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嗎?(3)

【大紀元2012年08月31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的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我們探討的話題是「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嗎?」歡迎您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646-519-2879參與討論或發表您的見解。我們請陳志飛教授繼續為我們分析。

MP4下載收看

陳志飛:因為剛才觀眾提到了英美對這個精神病院還有精神治療方面的一些問題,因為這不說清楚很容易給大家造成誤解。在西方,精神治療的確是很普遍的,但是精神治療往往是從患者的角度對他進行人文關懷。

那麼剛才我們提一個好萊塢的電影叫《肖申克的救贖》(The Shawshank Redemption),其中的主人公並沒有被送進精神病院,而是在一個正常的監獄生活,最後他利用智謀逃了出來。

在中國的話,如果你被送進精神病院,你會被注射各種藥物,像吳春霞她這個情況,她今天因為離婚打官司卻被送進精神病院,她現在喪失了生育的能力,有各種各樣的高血壓還有病灶出現。在美國電影版本裡頭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第二點,如果大家能夠回想一下,在美國比較著名的幾個槍擊的案例,這個肇事者往往都是利用「精神病」為理由得到了法律的保護。最有名的是1981年,當時里根總統被刺,這個肇事者是欣克利的年青人,因為他愛上了影星朱迪•福斯特,所以他做出了驚天動地的事情。那麼最後由於他家屬的原因,因為他比較有錢,就算他即便打了美國的總統,他也可以以「精神病」為由獲得釋放。

那麼第三點,我們可以看到在好萊塢電影《雨人》當中,其實精神病在社會是獲得廣泛的關注和照顧。而在中國,有西方學者在2007年的文章當中指出,有西方學者估計在中國12億人當中有1億人患有各種不同程度的精神病,因為這種比例是遠遠大於西方世界,他是精神受壓抑造成的結果,是受到各種不公道,社會不公平的待遇造成的結果。

而中國的心理精神病醫生,就像美國同樣行業的精神病醫生,全國在當時2007年只有1萬6千名,是發達國家的1/10。就是說用「精神病」對人進行迫害,中國是無出其右的,但利用精神治療對遭受社會各種不公道的待遇的民眾進行幫助,中國連發達國家1/10都不到。所以說我們可以看到精神病完全是中共手中的一個打人的棒子,行使權力踐踏民眾,賦予公眾權力的一個工具,而沒有任何人文關懷的這種含義在裡面。

主持人:說起這個西方社會由於精神病而就醫的程序,我們再特別看一下這個案件,這個精神病院在接收吳春霞的時候,它的一個說法就是「手續全」,所以馬上就接收了。這個「手續全」裡面其中就包括勞教的證明。這怎麼去解讀「勞教」作為一個條件這樣一件事情?

橫河:關於精神病精神衛生的法律到現在都沒有制定,從85年就想制定了,一直到現在都制定不了。就是說這種事情它一個是人文關懷,另外一個它可以作為迫害人權的工具。只要一牽涉到這兩個方面的任何一方面,它都很難立法,更不要說牽涉到兩個方面,它就立不了法;當然它也有很快立法的。

所以在這裡,刑事法裡面只有一條,有一句話,就是說怎麼樣去鑑定精神病人,然後怎麼樣去送醫,一般來說應該是直系親屬,如果實在沒有辦法,它講了一系列的原因,最後才有一句話:「在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制醫療」。

就精神衛生這方面去送醫院的這麼複雜的一個問題,中國整個法律體系裡面就一句話,而它們依據的就這一句話:「必要的時候由政府強制醫療」。剛才陳教授講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其實中國很多人提出來這個問題,就是該接受治療的人接受不到治療;不該接受治療的人它們就亂治療。一邊去用它做工具,一邊不去真正的治療精神病人,用的就是這個。

剛才汪先生也談到這個事情,只要是警察局送來的,中國的精神病院就認可,它就不能開診斷釋放你;就是醫院沒有權力釋放,必須得到公安局的同意才能釋放。所以它就變成了公安局的一個收容所,而這個收容所還是要用電擊、精神病藥物治療的一個收容所,它就變成了這樣的一個東西。本來醫生可以診斷他已經好了、可以出去了,但是不行!就像吳春霞的案子,你必須公安局來說:你好了。

所以河南精神病院就是公安局迫害人權的一個工具。在這裡它自己也承認,它本來是維穩的一邊的,現在變成維穩的替罪羊了。當然你要想到當你去參加維穩的一個部分的時候,你就應該想到你要承擔法律責任。當然一般的情況下,中共在統治期間,你是當工具用,很多情況不會承擔責任。但是這個案子可以看出來,將來真的要追究法律責任的話,這些人一個都逃不掉,推託不了的,就像你現在推託說:這是公安局送來的;公安局不承認,說:我沒有送!文件呢?沒有!所以「誰做的事情誰負責」,這是這個案子給我們的提示。

汪志遠:剛才我們談到法律方面的問題,我也是非常有感觸,其實這個問題在中國司法界一直有很大的爭論。因為從精神病治療和政府的責任來看,西方的理論是基於所謂心理學的馬斯洛(Abraham Harold Maslow)(五大需求)原則,人有5個檔次的生理需要;人最基本檔次的生理需要是保證自己的安全,就是免於恐懼。

基於這一點,2005年6月,當時擔任司法部研究室副研究員、《中國司法》雜誌副主編的劉武俊就提到,在中國生活的中國公民有免於恐懼的公民權利。為什麼呢?他是針對中國司法當中的一個漏洞,就是可以用行政手段強行要司法部門讓警察私自進入民宅。

現在吳春霞這件事情不就是這樣嗎?她在法庭上跟她的丈夫進行離婚的辯論,一夥不明身分的人闖入法庭將她強行帶走,對她來說是莫名的恐懼。而且很多的法輪功學員都是在夜間被強行帶走。

劉武俊可以說是中國司法內部一個領軍的人物、或者一個智囊人物,他評議的對象是「警察不得夜搜民宅」。他當時的呼籲是有望進入修訂後的刑事訴訟法,但是他這個願望一直就沒有實現。這在中國司法界都認為是一個最基本的公民權利,讓公民免於受到當地幹部非法騷擾的權利,中國都沒有給中國的公民免於恐懼、免於被騷擾的權利。

實際上我覺得這反映了中共當局一方面說維穩,但它實際真正是製造不穩定因素的最大肇事者、最大的禍源。它這種維穩一方面是對自己手中權力的棧戀,一直想通過這種維穩的方式讓自己的統治永遠持續下去;另一方面也是它心裡虛弱的表現,它知道這種維穩的方式是不可取的、對老百姓是不公平的,所以它就採取一種偷偷摸摸,通過司法手段強行介入的方式來進行這種維穩。它一方面費用很大,另一方面對民眾的傷害也是非常大的。

主持人:我們接聽一下觀眾朋友的電話,加州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加州李先生:你好。對於精神病的問題我說幾句。我知道全國各地的精神病很多都是中共造成的,因為你只要對政府提出一點意見,它就會說你反動言論、顛覆政府;你不服就會被逮進去勞教,給你藥吃,你吃完了以後,正常人也變成了不正常。最邪惡的就是共產黨,拿老百姓的生命不當回事,為了鞏固政權,它什麼邪惡的事情都可以做得出來。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我們再接一位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想補充一點,在西方國家,你如果要去看心理醫生的話,由醫生決定你要不要去看,你也可以自己決定想不想看,或者用其它的方法。沒有一個地方是警察送去的,這好像不太合理。要維穩的話,所有中共的官員自己要先進精神病院吧!

主持人:謝謝包女士。剛才觀眾朋友也提到中共這個系統,其實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各地的公安廳、公安部門在開自己的精神病院,比如說安康醫院。為什麼會出現公安部門開設精神病院的現象?二位如何看待這樣的事情?

橫河:我覺得它就是覺得把它需要迫害的人直接送到地方精神病院的話,一個,消息不容易封鎖住;另外一個,也不方便,所以它自己開精神病院覺得特別方便。2010年,在湖北武漢開了一個全國安康醫院院長會議,公安部要求全國所有公安廳必須至少開一家安康醫院,就是每個省的公安廳都要開一家安康醫院。

這就是說當它把這個工具用的太順手的時候,它就要擴展,然後把它形成制度。所以這是非常荒唐的,全世界都找不到由警察局去開精神病院的,它還要求每個都要開。那一次會議上有兩個驚人舉動,一個是,每個省都要開一家安康醫院;第二個驚人舉動是,不經過公安部門批准,非精神病人不得收置到精神病院去。反過來說,在這以前,所有經過公安局批准送到精神病院的都不是精神病人。

主持人:這一次可以說是一個勝訴的案件,作為「被精神病」者的勝訴,可以說是對維權人士、上訪人士巨大的鼓舞。這裡面分析的原因就是說在精神病院史上、或者在全國的歷史上,這是迄今我們看到的唯一一個勝訴的案例。這個問題說起來比較令人心酸,像這樣違反人權的案例,在世界的民主國家應該是繩之以法,不會存在的;但是在中國要問一個問題:為什麼她能夠勝訴?為什麼這麼多被迫害的案例只有這一個勝訴?

陳志飛:剛才我們提到好萊塢的電影《肖申克的救贖》,當時那個人也沒有被送到瘋人院,只是被非法拘捕,這個故事的結尾是大壞蛋監獄長被迫自殺,其實他的罪行比現在迫害吳春霞的精神病院肇事者,我覺得要輕得多,因為他並沒有進行各種非人道的精神治療方法來對待犯人,他只是要犯人給他當會計,告訴他怎麼投資,對犯人還挺好。西方國家有這樣的電影。如果拍一部西方版的能反映中國這種情況的話,我覺得西方觀眾是會驚駭萬分,根本無法理解的。

剛才我們也提到,實際上它是利用這種方式,讓各個地方的司法部門介入精神病院領域,其實真正的精神病人它不去治;它要用精神病這種方式來抓、來迫害它想迫害的人。所以這一點其實是它維穩和司法部門實質的一個表現。

這一次事件爆出了另外一個問題,就是你剛才講的,這是不是一個良好的開端?是不是一個令人振奮的事情在獲得解決、獲得改善的前兆?我覺得恰恰相反。你看一下這位農婦吳春霞的經歷,你就知道她這回能免受更進一步的迫害,就是因為她這個事件太過於平淡,她沒有任何的政治背景,她對政治沒有任何訴求,而且對當局沒有造成任何危險。

所以我也就從中可以反推出,它最早說的證據是她反覆告狀,我覺得那個事情可能是子虛烏有;她只是因為民事糾紛,可能是一個小小的摩擦,或者是一個事故造成這種情況。那麼當局鑒於她根本沒有任何政治上的訴求,所以才給她所謂「比較寬大」的處理,還逼得精神病院做出賠償。

如果咱們試想一下這個吳春霞真正的是反覆告狀,那我們可以從剛才我們說的武鋼那個職工的事情上就可以知道,他只要跟他的工頭發生摩擦,他就會被送到精神病院,而現在生死未卜;那麼再試想一下法輪功學員,如果你跟這整個的國家機器造成了某種方面的對抗,即便並不是你的個人意願所造成的,是它對你人權的迫害,那麼你也會被認為是國家的異類,遭受精神病和各種方式的治療,或者種種折磨,就像剛才講到風華正茂的工程師蘇剛,被注射精神病這種藥物而致死。

所以說最關鍵的原因,從吳春霞的案例來看,說明了中共利用精神病的這種方式根本就不是對人民的一種關懷,而完全是針對它所認為的是它的國家敵人,是對它任何各種方面造成麻煩的人,甚至是小小麻煩。從武鋼那個職工來說,他只是從報酬方面對單位的領導有所不滿,就造成這麼大的迫害。

這種情況來說,我覺得是因為精神病這種方式的迫害實際上比其它的方式,肉體滅絕方式,恐怖性更強,因為它是對人性的根本的摧殘,我剛剛提到了嘛,從心理學上來說,人的根本的生理的需求是安全,它對你的安全造成威脅,它造成的恐怖性也是非常強的。

主持人:最後一個問題就是說,因為它說了自己是替罪羊,那麼精神病院已經被法院宣判敗訴,進行賠償;另外,這個吳春霞正在上告現在公安部門,當時送她去的這個派出所的部門判她勞教,同時把她送到精神病院,這些現在目前還在上訴的過程之中。但是我想問的一個問題就是說,參與迫害這個人的這些人能不能脫掉這個干係?那麼目前我們也知道薄谷開來案正在受審,有什麼樣的一個啟示?

橫河:我覺得很明顯的一個啟示就是說,這還不是在最後審判,就是清理這些案子,我們相信不用很久,當中共一旦解體,不在中國存在的時候,中國會建立一個法治社會,會把這些舊案都要去清理一下。那麼清理一下的過程當中呢,我們從這個案子裡可以看到,第一,你是參與迫害了,因此你不是替罪羊,你是迫害者在被清算的一步,這是很明顯的。

第二,在這個迫害的過程當中也有很多是非法的,因此並沒有很合適的法律文件,有的只是電話、紅頭文件,或者就是打個招呼,那麼誰在招呼的下端執行了,你就要付全部責任,因為到時候人家不一定會承認的,所以你就要負全部責任。

因此來說的話,河南精神病院,補充一句剛才汪先生講的,「追查國際」調查的醫院裡面,就包括有河南精神病院。所以河南省精神病院不是幹一次了,它一直是維穩的工具,因此它要承擔它的責任,所以它不是替罪羊。

主持人:好的,那麼設在美國華盛頓的中國海外的人權組織在上週三的時候說,每年大批的中國人,包括政治異見人士在違背自己的意願情況下被送進了精神病院。它們做了一個詳細報導。同時它呈現了報告給聯合國,下個月將審查中國是否遵守《殘疾人權利公約》,這個公約是禁止拘禁殘疾人公約,在2008年得到批准。事態的進一步發展,我們將為您繼續關注。非常感謝現場兩位嘉賓的點評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會。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視頻:【熱點互動】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嗎?(上)

視頻:【熱點互動】河南省精神病院是替罪羊嗎?(下)

相關新聞
河南吳春霞打離婚官司 被精神病132天
中國律師發起要求廢除勞教制度簽名
陸律師聯名呼籲修改勞教制度
中國大陸全民反迫害大聯盟 : 廢除勞教制度深得民心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北約衛星和遠程武器令俄羅斯脊背發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