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系丹青藝超凡 昂領畫壇六十載

專訪國畫大師周士心 追求藝術 耕耘畫壇 獨創一代畫風畫派

人氣 40
標籤:

【大紀元2013年02月24日訊】(大紀元記者邱晨溫哥華報導)著名畫家周士心教授,在中國新年來臨之際,親自派送親筆揮毫的「福」字,還淡定詼諧地告訴媒體:「我今年才90歲,祝大家新年快樂!」惹來晚輩的無比慕羨,更令滿堂生輝。
  
周士心教授神清氣朗、思維敏捷,又平易親和,在記者採訪他時,親身體驗到周教授對晚輩的呵護照顧,無微不至,而且事必躬親,謙卑助人,更身居斗室,心懷天下公益。進入他的書房,筆墨書畫,詩情畫意,令人頓感書卷飄香之濃濃情意。
  
周士心教授一生對藝術追求,孜孜不倦,筆耕八十餘載至今不輟,所創1.5萬餘幅畫作,無一重複主題、構思與創意,然而他仍然謙卑地說:「我一生不會甚麼,只懂繪畫。」
  
他一生孜孜不倦追求藝術境界的完美與高尚品德,繪畫出書之多實屬罕見。周士心學養厚重,博古通今,被譽為是「極受景仰的資深藝術教育家」,其品德學問,堪稱一代師表。

一代國畫大師的誕生

周士心出身書香門第,八歲起幼承家父赤鹿公放蒙,伯父木天公親授詩文書法,後又師從蘇州吳門畫派吳子深、吳似蘭、張星階(辛稼)、柳君然等名家,經過多年的磨礪,他的藝術境界已經爐火純青的地步,更將獨領明、清畫壇四百年的吳派山水畫引入一嶄新境界,成為吳門畫派的海外「重鎮」。
  
周教授以花鳥山水見長,超凡俊逸、質樸清新、立意高遠,儒雅超俗、恬靜淡泊,彰顯吳門畫派之精華,「出新意於法變之中,奇妙理於豪放之外」,獨創一代畫風畫派,昂領世界畫壇六十餘載。
  
每個名人成就一番事業總有經歷一段辛酸的奮鬥史,回顧往事,周教授慶幸自己從未改變初衷,在藝術上總是精益求精。
  
1949年,27歲的周士心攜妻帶子,長途跋涉到香港,舉目無親,度日艱難。周士心形容自己的處境是「心情淒慘」,香港的第一個中秋夜,「一個月餅全家吃」,又被人以合夥開理髮店為由,騙走一筆錢。生活可以湊合著過,然而對藝術的追求卻從不苟合,周士心說:「無論生活如何艱難,我從未停止過對藝術的追求。」
  
幾年後,周士心的畫作獲得了香港青年國畫金獎,與香港工業設計比賽冠軍,同時在日本上野展出,被尊為「畫伯」。天縱之才加後天努力,讓周士心的藝術生涯漸入佳境。他被聘為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的藝術講師、台灣中華學術院研士與香港中國美術會副會長等。
  
1971年,周士心舉家遷移往美國加州,也將吳門畫派推向世界畫壇。正當周士心事業如日中天,1980年,他再度舉家搬遷到溫哥華,開始其理想中田園般的創作生活。在溫哥華,他繼續弘揚中國傳統繪畫藝術,發揚吳門畫派。他先後在卑詩大學任教,又兼任中國文化大學華岡(永久)教授、藝術系主任、中國學術院哲士,同時還創辦了溫哥華華人藝術家協會等。

藝海追求永無止境

藝術追求乃無止境,八十多載的筆墨耕耘,周教授感嘆「人生有涯,藝術無涯」。他的畫始於足、抒於情、發於感、寄于思,寓畫以詩情畫意、清新脫俗。畫如其人,周教授為人清越超脫,從不為名利世俗勞心。
  
「讀萬本書,行萬里路,讀書行路,心懷山水」是周士心一生對藝術追求的真實寫照,他的足跡踏遍世界30多個國家,飽覽名山大川,胸中自有丘壑。他說:「我畫畫時,不打草稿,隨想隨畫,胸中自有真山真水,運筆純熟,一氣呵成,長幅巨畫亦如此。」
  

周士心教授親手展示《豐年瑞雪》畫作,在蒼茫煙霧的山水屋間,反襯一片迷茫雪景。(攝影:邱晨/大紀元)

保留發揚中國傳統國畫的技術,周教授更是掌握國畫「留白」絕技的屈指可數之人。他親手展示的《豐年瑞雪》畫作,在蒼茫煙霧的山水屋間,採用國畫之絕技「留白」,反襯一片迷茫雪景。
  
國畫大師張大千生前與周士心有難解的翰墨淵緣,曾經與周士心合畫或題跋作品多達29幅。他稱讚周士心畫作「大有六如居士遺意,近百年來畫人物者無此筆也。」周士心生在動亂年代,沒有機會觀摩老前輩的畫作,卻天賦資質,張大千看其畫作後大為欣賞,讚周教授的畫風與老前輩作品風格神似,甚是不可思議。
  
周教授至今保存一畫作,年輕時深受張大千的指點,心存感激,每每不敢忘懷。當年29歲的周士心,一幅水墨牡丹雍容華貴,四隻蜜蜂縈繞其中。張大千建議牡丹上不用「狂蜂浪蝶」,周士心謹記在心。他拿出作品給記者看:「這幅畫我一直保留著,懷念張先生對我的教誨,不賣錢。」
  
一幅好畫,體現著畫家的心境、修養與情操。國學大師錢穆也非常賞識周士心的作品,譽其「具有文人畫最重要的道德境界,其畫風一如其人品。」
  
周教授一生鍾情於山水花鳥,觀察體味事物入微。他說:「我喜歡畫花,花瓣、花蕊都會仔細觀察研究,比如杜鵑花的五個花瓣,中間的花瓣斑點最多,9條花蕊,第10條最長,都要數數。我曾經在《百花圖》畫上,一氣呵成畫了上百種花,百花爭奇鬥豔而不凌亂,後來捐贈給了香港藝術館。」
  
周士心致力於繼承中國傳統繪畫藝術,鑽研名家畫派的畫風技巧,又「思古而不泥於古,求新而不陷於新」,獨創一代畫風畫派。◇

========================

畫情畫趣樂在其中 盡心盡力弘揚國國
  
事業蒸蒸日上時,周士心教授卻從不滿足,他要求自己:「多觀察真山真水,多看古代繪畫,多研究不同書畫的特點。」
  
談笑風生中,周教授也釋然一笑: 「呵呵,一生研究都不研究不盡呀!」話語落地處,頓覺滿屋飄香,詩情畫意濃厚。感受到周教授的好學,更感受到他的謙卑: 「我也曾經失敗過,從中汲取教訓,學無止境的。畫家最重要的是,不能自滿以為天下第一,永遠是很謙虛的,接受別人對你的意見,才能有進步。」
  
荷花乃君子之花,清脫不俗,出淤泥而不染。要畫荷花之妙,周教授採用的是大筆畫荷葉,「有深有淺分出層次,荷葉位置調好,有近、有遠、也有中間,層次分明,多而不亂,從最深到最淺,一層一層地畫進去,否則分不清前後,也失掉荷花的風韻。一幅《湖塘清翠》,筆觸流暢,構圖有疏有密,保留空間,是有難度的。」他稱中國畫家中,張大千的荷花畫得最妙。

一幅《湖塘清翠》,筆觸流暢,構圖有疏有密(攝影:邱晨/大紀元)

  
深諳繪畫之奧秘情趣,周士心對各家各派具獨到之見解。耗費周教授四年心血,成就的《畫情畫趣》一書,彙集從古代陶器畫,一直到當代國畫大師,「天縱之才,笑傲千古」的張大千作品,每位畫家的特點、風格、傳承關係與歷史地位等,都一一詳實道來,獨創第一手資料,堪稱絕版。

淡泊名利善待他人

藝術境界的追求是藝術家思想情操的真實寫照,正所謂畫如其人、文如其人。周教授數十年揮毫不止,摒神靜氣懸臂運腕中,修身養性,頤養天年,妙在其中。
  
今年邁入九十天壽的周教授,神清氣爽,心平氣和,淡泊名利,寬厚待人,凡事必親力親為,謙卑待人。年屆九十的他,依然天性質樸如初。他說自己做人遵循三大原則:第一孝順父母;第二回報社會;第三熱愛國家。
  
他做人不求報答,沒有憂心煩擾,也沒有冤家,從不講別人壞話,不與人爭,相反以德報怨,化敵為友,許多人因此仰慕其人品,成為朋友。
  
有一個年輕畫家,曾經在課堂上罵周先生,挑起一名學生的好奇,特別拜訪了周教授,佩服其人品修德。當那名畫家要去香港辦畫展時,周教授不計前嫌,傾囊相助提供對方香港的聯絡機構,還為他的四幅畫題跋,最終兩人成為摯友。

盡心弘揚中國國畫 熱心公益回饋社會

周士心教授不僅沒有樹敵,更是一生致力於栽培後人晚輩,他的徒弟桃李滿天下,遍布世界各地。他曾經在五所大學任教,香港中文大學、加州分校、北嶺加州大學、UBC等,名下弟子超過數千,舉辦過聯展與個人畫展170多次,得獎100多次,多得自己也不記得。
  
周士心先生不僅畫作豐厚多產,他的美術專著也多達17種29冊,有畫集、畫論、畫史、畫傳、畫譜等,如:《國畫技法概論》、《花鳥畫基礎》、《八大山人年譜》、《梅譜》、《梅蘭竹菊譜》、《四季花卉譜》、《鳥譜》、《蔬果蟲魚譜》、 《兩岸》、《周士心畫集》(一、二)、《百石圖集》、《畫情畫趣》、《周士心談藝錄》等。
  
他曾經著書《八大山人及其藝術》,為當今研究八大山人之開拓者。他的《四君子畫論》更訴盡梅蘭竹菊四君子之妙處,結束中國畫壇出現之斷層,讓國畫藝術後繼有人。
  
周士心教授在事業蒸蒸日上時,更不忘回饋社會,他慷慨捐贈,將畫作贈送給公益團體、醫院、學校,有的畫作價格都在4千元以上。中國四川大地震時,周教授義賣作品捐獻災區,捐出價值達6萬元的畫作,為此籌得善款12萬多元。
  
心系厚愛加國三十年,周士心教授也獲得加拿大連續三屆總督、三屆總理的頒獎,表彰周士心教授推動加拿大多元文化的貢獻,在華人藝術界中前所未有。

心系藝術 弘揚吳門畫派

周教授是海外吳門畫派的重鎮,從事藝術教育工作數十年,提倡發揚中國傳統國畫藝術,數十年如一日,因此撰寫的藝術著作及榮獲的獎項不勝枚舉。
  
他對未來充滿憧憬:「未來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年齡,我的老師活了82歲,張大千活了84歲,我父親也有81歲,我比所有親戚朋友都長壽,已經滿意知足了。我願意一生中做更多的公益事業。」
  
他心中牽掛著的兩件大事,一個是成立「吳門畫會「,另外一個,就是出版一本書籍,名叫《周氏藝術專輯》,將父親的人物畫、哥哥的篆刻與圖章,還有周教授與夫人陸馨如的合畫作品等,彙集成冊出版。

(責任編輯:李然)◇

相關新聞
《九寨金秋圖》預展	百人恭賀
溫哥華畫家:天幕獨特 色彩完美
台加國寶級畫家將聯展文化節
畫家:一幅優美無比的作品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新聞大家談】新疆火災頭七 中共為江發喪
【馬克時空】烏軍戰力再升級 陸射炸彈射程達150公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