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
晚清直至民國時期中的名流人士,儘管政治抱負各不相同,歷史功過也自有後人評說,但他們為官做人都有重德尚義的氣節,都展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底蘊。段祺瑞就是這樣一位人物。
蔣經國先生是中華民國第6、7任總統,也是國際知名的政治領袖,曾有民調統計,有超過半數的台灣人民認為他是最受到懷念,也是對台灣貢獻最大的總統,尤其是他晚年對黨外人士的寬容態度,以及頂著壓力開放黨禁、報禁等一系列的政策,讓台灣走向民主憲政的道路。
我們美國一直堅持著個人的民主自由,對神的信仰,對人類尊嚴的尊重。我們自由世界與共黨的理念絕對是不能並存的,共產黨已經宣布了他的社會目標,但卻採取了不擇手段的邪惡原則,他們將欺騙發展成最高藝術,依賴著武力、謊言作為手段。那怕它們能看出將人類推向地獄的深淵能有利於它們的目標,它們仍會豪不猶豫地進行下去。
司徒雷登這名字在中國大陸幾乎家喻戶曉,他是一位出生在中國,又在中國生活了五十年的美國傳教士,他曾在自傳中談到,自己身上中國人的成分比美國人的部份還多。
閻錫山。(公有領域)
在「容不下一張安靜的書桌」的紛亂年代,閻錫山為山西孩子打造了美國最新樣式的建築,用於校舍與教室。閻錫山認為,什麼錢都可省,唯有教育不能省。1911年,山西省文盲占總人口的99%,閻錫山治晉近40年期間,山西義務教育普及率達60%~80%,各縣教育經費占行政支出最高時達82%。
1975年4月5日午夜,一代偉人蔣介石與世長辭,當時原本是晴朗的天空,卻突然烏雲密布,接著是轟轟的雷響,一陣傾盆大雨排山倒海而來。
經秘書統計,孫中山先生所留下的一切物資只有兩千多本書,一棟有五個房間的住宅,以及一些未用完的日用品,那一棟住宅還是海外僑胞捐助興建的,而這棟房子還曾為了革命事業被典當過三次,最後才被贖回,孫中山先生身後幾乎一文不名,這件事當時震驚了中外的各界人士。
中華民國的創建者孫中山先生,他當了大總統之後,依現今世人的觀念,他大可安排親人們得到相當的財富及地位,然而面對親人們,他卻做了這樣的回應......
中國近代知名的領導者蔣介石先生,他的生活就以簡樸及自律著稱,他常說:我現在雖然作了全國最高的統帥,但除了定例統帥應有的服裝儀節之外,我個人一切生活、行動、思想、精神,完全就是一個士兵!
您知道20美元紙幣正面肖像人物是誰嗎?他就是美國第七任、第一位出身貧困家庭的總統--安德魯‧傑克遜(又譯:傑克森)(Andrew Jackson)。他最被人稱道的有兩件事:1815年率民兵擊退英正規軍的新奧爾良戰役和否決美國第二銀行延期 ,消除國家債務。
馬丁·路德·金成為最有影響力的演說家,民權運動的領袖。那時美國南方各處的黑人都在爭取平等權利。他和他們一起交談,一起遊行,一起歌唱,一起祈禱。牧師對他們叫停,市長、州長、警長、法官都下令叫停,但是他們繼續向前走……
中國近代知名的領導者蔣介石先生,由他身邊侍從副官翁元口述、作家王丰記述的著作《我在蔣介石父子身邊的日子》中,就列出了其許多平凡樸素的生活之道。
1949年是個動盪的時代,作為國家領導人的蔣介石,在政治紛爭中選擇了退隱。而國家面臨存亡之際,他對政治局勢做出了甚麼努力與嘗試?值得我們去了解。
羅馬強大之後,到處開疆闢土,埃及王國遲早會被併吞。於是當時的埃及女王Cleopatra(克麗奧佩特拉七世,世稱「埃及艷后」),想利用個人外交、來延緩埃及王國被羅馬併吞。
歐塔卡二世擁有當時中歐地區最強大的鐵騎兵團,幾乎每次戰役都傳出捷報,被稱為「鐵金國王」,文藝復興時期最偉大的詩人但丁在傳世大作《神曲》中尊稱他是「當代的偉人之一」。
自古正邪不兩立,中共背後的實質是撒旦惡魔,中共信奉的馬克思撒旦教理論與中華民族神傳文化水火不容。共產黨的本性是欺騙,惡的通過污衊善的來壯大自己。正邪較量中,戰爭屬於武的範疇,中共對蔣介石的誣衊就屬於文的層面。
在二十世紀的世界領袖中,蔣介石認清共產黨,反對共產黨最早,最堅定,最徹底。他以反共為終生之使命,百折不撓。他站在歷史、文化、哲學、科學和精神信仰的最高處,將共產撒旦魔暴露於光天化日下。
一九四八年秋天,兩院故宮文物由於數量過於龐大,分成三批運送到台灣。第一批是蔣介石下令海軍「中鼎輪」負責載運。海軍總司令桂永清指派海軍運輸艦「崑崙艦」,負起第三批運送國寶的任務。蔣公有先見之明,如果當初沒有帶走這批文物,它們就極有可能在大陸的政治運動,尤其是文革中被毀掉了。
蔣公治下一九二七至一九三七年,被歷史學家稱為民國建設的「黃金十年」。十年間,中國雖然仍無法實現統一,建設資金缺乏,資本逃入租界,這都是建設的巨大障礙。但蔣公在險惡環境下竭盡所能,重建經濟,實現建設。
一九六七年,大陸遭受文革之亂,反傳統登峰造極。蔣介石痛心疾首,指責中共「是全人類、全民族的大敵,唯有在時間的考驗之下,在民族大義的震鑠之前,才能揭穿它欺詐、恐怖、殘忍、瘋狂的穢亂罪行!」
蔣公觀察到西方理學學問高深者反而信仰虔誠,真正研究西方文化的學者發現,西方的發達進步是以西方的傳統文化和宗教信仰為基礎...
蔣公為正邪大戰指出成敗的關鍵,他認為共產黨最害怕的不是有形的東西,而是道德和精神,中國的傳統哲學思想和民族文化就是反共的利器。
蔣公通過親身經歷認識到,共產黨用宣傳的手法造成「人間天堂」來誘惑人:「共黨的宣傳戰法,不僅是無惡不作,而且是無中生有。尤其是他虛構事實,捏造偽證,至於指鹿為馬,張冠李戴,更是他認為宣傳的道德。他如以『人』為對象的宣傳,乃可使魔鬼變為上帝來造就他,亦可誣上帝為魔鬼來毀滅他。他如以『物』為對象的宣傳,乃可使地獄變為天堂來誘惑世人,亦可指天堂成為地獄來恫嚇世人。因此更可了解共黨的外貌宣傳,是與其實際行為完全相反的。」
馬克斯雖然很機巧地利用了黑格爾辯證法,為後來共產匪徒建立了整套的唯物思想的法則。但由於馬克斯理論根本否定了精神和人性的價值,更不承認其有神與天以及生命的存在;因此以唯物辯證法為一切法則的共匪,其生活、行動、策略和鬥爭理論,都是充滿了物慾、奪取、清算、壓制,再加上他殘忍、暴戾、陰狠和滅裂的獸性,自然是要遍地血腥了。
蔣公告訴世人,光明和黑暗是不能相通的,與共產黨和平共存的結果就是被魔鬼吞噬:「故今日世界任何個人或團體,任何國家或民族,苦想與今日魔鬼集團——共產政權同負一軛,『和平共存』其結果只有一條路,就是被共產主義的魔鬼整個吞噬下去。」
蔣公從教育的悲劇中看出復興民族首先要恢復道德,他慧眼看出中共的目的是摧毀中國五千年文化和道德倫理。其手段是借文痞宣傳唯物史觀,偽造歷史,使得人們互相鬥爭,摧毀民族精神,最後造成中國亡國滅種。
倫理道德就是我們的民族靈魂,也就是我們民族精神的武器,一個民族,要是沒有民族道德,那也就是喪失了民族靈魂。共匪為什麼要極力詆毀我們中華民族優良的傳統精神和固有道德呢?這正因為他要出賣我們的民族,就先要毀滅我們民族傳統的精神...
我們剿匪軍事所以遭致今天這樣的失敗,決非偶然!第一、因為我們國軍在抗戰期間,一致對抗外敵,忠勇犧牲,實力消耗,而且長期戰鬥,精神疲憊,共匪則在八年當中,逃避抗戰,擴充實力,處心積慮,專門研究如何消滅國軍,如何推倒政府。
托馬斯•莫爾(Thomas More),英國政治家、作家、社會哲學家與空想社會主義者,1516年用拉丁文寫成《烏托邦》,由此聞名。莫爾出生於1478年,屬於中世紀的最末期,因此,被視為文藝復興時期(銜接中世紀與近代的過渡時期)的代表人物。
這個三民主義是有所本的,其淵源所自,早在總理以前,與我中華民族之歷史的生命同流發展,不過到了總理手裡,才拿這個東西重新整理,構成一部完善的思想體系,就叫三民主義。這個主義雖是最新的,而其本質和基本精神之所在,卻完全是由我們歷史文化的正統,歷數千年而一直傳下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