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絕處逢生】乳癌擊垮女強人 煉法輪功重生

人氣: 12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2年12月05日訊】[編者註:疾病一直是人類難以戰勝的敵人。儘管目前的醫學很發達,但是仍然有很多疾病無法被攻克,很多人仍然生活在病魔纏身的悲苦之中。然而,一些罹患絕症的病患因各種因緣際遇修煉法輪功之後,卻得以絕處逢生,開始了身心健康的修煉生涯。本專輯中的故事來自於海外志願者建立和維護的「明慧」網站,鑒於當前中國大陸的迫害運動尚未結束,我們隱去了作者的姓名與詳細地址。願被病痛逼到絕路上的朋友,能夠受益於這些真實的經歷,給自己的人生重新敞開希望的大門。]

我家住遼寧省營口,2007年患乳腺癌,經過4年多的治療後,不見好轉,2011年12月份被醫院宣佈僅能活三個月。正當我在煎熬中等死之際,一法輪功學員找到我,用自己親身的經歷講述了法輪功的神奇,猶豫了幾個月,求生的慾望終於使我下定決心試一試。

熟悉我的人都稱我是女強人。工作能力強,家中裡外我擔當。可謂既能進得了廚房,又能登得了大堂。做事不服輸的我,八十年代又在氣功高潮中學了多種氣功,單位誰哪不舒服都來找我,只要我一動手,來者都覺得病好了,或有所減輕。我還拜師學打太極拳,後又有人拜我為師學太極拳,只要是誰說哪種方法能健身,我不怕吃苦,一學到底,甚麼跳舞、打檯球我都參與。目地是求得強身健體,有個好身體是我夢寐以求的事。

2007年單位給職工體檢,一向重視鍛練的我,被查出患有乳腺癌,且是中晚期。這真是晴天霹靂,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噩耗嚇暈了,一向願與生命抗爭的我只能選擇手術治療。2007年7月7日我住進了瀋陽醫大,經檢查手術前需要先化療,我先後進行了五個療程的化療,化得筋疲力盡,總算各項指標過關。2008年3月12日手術大夫將我的左側乳房切除。術後,我又開始了艱難的化療歷程。

這期間遭的罪無法用語言敘述,只有有過同種病的人才能體會到我的苦衷:渾身無力,臥床不起,不斷的嘔吐,飯實在難以下嚥,頭髮全部掉光,我只好戴假髮。肚子大的像臨盆的產婦。每次化療都要花掉上萬塊錢。我常常面對蒼天在心中呼喊:命運為甚麼如此對待我!

這時,有位修煉法輪功的老大姐知道我的病情後,用自己的親身經歷給我講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還講了大法是佛家上層修煉的功法,「天安門自焚」全是假的,是共產黨為了抹黑法輪功編造的謊言,共產黨以假惡鬥的方式歷次運動害死了全國八千萬人,這些年的迫害使至少三千多法輪功學員失去生命,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無法統計……

雖然這位老大姐給我講的條條是道,可是我聽後卻似信非信。同時,遵照醫囑打針、吃藥防癌細胞轉移,體力稍好,我就又走進公園教徒弟們練太極拳、太極扇了(這時不讓練氣功了)。但是,這種鍛練還是沒能使我健康,經檢查我體內的癌細胞指標高,而化療、吃藥、打針也未能阻止癌細胞的擴散,又引起肝、胸第二椎節骨轉移,左鎖骨上淋巴結大片突起,癌細胞轉移,鵝蛋大小的淋巴結壓迫食管,使我吞嚥不暢,只能吃流食。饅頭、包子等麵食連想都不敢想。

2011年12月份我又開始了化療。整天打針,一把一把的吃藥,可是絲毫不見好轉,我的手、腳和臉部的整個三角區全是黑的,家人把我再次送到醫院。醫院的大夫看到這種情況,對家人說:「你把她領回家好好伺候,人頂多能活三個月。」醫院的拒絕使我絕望了。雖然家人每天每頓四菜一湯的精心呵護,可是面臨著即將到來的死亡,我的心如死灰一般。

我想:四年來,藥沒少吃,針沒少打,60多歲,身體沒少鍛練,現在藥已經吃的中毒,甚麼也不管用了。等死?不!強烈的求生慾望燃起,我決心走入法輪大法修煉。

從今年年初開始,我每天讀《轉法輪》這本書。學會了煉功動作後,我每天堅持煉功,還經常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交流修煉的心得體會。我告訴身邊的親人,學法、煉功真管用,我感到了身心的變化,活的不艱難了。

二月份的一天,丈夫給我做了一碗有西紅柿木耳的雞蛋湯,因不能吃干的,粥飯就著湯吃。吃著吃著,一小塊木耳卡在了我的食管中,上不來,下不去,我就用水往下順,可因食管本來就狹窄,順下的水一個勁的往上冒,漾一身,噎得我直翻白眼,家人全都被這一幕驚呆了,丈夫張羅上醫院,我擺手拒絕,大家看我態度堅決,都發呆地看著我,不知所措。

我拿起《轉法輪》就看,心想:死活由師父說了算,醫院早就判了我死刑,我這一生就交給師父了。看著看著,只覺得一股強大的衝力從體內湧上來,我不由得「哇」的一聲,一束水柱將堵物、湯飯一齊從口中沖出,接下來好大一團一團的粘液吐出來了,我頓時感覺渾身鬆快舒坦。家人都鬆了口氣,丈夫在一旁感歎著:「神奇!太神奇了!這回你師父把你的病根治好了。」跪在師父的照片前,我淚流滿面,救命之恩弟子何以為報啊……

從那以後,無論饅頭、大餅、干飯,我全能吃了。我的病完全好了。

回想起來,我的一生中為尋找健康,走的彎路太多了,白忙了大半輩子,總算到老年了走上一條修煉路,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責任編輯:孟飛)

評論
2012-12-05 3: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