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成仁取義 我死國生
東北易幟,中原大戰,張學良皆建立不少功勞,蔣公對其抱有殷切期望,希望他能忠心事國。平日,張學良也自認為是蔣公子弟,聲稱敬事蔣公如父。西安事變後,蔣公回想起四年前,1931年9·18事變,日本侵占東北,國人怒罵張學良。蔣公代其受過,不知遭受了多少人的誹謗和侮辱。在蔣公的寬容庇護下,張學良得以安然無虞,遠遊海外。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共諜滲透 青天赤變
在西安,張、楊二人毫無顧忌地竭力掩護共黨分子作宣傳。在張學良率領的東北軍中,發現了共黨「抗日不剿共」的宣傳品。張、楊二人與共黨直接聯繫的情報,也陸續傳到蔣公手中。為使西安將領清醒,不被共黨宣傳所煽惑,蔣公親自坐鎮西安,準備召集諸將開會,宣布第六次剿共總令。就在這個關鍵時間點,張學良和楊虎城發動了兵變,以暴力劫持了蔣公,給國家致命一擊。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苦心孤詣 安內攘外
早在西安事變之前,蔣公在軍界不厭其煩地講述安內攘外的道理。不是蔣公不抗日,蔣介石在民國十七年濟南「五三慘案」發生後,就矢志「誓雪國恥」;而行動上則整訓部隊,買飛機、建機場、聘請德國顧問,建造鐵路、公路,加強要塞的更新,全國建了四千多個碉堡、創辦冶金工業,在湘、鄂、贛、皖、豫及江浙等地區建糧倉儲存糧食,建設湘貴黔鐵路等,在在顯示他準備長期抗日。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我愛他 如父親愛著兒子
在華盛頓將軍的內心,他被這個年輕人從第一眼就展示出來的純真高貴的教養,熱烈真摯的內心,以及這一天在戰場上展示出的無畏無懼的勇敢——深深的感動和折服。後世的史學家說,華盛頓將軍在19歲的拉法葉特身上,看見了年少時的自己!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三個年輕人
1777年的這個夏天,大陸軍在費城和新澤西的軍營中,拉法葉特侯爵走入華盛頓將軍的生命裡,開始開創他這一生的傳奇故事的黃金篇章。在軍營裡,拉法葉特迎面相逢了他生命中最要好的兩個朋友——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和約翰·勞倫斯。
【西安事變‧蔣宋夫婦】歷史遺禍 孰不可忍
二十世紀二三十年代,蔣公慧眼識魔,洞悉共產之惡,致力於剿共安內。即將發出第六次剿共總令時,楊虎城、張學良與中共裡外勾結,發動了舉世震驚的「西安事變」,導致蔣公剿共計劃破產。
法國男孩  拉法葉特侯爵
在美國本土的領地上,幾乎所有的城鎮,一定都會有一條拉法葉特街。在兩百多年來的時光裡,美國人民從來未曾忘記過他,這個飄洋過海來到美國,參戰獨立革命的法國男孩,這個血統高貴,性情純真的拉法葉特侯爵——華盛頓將軍精神上的兒子。風起雲湧的美國獨立革命,多少英雄兒女激盪往事!而華盛頓將軍和拉法葉特侯爵的故事,絕對是其中最感人的一章。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阿遜平克溪戰役
天黑了,康沃利爵士下令停止進攻,明早再戰。當晚的軍事會議上,有軍官提醒康沃利,在紐約的布魯克林高地,大陸軍一夜之間渡過東河的往事——說不定今夜又會重演,所以,應該連夜再度發起進攻,不然,明早華盛頓將軍和他的士兵就不見了。但是,康沃利爵士很自信,明天一早,包圍大陸軍,則有如囊中取物一樣容易。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為了國家,請留下
華盛頓將軍不但要面對大兵壓境,更面臨著大陸軍內部更大的難題要解決。打完了勝仗的大陸軍,眼看就要難以為繼——因為國會制定的兵役期,大部分士兵的服役期都到年末最後一天為止,估計要離開超過六千人。在飢寒交迫的軍營中硬挺了這麼久的士兵們,早就歸心似箭了。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喬治·華盛頓精神
特倫頓一戰,從根本上扭轉了戰局,大陸軍俘虜了所有活著的黑森兵,敲著鼓吹著號,押著他們回營,過了幾天,這些戰俘又被押著在街頭遊行了一次。所經之處,人民歡呼鼓舞,高興極了,也打破了「美軍畏懼黑森軍」這一謠傳。而已經在聖誕節踏上返回英國的海船的康沃利爵士,又被豪將軍的緊急軍令叫下船,回到紐約,帶領了上萬精兵,急行軍前往新澤西普林斯頓,展開反撲戰。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渡河,渡河
根據史料的記載,1776年12月25日的白天,是一個陽光燦爛的聖誕好天氣,然而,日落之後,氣溫急速下降,而後下起了雨夾雪,還颳起了旋風。朔風吹雪,直撲人面,在這樣一個聖誕夜的午夜,華盛頓將軍帶領士兵渡過德拉瓦河,來到對岸新澤西攻打敵軍。
1972年蔣經國發表《反共復國的總目標絕不改變》
1972年中,蔣經國連任國民黨中常委,中常會一致決議讓蔣經國出任行政院長職務,並獲得立法院以空前的最高得票率——93.38%通過。他在擔任行政院長後於立法院進行施政報告,報告中發表《反共復國的總目標絕不改變》演說,內容除了提到中華民國堅守不變的四大原則外,更說道:中華民國在台灣這塊復興基地已成了反共產、反暴力的聖火明燈。
華盛頓將軍系列故事:勝利或者死亡
在大陸軍隊裡,情勢十分嚴峻,大陸軍招募的士兵,合同都是年底到期的。士兵服役期滿離開軍營後,再招募起來一隻軍隊,就更加艱難了。華盛頓將軍決定,趁著聖誕節,英軍忙於過節防禦鬆懈,大陸軍過河攻打新澤西首府特倫頓。
「保密防諜」 蔣經國講述的三個經典故事
蔣經國先生在台灣的數十年間,除了進行反共及保防教育的工作外,在許多場合中都以幽默而風趣的口吻講了很多發人深省、意義遠長的小故事,藉此不斷的教育人們正確的認識,列舉中三個經典故事......
亞歷山大·漢密爾頓和華盛頓將軍的相遇
在跟隨華盛頓將軍征戰紐約,撤退新澤西的這支大陸軍裡,有一名炮兵上尉,從哥倫比亞大學退學前來參軍打仗的年輕人,他的名字是亞歷山大·漢密爾頓,他將成為華盛頓將軍在戰爭中最得力的助手,最信任的副官,日後美國的第一任財政部長,美國憲法、美國財政的奠基人。
斬絕共產惡魔 1965年蔣介石發表《國父百年誕辰紀念文》
自西元1949年中共建政,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後,中共一直無所不用其極的想要併吞台灣,從古寧頭戰役、登步島戰役登陸到九三海戰,接連不斷的軍事行動下,情勢一度危急。直到韓戰爆發後,美國開始了解到台灣的重要性,因此對台灣提供軍事、經濟援助,台海局勢也逐漸轉危為安。
1776年寒冬 撤退新澤西
將軍得到英軍突襲的消息,幾乎同時,英軍就出現在他的視野範圍內。此時唯一能做的,只能是全體撤退。而此時,美軍的士兵們正在篝火前煮食自己的早餐。在十萬火急的緊急撤退中,幾乎什麼裝備都沒來得及打包上身,便火速往紐瓦克方向撤退。待康沃利爵士帶著英軍趕到美軍營地時,篝火邊有熱呼呼的早餐,士兵們過夜用的毛毯。
香港——孫中山革命思想的啟蒙之地
香港是一個特殊之地,除了是東亞地區最重要的金融及航運中心外,在1949年前後,與台灣同樣是自由世界與共產主義陣營在東亞交戰的最前線。然而卻很少人知道,他同樣也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先生革命思想的啟蒙之地…...
傷心華盛頓堡
彼時,華盛頓將軍早已向國會屢次報告大陸軍必須放棄紐約,他知道紐約已經保不住了,國會也明確指示放棄紐約。然而,他的部下和摯友格林將軍與之意見相反,積極主張守住華盛頓堡,不能將紐約這樣帝國根基的重地拱手讓給敵軍。曾在前幾次戰役中重創敵軍的麥高上校也拍著胸脯保證,與三千士兵留守華盛頓堡,至少可以堅持到來年二月。
奉創世主意旨  建立美國
獨立宣言,這個美國最重要的立國文件,由五人小組共同上呈大陸會議。事實上,托馬斯·傑斐遜一個人完成了這篇名垂千古的雄文,而同為寫作小組成員的約翰·亞當斯和德高望重的富蘭克林老人只是為這篇文稿修改了一些單詞,以及末了刪除了一段指責英帝國販賣黑奴的文字。
托馬斯·傑弗遜撰寫獨立宣言
在後世史學家的眼裡,托馬斯·傑弗遜是一個謎語,是一個無法被定義的人,因為他太龐大,太壯闊,猶如大霧籠罩的千丘萬壑,你看見的,永遠只是其中一峰一巒。
應運出世  華盛頓佩劍出征
1775年6月,華盛頓成為大陸軍總司令,大陸議會主席漢考克授予了華盛頓將軍象徵權柄的佩劍。他將帶領著一隻由農夫、鐵匠志願集合,以及地方各州的民兵匯聚起來的軍隊,開始八年的獨立戰爭。
未來的人們都將在善惡間抉擇——1950年宋美齡《在紐約向全美廣播演說》
宋美齡女士,她是中國近代知名的領導者蔣介石的妻子,也有著「永遠的第一夫人」的美稱。
「中美相敬」 一個蔣中正逝世八年後才被宋美齡知道的祕密
1975年4月5日午夜,一代領導者蔣中正與世長辭,台灣舉國哀悼。幾個月後,身心俱乏的夫人宋美齡女士前往美國定居,除了隨身行李外,她還帶著夫君蔣中正在當年結婚時送給她的14K金掛錶,8年後的某日,這支正常運轉近50年的掛錶發生故障,宋美齡將這支錶送修,沒想到卻因此發現了一個蔣中正深藏的祕密。
打馬少年 入畫江山   
兒時的喬治·華盛頓,就顯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腸,身處在複雜關係中,周到地維護著這一大家的家庭成員之間的親密聯繫。
1978年蔣經國發表《揭穿共黨和談陰謀》
蔣經國在擔任國防部長、行政院長等重要職務期間,台灣正遇上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石油危機等一連串內外交困的重大事件,這期間中共也不斷的向全世界滲透,並準備對台灣進行和平談判。首先是復出掌權的鄧小平率先表示將「優先考慮用和平方式統一」想與中國國民黨黨進行交流。
蔣經國一生反共信念的歷程
蔣經國先生是中華民國第6、7任總統,也是國際知名的政治領袖。曾有民調統計,有超過半數的台灣人民認為他是最受到懷念,也是對台灣貢獻最大的總統。
1979年 孫運璿《對共匪最近各種統戰活動的嚴正聲明》
在台灣政經遭遇危機時刻,孫運璿先生帶領著一群傑出的團隊協助政府度過石油危機、中美斷交等事件。同時也推動台灣創造為世人所稱道的經濟奇蹟,尤其是在中共全面打擊台灣的國際地位時,不卑不亢地發表對中共統戰活動的嚴正聲明,獲得海內外各界的一致讚許。他因安貧樂道的生活態度及一生清廉、平實的風範,被人們尊稱為「永遠的行政院長」。
孫運璿的未竟之路
孫運璿先生在台灣經濟發展的關鍵時期擔任了近二十年的部長與行政首長,普遍被認為是台灣經濟與科技發展的主要推手,他帶領著一群傑出的政經團隊讓台灣安然渡過石油危機、中美斷交等事件。
蔣介石喜歡讀什麽書?
正是對中國傳統典籍的精研,使他擁有遠見卓識,拒絕接受「五四」流行的科學主義和反傳統思想,並預見到:共產黨「要把我中華民族五千年崇高優秀的歷史文化,摧毀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