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人物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12)
「鄒偉毅案」是我律師生涯中一起刻骨銘心的案子,當時我的感情投入也是很深的,我們在給孩子打官司過程中的付出,今天講起來我自己都感動,但社會給我的更多。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11)
我的一些案件但凡有一點意思的,或者說從新聞的角度看「有些新聞亮點」的,都是為弱勢群體打的一些免費官司,給受害兒童提供了一些無償的法律幫助,其餘都是經濟官司。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10)
我曾寫一篇題目為「政府不做事是對人民的最大善舉」的文章,事實上,它們不去做事也是對它們自身的一種善舉。它們不做事則已,做即全做愚蠢事,這也符合規律,即一群無理性、無道德、完全無自重意識者,亦僅能若此!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9)
「律師使命」有兩種存在狀態,即「理論」方面的律師使命,和「現實」中的律師使命。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8)
「適者生存」不僅僅是一種自然法則,我有時候向周圍一些好友談及我的孤獨及痛苦時,多有朋友建議我超然些。一些朋友告訴我,在當今中國社會,麻木即是一種超然,超然至麻木是一種境界,否則你只能獨享痛苦。而「麻木」本身並不單單可以減少痛苦,最主要的是,麻木者基本能保障安全。麻木至不仁時,你就可以有源源不斷的獲得。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7)
我當律師打的第一起官司就是免費官司,之後每年三分之一的精力是給窮人免費打官司,七年來我始終堅持這一點。到了北京,當我有了一點積累,不再有溫飽之憂之後,我又把更多的精力投向那些比較大、比較寬廣的領域——社會群體的不公平和制度層面上的不公平。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6)
中國和法制國家不一樣,每一個小小的案件,最終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問題。它真實存在而且非常沉重,但你永遠不知道應從哪個環節去改變它。實際上當你有改變它的願望的時候,你已經很危險了。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5)
十幾年前心和心相會的那一瞬間彷彿成了定格,永遠留在了耿和的記憶裡。抑止不住幸福和滿足的耿和說:「就因為他當年的那句話,我跟他一直到現在。婚後高智晟很少在家、很少管我和孩子,甚至經常忙得顧不上理我們,但我們都能感覺他對這個家所承擔的責任。」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4)
迄今為止,我印象中最為刻骨銘心的過年是父親去逝後的第一個新年,直至今天,我一生的任何時候都能理解在那樣的年月對過大年屈指、期盼心情的急切!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3)
二○○五年的第一天,當北京的高智晟律師回顧他身後四十年的歲月時,充滿感觸地說「上天待我不薄。對此我常常心存感激!」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2)
高智晟律師在今年(二○○六年)二月初發起了絕食行動,抗議中國大陸官員勾結黑幫以違法、野蠻和暴力的行為來威脅、壓迫和殘害為弱勢人士申張公義的維權律師。高律師的號召有如一石激起千重浪,頓時引起海內外關心維權運動的人士的熱烈回響。這四十多天來,數以千計的響應者,相互呼應,前仆後繼,以接力形式推動了一個「民間維權絕食運動」。
《神與我們並肩作戰》(1)
「我們不幸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我們已經歷和見證了世間任何民族都不堪經歷和見證的苦難!我們有幸生活在這個時代的中國,我們將經歷和見證世間最偉大民族的結束苦難歷史的過程!」
【時事人物】黑暗中的星火:吹哨人方斌
方斌,一個普通的中國人,一個在武漢疫情封城期間戳破中共謊言的公民記者、終於在被中共關押3年後出獄了。然而,他卻有家不能回,被中共逼著流落街頭。
異議人士徐秦獄中癱瘓 人權組織呼籲營救
玫瑰團隊、中國人權觀察成員徐秦被捕,在獄中被迫害致癱瘓。中國人權觀察和玫瑰團隊強烈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徐秦女士,並讓其就醫。徐秦本人曾公開宣布退出中國共產黨。
【時事人物】人權衛士大衛‧喬高的俠義情仇
人權衛士大衛‧喬高嫉惡如仇,助弱守義,兩大衛如門神,戰紅魔,10年走50國,揭中共活摘器官黑幕。一生追求人權正義,至死不渝。
高智晟先生艱辛的成才之路(下)
這個階段裡,為了擺脫與艱苦命運的糾結,我從未停止過努力,終於像車陷在泥潭裡的努力:是越使勁越深陷。——高智晟
高智晟先生艱辛的成才之路(中)
我敬愛我的母親,她總能作出極明智的決定。而這種明智的價值總在二十、三十年後才為我們所讀懂。我無意以倒推的方式去尋找讚美母親的理由……
高智晟先生艱辛的成才之路(上)
耿格說:我畢業了,是和爸爸同時畢業的。爸爸因為從小家裡很窮,而沒有機會上大學。他對此一直很遺憾。現在我畢業了,當校長念我名字的時候,我覺得那是我和爸爸同時畢業了,這個學位是我們一起拿到的…
高智晟先生步入社會時經歷的人心冷暖(下)
返回車村的晚上,陷入絕境的高智晟想起了上一年當兵沒有被錄取的事情,忽然心裡一豁亮,「決定回家去當兵,兩年多打工掙不到一分錢,差一點連生命都不保,實在感到是無路可走。」
高智晟先生步入社會時經歷的人心冷暖(上)
高智晟先生在從未發表的一系列給孩子們的家書《爸爸的故事》裡,描寫了他從出生到成長為律師的過程中,他所在的時代背景以及所處的家庭和社會環境,一系列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的經歷,以及一些驚心動魄的故事。
高智晟先生講述的他幾個生死一線的神奇經歷
高智晟先生分享了許多他個人的「親身經歷領受的奇妙之事」。那些是他認識了神之後、在被中共祕密抓捕、關黑牢、受酷刑和「被釋放」的10年(從2005年至 2015年)中的見證和感悟。
2021年的第一天,耿和在她的推文中,公布了她丈夫高智晟先生在山東的姐姐於2020年5月跳河自殺的噩耗。這是中共法西斯在對高智晟及其親人的迫害記錄上新添的一筆血債。高智晟的姐姐在他七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
高智晟先生早年的一些故事
在2021年的宗教自由峰會上耿格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她的父親高智晟先生在2017年再次被失蹤前與她通話時告訴她的一個夢。高先生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說那個夢是上帝給他的一個景象。
耿靜:聖火正在燎原
什麼可以摧毀心魔? 慈悲! 什麼可以摧毀暴政? 聖火! 江白益西,27歲的藏人,七年前的3月26日,為了信仰自由,留下了五個心願,點燃了自己的身軀。今年3月26日,紅魔猖獗的土地上,這把聖火的燎原之勢,正在讓那個視信...
專訪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傑斯
在公開場合,班尼迪克·羅傑斯總是保持低調,但他發言的狀態和私下的談話,總能讓人感到一種善良與平和。深入接觸羅傑斯之後,發現他有著溫和的性情,樂觀的心態,以及水滴石穿般的毅力。他多年來在「不受歡迎」的情況下,出入緬甸幾十次,只為發掘緬甸人民經受的苦難,讓世界聽到那裡人們的聲音;他也不畏懼中共的強權政治,公開多次為法輪功修煉團體發聲,揭露活摘器官真相。羅傑斯也有著自己的信仰,那就是「為那些不能發聲的人發聲」。
專訪作家杜斌:《長春餓殍戰》寫作歷程
從1999年之前的官媒攝影記者,到關注維權人士、揭共產黨真相的獨立記者、作家、紀錄片製作人,杜斌被中共稱為「專門挖政府傷疤的人」。他因此丟掉了《紐約時報》的工作,一度被非法拘禁,但他說,「我做的事情我覺得很值。」在新著《長春餓殍戰》面世之際,杜斌接受大紀元專訪,暢談心路歷程。
從1999年之前的官媒攝影記者,到關注維權人士、揭共產黨真相的獨立記者、作家、紀錄片製作人,杜斌被中共稱為「專門挖政府傷疤的人」。他因此丟掉了《紐約時報》的工作,一度被非法拘禁,但他說,「我做的事情我覺得很值。」在新著《長春餓殍戰》面世之際,杜斌接受大紀元專訪,暢談心路歷程。
我的中國故事:橫渡恐懼之海(20)
幾度前往亞洲國家,環中國而行,過國門而不入。唯祖國,不得其入。遙望海天蒼茫處的中國方向,心緒沉重如石。望穿秋水,唯有淚光閃閃。總是在起飛回北美的那一刻,趕緊默禱,為親友,為同胞,為故國。何時撥烏雲而見青天?飛越太平洋,故國,越來越遙遠。故土,無盡的懷念。
我的中國故事:橫渡恐懼之海(19)
冷風中,揮別故國,禁不住潸然淚下。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年拒絕我的香港,竟成為我流亡生涯中,唯一能造訪的一小塊中國土地,儘管,它很不像中國。
有人權組織在美國加州商場發現了我參與製作的那種人造花,完全相同的產品,英文商標和美金標價也完全一致。包括美國ABC電視台、美國之音等媒體,做了專題報導。總部設在美國的勞改基金會也發表了專項報告,題為「血染的人造花」(Blood Stained Flowers)。美國海關採取行動,查禁這類人造花。
    共有約 86 條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