場,拿甚麼來拯救你?這一難題誰來解?沒有答案。

隊長李瑋鋒:媒體球迷影響國家隊

遭遇伊拉克雙殺的國足,晉級十強賽希望十分渺茫。剩下的兩場小組賽,將會成為國足不少老球員的告別演出,已經33歲的隊長李瑋鋒就是其中之一。時隔十年後重返多哈,李瑋鋒這次收穫的卻是苦澀的失利。談到對伊拉克的兩場失利,李瑋鋒說:「媒體和球迷的心態影響了國家隊。」

「我最想對媒體和球迷說,你們的心態影響了國家隊。」國足隊長在伊中之戰的賽後打開了話匣子。「在深圳的時候,媒體和球迷都不接受一場平局,但現在回頭想,如果在深圳打平,今天這場比賽我們守一守又怎麼樣呢?這就是我們的問題。」

在這位隊長看來,這樣的悲劇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2008年我們在主場輸給卡塔爾,很多人想我們已經失敗了,但如果我們贏下伊拉克和澳大利亞,也出線了。再說1997年,主場輸給卡塔爾大家都認為是世界末日,但當時要是客場贏下沙特,當時點球沒進,這樣世界盃也出線了。」李瑋鋒指出,造成這種原因是媒體太浮躁了,影響國家隊球員。「前幾天我們總結時也說過,球員在場上踢球背上了幾十斤重的包袱。」

然而許多媒體和球迷都表示,國足隊長輸球之後,沒有從自身找原因,卻責怪起了媒體和球迷,這顯然不是很恰當的表達。有批評說,李瑋峰自身狀態下滑,也未能充分發揮隊長作用。

本次世預賽,李瑋峰雖然連續犯了兩次致命失誤,但總體表現尚可。只是,失敗之後他將矛頭指向媒體和球迷,從而為自己招致了猛烈抨擊。

媒體:中國足球死於功利

有大陸媒體評論指出,是以世界盃出線,還是以足球普及率作為評判各級主管部門的標準,這是個問題。今夜的中國足球,死於功利。

功利的中國足球沒法僥倖。一個近14億人口的大國,註冊的青少年球員只有5千。而日本有50萬孩子踢球,在足球強大的德國這個數字是650萬。

歷屆的足球「掌門人」們不可能不知道中國足球根基將斷,但是因為修補根基的工作太複雜,太漫長,在對上不對下的責任機制下,沒有人願意承擔風險。急於在相對短暫的任期內擠壓出一些成果,他們只能寄望於投機取巧壘出一個「空中樓閣」,因此近乎病態地熱衷於換帥,從洋帥到土帥再到洋帥,一次次找人來試驗,一次次將人試驗成「罪人」,直至罪孽深重,積重難返。

這不是哪一個人的責任,而更可怕的是這不僅僅是在中國足球流行的遊戲規則。4年一個週期,評判他們的標準就是「出線」,而不是有多少中國孩子在踢球。那麼又何必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呢?

伊拉克主帥濟科賽後在中國記者要求下也對中國足球提出些建議,他說:「我在日本工作了很多年,建立了很多年輕梯隊,培養了很多年輕的日本球員,巴西的很多足球學校也是同樣如此,我認為中國足協應該培養更多年輕的球員,他們是一個國家足球的未來。」

功利主義無處不在

臨危授命的卡馬喬沒能完成「救火隊員」的使命,縱然他比米盧還要神奇,但他也不可能無中生有。世界盃沒戲了,但卡馬喬還會留任,這是中國足協第一次不以出線論主帥。可是,無數基層教練的水平,如何提高呢?

電視台的主持人說,不要責怪場上的球員。每個人都要問自己,如果你是一名家長,你願意讓孩子踢球嗎?如果你是一個校長,你的學校裡有足球隊嗎?如果你是一個房地產商,你會在小區裡留一塊踢球的場地嗎?

問題很煽情。但足球看不到希望,家長如何會讓孩子踢球呢?校長要保證升學率和安全,他怎麼敢組織足球隊呢?沒有硬性的規定,房地產商為何要在小區留一塊足球場?這些,又該怪誰呢?

無處不在的功利主義左右了很多東西。教育的唯升學率論、經濟的唯GDP論,同競技體育的唯金牌論、足球的唯世界盃論,本質上並無不同。到底甚麼是正確的績效評價體系,正是中國人需要反思的。

足協賭徒心態玩死國足

幕後中國足協管理層也是城頭變幻大王旗,10年間掌門人從閻世鐸到謝亞龍再到南勇以及現在的韋迪更迭三任。2009年隨著國家公安機關在中國足壇反腐掃貪行動的強勢展開,謝南楊等足球蛀蟲被收監。

韋迪這位中國體壇異常成功的政工幹部被委派到中國足協主持工作,面對著這副爛攤子,韋迪有些始料不及,但很快他就穩住陣腳,大賽前必有一番登高振臂一呼的口號式動員,大賽之後又是一番語重心長的總結反思。

王健林重金注資,韋迪看到了真金白銀。於是博一把的念頭在投資人和管理者心中油然而生。花了兩年時間將國足從低谷中艱難帶出的高洪波,在世預賽開賽前20天被下課,重金聘請來卡馬喬和他的團隊。賭徒心態的投資人和管理者,就這樣把寶都壓在卡馬喬身上,可惜這位世界名帥沒表現出神奇魔力。

(責任編輯:李熔石)

評論
2011-11-14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