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縣領導的調查記

人氣: 1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2年08月27日訊】一九九六年初,法輪功在我們這個山區小縣的弘傳已形成高潮,各個煉功點已遍佈縣城各個角落。當時,我是我們這個縣所謂「四大班子」之一的一個主要領導。那時的我,只相信「無神論」、「進化論」和「唯物論」,根本不相信氣功、修煉。

一天,幾位老熟人來找我,向我介紹法輪功,我就藉機批評他們不要相信這些「迷信」,受黨多年的教育,怎麼忽然都變的愚昧起來了。談了很久,他們覺的和我談不攏,留下一本《轉法輪》書就離開了。

誰知,我的人生就在這本書留下來的那一刻改變了。

* 一個奇異的夢

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非常清晰、完整、過去從未有過的夢。夢中的我在一個莊台上(用黃土堆起的高而闊的大檯子),一個銀髯老翁指著台下遠處一條河對我說:「我度你到那邊去,你去不去?」我說:「去。」就隨老翁走下莊台。從莊台走到河邊還有很遠一段距離,而且長滿蘆葦和各種水草,根本沒路可走。老翁對我說:「路走錯了,得回去走那邊。」我就又隨著老翁回到原出發地。回到出發地,忽然發現老翁不見了,這時我也夢醒了。

夢醒後那幾天裡,我心裏一直在琢磨,度人的「度」字,我從來就未用過,怎麼會在夢中出現?一個修煉中的名詞,為何突然飛到我的夢鄉。「莊台」這種高高的大土檯子,我只在淮河行洪區見過,它在夢中顯示,又說明甚麼?「路走錯了」,又是甚麼寓意?我想了很長時間也沒想清楚,只是朦朧地覺的,這不是尋常的夢。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點化」呢?我忽然想起了朋友留下的那本書——《轉法輪》。

「盲目排斥,這種態度與作風也是不對頭的。」我想著,決定自己親身實踐一下:第一,認真讀《轉法輪》這本書;第二,到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群中走訪,問問他們煉功的經歷和體會。

* 實踐 走訪

我開始了我的「法輪功實踐調查」。那段時間,我邊讀《轉法輪》書,邊到修煉法輪功的人群中訪問,面對面直接交談的有近百人。在交談訪問中,幾乎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談到修煉以後在自己身上出現過神跡:有祛病健身的方面的,有出現特異功能的,有開天目的,等等,確實使我震撼。

我親眼見到一位癱瘓臥床六年、用三輪車推到煉功點學法煉功的老人,經過半年多時間的修煉,就可以不用人扶持,自己走到煉功場地。

我聽說某鄉鎮一個腰彎九十度的羅鍋老太太,煉功僅三天,腰就一下直起來了,就非常想親自見見她。那年夏天,聽說她們那個鄉鎮召開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我就驅車百里,參加了交流會,想實地訪問這位老太太。到會後才知道,她因有事沒參加。就在我大失所望時,當地煉功點輔導員對我說,本鄉還有一個原來的羅鍋腰,是個男的,經過煉功,腰也直起來了,他今天來參加交流會了,問我見不見他?我喜出望外,就請輔導員幫忙找到了這位功友,與他交談起來。

聽這位功友說,他年輕時當過兵,是個退伍軍人。一場大病後,腰就變成彎的了,從此成了羅鍋腰,行動不便,精神壓抑,怕人恥笑。聽說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就加入了修煉的人群。煉功半年後,一天晚上,他清楚地夢見幾個人在按他的腰,把他按醒了。當天早晨去煉功點煉功,腰就神奇地直起來了。

還有一位法輪功學員,是我原來的一個熟人。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他曾經當過區長。他也不清楚自己的腿是怎麼出的毛病,一夜之間就成了一個走路一拐一拐的瘸子。多年的求醫問藥,沒起任何作用。因他是當地的名人,當地人竟然把此事都編排到平常說話的歇後語中了,如果某件事肯定辦不成了,人們就說:「你這事就是某某某(那位區長)的腿──就筋了。」就是這個人,在修煉法輪功近一年後,他的腿一點也不拐了。當地很多人從他身上看到了法輪功的神奇,也紛紛走上了修煉之路。

還有多位被醫院判了死刑的絕症病人,煉法輪功後一個個完全康復了。

我訪問的學員中,還有開了天目看到另外空間景象的。他們中有的雖然一字不識,但在描述看到的另外空間法輪的玄妙、景象的美妙殊勝時,說的頭頭是道,活靈活現,不由你不信;還有出現「他心通」功能的,能清楚地知道別人心裏想甚麼。

類似例子簡直太多了。

我用了整整九個月對法輪功進行了實踐調查。在這九個月裡,我對法輪功的態度也從排斥變成了尊敬。我當時已認識到:《轉法輪》是神書;法輪功是神功;修煉法輪功,只要真學真修,就必然出神跡。

終於,我拿定了主意,學法輪功,返本歸真。

* 親身經歷神奇

修煉法輪功後,我也親身經歷了神奇。一次,我在煉第二套功法「法輪樁法」時,天目中看到了飛速旋轉的法輪,甚至聽到了法輪旋轉時呼呼生風的聲音。還有兩天夜裡,我起床煉功時,滿屋生輝,一片光明。我還看到了在另外空間,我的頭頂出現了從來沒有見過的大花朵。

神跡遍灑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群,也在我自己身上顯現,如果再不相信,那就是自欺欺人。我的世界觀、人生觀徹底轉變了。

十六年彈指一揮間。這期間不管遇到多大的挫折,多大壓力,我從未對大法產生過一絲一毫的懷疑,因為我和眾多功友的親身經歷早已證明了一切。

(責任編輯:簡陽)

評論
2012-08-27 10: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