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歲月:中國茉莉花活動的三大進步及可能拓展

高考歲月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3月09日訊】2011年2月開始的中國茉莉花活動,有些叫革命,是否達到革命的標準我們姑且不論,就叫活動好了。茉莉花活動在2月20日,27日,3月6日一連進行了三個周日,在北京,上海等一個城市就聚集了成百上千人,引起了巨大的社會反響。中共3月6日為保其兩會召開,在北京動員了74萬人嚴防死守如茉莉花這樣的活動。《北京日報》,上海的報紙發表社論說人心思安等不著邊際的話,從反面告訴中國民眾現在有一個追求 民主公平的茉莉花活動。

我們欣喜地看到現在中國茉莉花活動有三大進步。1,從以往的維護各人的私利,轉向維護社會公益或者叫共謀公益。以往只是各人要求本單位發給自己應有的更多物質,那張三獲得這些,與其它人就沒甚麼關係,在中國民眾面臨巨大生存壓力的情況下,難以獲得社會/別人支持。而今次的追求是「我們要食物,我們要住房,我們要公平」等等,就是說這些物資13億人一人一份,當然能引 起社會/別人的共鳴,響應。

人類社會只有一個問題,社會財富的分配問題,此外沒有別的問題。根本上每個人都是靠老天給他的一份土地及其帶來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的福利生活。土地不是誰造的,不是政權造的,是老天給每個人生存的。所以每人都應該有一份土地。拿中國來說,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每人至少可以抽號領取2000平方米的土地去建房,種地生存。每人平均每天工作一小時就可以解決他的住房,食品等生存,同時仍然佔用了民眾其它土地的民選政府應保障每人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他自己建了房,就不應再到民選政府領取福利房了,避 免浪費。歐美,亞洲民主國家都是這樣辦的。

政治就是社會財富的分配,老百姓當然要關心。1949年以來中共高官霸佔全民土地,不給全民住房,醫療等任何生存福利,在財富分配上毫無公平可言。這裡各位請搞清報酬和福利兩個概念。單位給人的物質叫報酬,政府給人的物質叫福利。一些人講, 「我們單位福利好,住房福利,醫療福利都有。」那不在你們單位工作的我為甚麼沒有?你說我沒在那裏工作,於是不會有。那顯然這是因為給人幹活才有的,完全是報酬性質。上面那句話應改為「我們單位報酬好,住房報酬,醫療報酬都有。」福利是政府佔用了老天給全民生活的部份土地而給全民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的補償。所以從1949年以來到今天2011年中國民眾實際上是沒有住房,醫療等任何福利的。

拿上面中國的例子,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人均佔有土地近1萬平方米,在每人領取了 2000平方米的土地後,政府還是佔用每人7000平方米的土地,那政府就有責任用佔用每人7000平方米土地的收益保障每人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

今天中國的主要矛盾就是霸佔了全民土地的1萬名中共縣級以上高官與土地被霸占,福利被剝奪的13億人之間的矛盾。中共高官掠奪全民土地,全民福利,必然使財富向他們自己集中。2006年中國0.4%的人口就佔有中國70%的財富,3000名中共高幹子弟平均每人擁有7億元人民幣的財富。不佔用老天給你,給我生活那份土地資源/經濟資源,那些官員,富豪可能獲得比我們多上千倍,上萬倍的財富嗎?絕不可能。2011年中國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中能考自己解決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的人不到 2%,按揭買房/房奴不算解決了自己的住房問題,他每個月都要向銀行還房貸,怎麼 能叫解決了?

高官還說,「中國不能亂,要穩定。」對於我們13億百姓來說,全民沒有一寸土地資源/經濟資源,沒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等任何生存福利,已經是最亂了。我們追求民主公平就是要結束中共高官1949年以來到2011年給中國製造的長期動亂,公平地分配土地,福利等社會財富給中國每個人,實現每個人都輕鬆愉快生活的人人平等 的社會。

政治就是社會財富的分配,對每個人的物質生活起決定性作用,我們普通百姓當然要關心。在歐美,亞洲的民主國家,民眾可以有土地,同時佔用了老天給民眾生存的部份土地的民選政府保障每個人有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譬如說英國90% 的土地屬於民眾,10%的土地才屬於政府。而英國,日本的人口密度是中國的三倍。英國政府拿著10%的土地就保障了每位英國公民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而中共政權拿著中國100%的土地還不能保障每位中國公民的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中共的政治也就是社會財富分配毫無公平可言,完全是個搶人制度,今天中國凡是滿了18歲還不能靠自己解決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的一項或多項的人,或者平均每天工作兩小時還不能解決這些的人都是中共高官毫無公平的社會 財富分配制度害的,都是受了政治迫害。這是我們的一個根本是非觀。

推進中國的民主公平,我們必須清楚我們現在哪些地方被搶了,需要拿回來甚麼。現在多數人已經贊成民眾一人一票選總統了。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土地權,福利權是基本人權。就是說土地權,福利權,選舉權13億人一人一份/票,實現這樣一個人人平等的社會就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就我們的這些社會觀點,我們願意滿18歲的10億中國人來一人一票表決,我們估計贊成票會超過反對票,所以我們就講出來。凡是贊成的人,望你每週給一個人以上講這些觀點,只有解放全國人民,才能解放我們自己。

如果在2011年的中國還有人認為一些人沒有住房,沒有食品,沒有教育,或者沒有醫療是因為高考落榜,衣服沒穿好,走路沒走好,沒有獲得老闆的賞識,還在意圖望子成龍,望夫成龍以解決家庭的住房,醫療等生存,那我們講這些人已經在阻礙中國的進步了。一個人不能拼掉別人,不能成龍,最多就是不能成為百萬富翁,他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是與生俱來的權利。每一位滿了18歲還不能解決四項生存的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受了中共高官的搶劫,都是受了政治迫害,這一點希望13億人每一位都明白。當哪天13億人的多數人都明白這個根本道理,中國想不在兩年內實現民 主公平都不可能。

明白這個根本道理,我們再來看2011年2月開始的茉莉花活動。當中共警察在北京王府井等地叫,「走起來,走起來」的時候,那我在那裏就會說,「警察你讓我往哪裏走啊?我的住房被這個政權搶了,土地被高官霸佔了,我沒有地方可去
啊,不就只能呆在這些公共場所嗎?我滿了18歲也不能住父母家,也不能住別人家,不就只有呆在公共場所嗎?」我還要講,「警察,你們抓我們13億沒有土地,沒有福利的百姓,是永遠也抓不完的。你們要這樣,你們每天都不可能有休息。你們甚麼時候把中共那1 萬名縣級以上高官抓起來,那中國的問題就全部解決了。霸佔了全民土地,福利的高官也絕不會給你們軍警任何好處,它所謂的好處/待遇,就是搶你10元,還你2元,然後把那2元叫給你的待遇。想一想你們現在在專制單位一天八小時受盡上級的欺壓,而本來你我都有2000平方米的土地,每天平均干一小時就能解決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真心望你們站在人民一邊,拿回屬於你軍警,屬於我普通百姓的一份 土地,一份福利。」

2,茉莉花活動的第二大進步是民眾已相當程度地克服了恐懼心理。大家都知道中共高官在全國大安監視器,像王府井那樣的地方更可能是每個方向都有監視器。同時茉莉花活動現場也是無數相機,手機相互拍照,誰都知道其中有便衣,有記者,有百姓,每群人都可能把相片放到網上,中共有不止一種渠道知道誰去了那裡,但民眾不怕了。高官花那麼多財力,人力搞全國監控系統,包括金盾工程,首要的目的就是想嚇住民 眾,但現在看來達不到這個目的了。

3,茉莉花活動的第三大進步是一呼百應。活動的發起就是一兩個網民把去中國十幾個城市散步的鬧市區地點,時間公佈在網上,然後民眾自己參與。有人講,「這是網絡的特點。」可以說是,但下一步一位公民在街上喊散步,可能也彙集更多的人。不為別的,13億人已經被1萬名中共縣級以上高官搶劫得活不下去了。中國那些滿了18歲還要父母解決住房,食品,教育,醫療四項生存的一項或多項的所謂啃老族,或者要子女解決自己生存的父母,所謂啃小族,都已經阻礙了中國社會的進步。幾十年來中國家庭完全成了高官轉嫁其搶劫百姓後果的場所,就是說這個政權搶了你,你不能找它 解決,你只能找你家人解決。偏偏還有不少人認這個強盜理。

13億人每個人都應該明白,任何滿了18歲還不能解決自己住房,醫療等四項生存的一項或多項的人,或者一天平均工作兩小時還是不能四項生存的一項或多項的人都是被高官搶劫了,都是受了政治迫害。不要再說你子女考不上大學,考不上研究生,不要再說你父母不是官員了,家人沒有承擔另一位滿了18歲的家人生活的責任。老天給子女生活的土地不是父母占的,老天給妻子生活的土地不是丈夫占的。父母只養子女到 18歲,子女不養父母,民主國家都是這樣辦的。甚麼時候中國半數以上家庭能有公平的家庭觀念,就是不啃老,不啃小,不望夫成龍,自己的住房等四項生存,自己解決 ,那中國想不進步也不可能。

我們看到中國茉莉花活動展現出的共謀公益,不怕匯報,一呼百應這三大進步的確可喜可賀。著名民主人士王丹,吾爾開希,陳奎德等人都表示了對該活動的讚賞。目前該活動遇到的阻礙是專制特點造成的,也是可以克服的。在專制單位干過的人都知道,專制運作的特點就是內部沒有平等,下級服從上級,有了爭執,上級總是對的,吃虧的總是下級。部長給局長打電話,局長給處長打電話,處長給科長打電話,同樣的電話內容,暢通無阻,於是部長拿起電話就可以調動成千上萬人馬。但請各位注意,既然是調動就必須有特定的時間,地點,否則下級沒法執行。所以一個城市只要有幾個地點,高官都能調動人馬把那裏堵住。而目前茉莉花活動這樣一個城市幾個地點的 模式本身,90%以上的民眾是難以參與的。

那麼我們民眾採用的辦法就是時間,地點不定,就是說我們隨時隨地進行甚麼活動,那中共高官就無法調動人馬了。1970年代開始,百姓隨時在億萬家庭的餐桌上談論高官的劣跡。1990年代開始,百姓隨時隨地私下否定共產黨。1999年開始大法弟子隨時隨地用各種途徑講真相,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高官多抓幾個人,誰也攔不住,但基本面是反對他們的人越來越多了。1993年中國群體事件1萬起,2010年達到32萬起。高官開動媒體諷刺我們,說我們是「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碗來罵娘。」我們吃的肉與高官有甚麼相干?難道是他給我們的嗎?他搶了我們的土地,福利,我們不但有權否定他,罵他,我們還有權消滅他及其人員裡面的幫凶。消滅他們就是正當防衛,就是 避免他們對民眾的人身或財產進行侵害。

所以對目前的茉莉花活動應該採取同樣的辦法,就是隨時隨地進行。時間可以是每天下午一點開始到晚上九點,地點是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現在有人說在北京選一兩個地方不夠,增加為8個地點。8個地點,中共局長不會兵分8路?我說北京這樣的大城市至少100個地點,最好就是民眾每個人就近選擇地點就好了,只有有塊空地就行。北京這樣的大城市人口1500萬,就是1000個地點,一個地點周圍的人口都是1 5000人。只要在一個地點有幾百人聚集,那都是影響。

只要把信息傳到網上,幾個居民區一個時間幾千人聚集,其影響就超過王府井的100 0人聚集。重在更多人參與,不在於上頭條新聞。我們這樣好不好,願意去鬧市區的人,完全可以去,像我高考歲月這樣一分錢沒有,坐不起公共汽車的人不妨就在居民區的空地上參與。時間是每天下午1點到晚上9點。不是說每個人一去就要呆8小時,而是說那8小時裡面民眾都可能在。也不是說一個人每天都要去,而是說每天去那裏 都可能有人。中國現在4億人失業,每天可以有不少人去。

大城市的警察就1萬來人,大部份人要處理日常事務,不能出來,它分散到1000個地點,一個地點就兩名警察,而面對我們上百人。實際上警察局還沒有1000輛車奔赴1000個地點,所以分散開來,那兩個警察最多對我們照相,抓打我們應該不會了。現在多數人都知道楊佳是英雄,越來越多的人明白自己生活困苦是被搶了,是受了政治迫害,早就義憤填膺了。我們也勸警察要搞好與民眾的關係,民眾真正把你們打傷了,打死了,那些高官是不會管的,你真有了傷病,他只會把你一腳踢出去,更不會給你家人甚麼。同時將兩名警察分散到上百名民眾中來,不但警察更難理解他們上級的命令,「為甚麼這居民小區也說會發生革命/事端?」而且也便於民眾對他們講真相。

有人講,「維權抗暴活動就是這樣分散的,卻不能取得進一步的進展。」我們講維權抗暴活動到目前維護的是各個公民的私利,缺乏與別人的聯繫,而現在的茉莉花活動追求的是公益,就是每個人的吃飯權,住房權,選舉權等基本人權。到時候一個人在居民區走走,看到「啊,那麼多人與我有同樣的想法,土地權,福利權,選舉權三項基本人權一人一份。原來我的生活可以這樣輕鬆愉快。」那給人的感受與維權抗暴維 護各人私利是完全不同的。

茉莉花活動在城市,鄉村都進行,每天參與活動時,由於警察分散開來對我們威脅不大,至於居委會那些人本來就完全該是我們的人。我們對所有中共處長及以下的人講,「中共高官發的錢每個月都在發毛,從1980年到2010年30年物價漲了100倍,平均每年漲3倍,今年的錢到明年就大部份是廢紙了。實際上高官目前給軍隊40%的加薪,警察大幅撥款,招募居委會等社會人員,這些錢都是它印鈔機印的。而我們普通百姓講的全民每人領取老天給他生活的2000平方米的土地,是不貶值的,是貨真價實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微笑面對才有可能進行。根本上一分散開來,我們民眾總體上的優勢就發揮出來了,不給高官調集幾路人馬在幾個局部形成絕對優勢的機會。我們還是說中國的局勢就像象棋的棋局,棋盤上就這些棋子,願意看明白的人都能看明白。一些人不願看這些,只願看高官的臉色,實際上搶劫他們每人2000平方米的土地,還有他們住房,醫療等四項生存福利的高官從來不會給他們甚麼,除了搶劫還是搶劫。

我們民眾到眾多地點散步,聚集,由於我們人數上佔絕對優勢,我們說學逗唱,琴棋書畫,談生活,談社會財富分配都可以,一些人願意沉默,願意照相留戀也可以。做到這一點完全可能。我想各界人士都不會懷疑,那就是如果中國有1億我高考歲月這樣的人,茉莉花活動一定會遍地開花。而成為我這樣的人不需要任何物質條件,完全就是思想,而有了這樣的思想,一定會有言行追求中國的民主公平。願中國的茉莉花 開遍長城內外,大江南北。@

相關新聞
七絕:茉莉花
漫畫組:茉莉花開時  獨裁者末日
北京發「茉莉花」社論 政治局「更謹小慎微」
雙元漫畫:茉莉花開時  獨裁者末日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川普重磅講話:預告將有大事發生·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大陸新聞解毒】混球時報:譏李毅胡編挖暗坑
【薇羽看世間】愛國者在行動 華盛頓三個預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