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個大陸工人勸三退的故事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1年11月30日訊】「如世上只剩一個修大法的人,那就是我」

(本文根據大陸第八屆大陸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中的「師父怎麼說 我就怎麼做」節選改編 )

趙傑(化名)是一九九六年因病走入法輪功修煉的,不到一個月,家族遺傳的哮喘病及胃炎和乙肝便奇蹟痊癒。法輪功在他心底紮下了根,法輪功遭非法打壓後,他曾下決心:這世上如果只剩下一個修大法的人,那就是我。

遇到矛盾找自己 柳岸花明又一村

修煉法輪功後,不但身體健康,趙傑的思想也發生了巨變。工作生活中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他說:「人家說過日子就像樹葉一樣稠,大事小事不斷。不涉及到大的原則上的事情,儘量依妻子的,她不想幹的活指使我,我幹。好人嘛,人家說一句你辯十句,不叫好人;只當家長讓人伺候,不叫好人。」

在單位,他的工作是打掃清理生產線傳送帶上掉下來的原料,有時工作量很大,又髒又累。他接的上一個班,有時會留下沒有清理的原料,等到他接班時,就要幹兩個班的活,開始也有憤憤不平不願吃虧的心,和同事們還發生了些摩擦,通過向內找,歸正自己的言行後,不但自己心裏輕鬆了,同事們的工作態度也發生了改變。

他說:「時間長了,心裏放不下,每次接班先瞪眼看看打掃了沒有。一瞅沒掃,心裏堵的慌。領導也說:某某,你這樣做是慫恿他不幹活。不久又換了地方,一連幾個月,上個班仍然是那樣。我心裏氣的不行,就寫了個紙條『領導發現衛生沒打掃,要扣錢,這個錢我出。希望以後各自盡到責任。』留在桌上。」

哪知道,其中一個同事看了條子後,認為揭了她的老底,臉色也變了,說話口氣也變了,活照樣不幹。有時掉的原料特別多。趙傑忍不住對同事說:你看看又沒幹,再這樣我要找領導來看看,天天都這樣……

話沒說完,同事指出趙傑的行為不符合「真善忍」,傷了同事的心,趙傑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馬上說「我錯了」,話出口後,趙傑感到心裏特別舒服,一直堵在心裏的那塊東西一下沒了,高高興興的幹活去了。從那以後,那位同事也改變了,每次都把衛生打掃得乾乾淨淨。

廣傳真相

迫害發生後,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宣傳,趙傑講真相一天也沒停過。他周邊的熟人一個也不落。他上白班時,利用工作的空閒時間給廠內搞施工的民工講,他去時總是提壺開水(送給民工),民工們都愛和趙傑聊,覺得趙傑人和氣、熱情,絕大多數都很接受大法的真相。有時再次見面,趙傑沒認出他們,他們就沖趙傑喊:「法輪大法好!」,有的還要護身符給家人。

《九評》一書發表後,趙傑明白了中共所犯的樁樁罪行都是天理難容的,「天滅中共」之時,曾發誓要為中共奮鬥一生的人,將會受到牽連。因此,趙傑開始全力勸人「三退」(心靈上退黨、團、隊)。第一個被他勸退的人是自己的親戚,親戚看完《九評》一書後,很痛快的退黨。接下來,他將妹夫、妹妹和妹妹的公公、婆婆和兒子都勸退了。

二零零八年八月,他開始走到街頭給陌生人講。幾年當中,經他勸退的人有七千多人。有農民、工人也有大學生、公務員、大學教師、高級軍官、警察。講真相過程中,也遇到了很多有驚無險的事情。

一次在街上,趙傑遇到兩個年輕人。趙傑和其中一人講真相,對方說看過法輪功資料,很容易就勸退了。另一人則問:「你是法輪功?」趙傑說「是」,那人突然抓住他的左胳膊,猛勁把胳膊扭到背後,嚴厲的說:「跟我到派出所去,我是派出所的。」,推著他往前走了三四米。趙傑當時很平靜也不怕,笑著對警察說:「派出所的也是人,也得保平安。」,對方笑了,說是開玩笑。後來這名警察也爽快的答應退了黨,並記住「法輪大法好」。

「610」亂抓好人 百姓打抱不平

今年七月中旬,趙傑所在地區的「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要辦洗腦班,名單上有趙傑。當時趙傑正上班,保衛科書記等強行綁架他。趙傑大聲喊:「壞人綁架好人啦!」這一喊,辦公樓的人都出來了,還圍了很多工人。「610」人員一看圍了這麼多人,就鬆了手。

等趙傑剛到家,「610」和保衛科的人就上來了,二十多個人,抬著他往樓下拖。這時,趙傑的弟弟聞訊趕到衝他們大吼「你們幹甚麼,你們這是犯法!」,不顧一切的把綁架者撥拉開,把趙傑從車裡拽了出來。

當時樓下圍了近一百人,大家對「610」亂抓好人感到氣憤,安慰趙傑並給他出主意。有的說:你打「110」報警;有的說「保衛科沒權力抓人」;有人提醒快上樓回家把門關上。

連續幾天,保衛科和警察來找趙傑,還威脅說:這是最後一次找你,去不去?派出所的警察則威脅說:「你的檔案我看了,這次去有去的做法,不去有不去的做法。」,還用坐牢來威脅。

趙傑就開始對警察講自己修煉前後的身體情況,講大法使人道德回升;講中國的法律找不到煉法輪功違法的依據,迫害法輪功是犯法;大法在全世界洪傳的盛況,講了一個多小時。最後,警察求趙傑:「老哥,求求你給個面子,給個台階下吧。這事辦不成,我們要受處分。」,趙傑說:「我要依了你,我就是把你們往犯罪的路上推,我不能讓你們犯罪。」

警察沒招了,只好把趙傑放了。趙傑問「下午還來嗎?」,保衛科書記說,不來了。後來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責任編輯:孟飛)

評論
2011-11-30 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