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紀元】食品毒時代 我們怎麼辦?

第228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

人氣: 12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1年06月18日訊】黑心商人哪兒都有,即使一貫給人安心食品形象的台灣此際也陷入塑化劑風暴,被有毒食品的陰影籠罩著。在良心這第一道門被突破、黑心食品被製造出來之後,一般社會體制下還有質量檢測的第二道門,以及法律制裁的第三道門的防範。台灣塑化劑就是在質檢部門發現並終止的,對比2008年中國爆發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不難看到制度差異帶來的巨大不同。

在大陸,三鹿毒奶要是沒有紐西蘭總理的呼籲都不會被官方承認。在拿了幾個奶農和三鹿老總做替罪羊後,官方隱瞞了真實作惡者:大陸所有奶粉廠都偷偷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口感,讓奶粉顆粒乾爽不結塊。大陸將600萬以上的受害者謊稱為30萬,讓三鹿廠破產以逃避賠款,然後改名後重新生產,並降低原奶指標;在拘留結石寶寶上訪家長的同時,聽任被回收的毒奶再度流入市場……兩相對比,真有天壤之別。

毒奶事件尚未落幕,中國有毒食品早已「蜚聲國際」,有毒食品也從低價位的小商小販蔓延到大型超市、高價食品以及食品生產大廠中了。民以食為天,當食物安全全面亮起紅燈,中國人還能吃什麼?

《民眾篇》越來越不放心的盤中餐
文 ◎ 高紫檀、陳怡蓮、金靖


市場上的漂亮蔬果,種植過程藏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祕密?(AFP/Getty Images)

中國人普遍相信病從口入,如今有毒食品造成的男人雌性化、女人乳腺癌劇增、孩子性早熟、嬰兒畸形等現象越來越嚴峻……

每次出國給朋友帶禮物,都成了上海拍賣商人陳廳傷腦筋的事。以往帶些土特產就行了,可最近幾年,「大陸有毒食品」早已蜚聲海外,他選來選去,最後買的還都是些進口產品。「送給朋友的東西,一定要讓人放心。可是現在大陸哪樣東西能100%讓人放心呢?誰知道今天沒毒的東西,明天曝出有毒咋辦?健康可是錢買不回來的啊。」

家住上海、同時在多家公司擔任財務總監的鄭女士也持同樣的看法:「中國的食品安全就這樣了,反正得靠自我保護。現在國內企業都沒人相信了,民眾就得有點自我保護的知識。比方說我只吃能游動的活魚,肉要買品牌肉,那種豬在殺之前是聽音樂的。蔬菜只買當季的時令蔬菜。」

為城市提供的「漂亮」蔬果

2003年曾回老家重慶綦江待了一年的鄭江,如今提起大陸的農副產品心裡就發毛,因為同樣的事情還在繼續發生著。他告訴《新紀元》,「一次,舅舅家種的白菜出現蟲害,表妹叫我陪她去買農藥,我說農藥對身體不好,表妹笑著說城裡人就喜歡外觀中看的蔬菜。來到農藥商店,表妹指名要甲胺磷,我說那是國家禁止使用的劇毒農藥,殘留高、人吃了容易得癌症。表妹卻說生物農藥價格高、效果慢,一瓶甲胺磷可以抵好幾瓶生物農藥了。

給蔬菜打藥時,表妹還說:」蔬菜一般要打兩遍藥,開始抽苗的時候打一遍,上市前要再打一遍,這樣蔬菜葉面上的蟲眼就少,好賣。」我很吃驚,那不是毒性更強嗎?舅舅說:『你們城裡人是一等公民,就該享受這種待遇,城裡人的命可大著呢。我們農村人雖然處處比不了城裡人,但吃菜可比你們城裡人強。』我無奈地看著苦了一輩子只有兩間土牆房子的舅舅。

廣柑樹長蟲了,表妹就把農藥從蟲子洞裡灌進去,再用黏泥封上,讓整棵樹變成一棵毒樹。秋天廣柑還只有八成熟就被採摘了,村民們把青皮的廣柑放進保鮮液裡浸泡,然後用塑膠袋密封,放到過年時再上市,才能賣個好價錢,到時顏色也會變成金黃的。殊不知那時有毒的化學品都滲進果肉了。」

問題關鍵在制度

《新紀元》從2007年創辦以來,一直關注大陸食品安全問題。如在20期的〈爬上世界餐桌的中國毒〉和22期封面故事〈有毒食品 另類中國威脅引關注〉中,詳細介紹了中國有毒食品的種類、毒害、根源等問題,提出中國食品應該增加一項「道德含量」的檢測,所謂食品之毒,其實是人心之毒,制度之毒。

四年過去了,官方公佈的中毒事件減少了,但大陸媒體曝光的有毒食品卻大大增加了。有官員稱:「中國食品安全沒有大問題,媒體不要亂說。」沒有當場毒死人的慢性中毒在官員眼裡不算大問題,但在老百姓心裡卻是大問題。

家住浙江的生物專業人士陳樹慶認為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在加劇:「政府表面上也有相關法律,但監管不力是問題的關鍵。這裡有人性的惡,也有制度的不完善,共產黨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中國食品安全問題加劇,政府監管不力是問題的關鍵。圖為使用受污染的大米和非法人工甜味劑的粽子。(AFP/Getty Images)

曾在廣東檢驗檢疫部門工作過多年的何漢明對《新紀元》披露,「一次一個做醬油的商人找到我,許諾以重金,讓我想辦法幫他出口一批『珠江橋牌』醬油。其實他們是小作坊,想冒充名牌。雖然我拒絕了他,但這不是個案,蒼蠅不會盯無縫的蛋。我現在是離職了,裡面做事時要是講這些,會丟飯碗的。」

自來水廠的祕密

水是食物中最重要的一環,如今大陸自來水質量如何呢?重慶某國營水廠職工金先生的親身經歷,讓人聽了害怕。「2008年的一天,我看見公司董事長和生產處處長急急忙忙的趕到廠子,原來自來水連續三天出現異常。我們廠是用鹽酸和工業鹽合成二氧化氯進行水質消毒,而裝鹽酸的塑膠桶和裝檢修機器的機油桶是一樣的。我發現那桶機油不見了,後來發現真的是有人把機油誤認為鹽酸加進了自來水……當然這次事故被公司隱瞞下來了。

每遇到枯水季節,水源嚴重不足,水庫下面被排泥污染的魚塘髒水也被我們反覆抽入水廠反應池重新利用,不過濁度嚴重超標五級,並伴隨一股濃濃的腐臭味,好在當地居民有水用就謝天謝地了。同時公司領導和市裡水質檢測中心的關係掛勾得很到位。一次檢測中心要來檢測,我擔心水質不合格,廠長卻笑著說:『你剛來不懂,水廠這麼多年能相安無事,都是有竅門的。每到過年過節,監管部門一人一個大紅包是少不了的。每次下來檢查的,中午大吃一頓,走時還有紅包,用不著擔心。』」


大陸水質普遍令人憂心,俗稱「水白菜」的天南星科植物大薸因城市廢水污染而在紅巖水庫大量繁殖。(Getty Images)


金先生表示,他們廠從湖泊、水庫取水,為了除去水中色腥味,廠領導要求加大液氯投加量,每天出廠水餘氯值要求保持在0.8ppm以上,而國標是 0.3ppm以上就行了。加大液氯量後,有致癌風險的消毒副產物(如三鹵甲烷、鹵乙酸等)也會增加。「我曾給廠長提出過異議,廠長答說是上面的決定,公司領導只怕水質消毒不夠而出現瀉肚子的群體事件,至於致癌,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所以要求我們只管加,寧多勿缺!後來廠裡增加了臭氧消毒工藝,副產物溴酸鹽也是致癌的。許多歐洲國家,上世紀80年代就普遍採用對人體沒有副作用的紫外線消毒了,而中國老百姓不知不覺中從自來水中喝進了很多致癌物。」

有毒食品升級 民眾喪失信心

很多民眾發現,前些年有毒食品還主要集中在低價位的小商小販,如今已經蔓延到大的超市和高價食品以及大型食品生產廠中了。特別是2008年毒奶粉事件後,人們對大陸食品安全的信心徹底崩潰了。

2011年1月,中共黨委喉舌《求是》主辦的《小康》雜誌發佈「2010~2011消費者食品安全信心報告」,稱近70%的人對中國的食品「沒有安全感」。不過民眾表示,真實情況是90%以上的人都對食品不放心。其中最不放心的前十大食品是:膨化及油炸食品、熟肉製品、醬醃菜、乳製品、鮮肉、罐頭、速凍食品、食用植物油、速食麵、蔬菜;最擔心的五大食品安全問題是:病死牲畜肉、果蔬農藥殘留超標、違規使用添加劑(如防腐劑等)、添加有毒有害物質(如三聚氰胺等)、非食用油(如地溝油、泔水油等)。

據農業部檢測,中國化肥和農藥的單位面積使用量,分別是世界平均水準的三倍和兩倍,由此造成種植業與養殖業的源頭污染。專家估計,中國每年因食物殘留農藥和化學添加劑中毒的人數在20至40萬之間,而近40%的癌症是由飲食引起的。

2011年4月,武漢市衛生局發佈2010年死因統計結果:當年武漢市共死亡4萬多人,其中癌症已成為「頭號殺手」。類似情況發生在全國。衛生部預測說,2000年全國每年有180至200萬人患癌症,其中140至150萬人死亡,相當於消滅一座大城市,不過20年後,中國癌症死亡人數將上升一倍,那時就會每年消滅2個百萬人口的大城市。

中國人普遍相信病從口入,如今有毒食品造成的男人雌性化、女人乳腺癌劇增、孩子性早熟、嬰兒畸形等現象越來越嚴峻。中華醫學會會長鍾南山院士曾斷言,幾十年後中國男人將不再具有生育能力,在日益惡化的現實面前,很多人已不把這看成是聳人聽聞的傳言了。

因為現在動輒就是全行業的造假,如武漢市曾發現全市93%的米粉含有毒漂白劑吊白塊,安徽80%的粉絲不合格,有毒食用油一次就能查到3,000多噸,山東諸城有個公開的病死豬交易市場,三年來每天向社會提供病死豬200多頭;很多地方水果蔬菜殘留農藥超標的占45.4%。

難怪媒體驚呼:「五毒鬧中華」、「中國在哭泣」,「食品投毒時代,我們還能吃什麼?」◇

==============================================================

《官員篇》養魚執法與特權特供
文 ◎ 王淨文


三鹿毒奶事件後,中國政府採取的行動竟是降低行業標準,以遷就照顧低劣落後的生產者。(Getty Images)


一連串有毒食品曝光,中國人的「活用」化學令人震驚,但中國質檢部門面對製毒廠商何以猶如科技文盲?而特供食品的曝光,等於在民眾和「公僕」之間劃了一條分界線,有毒食品再倡狂,也跟統治階層沒關係了。

過去人常說中國的科技普及很落後,不過在一連串有毒食品曝光後,人們又驚嘆中國人的化學怎麼「活學活用」得那麼「好」,什麼人造雞蛋、人造蛋白、豬肉變牛肉、豬皮變燕窩,這都是「一流高科技」啊!不過反過來也看到,中國質檢部門怎麼那麼蠢,難道含氮的都是蛋白質,含黃酮的都是蜂膠了?相比之下,中國質檢部門原始得如同一群科技文盲。儘管大陸專家宣稱:「世界上所有先進國家能檢測的物質,中國都能檢測。」不過中國的高級儀器從來都不用在百姓食品的檢測中。幾十年來分不清三聚氰胺與蛋白質的中國質檢部門,就這樣文盲式的管理著大眾的食物,有毒食品乘虛而入也就不足為奇了。

黑心商人哪兒都有,最近台灣傳出的塑化劑就是個例子。不過,在良心這第一道門被突破、黑心食品被製造出來之後,一般社會體制下還有質量檢測的第二道門,以及法律制裁的第三道門的防範。台灣塑化劑就是在質檢部門發現並終止的,儘管遲到了20多年,兩相對比,不難看到制度差異帶來的巨大不同。

2010年6月,在毒奶粉事件後醞釀了兩年、集中了11個部委的力量制定的新的乳業標準出台了,其合格原奶的乳蛋白含量從1986年的2.95%下降到 2.8%,允許的細菌總數從2003年的每毫升50萬調到200萬,而標誌奶牛是否發炎的「體細胞」數也未納入檢測。很多專家感嘆「一夜倒退25年!」「現在的中國原奶質量可以說是全世界最低了。」這就是三鹿毒奶事件後中國政府採取的行動:降低行業標準,以遷就照顧低劣落後的生產者。

官媒自揭「養魚執法」是禍根

2011年4月,《新京報》發表文章,揭露大陸有毒食品層出不窮、屢禁不止的根源是官方機構的「養魚執法」。文章說,大陸很多監管人員「每天就想著如何創收」,而不是如何控制食品質量。山東某縣質監局的食品審查員說︰「現在的財政供養機制不是很順,收費罰款省局、市局都扣一部分,剩下大約80%是自己的,所有人的工資福利就從收費罰款中出。如果說之前曝出的上海出租車運營是『釣魚執法』,我們現在就變成了『養魚執法』,每天的工作目標就是想著如何完成『創收』任務。」

期貨經紀人楊斌對《新紀元》表示:「在西方國家罰款是為了管理,咱們這個管理是為了罰款。罰款也不是像西方國家罰得讓你破產,中國罰款都能讓你承受得住,又不付法律責任,罰完款你還接著做,下次他再來罰款。造假的和管假的成了一夥的了,你說這怎麼能禁止呢?三鹿奶粉廠的職工自己都不喝三鹿,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信號,說質檢部門不知道,沒檢查出來,我就不相信。他其實就是故意不去管,尤其是企業做大之後,賄賂幾個有權力的人,太簡單了。照這樣管下去,根本防範不了,有毒食品還會愈演愈烈。檢查部門永遠不會讓企業破產,那對他們收費沒有什麼好處,還可以得到賄賂。你看三鹿名義上破產了,現在不是換個牌子照樣生產嗎?」

三鹿事件後,連美國西雅圖律師Bill Marler都看清了問題的實質,他說:「很簡單,媒體是政府的,調查機構是政府的,做骯髒事的國營企業也是政府的,三家都是政府的,政府不會自曝其醜,這種情況下要想獨立監督,太難了。」最近幾年的事實也證明,國營企業造假更難被查處,其毒害面更大。

特供食品劃出的分界線

當三鹿毒奶曝光時,有人把2008年8月18日國務院中央國家機關食品特供中心授牌儀式的照片公佈在網上,官方還站出來闢謠,稱國務院從來沒有特供基地,不過人們很快發現,早在中共執政前,中共就對其高層幹部實行「特別供給制度」,保障其在物資緊缺和到處都是假想敵的鬥爭年代獨享免費優質物品的特權。特權加特供,這套制度沿襲了60多年。

不過隨著大陸社會整體食品安全的崩潰,中共的特供食品範圍也在擴大。從最初的中央省部級高幹,擴大到中央直屬機關食堂,以及高級政府公務員和家屬,如今中央各部委都各自擁有自己的食品特供基地。如2011年5月23日出刊的《南都週刊》,在「機關食堂的祕密:部委食堂原料由特供基地生產」的專題報導中,揭示了中共機關食堂鮮為人知的實情。比如農業部機關食堂的特供基地,是遠在新疆吐魯番的土樂繁邦果業專業合作社,上千個大棚的產品只能供應給農業部的人,在北京順義李橋鎮王家場的「北京海關蔬菜基地暨鄉村俱樂部」則是「海關大棚」,只供應海關的人。

有網民指出,特供食品的曝光,等於在民眾和「公僕」之間劃了一條分界線,有毒食品再倡狂,也跟統治階層沒關係了。如今高官吃特供的,幹部吃食堂的,有錢吃進口的,市民吃蟲咬的,農民吃自種的,表面上相安無事,不過當有一天,高官的特供也被毒物滲透後,他們吃什麼呢?◇

==============================================================

《出口篇》一國兩豬 中國製造內外有別
文 ◎ 齊先予


海外華人購買超市裡的中國食品,已經習慣性的檢查生產地,避免買到有毒食品。(新紀元資料室)


「好的出口,差的內銷」,4月就在大陸百姓飽受瘦肉精折磨之際,香港澳門卻發生了「一國兩豬」的奇聞,大陸出口港澳的豬肉都是合格品。同是中國製造,為何差距如此之大?

前不久的一天,在一家華人超市裡,一對大陸來的夫妻倆正在選購食品。

就聽先生說:「好久沒吃午餐肉了,買回去燙火鍋!」說著就拿在了手裡。夫人卻說,「等等,看看哪生產的,大陸的就不要。你知道嗎,大陸午餐肉全是老母豬肉做的,一般母豬肉都咬不動,但添加很多化學品後,做午餐肉反而最觔斗。」先生把罐頭翻來覆去地找,「找到了!台灣,台灣產的!」「我看看……,這不是台灣的,你看,這個才是台灣產的。」妻子拿起旁邊一個食品罐頭,「這個上面寫的是:台灣嘉義縣新港鄉中山路多少號,有具體地址,你那個是大陸冒牌的。再說,你看這個生產日期,是事先列印上去的,不是凸凹那個按生產日期摁上去的。」

「你呀,就是嘴饞,重慶火鍋底料都加了石蠟做固化劑,為了減低成本,很多不是用的食用石蠟,而是工業石蠟,你想吃進肚裡能好受嗎?」「別嚇唬人!這裡是美國,進口食品都是通過FDA(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檢查的,不合格的早就給退回去了。」先生不服氣地說。

「你呀,就是迷信FDA,你知道嗎,FDA對進口食品的抽檢率不到1%,它連美國國內大眾食品都檢查不過來,哪有精力管你一個少數族裔的輔助食品?我有個同事的朋友,兩年多前大陸毒奶粉出來後,他在洛杉磯多家華人超市買了幾百元含三聚氰胺的有毒嫌疑食品,有的在大陸都已經下架不許賣了,但在美國還在賣。他把樣品交到洛杉磯FDA辦公室,對方苦笑說:要檢驗,得排隊排到一年以後。至今他們還沒收到FDA的回覆。現在即使是美國大眾食品,你要投訴,若沒出人命狗命,FDA根本不管,人家也忙不過來呀。」「那就算了吧。」先生泱泱地說著把午餐肉放回架上,一臉的無奈。

一國兩豬 內外有別

不過這位先生也說對了一半。大陸人都知道,「好的出口,差的內銷」,出口產品質量相對而言好得多。4月就在大陸百姓飽受瘦肉精折磨之際,香港澳門卻發生了「一國兩豬」的奇聞,大陸出口港澳的豬肉都是合格品。據大陸媒體報導,去年年底大陸供港食品合格率為99.97%,前些年中國出口歐美的食品合格率都在 99%以上。


4月,就在大陸百姓飽受瘦肉精折磨之際,香港澳門卻發生了「一國兩豬」的奇聞,大陸出口港澳的豬肉都是合格品。(Getty Images)


同是中國製造,為何差距如此之大呢?有評論指出,既然能達到出口歐盟的食品標準,這從另一個側面證明,大陸食品安全問題,不是生產技術問題,而是質量監管問題。不是做不好,而是不想做好,是態度和管理的問題。很多有毒食品是人為故意添加的。事實上中國很多食品的檢測標準,就跟中國的憲法一樣,是全球最先進最合理的,但在實施中卻完全變了樣。

當善良者遇到奸詐之人

西方人的處世原則是,先做無罪假設,相信人們都是誠實、本分、遵紀守法的,就跟國外地鐵沒人挨個收票一樣,他只是抽查,一旦查到你沒票,就重重地罰款十倍。同樣的思路用在食品檢驗中,一旦發現造假,食品廠就得破產關門。不過對於進口食品,FDA就力不從心了。FDA會委託一個境內進口代理,這些人大多是律師或退休FDA官員,由他們來審查一些進口資格。一般會讓進口廠家上報各種材料,同時上繳幾批樣品來檢測。他們哪裡知道,中國商人上報的材料很多是假的,送檢樣品也有假的,或反覆提純後、跟大批量生產完全不同品質的東西。再加上一些「中國特色」的公關方式,於是很多中國廠家拿到了出口許可,不少有毒食品也就混進了美國。

歷史老人是慈悲的。2007年3月,當美國數千隻寵物突然死亡,FDA查到原因是「來自中國的小麥蛋白飼料中含有有毒的化工原料:三聚氰胺」時,上蒼已經把答案展示在中國人面前:有人在用有毒的蛋白精(三聚氰胺)冒充蛋白質。當時中國質檢部門只要順籐摸瓜,就能查到這個定時炸彈,但中方卻以廠房關閉、當事人被抓來迴避FDA的幫助,最終釀成一年後的毒奶事件。

兩岸對比 天壤之別

如今台灣塑化劑問題正在延燒。不過對比兩岸官方的處理方式真是大相逕庭。台灣是質檢部門發現問題自己曝光出來的,由於能從尿液中排出,至今還沒有嚴重受害案例。事發後政府拘捕了責任人,勒令相關產品下架,9,000多種商品被召回,直接經濟損失3至6億美元,驗出塑化劑污染的衛生署食管局楊姓技正獲頒「一等功績獎章」,立法院討論修改法律以加重懲罰食品投毒者,並促使台灣改善食品跟蹤系統。

而在大陸,三鹿毒奶要是沒有紐西蘭總理的呼籲都不會被官方承認。在拿了幾個奶農和三鹿老總做替罪羊後,官方隱瞞了真實作惡者:大陸所有奶粉廠都偷偷添加三聚氰胺以提高口感,讓奶粉顆粒乾爽不結塊。大陸將600萬以上的受害者謊稱為30萬,讓三鹿廠破產以逃避賠款,然後改名後重新生產,並降低原奶指標;在拘留結石寶寶上訪家長的同時,聽任被回收的毒奶再度流入市場……兩相對比,真有天壤之別。

不過無論在海外還是在台灣,眼看大陸同胞身陷毒海,我們能不吶喊相救嗎?◇

==============================================================

《實用篇》如何鑑別有毒食品
文 ◎ 文華


擁有超過130年歷史的鎮江醋,強調採用優質糯米而具有特殊香氣。(Getty Images)


隨著食品工業的出現,近百年來人類生活改變很多,添加劑過量固然令人生畏,用其他化學品冒充而產生的黑心有毒食品,則更惡劣。如何識別有毒食品,減少「毒」害?專家叮嚀可參酌。

選用米油鹽醬醋

中國人常說,「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應如何選購呢?

米:若大米鮮亮無比,很可能是用礦物油拋光的,此米有毒。用少量熱水浸泡時,手拈之有油膩感,嚴重者水面可浮有油斑。仔細看,能看到其顏色不均勻,米粒有一點淺黃。

食用油:有壓搾和浸出兩種工藝。壓搾法純物理機械壓制,安全健康。浸出法採用化學溶劑浸泡油料而得,由於與輕汽油相互混合,食用油的口味營養都會改變。 2010年曝光的金浩茶油致癌物超標,就是浸出法的。優質植物油色淡、黃、亮、質地純淨,劣質植物油呈黃褐色、發暗,並可見混濁的雜質。

鹽:每天攝入量應在6克以下。不同人可選用不同的營養鹽:血壓高的選低鈉鹽,貧血的吃點鐵強化鹽;孩子孕婦吃鋅強化鹽;硒強化鹽保護心血管;有潰瘍的吃點核黃素鹽。一般選用碘鹽時要看包裝和防偽商標,將鹽撒在切開的馬鈴薯上,如顯出藍色就是真碘鹽。

醬油:大陸特級、一級、二級、三級醬油的「氨基酸態氮含量」分別為0.8、0.7、0.55、0.4克/100毫升,氨基酸態氮越高,味道越鮮美。老抽、生抽是製作工藝上的區別,不是品質鮮味的區別。好的釀造醬油搖晃時會出現大小均勻的泡沫,瓶底沉澱少。

醋:選用糧食和麩皮釀造的,而不是用鹽、醋精、色素勾兌而來的。傳統工藝釀造的醋,在提供酸味的同時,也提供氨基酸、鉀、鎂、維生素B1、B2等營養成分。

水果是否被催熟

比一般水果成熟期提前半個月至一個月上市、顏色又好看的,很可能使用過催熟劑。注意其果皮或其他方面還是會有不成熟的感覺。比如催熟的西瓜,瓜皮顏色鮮嫩、條紋淺淡、瓜蒂發青。

催熟的水果一般果皮上聞不到果香味,甚至還有發酵異味。催熟的水果比自然熟的相比要重很多,而且吃起來味道差很多。剝皮的水果會打蠟延長保質期,但若用工業蠟代替食用蠟,會手感發黏。

識別最易摻假的食品

乾辣椒:硫磺燻過的乾辣椒亮麗好看,沒有斑點,用手摸,手如果變黃,就是硫磺加工過的,一般還有硫磺味。

海帶:海帶肥肥的,顏色特別綠,還很光亮,很可能是用化學品加工過的。正常海帶是灰綠、褐綠或深褐綠色。

蘑菇:若雪白透亮,粒土未沾,價格還便宜,很可能用漂白粉泡過的,中看不中吃。好的蘑菇生長在草灰裡的,難免會沾上草灰,而且摸上去有點黏糊糊的,漂白蘑菇則很光滑。

水發食品:如常見的蹄筋、海參、酸魚等。不法之徒常用甲醛或雙氧水處理過的食品,非常白,體積肥大,還有刺激性異味,手一握就碎。

西瓜:激素催熟的西瓜,瓜皮上的黃綠條紋不均勻,瓜瓤(瓜肉)特別鮮艷,但瓜子卻是白色的,吃起來沒有甜味。這種瓜還易出現歪瓜畸果,如兩頭不對稱、中間凹陷、頭尾膨大等,表面有色斑或色差大。食用西瓜時若發現口感不好,尤其舌頭有麻感時,應立即停止食用。

枸杞:硫磺燻製過後,顏色特別鮮紅。「毒枸杞」摸上去有黏黏感,還有很重的酸苦味。


選購好的枸杞子,才能安心養護眼睛。(Fotolia)

豆芽:用化肥浸泡的豆芽,色澤灰白,芽桿粗壯,根短、無根或少根,豆粒發藍,如將豆芽折斷,則斷面有水分冒出,有的還殘留有化肥的氣味。

食品專業者的建議

魚吃本地產的:新鮮魚常溫下高密度運輸的存活時間是8小時。哪怕養殖時,漁民沒有使用孔雀石綠來預防治療魚的水黴病、鰓黴病、小瓜蟲病等,在運輸過程中和存放池內,為使鱗受損的魚延長生命,也常使用對人體致癌的孔雀石綠。

少吃青蛙和黃鱔:因為現在農藥使用得太厲害了,青蛙食量很大,體內富集的農藥相應的也比其他動物多。大陸黃鱔用避孕藥催,讓它長得快。

少吃街頭熟食攤販:大陸大排檔用的肯定是餿水油(從廢棄的剩菜中重新提煉的植物油),只是比例多少問題。

少吃貝類:貝類在海鮮中最應該少吃的,因為它們以水和泥沙中的浮游動植物為食,而重金屬全部沉在泥沙裡,外加一些亂七八糟的微生物,包括病原微生物等。

少吃速食麵:添加了增色、漂白、調味、防止氧化、延長保存期等多種添加劑,雖然添加劑含量在規定範圍內可以使用,但經常吃就有礙健康了。

不要吃雞翅尖:雞從小到大打過的激素之類的東西,不會完全代謝掉,一般會在肢體末端累積,就是雞翅尖。


專家建議不要吃雞翅尖,因為施打的激素不會完全代謝而累積在肢體末端。(Getty Images)

減少農藥殘留:蔬菜上的農藥殘留用水是泡不掉的,最好用清水加一滴洗碗用的洗碗精,其成分是十二烷基硫酸鈉,對人體基本無害。

拒絕反式脂肪:點心最好買不帶奶油的,一定要吃奶油的話,就多花點錢買個天然奶油的。人造奶油學名是氫化植物油,是反式脂肪的一種。每天攝入反式脂肪5g,心臟病的發病幾率會增加25%。◇

==============================================================

《反思篇》另類「特供」循環往復
文 ◎ 王華


民以食為天,當食物安全全面亮起紅燈,中國人還能吃什麼?(攝影/江柏逸)


如今大陸人不吃自己生產的食物,「都是賣給別人的」,在這種思想下有意無意地幹壞事。可地球是圓的,業力會循環輪報,人人都把差的東西「特別供應」給別人,最後人人都成了「特別供應給別人」的「特供對像」了。

中國人常說「民以食為天」,「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人們對食品安全很重視。不過在大量餿水油、洗衣粉油條、淋巴肉火腿、避孕黃鱔等有毒食品曝光後,到街頭大排檔吃飯的人、或購買問題食品的人也未見顯著減少。除了口饞外,人們的說法是:「不乾不淨,吃了沒病。」細想起來,這話有誤導之嫌。中國古人是非常講究飲食衛生的,孔子曰:「食饐而餲,魚餒而肉敗不食;色惡不食;臭惡不食;失飪不食;不時不食;割不正不食;不得其醬不食;……沽酒市脯不食……祭肉不出三日,出三日不食之矣。」古人說的髒,是指灰塵或細菌等自然產物,而如今是化學品投毒時代,不乾淨和有毒可是兩個不同概念。

中國農民種菜為什麼要用那麼多農藥呢?他是有心害死人嗎?他只是想到怎麼把菜賣出去,掙點錢養家餬口。城裡人喜歡啥他就賣啥,投其所好。再說土地那麼貧瘠,不用化肥,地里長不出東西。辛苦一年種出來的油菜,一瓶搾好的菜油賣得比一瓶礦泉水還便宜,這樣的工農業剪刀差體系下,政府又沒有像國外給農民足夠的補貼,農民要生存,使用廉價化肥農藥,出售廉價蔬菜水果,也是被逼出來的,這算是大陸農村二等公民對頭等公民的因果輪報吧。


廣州一傳統市場賣的油菜。(新紀元資料室)


假如他堅持生產有機食品,在很多中小城鎮,他的菜拿到市面上,又小又醜,普通市民可能還不買。這次他換不回錢,下次他就不敢再生產有機食品了,整個社會就這樣劣幣淘汰良幣,特別是在缺乏懲罰劣幣的環境中。如今在大陸中下層廣大民眾心目中,價格還是挑選食物的主要因素,其實在西方也一樣。能多花一倍的錢去買有機食品的人,並不佔人口的多數,政府質檢部門的職責就是讓廣大民眾哪怕用平價的錢,也能買到安全的食品。

「反正吃不死人,怕什麼?」這是大陸很多黑心商人和購買問題食品者的共同心態。有人說大陸人膽子大,不怕死,僥倖心理重,總是想當然的認為不會出事,拿自己的命和別人的命來冒險。究其根源,大陸黨文化灌輸的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大心理和對生命的漠視,起了決定作用。

如今大陸人自己不吃自己生產的食物,「都是賣給別人的」,在這種思想下有意無意地幹壞事。可地球是圓的,業力會循環輪報,人人都把差的東西「特別供應」給別人,最後人人都成了「特別供應給別人」的「特供對像」了。

但是總體來看,大陸最欠缺的是本應執行監督秩序的中共,在其位而不謀其政,讓監督和執法這些社會安全閘門失去了功效,從而出現了「五毒鬧中華」的混亂局面。這才是問題的核心。


內蒙包頭開發稀土礦的幾個村莊因環境嚴重污染,成為癌症村。(AFP/Getty Images)


如今中共特權階層的特供製度,把中共從百姓的汪洋大海中孤立出來,成為眾矢之的。它們特供給民眾的暴政和欺凌,都將按照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原理,回復到自己頭上,民眾會把所有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特供」回饋給它。◇

本文轉自228期【新紀元週刊】「封面故事」欄目
http://mag.epochtimes.com/b5/230/index.htm

新紀元雜誌PDF版訂閱(52期10美元)

評論
2011-06-19 9: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