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曉輝:中共是人類共同的邪惡(一)

文/凌曉輝:中國問題研究學者、哲學博士

人氣 14
標籤:

【大紀元2013年12月03日訊】 [內容題要] 中共在它統治中華民族的幾十年期間,人世間恐怕沒有哪項關於「惡」的概念和定義與它無關。但是也沒有哪一個關於「惡」的概念和定義可以解釋或說明中共是一種甚麼樣的「邪惡」。

在對信仰的迫害中,如果說大約兩千年前,古羅馬皇帝尼祿命令將基督徒投進競技場,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獅子)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是人在借用猛獸凶殘的「獸性」來取樂、恐嚇民眾遠離基督教從而迫使基督徒放棄信仰的話;那麼,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就是:中共這只邪惡怪獸的靈體附著在「人」身上,取代人的靈魂而將人變更成「猛獸」、直接用人當成「猛獸」去撕裂「咬死」法輪功學員來謀取暴利,醜化、欺騙並恐嚇民眾去仇恨和遠離法輪功,從而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這種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對「真善忍」的信仰。
中共要毀滅的不僅僅是民主、自由、憲政、所謂政治異己分子、法輪功……和看似是它們敵人的人;它要毀滅的是整個民族以致人類,同時也包括了中共黨員在內的任何人,直至中共最高領導人也不可能逃脫被毀滅的命運。

[正文]
二十多年前蘇聯解體的時候,當時的葉利欽總統在對全世界的電視直播講話中就說過:共產主義在小的範圍實驗也許可以(人們出於追求幸福的願望),對蘇聯這樣一個大國來說是人類的災難!這位具有三十年共產黨黨齡的蘇共核心中的黨員,於一九九零年七月,在蘇共二十八大上,當時作為俄羅斯總統的葉利欽代表「民主綱領派」提出改造蘇聯社會的一系列措施,但未獲大會接納,會議結束後他隨即宣佈退出蘇聯共產黨。在前蘇聯解體的十五年之後接受「俄羅斯報」專訪時,對於前蘇聯的解體,葉利欽表示:「那是必須要發生的歷史安排」 。原因就如他所說共產黨是人類的災難。

那麼中國共產黨在中國這樣一個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大國來說無疑是一場更加巨大的災難。這裡的「災難」不僅僅是人類意識和記憶中的災難,它是因為共產主義這樣一個「幽靈」本身的「靈魂」的邪惡(邪惡生命)而必然導致的對人類造成的毀滅性的災難。這種災難的程度要遠遠超出任何一場戰爭甚至任何一次朝代的更替。因為不只是使人民近百年(超過三代人)生活在「共產主義」的貧窮、謊言、迫害、虐殺或恐懼之中;更為嚴重和可怕的是因為「共產主義」的邪惡整整毒害了超過三代人的它所附著的民族人民的「靈魂」,使之成為「無根的人民或民族」,致使這個民族走向邪惡而自取滅亡。近一個世紀以來,全世界的共產主義國家無一例外的都是如此。在中國又以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而把這種「邪惡」推到了極致。中共成為了「邪惡」的終極點,而且即將成為本次人類文明的真正毀滅者,它是地地道道的人類的共同邪惡……

一.關於「根本惡」和中共「抑善揚惡」

(一)根本惡
「根本惡」是德國著名哲學家伊曼努爾.康德提出的,可以說是哲學上第一次對「惡」的定義。即:行為者以心中的「惡」為其行為時,或者說這些人把「惡」作為行為動機納入自己的準則,因而在「準則」面前心安理得時,這種惡就是根本惡。康德在《單純理性限度內的宗教》一書中給出的這一定義,被廣泛引用於學術界。 陳瑤華在《康德論[根本惡]》 一文中談道:康德將惡關聯到人的道德責任……。邪惡不只涉及人行為所造成的結果,更多是涉及人在做出選擇時,依據甚麼樣的想法或原則,做出行為的決定。

沒有人不知道,中共把「仇恨」種植在每一個中國人的心靈深處,使之生根、開花、結果。讓「仇恨」成為「人民」或者「階級」相互鬥爭的「準則」和動力。這種「仇恨」的邪惡「準則」使得每一個中共黨員和參與者必定陷入邪惡、成為邪惡的幫凶而理直氣壯和心安理得。

(二)中共「抑善揚惡」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三日下午五點半左右,中國佛山兩歲女童悅悅在路上被一輛麵包車撞倒並碾過。在接下來的七分鐘裡有十八個人從悅悅身邊路過,竟無人施救,另一輛貨車再次從小悅悅身上碾過。兩司機肇事後逃逸。當小悅悅最終被一位拾荒老婦抱到路邊並找到家長送往醫院時,已深度昏迷。小悅悅遭碾壓的視頻傳到網上後,震動了所有良知尚存的人類,成為全世界輿論關注的焦點。

人們不禁要問: 是誰造成了中國社會的冷漠,竟見死不救,視他人的生命如草芥?
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們先看一下在小悅悅被兩輛車碾壓的同一天,在杭州發生的一起見義勇為事件和中共官媒隨後的報導角度。

十月十三日下午四點四十分左右,在西湖新天地水域,一位欲輕生的落水者被正好路過的美國女遊客救起。據目擊者描述,美國女遊客從發現溺水者,到脫衣下水,救人上岸,告別走人,整個過程不過十分鐘。這個如俠女一般的美國人受到中國民眾的普遍稱讚。但在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的一篇《希望美國人好好做一個遊客》的文章中,作者卻告誡這個美國人不要把救人的行為樹成中國人行為的「鏡子」,文章諷刺這個美國人的善舉是出於美國人顛覆中共的「新的使命」。

中國官媒對一個連姓名都沒有留下的見義勇為者如此過敏的反應似乎為我們提供了註解: 中共並不樂見外國人在中國的土地上展現見義勇為的人性理念,在中共看來,一個輕生者的命是否被救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那麼多中國人在場,落水者竟然是被一個外國人救上來的,而中共當局不希望中國人親眼看到外國人竟如此關愛他人的生命,在異國他鄉對不曾認識的外國人,她也會毫不猶豫地縱身跳入水中救人於危難,就像吃飯喝水那樣自然。

既然中國官媒把一個不留姓名的見義勇為之舉上升到了妄圖顛覆中共政權的高度,看來一個社會的人性關愛氛圍與社會制度的確密切相關,至少我們看到的事實是,在中共的體制下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已達到喪失人性的程度,到了十八位冷血客對近在咫尺的小生命見死不救的地步。

那麼中國社會見死不救的冷酷現實到底與中共政權有甚麼關係?是否只有顛覆了中共政權我們的社會才能充滿人性的關愛與溫暖?

縱觀中國的歷史,中國人的道德良知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樣衰落過。中共政權幾十年來的暴政統治中極力宣揚馬列毛的鬥爭邪說,完全與中國的文化傳統背道而馳,泯滅著中國人的良知善念。中共的體制抑善揚惡,冤民遍地,而中共幾十年來在中國企圖打造的就是人人不顧別人死活的冷漠社會,這樣才最有利於它的殘暴統治。以上是未經刪減的趙汗青寫的《中國社會的人心冷漠是誰造成的》? 我們可以看到:「善」在當今中國的社會風氣中近乎無存!

然而在康德看來:「善」僅僅意味著人「被造就為向善的」,這種善是被給定的,並不歸因於人類,……我們事實上的善或者道德上的善依賴於我們如何自由地把稟賦中所包含的動機結合到我們的準則中去。…… 而人格的稟賦則是不可敗壞的,因為對道德律以及責任的意識是作為純粹理性的一個事實而存在的,它可以被壓倒但卻不可以被毀壞,否則人將不成其為人格意義上的人。康德由此通過稟賦的概念解釋了人類在道德上的善的可能性及其限度,就可能性而言,人類在被造就的時候就具有向善的潛能,就其限度而言,人類不可能變得完全像動物一樣,根本上忽視或消除對道德律的意識,徹底陷入獸性的邪惡…… 。縱觀中國歷史,歷代仁政都把「愛民」、「富民」、「教民」視之為政府的基本職責。人有向善的本能,而政府有職責幫助人民實現這種本能。

康德認為:「原始的向善稟賦是一種絕對的善,也構成了我們道德責任的來源,這意味著道德上的善惡就取決於我們的準則是否符合這種原始稟賦的要求,而我們在道德上的更新,即去惡從善的過程也是為這種稟賦所驅動的,進而,這種更新的結果,即我們是否真正成為一個更善的人,也是依據這種稟賦而得到評價的。一種根本的共同基礎被康德稱之為「品性」 :品性是「運用準則的最終的主觀基礎」……, 它普遍地決定著具體的準則的產生。也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品性的敗壞被康德稱之為「根本惡」:「這種惡是根本的,因為它腐蝕了所有準則的基礎」,「由此心靈的面貌(就道德品性而言)從根基上被腐蝕了」 。幾十年來,中共在各種意識形態領域的「革命」,革的就是這種「原始的向善稟賦」以及在這裡被康德稱之為「品性」的命。

中國共產黨害怕人民有良知善念,更害怕民眾先天所具有的這種原始的向善稟賦和這種絕對的善。所以不敢給人民以信仰的自由。對於追求信仰的善良民眾,特別是追求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信仰耶穌和上帝的地下教會成員,中共都極盡其殘酷迫害之能事。

(三)灌輸邪惡的道德準則
人類社會的宗教和對神佛的信仰,一定程度上維繫著人類的傳統與道德。然而、當人們對物質利益的追求超越內心深處對精神生活的渴求的時候,宗教也「世俗化」了。

伊利亞德在他的《神聖與世俗》一書中認為:人類的第一次墮落後,其宗教感雖然因此而降到了「被分裂的意識」的層次上。但人類卻還是「保留了」足夠的智力,使他能重新發現塵世中可見的上帝的痕跡一樣。人類在第二次墮落後,雖然下降得更深,甚至於墮落進了「無意識的深淵」。但是「在他最深層的存在之中,他仍然保有對宗教的記憶」。這也許是人類唯一的一線希望,人還有佛性在。然而、中共的出現迫使人們把這種對宗教和神佛的概念和記憶徹底抹掉,並將其無情的醜化。如果這是人類的第三次墮落的話,可以說人已落入「自我毀滅的境況」之中而不能自拔。

天無絕人之路。法輪功的傳出給中華民族帶來全新的生機和希望。他導(道)出了人類社會的根本;性命雙修的法輪功既能為廣大民眾祛病健身,又能在社會出現信仰危機的關頭提供正視生命意義和淨化人類心靈的信仰。這是中華民族文明、道德和信仰重建和回升的天賜良機。

法輪功是一種性命雙修的功法。通過修煉法輪功不但可以使煉功人達到強身健體,而且可以提高修煉人的心性水平,使修煉者成為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其實,他是當今中國社會穩定的真正的基石!

可是,中共從來就恐懼人民內心擁有良好的道德準則,因為擁有良好道德準則的人無法被它任意操縱而行惡。從前它就通過各種政治鬥爭和運動,對全民族進行「洗腦」,將中華民族的倫理和道德觀念從人們的腦海裡全部清除。給人們的頭腦中灌注「仇恨、假、惡、斗」的邪惡理念。同時中共卻給與中國人以另一種特別的自由,那就是只要擁護中共黨的領導,你就可以放縱自己,直至去幹一些邪惡的、傷天害理的事;從而使得被灌輸的邪惡理念得到應用。 在對待法輪功這一現象,中共也採取同樣的手法,就連形式和口氣都和文化大革命一樣。其結果就是,中共政權自身快速的腐化、墮落,同時引領和帶動整個中國社會道德大滑坡。

當宇宙真理「真善忍」正在被廣大民眾迅速接受時,邪惡的中共自然感到恐懼,以小肚雞腸的江澤民的妒忌形式開始,發動了前所未有的鎮壓法輪功運動。動用全部的國家機器去迫害一群發自內心想成為好人的人。硬是讓民眾接受並認為「真善忍」是「邪惡」;而中共的「假惡鬥」是「偉光正」。如不接受就施以大刑,其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手段和殘酷程度無以言表……成千成萬不願意放棄做好人原則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活折磨至死。這就是中共在毫不留情、徹頭徹尾地向善良民眾灌輸邪惡的道德準則,致中華民族於萬劫不復的極端危險的境地!
(待續)

——轉自《新紀元週刊》 自由評論

相關新聞
《共產主義黑皮書》:安哥拉
《共產主義黑皮書》:「善意的脅迫」
《共產主義黑皮書》:「獵狗」與門格斯圖領結
《共產主義黑皮書》:紅色帝國埃塞俄比亞
最熱視頻
【橫河直播】舞弊橫行 吹哨受壓 美國真正危機
【新聞看點】美國6大招打擊中共 戰狼突然退縮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車評:玩樂工作兩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戰場反擊「選舉政變」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