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高考把中國帶向何方?(3)

人氣 1
標籤: ,

【大紀元2012年06月27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我們先來接聽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首先是多倫多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請講。

MP4下載收看

李先生:主持人好,兩位嘉賓,杰森和陳志飛兩位哥們好。今天這個話題,我想說一下我的觀點,有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現在高考人數下降,這個問題我親有體會。我也給周邊的人辦過事,咱家我有個表弟也是這個情況,他是農村的,考上高考,唸了4年,唸書就花了15萬,畢業之後找工作花了15萬。現在畢業生,高考畢業之後,找工作非常難,這都是腐敗造成的。他找一般的工作都得十多萬,你要進醫院,好一點的醫院得30萬,要進電信、石油、鐵路這個行業都得到50萬以上,這就是腐敗造成的,這就是為什麼現在高考的學生人數下降。我就談這個。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上海熊先生的電話,熊先生您好,請講。

熊先生:嘉賓好。今天這個話題我是外行,但是我也要講一講。華人得到諾貝爾科學獎的一共8位,沒有一位是大陸共產黨培養出來的,沒有的;其中有好幾位是國民黨政府當時大學培養的,還有就是在國外留學的。為什麼形成這樣呢?我就聯想到共產黨剛剛起步建立政權的時候,它有好幾年不辦文科,只辦理科。為什麼呢?因為文科它涉及到文史、歷史、地理、語言,是連貫性的,從解放前到解放後是一個連貫性的。共產還沒準備好前它不肯開放文科的,這個文科開放起來容易出思想家,容易發出不同聲音,對它的統治不利。這是一個。

第二個,為什麼中國大陸培養不出人才來?人家思想這麼禁錮,能不能考上大學還要看成分呢,你成分不好就不能進去,何況進去的大學生都是哆哆嗦嗦的、很害怕的,講錯一句話就不在了;不像國外,包括國民黨他鼓勵你思想開放。現在的大學跟過去相比也退步了,不是為了國家的繁榮昌盛,那些科學家們不僅僅為錢,現在都是想當官發財,這個完全路子不正,所以很難比。而且中國的大學也不公平,城市和農村分數相差這麼多。

主持人:好,謝謝熊先生的電話。我們再來接聽匈牙利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請講。

王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中國的當政者他不需要人才,他也沒有長遠的眼光,完全是誤國誤民,因為他把任何行業都當成是圈錢的一個項目,跟房地產、醫療教育都是一樣的。現在人民不想上大學了,他要忽悠人民要上大學,為什麼?它是一個圈錢的項目,把它當一個項目來搞。我就說這麼多,謝謝。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的電話。剛才幾位觀眾朋友對這個問題都有很深刻很獨到的見解。對,一般我們都說「十年樹木,百年樹人」,實際上教育是一個長遠的大計,如果這個國家執政者短視,只想著眼前的利益,實際上也是很可怕的事。

杰森:對,確實高考制度大家都看到了,它本身對孩子是一個很大的摧殘,而選拔出來的人才,我剛才說了,也不一定像比爾.蓋茲(Bill Gates)或喬布斯(Steve Jobs)這樣的對社會有很大貢獻的人才。那麼這個制度為什麼還要一考決終身呢?一定要這麼做呢?西方社會有一個標準考試就像SAT這個概念,但是這個概念本身它是可以考多次的,你這次沒發揮好下次再考。事實上我們考美國GRE的時候也是考了多次,一次發揮不好也可以多次考的。「托福(TOFEL)」也是這樣的概念。

正常的社會是這樣,它不是為了選拔你就讓你賭局一樣的,這次賭好一輩子就成了。另外,大學考試也是很小的一部分,它要看你高中的成績,看你本身參加社會活動的背景,同時還要看你個人陳述,你的個人理想是什麼。它是多方面考慮的。

但是這拿到中國能不能做呢?中國做起來非常難,主要是中國整體道德水平的問題。中國前段時間確實有一些特殊項目加分降分的問題,但中國就連這一點點小事都做不下去。各種行賄官員,讓自己的孩子莫名其妙成為這個特才那個特才,等等這些問題你會看到搞的沒辦法多次考,整個社會的道德出現漏洞,你要考慮其它的因素,整個社會讓你出現漏洞。最後逼得沒辦法,最後變成了一考定終身。

這個現實是他不幸的現實,這種不幸的現實也是來自中國整體控制不住的道德,無誠信的社會現實造成的。而這無誠信的社會現實,推波助瀾的就是那種有權的官員,有權的官員他用權力把一切中國的誠信淪喪掉以後,使得中國教育除了這一考定終身的方式,還真的拿不出另一個更公平的方式。

主持人:但是對於很多中國人來講,這個高考也是決定命運的,可能有機會改變命運,我們大家也都談到了,說是投入產出比極不公平,你就算花了很多錢,最後你為了找工作,你還投入更多的錢,非常的不合理。但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考試的人數也下降了,有錢有勢生活條件稍微好一點的人,他也把孩子送到海外去了。到了海外以後,這些孩子是不是就真的能夠跟海外的孩子有比較好的接軌呢?

陳志飛:我有些觀察。我在90年末期當博士的時候,已經開始當助教教書了,當時有時教本科生。當時中國大陸的小孩還很少,基本都是當時父母帶過來的,但在國內出生,在國內上中學。他們的資質各方面還是高出美國小孩一籌,因為他們像杰森說的數理基礎比較好。

那麼我現在教書十幾年了,我現在看到比較揪心的是,原來中國學生最讓人放心的是學業這一塊沒有問題,我覺得市場比較熱銷的還是會計、金融有關的專業,而且按慣例來說,當時中國學生很容易拔尖的,因為是跟數理很有關係的。我現在看到的是,不單是一些要求交流的,比如說presentation(自我介紹)的課,中國學生學的不好,就是非常繁瑣的中級會計,大陸學生學的也很差。英文可能拐美國調拐的比我們那時候強,能拐幾個調,能看幾個美國大片,跟美國學生可能聊的好一些,喝咖啡什麼的,但在學業上根本提不起來。

我覺得這跟剛才多倫多李先生說的,他深有體會的家庭發生的情況很有關係。他覺得中國的大學只是個走過場,中國大學是一個小社會,科研處那個送包這個……實際上人也住在一起,不像美國大家都分散在社會上,按你的實際水平來平衡。在中國完全就是個小社會,最後還是要靠錢、靠關係、靠拼爹來做,那我為什麼要學呢?這種風氣已經腐蝕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文化,在海外有所反應。現在我得到反饋,不單在本科這一層,研究生這一層學生也是換來換去,沒有理想,學物理的過兩天學計算機去了;在國內學了十幾年的、非常有建樹的現在也去搞房子了;沒有任何理想。這樣的一個民族,我覺得早期那些教育如果真有些成果的話,確實也就蕩然無存,已經浪費了。這其實是整個的教育下降。

主持人:就像鍾山在視頻裡面講到,中共的大學實際上就是缺乏辦學宗旨,它到底要培養什麼樣的人它自己都不清楚。

杰森:換句話說,我總是把教育和上學這樣因素,放在這個社會大背景來看。為什麼美國的比爾.蓋茨當時可以在哈佛讀著讀著就放棄了?喬布斯就可以上大學隨便學個專業,學寫美工字去了?因為什麼?我自己的感覺就是美國這個社會比較容忍,這個容忍體現在多方面,體現一方面就是社會有個福利系統,你淪落到街頭餓死的可能性不是那麼大;另一方面它一次一次給你機會,你現在沒學好,等十年以後,哪怕你工作的話,你還可以回來再上大學,社會還給你補助。就是說它一次一次給你機會的前提,結果是什麼呢?每個人都敢去嚐試很新的東西,我只要有這個願望、熱情我就去試,我就去努力,努力的結果很多人就成功了;或者是沒成功,回過來社會還給你機會。

中國不是,它非常殘酷,你如果這個檻沒邁過去,那你永遠就是社會的下流;這個社會也沒有那個福利系統,不保證你不會餓死。這樣使得人這邊是萬丈懸崖,所以每個人都戰戰兢兢的一步一步往上走,不敢走錯一步,這就造成了這個社會沒有多樣性,沒有多樣性的結果就是整體社會都是按部就班的、模式化的去往上走。

陳志飛:中國還有一句古話叫「天生我才必有用」,就是每個人都有他獨到的一面。

主持人:都有自己的特長。

陳志飛:所謂「智者取其謀,愚者取其力」,什麼人都有他特殊的地方。杰森說的這一點非常重要,社會的教育這一塊就要給他最多的機會,讓他最後終於找到自己圓滿的歸宿,找到對社會最能發揮自己天才的一方面。我們剛才談到很多專業的老師,原來最早的時候他本科不是這個專業的,但是他不停的去試,學音樂、學法律,總有一天他成功了,像喬布斯和比爾.蓋茨這樣的,他就明顯的、淋漓盡致的得到了展現。

另外它又體現了剛才匈牙利王先生說的,中共現在當權者它不在乎人才、它不需要人才,反正大家都是給外國公司打工,它需要什麼人才!它需要的是奴才,被削去稜角的奴才。在這種情況下相輔相成的,它們就造成了現在這種文化。

主持人:就算它需要的是奴才,但是培養奴才、培養順民的這一套制度現在看來也越來越不行了,很難維持下去。

陳志飛:比如說大學生現在在學校要求入黨的人數非常多,當時我們班沒有人要求入黨,而且北大以自由搖籃著稱、以對中共不妥協而著稱,六四學生過來的話都很崇拜的。北大校長到重慶去,對薄熙來的「唱紅打黑」致以讚許,我覺得這整個還是有變化,公務員考試很難。

杰森:中共事實上是靠利益,確確實實把所有中國文人的脊梁全部打掉了。利益現在確實是已經成了中共牽著中國整個民族往前走的最基本因素。當然中共做奴才培訓這樣的過程,而且根據誰是最好、最穩的奴才這樣的標準選拔官員的方式我們也能看到。比如胡錦濤在處理很多問題的時候,他展現出來的那種唯唯諾諾,就比如像王、薄這樣的事,這麼一個陰謀集團他處理得這麼樣的優柔寡斷。

主持人:也跟他當年受教育形成的那種思想模式有關係的。

杰森:非常有關係。你不能對中共的官員產生奢望,越來越不能產生奢望,是因為它這個教育體制、它這個選拔官員的體制,最後就是那種最求穩的、最不敢做事的、最不敢超出格制想問題的人就非常有可能成為官員。我們知道當時趙紫陽還不是完全在這個體制下長大的,他小的時候是有傳統教育的方式,而且他是一路打上來,打上來以後的這個過程中,他還敢跳出格局想問題。

主持人:他在這個體制內反而被鄧小平淘汰了。

陳志飛:說句玩笑,像胡錦濤、溫家寶沒有組織,一天生活來做決定他肯定是感到非常難受的,他需要組織的依託,他一生都在組織中生活,這組織是什麼大家搞不清楚,但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弊端。

主持人:我們還有兩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聽一下他們的意見。新澤西的辛先生,辛先生您好。

辛先生:你好。我覺得前面有一位先生說:「中共只需要奴才、不需要人才」這句話有點不正確。因為它們高科技的發展要想爭霸世界,必須要有人才。但是中國的人才發展是多樣化的。

主持人:謝謝辛先生的電話,我們知道您的意思了。我們再來接聽紐約吳先生的電話,吳先生您好。

吳先生:我想簡單說一下。1949年大陸淪陷於中共以後,中國的教育就徹底完蛋了。我是文革以後首屆上大學的,在十年文革當中我們都在自學,上了大學,我就感到這些老師一股官氣。在這樣一個教育制度下,帶有官氣的這些知識分子,已經不是知識分子;只是說他有一些知識、比我們早學一些知識而已。這兩年回去,發現我的那些同學在各行各業都是官氣十足,這個國家整個和官位掛上勾了,這個國家的教育已經沒有希望了。

主持人:謝謝吳先生的電話。講到這個教育是不是沒有希望了?教育體制會不會崩潰了?您們對這個問題有什麼樣的看法?

陳志飛:我們其實已經回答了辛先生的問題。因為官味很足就是說奴才氣很足啦,因為他知道欺上瞞下、對上屈、對下傲,這肯定就是一個奴才啦!

主持人:所以其實也很難培養出真正的人才。

陳志飛:真正的人才已經很難培養了。剛才杰森提到學生感到很困惑,不知道怎樣做好?是因為這個領導的體制,他的教授也是這樣的人,他們也是進行行賄這樣的事,所以才會產生這種現象。

杰森:中國教育的體制從實際數量的運作上來說,看到的現實就是隨著出生人口的逐年下降、隨著選擇性多、到國外上學這樣的因素多、隨著整個教育體制不給人就業這樣的因素,很多低端人也在放棄高考。所以未來中國2千所大學,可能近百所或幾百所都會被淘汰掉,隨著人口它會逐漸淘汰掉。這是表面的問題。真正實質的問題是中國整個作為一個民族,你要在世界上被人尊重,你不能永遠只是培養一個工程師。

我們知道「臉書」( Face book) 整個概念,事實上它的技術含量是很少的,你要找到「臉書」、你能做「臉書」的工程師,你要有這樣的想法把它推廣成這麼大,事實上是很容易找到的。但是就是那個「魄力」;我就有這樣的想法,我把這個想法實現到全世界1/5的人都要用我這個東西。這樣的一個概念,這是很可怕的。這個過程只有在美國這樣的體系下才能實現的。

陳志飛:一般的說法,中國的大學教授都跟電工是一個級別的,應該在一個單位工作,因為他們教的東西是重複性的、是簡單的、沒有思想的。比如說到美國大學考試SAT,中國的學生就有信心在考,數學都可以拿滿分,最難的是語文,大家講:英文不好。不是講他的英文不好,是因為西方的邏輯他理解不了;為什麼人家要這麼說話?這邏輯背後為什麼是這樣的人性化?為什麼該張牙舞爪的時候他不張牙舞爪?他為啥對人那麼謙卑?他理解不了,所以那個文章他讀不懂。這個東西非常嚴重。

主持人:所以要改變教育制度,可能要從更深層次的,從思維方式、從真正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的角度來改變,可能中國才有希望,中國的孩子未來才有希望。非常感謝兩位今天的精采評論,也感謝觀眾朋友們收看我們的節目和加入我們的現場討論。我們今天的節目就進行到這裡,下次時間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高考把中國帶向何方?(上)

視頻:【熱點互動】高考把中國帶向何方?(下)

相關新聞
2012高考零分作文之八:坐在路邊鼓掌的人
川考生陷「被狀元」鬧劇  大喜大悲一夜間
【熱點互動】高考把中國帶向何方?(1)
【熱點互動】高考把中國帶向何方?(2)
最熱視頻
【一線採訪視頻版】內蒙再現文革 中共欲剷除蒙文
【珍言真語】直播挨棍 查案被襲 港記者九死一生
【有冇搞錯】美次卿訪台 七種武器不僅防衛台海
【西岸觀察】美第一女婿如何化解中東恩怨
【重播】首次白宮美國歷史會 川普簽憲法日宣言
【薇羽看世間】駭人的數據庫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