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國豪富政策」漏洞致悉尼豪宅上揚

標籤:

【大紀元2011年07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延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澳洲更趨嚴格的外籍房產所有權政策並沒有影響中國買家的購房熱情。沒有來自中國的買家,悉尼的高端房市場會比目前更不穩定。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Dunne Mosman房地產公司的中介鄧恩(Sandie Dunne)感歎道:「他們是如今最有錢的人。厲害,厲害,厲害。」她說:「一有好『房源』,中國人一定帶著錢在那等著。」

另一個北岸地區的中介鄧達斯‧史密斯(Jon Dundas-Smith)也有同感。他過去3個月在切茨伍德(Chatswood)完成的三個大單都是來自中國的買家。他說:「200萬以上的房產幾乎都給中國人包了……沒有他們,會有很多房子停留在市場上,很多銷售不能進行下去。」

陸克文政府曾放鬆過外籍人士擁有澳洲房產的規定,在去年又變得趨於嚴格。但這並不影響大批海外資金流入澳洲高端市場。

其中一個方式是通過學生渠道。父母在他們的子女留學期間買房。臨時居民,通常是學生或技術移民,陸克文允許他們購買一處建成的住宅,價值不限。在此之前曾規定房產價值在30萬澳元以下。去年的新規定要求他們需通過外國人投資評估委員會(FIRB)批准並在他們離開前賣掉其房產。然而這項規定並沒有降低他們的購房熱情。

鄧恩女士曾向中國買家介紹過價值600萬澳元的房產。「他們可以以他們子女或表親的名字登記,但這些房產在學習結束後必須賣掉。」她說,「這個空子使他們得以進入市場。」一個價值2000萬澳元的由Harry Seidler設計的遺產建築也在他們購房清單之列。「有三組中國人已經看過該房。」

據悉,今年3月共有38萬學生簽證,其中1/4來自中國。儘管來澳留學的人數最近減少,但是很多正在學習的海外學生希望留下。很多人留下來了。去年一項移民局的 「新移民如何成功」的調查顯示,「一大批以前的留學生和臨時技術移民……最終獲得了永久居民簽證。」

另外一個渠道則是獲得臨時簽證的商業人士成為永久居民。「他們必須經營一個生意並獲得相當數量的收入。」鄧達斯-史密斯說,「他們來回在中澳之間,很多人的家眷在這裡;他們厭煩了住在酒店,所以決定買房。」

他在5月售出一套位於切茨伍德最好街上的5居室住宅。賣主要價235萬澳元,標價250萬澳元,有關此房價格有保密協議,但中國買家根本就不還價。

鄧達斯-史密斯介紹說,主要都是中國的太太們操辦房產買賣。「我們都是賣給太太,先生們好像都回中國拚命工作。」他說得到FIRB的批准並不困難,「只需二至七天。」

購買新的公寓是最簡單的選擇:無需FIRB的批准,外國人想買多少都可以。大多數公寓開發商稱來自中國的買家在增長。在全悉尼銷售樓花的CB Richard Ellis的主管米爾頓(David Milton)說,他半數的客人是華人,其中10%至15%來自海外。「大部份『海外』中國人在這買房是因為現有的關係:他們的子女可能在這留學——這是最常見的情況。」他說,「我們還有些有錢的中國客戶,他們希望作為商業移民獲得居住權,他們在這投資並買房。」

高漲的澳元並沒有阻擋他們,因為他們把這看作終身投資。「獨生子女的效應影響了資金的流向,」米爾頓說,「他們願意投資到他們小孩學習的地方,因為通常他們都將最終獲得居住權並終生和澳洲聯繫在一起。」

Frasers房產公司的銷售經理斯巴克斯(Adam Sparkes)透露,位於奇潘代爾(Chippendale)區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項目所售出的533個單元中有20%歸海外人士,10%來自中國。

相關新聞
調查:澳洲「租房一代」恐難圓擁房之夢
13年打拼 澳洲地產投資人夢斷美國
缺證件貸款者欠款高於金融危機時的高峰
維省租房空置率持續走低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王岐山戰戰兢兢?中共博鰲自打臉
【唐浩視界】隱忍50年 日本為何挺台叫板中共?
【有冇搞錯】中共極左派的眼中釘 溫家寶文被封
【秦鵬直播】王岐山博鰲給習報幕 被嘲林副統帥
【探索時分】二戰德國七大名將綽號
【新聞看點】中共轟6演練投彈 美挺台放大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