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修煉故事

日本學員:我和患先天眼疾的女兒的故事

日本熊本法輪功學員
font print 人氣: 27
【字號】    
   標籤: tags:

我是因為女兒的眼疾才有緣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女兒剛出生五個月,患有先天性眼疾,眼球位置靠近內眼角,不會轉動,而且沒有表情,既不會哭也不會笑。醫生說,「動手術也無法把眼球恢復到正常位置,而且她終生無法像正常人一樣立體的看東西,我們也無法預測將來她的視力能有多少」。我每天都擔心這個孩子的眼睛將來會變成甚麼樣,而且醫生說她的眼疾是先天的,我總是責備自己在懷著她時是不是出了甚麼差錯。這樣的日子持續了一個月之久,直到有一天兒子對我說,「媽媽,你笑一笑呀。」兒子的話讓我幡然醒悟,「是啊,老是這個樣子下去也不行啊,我是兩個孩子的母親啊。」

後來,丈夫在公司裏聽說了一種叫做「法輪功」的氣功,據說有神奇的效果。於是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日,在櫻花盛開的白川公園煉功點上,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煉功以後,很快的,女兒那靠近內眼角、不會動的眼球一點點向中央移動,她臉上還是沒有表情,但是會哭了,哭得還很有勁兒。我有過敏性皮炎,皮膚很不好,但是煉功以後很短的時期內皮膚越變越好,效果驚人。女兒也漸漸的能從地上撿起線頭這樣細小的東西了。她一歲半去檢查時,是那個最先發現女兒眼睛異常的醫生給她做的檢查,他說,「沒有問題。」當知道女兒的眼睛從來沒有接受過治療時他很吃驚。然後,他打開我們母女倆的《母子手冊》,在「健康」一欄鄭重的蓋了章。

通過學法我加深了對大法的理解,我下決心要堅持修煉下去。

我秉持「真、善、忍」來修心,碰到甚麼糾紛時向內找,我變得能夠理解對方的心情,也修復了與父親的關係。這絕對是用金錢買不到的。得遇這麼好的大法,我真是高興極了。

修煉之後,回想起以前那段充滿自責的日子,就像一個夢一樣。現在,我的每一天都是充滿希望、心情愉快的。通過反復學法和煉功,我對修煉的認識也在不斷加深,我從一開始的對師父的感激之情,逐漸認識到要和大家一起參加正法活動。

我參加了二零零八年的「人權聖火接力」和「全球百萬簽名」活動,第一次親身感受到中國共產邪黨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的迫害是多麼慘無人道。為了控訴這血腥的暴行,那之後每次在長崎和福岡的中領館前舉行的抗議活動我都參加。女兒也在這樣的活動中長大,能和我們一起舉起要求停止迫害的標語牌。五年前讓醫生束手無策,而且被宣稱「她的眼疾與腦相連,說不定今後永遠不能走,要癱瘓在床」的女兒,現在每天歡蹦亂跳的上幼兒園。這真是個奇蹟!

由於反復學法,我完全放下了對女兒的病的執著。我對正法修煉的認識進一步提高了,我認識到講真相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的使命,能做一個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是多麼榮耀,我開始比以前更積極地參加正法活動。

日本的熊本城是個旅遊名勝,不光日本人,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都有。現在我是熊本城的二之丸公園煉功點的負責人,在這裏派發法輪功的真相資料,跟遊客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功是多麼的好。當協調人問我「你能不能當二之丸公園煉功點的負責人」時,由於內心種種的執著,我感覺這個擔子太重了,就拒絕了。但是通過學法,我消除了私心,勇於承擔起這個責任。這對我來說是修煉上邁出的一大步。

二零一零年神韻在福岡公演,本該出去做許多推票活動的我,一開始不敢在高速公路上開車。協調人跟我說,「你是救人的人,怎麼能怕呢?」對呀,我肩負著救人的責任和使命,怎麼能怕呢。於是我馬上放下怕心,開著車到福岡市的政府機關、電台、電視台、報社等去講真相,我還一個人駕車走高速回到我的家鄉─唐津市,把神韻的福音傳達給以前的恩師、熟人朋友、親屬等等。我心裏祈禱著多救一個人,再多救一個人,不是靠推銷技巧,而是用一顆慈悲的心向大家宣傳神韻。「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念到了,有緣人就會坐在那個座位上,他是否能得救,有師父的安排呢。那時適逢父親過世,我諸事繁忙,但是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對神韻推票竭盡了全力。

熊本市從二零零三年就開始有「法輪功學習班」,幾年來通過傳單、海報,讓各公民館的館長和熊本縣、熊本市的政府人員了解了真相,共有幾千眾生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二零一零年五月,我一個人去給某公民館館長講真相。我在人前不善言辭,所以我對著錄音機把自己講的話錄下來,然後一邊挑毛病一邊努力改進。我每天只要有時間就出去講真相,到熊本縣、市的教育委員也去過,在十九個公民館放置了法輪功的傳單和海報。這全是師父的安排。

二零一一年我們參加熊本市舉辦的「義工文化節」,我們當場表演了功法,有七十多個人訪問了法輪功的展位。我們還參加了電視台的現場直播,我身穿法輪功的黃色T恤,堂堂正正地在媒體面前宣傳法輪功是多麼的好。我感慨著「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謝。

為了觀看今年在廣島舉行的神韻公演,我們熊本學員租了幾輛大巴士直奔廣島,我負責巴士的聯絡事項。可是出發當天因為下大雪,高速公路封路了,此時就是從高速上下來走普通道路也趕不上開演了。情況緊急,我們火速決定轉乘新幹線,終於在神韻開演十分鐘前到達會場。是同修們的配合,才使得我們全員能夠準時到達,看到了神韻在廣島的演出,這真是個奇蹟。那時拍的照片上呈現出大大的法輪。

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走過了五年的修煉道路。我深深的感謝師恩。師父,謝謝您。

修煉是嚴肅的,現在的我對修煉的認識還不夠。有時在過不去關的時候我會自責、消沉,這時我就想,跌倒了趕快爬起來,爭取下次做好。作為一個助師正法的弟子,今後我要更加努力提高心性,無愧於這個光榮的稱號。

--轉自明慧網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6/11/日本學員-我和患先天眼疾的女兒的故事-257970.html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今年四十八歲的鐵道工程師史帝文(STEVE),自十五歲起染上毒癮。飽受毒癮折磨然戒毒總以失敗告終,不幸的是他的小兒子也從小染上毒癮…後來,這對吸毒父子卻是奇蹟般地戒了毒…
  • 一個被評斷患有自閉症並會攻擊他人的孩子,行為失常猶如一顆不定時炸彈,令全校老師頭痛、同學閃躲。這樣一個孩子,轉變為能自我要求、為別人著想,幾乎讓人忘了還曾有個讓人傷腦筋的孩子的存在。這一百八十度的轉變,緣由於何?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裏,是誰解除了那顆不定時炸彈?是甚麼方法讓一個特殊的孩子回歸為正常?
  • (shown)趙連浩先生,韓國人,外表樸實、隨和沒有架子,今年五月底來台灣師範大學學習中文。「因為我很渴望參透大法,而師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國人,並且有關大法的書都是用中文寫的,所以我來台灣一邊在大學讀中文,一邊跟台灣同修一起修煉大法。」趙先生訴說著來台的原因。…他身體也很敏感,在學煉功法時,他發現前方有法輪一直轉。他說:「每天學法煉功時,四週都有法輪一直轉一直轉的。身體被調整清理,一個禮拜後我就出去弘法了。」趙先生感到法輪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覺得現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歸真,每天學法、煉功與講真相的生活過得很充實,很有意義。
  • 我也是讀了一輩子書的人,看的也是治病的書,可從來不知道看書能好病。此書所講新奇、玄妙,一生從未涉及,我本身是一個頑固的無神論者,雖然也練過氣功,那是體操加上呼吸引導「得氣」而已,根本不知道與修煉、與佛、道、神有甚麼關係。…我因無法勞動而被當眾謾罵、被不了解的人諷刺、譏笑。我在人中是個要強、幹活不惜力的人,那真是心上插刀,雪上加霜。沒有人懂得病的實質是超常的,當然從常人的理上就難明白。從實證醫學上不可能找到另外空間的病源,當然人的空間也不能找不到病變。但從《轉法輪》中,整個從病的起因到康復都會找到答案。
  • 我迫不及待的與他一起上樓去他家看個究竟,不看不知道!看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後來,同學看我很喜歡,就借給我了,我如獲至寶般捧回家,美滋滋的看了一整夜,也不覺困。這本書改變了我的一切:人生觀、世界觀…….這本書就是《轉法輪》。得法後,常用《轉法輪》中的「真、善、忍」約束自己的言行,所以每天都是高高興興的,學習、生活、言行都像充滿了陽光,上滿了發條一樣,把內向、自卑、抑鬱寡歡的我徹底地改變了。
  • 在法輪大法洪傳二十週年之際,我要分享自己對於兩個重要的人生話題的體會,以及法輪大法對我的影響。 李老師結合著科學,系統的、連貫的、全面的闡述法輪大法,闡述宇宙法理「真、善、忍」。我對神的信仰又從新拾回──按照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的指引做人──向內修心、純淨自己。所有一切都走回正軌,我從現代社會世俗觀念的束縛中解脫出來。神是真實存在的,不是久遠年代的傳說或童話,是理性的、符合邏輯的,是真正的現實。
  • 法輪大法是佛法,經常學法可以讓我放下自私的人心,並增加我的忍耐力和善心。真的是很奇妙,我的心中可以感受到很正面的東西。我的叔叔說,他很驚訝,在當今這樣一個社會道德十分敗壞的時代,我能夠做到如此謙遜和樂於助人。我知道這是通過修煉法輪大法才使這一切變成我的自然狀態。
  • 發生在家裏的故事太多了,我只記錄了一部份,但這足以見證實法輪大法提升道德的極大威力,以及大法對善良人的護佑。
  • 我感到每天都在修煉法輪大法中昇華,「真、善、忍」的準則使我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執著心,特別是私心。在日常生活中,做事先考慮別人,純正、純善的行為表現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所作所為無形中也改變和感動著世人,我想這就是師尊講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 我從百病纏身到無病一身輕,從雞腸小肚、視財如命到面對鉅款的誘惑而不動心,是法輪大法使我發生了這樣脫胎換骨的變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諦──返本歸真,正如師父所說「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淨蓮惡不沾」(《洪吟三》<修煉形式>)。願世人通過我的真實經歷能明真相、得救度。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