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足球季話達拉斯牛仔隊

人氣: 3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3年08月02日訊】達拉斯牛仔隊的早期英雄

  前些日子,美國新澤西州州長克里斯提(Chris Christie)為促選而下訪民間,到了新澤西州一間小學,進入一個小六教室,讓小學生們自由發問。其中一位小學生問的一個問題,克里斯提州長的回答引起教室裡小朋友的一片噓聲。這問題是「你喜愛的美式足球隊是那一隊」?

  既然是住在僅隔著哈德森河與「大蘋果」紐約市為鄰的新澤西州,其「標準答案」應該是以下兩者之一;「紐約噴射機隊」或是「紐約巨人隊」。豈料克里斯提州長的回答居然是「達拉斯牛仔隊」!這不能「順應民情」的回答,當然引起小學生們的不快,可他說的是實話,因為他知道搞政治的人一旦說謊被拆穿,下場會十分悽慘。

  事後克里斯提州長向記者解釋,在他成長的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達拉斯牛仔隊的四分衛(Quarter Back)羅傑‧史道巴克(Roger Staubach)與牛仔隊總教練湯姆‧藍德瑞(Tom Landry),都是他最崇拜的足球英雄。他從此成為牛仔隊的的終身球迷!

  美式足球在每年的勞工節前後開賽,這是美國的「國球」,也是我來美國的第一年就迷上了的。在每年的足球季,達拉斯本地電視臺必定實況轉播牛仔隊的每一場球賽,1974年是我應聘搬到達拉斯的第一年,那時就深刻體驗到一般達拉斯居民對牛仔隊之瘋狂,我自己也幾乎立即成為牛仔隊的極度忠貞球迷!

  談到達拉斯牛仔隊,就不得不先提到那曾擔任牛仔隊總教練二十九年之久的湯姆‧藍德瑞。他是美式足球歷史上最傳奇的人物之一,且不提他在二次大戰歐洲戰場上擔任B-17馬丁轟炸機飛行員的英勇事跡,與他身為紐約巨人隊球員時的叱吒風雲,你可知道他曾「發明」過不少美式足球的攻守戰術。這些戰術,直到今天還被NFL各隊廣泛地採用!

  在美式足球一般「防守」戰術上,基本上有4-3隊形與3-4隊形兩種,3-4隊形是最原始的防守隊形,自有美式足球賽以來,就是用此隊形。對不太了解美式足球的觀眾,可以簡單的說3-4隊形就是防守的第一線放三個球員,第二線放四個球員。相較於4-3隊形,這3-4隊形是比較保守的隊型,給對方的主將四分衛或是跑鋒﹝Running Back﹞有稍多一點活動空間,但是第二線的四個球員會讓對方的「接球員」﹝Wide Receiver﹞受比較大的干擾。這是因為跑鋒平均每段攻勢跑不到五碼,而接球員只要接到球,平均是八碼以上。更簡單地說,3-4防守隊形就像是「放小魚,逮大魚」,希望對方在三次進攻中,要不就是達不到可以續攻的十碼,或是增加在防守的第二線阻截﹝Intercept﹞到四分衛傳球的機會。

  牛仔隊總教練藍德瑞把3-4隊形改為4-3,前方的四個球員會給對方的四分衛與跑鋒的稍多壓力,也降低了跑鋒的平均攻碼。但如果對方用傳球進攻(Passing)的方式,第二線只有三個球員,不是漏洞大了一些嗎?彌補的方法是第二線的中間球員,也就是「中央線衛」(Middle Line Back)要特別精明靈活,隨時或左或右的補位。這「中央線衛」的位置,也負責防守隊之發號司令,十足地是「防守隊的四分衛」,這特殊球員位置就是藍德瑞「發明」的。一般球隊若是沒有一位身手矯健的「中央線衛」,是不敢用4-3隊形的。簡單地說,4-3防守隊形就是想要「大魚小魚通吃」。當然,無論是用那一種防守隊形,先決條件是要有稱職的球員才行。

  這4-3隊形後來又被藍德瑞教練改革為「彈性的」4-3隊形(Flex Defense),把第一線的四位球員中的兩個邊衛(Defensive End)由防守線各退後一步,這是為了要靈活地應付萬一對方使用也是他自己「發明」的進攻隊型。

  什麼是教練藍德瑞所「發明」的進攻隊型呢?就是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散彈鎗」隊型(Shotgun Formation)。其實最早期的類似「散彈鎗」隊型,是舊金山四九人隊在六十年代初期首先採用的,就是四分衛一個人站在後方,前面排列四位接球員,但這樣就擺明了是要用傳球進攻的方式,防守的一方可以從容擺陣應付,這種被對方一眼看穿其意圖的笨隊形當然效力有限,兩年後就被各球隊當作笑話給拋在一邊啦。

  藍德瑞教練於1974年,把這「司馬昭之心」的笨隊形改造了,除了前面照樣排列三至四位接球員,在四分衛的左、或右前方約三步之內,增加了一個可攻可守的跑鋒(Running Back),這樣的隊形就讓對方猜不透你到底是想傳球(Passing)進攻還是讓跑鋒(Running)進攻,而四分衛在發球線後面五碼處操控,也增加了約一秒鐘的傳球緩衝時間。當年電視實況轉播時,各電視球評對「散彈鎗」隊型之威力,佩服得簡直是五體投地,大家對熟練執行這奇特隊型之四分衛羅傑‧史道巴克更是讚譽有加。如今每一個NFL球隊在比賽時,都把「散彈鎗」隊型彈性地列在進攻計畫中。

  談到史道巴克的「豐功偉業」,就不得不從他在海軍官校任四分衛時談起。他大三那年就勇奪代表大學足球員最高榮譽的海斯曼獎﹝Heisman Trophy﹞,畢業後在海軍服役四年,於1969年加入牛仔隊,1972年就第一次帶領牛仔隊拿到職業足球聯盟的超級盃冠軍,是美式足球史上第一位雙奪大學足球與職業足球最高榮譽的球員(到今年為止,能夠有此成就的NFL球員只有四位。而他是其中唯一的四分衛)。他在球場上左閃右躲的本事,贏得了 Roger the Dodger 之綽號。在他當年的職業足球生涯中,曾史無前例的有23次是在最後第四節落後情況下,衝刺贏球的。這23次中竟然還有17次是在倒數兩分鐘時贏的,所以他也有逆轉隊長(Captain Comeback)之頭銜。

  牛仔隊有這兩張王牌,再加上六、七十年代時,每年勝率在百分之七十以上,被球迷們冠以美國隊(America』s Team)之美譽!

1974年感恩節的那場足球賽

  屈指一算,自從成為達拉斯牛仔隊的球迷後,我已經看過至少五百場牛仔隊的比賽,在這五百多場賽事中,約有百場是去現場看的,因為從1986年到2000年,我是一個擁有四張爾文市德州體育館(Texas Stadium)季票的驕傲牛仔球迷。在這五百多場賽事中,1974年11月27日感恩節下午的那場足球賽,是讓我最難以忘懷的。

  1974年是我來到美國的第五年,那年年初,我應聘來達拉斯工作。在搬到德州之前,我對美式足球賽已相當入迷,但是因為才畢業未久,主要還是看大學足球賽,是我母校密西西比州立大學猛犬隊(Mississippi State University Bulldog)的忠實球迷。

  才到新公司上班,就發現同事們在公餘時間,高談闊論的全是達拉斯牛仔隊,其他的「軍國大事」全都擺一邊。當時的我對牛仔隊了解不夠,與同事們喝咖啡閒聊時,想插個嘴都插不進去。一直到九月間美式足球季開始時,我才一邊看球,一邊逐漸進入情況。

  職業足球球員都是被高薪徵召來的頂級大學足球球員,技術與動作都非常職業化(Professional),所以一般而言,職業足球賽比大學足球賽要精采些。1974年也是牛仔隊正式採用「散彈鎗」隊型的第一年,電視轉播牛仔隊球賽時,一堆體育評論員對「散彈鎗」隊型推崇備至,形容得有如彪悍的德州西部牛仔,手持散彈鎗,騎著駿馬在草原奔馳。所以每當牛仔隊在電視螢幕上出現時,我自然是興奮得全神貫注,對周邊其他「雜事」充耳不聞。難怪有人會說,每到足球季的星期天,全美國平添了幾千萬個足球寡婦(Football widow),這是因為星期天看職業足球電視轉播的球迷們絕大部分是男性,他們通常看起球賽來,真有可能會是因全神灌注而「看傻掉」,以致於暫時「六親不認」的。

  剛到達拉斯時,中國朋友雖不多,卻有兩對夫婦是舊識,丁瀘平(我的高中同班同學)與唐一飛夫婦,以及沈以峰(我的大學同班同學)與何康惠夫婦。沈、丁二位又是在密爾瓦基(Milwaukee, Wisconsin)馬奎特大學(Marquette University)的同學,這雙重關係把我們三個家庭緊緊的結合為時相往來的好朋友。沈、丁二位比我先搬到達拉斯,不消說,兩人都早已是牛仔隊的球迷。

  1974年那一年的球季,牛仔隊打得很吃力,因為同組的華盛頓紅人隊很強,十一月的第二週,牛仔隊在華盛頓D.C.與紅人隊對陣時,還灰頭土臉地吃了個敗仗。

  感恩節下午三點鐘,牛仔隊要在主場德州體育館迎戰紅人隊。由於這一年的感恩節大餐,是應丁瀘平夫婦之邀,要到他們在達拉斯郊區丹頓市(Denton, Texas)的公寓裡去享用的,但我們又都不願意錯失看球賽的機會,所以沈家與我們兩家六口人,包括才一歲半的沈偉與僅四個月大的謝培德,早在三點開賽以前就到達了丹頓市的丁府。

  球賽開始,上半場戰事乏善可陳,紅人隊以9比3領先牛仔隊,打了三十分鐘的球,居然雙方都沒有達陣(Touch Down),可見當天兩隊都是防守優於進攻。第三節才開始不久,牛仔隊四分衛史道巴克就被對方惡意撞成腦震盪,昏暈在地,醫護人員火速衝進場,手忙腳亂地診治了幾分鐘,待史道巴克稍微清醒後,扶他下場休息,由才簽約不到三個月的候補四分衛克林特‧朗理(Clint Longley)代為上陣。那時朗理才不過是個二十二歲的「菜鳥」 四分衛,從來就沒有打過一場正式職業足球賽。此時,我們這群死忠球迷都涼了半截,心想這感恩節大餐大概會是難以下嚥的啦!

  果不其然,比賽到第四節中段,紅人隊已以23比3大幅領先牛仔隊,此時丁府的感恩節大餐已擺上桌了,比賽時間也只剩下十分鐘左右,看樣子大勢已去,我們乃意興闌珊的在餐桌旁各就各位,準備用餐。

  豈料就在此時,四分衛朗理突然變成了「轟炸機」,開始四處「丟炸彈」(傳球)。顯然教頭藍德瑞一改「先發四分衛不在場,打球作風得要保守」的傳統概念,採用「豁出去啦」的打法,命四分衛朗理排出「散彈鎗」隊型,把原先大部分交給跑鋒的球,轉傳給接球員。

  在這兒,得要簡介當年牛仔隊的兩位出色接球員,其中一位是「老鳥」巴布‧海斯(Bob Hayes),這是他退休之前的最後一個球季。你如果沒聽過海斯的名字,那你得回到1964年的東京奧運,在五十多年前的競技場上,海斯不但勇奪當年男子百米與二百米的金牌,還雙破世界紀錄。從未打過美式足球的他,返國後被牛仔隊相中,以高薪簽下合約,經數月之球場接球訓練後,成為NFL史無前例,速度最快的接球員。因為他的速度實在快得出奇,而贏得「子彈海斯」 (Bullet Hayes)的綽號,縱橫球場多年,許多NFL球隊為了要防守他而臨場改變防守隊型。

  另一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築‧皮爾森﹝Drew Pearson﹞,這是他的「菜鳥」季。他是第一位在牛仔隊穿88號球衣的接球員。牛仔隊因為皮爾森多年的出色表現,自他退休後,保留88號球衣給隊中最出色的接球員(退休後進入NFL名人堂的Michael Irving 及現役的 Dez Bryant 是多年以來僅有的兩位穿過牛仔隊88號球衣的接球員)。

  由於海斯是人見人畏的超級接球員,紅人隊不敢大意的用了兩個球員去看住海斯,而只是一對一的防守皮爾森,這就給了他多一些接球的機會。只見皮爾森縱橫在球場中,屢屢建功,四分衛朗理在眼看就要被紅人隊防守員撲倒在地的一瞬間,歪歪斜斜「亂」丟出去的球,居然也神奇地被接球員接到!打到最後兩分鐘,分數已逼近到23比17,牛仔隊只落後六分而已。

球賽神奇逆轉的最後兩分鐘

  紅人隊球員們此時已被球場上牛仔隊的氣勢嚇到「肝膽俱裂」,慌了手腳。球賽只剩28秒時,球還在50碼中線上,勝負仍在未定之天。只見四分衛朗理不慌不忙地一個長傳,被皮爾森在10碼線上穩穩接住,兩、三個大步就跨進了底線而達陣。德州體育館裡不消說是歡聲如雷,丁府公寓裡一眾球迷的雀躍,也差一點就把擺著感恩節大餐的桌子給打翻啦!

  此時球賽就只剩下幾秒鐘而已,兩隊以23比23平手,端看那達陣後的一分踢球決勝負。原先在牛仔隊中牢靠地踢了好幾年球的奧地利籍足球名將湯尼‧福立奇﹝Tony Fritsch ﹞,在球季之初受了膝傷,牛仔隊四處挖角,找來了墨西哥籍球星赫瑞拉﹝Efren Herrera ﹞。現在就全看這另一位「菜鳥」 赫瑞拉的臨門一腳啦!

  在全美球迷手心冒汗,屏息以待的緊張情況下,赫瑞拉不負眾望,一個大腳踢進了這寶貴的一分!終場時,牛仔隊以24比23,險贏了這場全美國一半以上有電視機的家庭,在感恩節大餐前觀賞的精采球賽!那一球進門的瞬間,在丁府飯桌上的一大盅清燉雞湯,也被興奮得又蹦又跳的幾個球迷們給打潑了一半!

  這三位建功的「菜鳥」球員後來的球運與際遇各有不同。赫瑞拉日後取代了福立奇,成為牛仔隊的踢球主將。至於皮爾森往後在牛仔隊的輝煌建樹,全國球迷皆知之甚詳,我就不多贅言啦!只想在此告訴你一個「內幕消息」,皮爾森的女兒曾是我大兒子謝培德在李察遜初中時的同班同學。

  綽號「瘋狂的轟炸機」(Mad Bomber)的四分衛克林特‧朗理,一戰成名。球賽次日,本地的達拉斯晨報以我從未見過的首頁斗大標題「Clint Who?」,大大地吹捧了他一陣子。可能是因為突然降臨的盛名,讓他忘了自己是誰,他不甘心屈就老二位置,在以後的一年多裡,不時的對外放話,想要取代史道巴克為牛仔隊的先發四分衛。

  1976年八月,在加州千橡市(Thousand Oaks)的季前訓練營中,由於牛仔隊即將與另一位表現出眾,日後成為牛仔隊非常出色先發四分衛的丹尼‧懷特(Danny White)簽約,朗理有可能會落在懷特之後,被降為第二候補四分衛,滿腹怨氣。有一天,朗理在與史道巴克的爭論中出言不遜用了粗話,惹火了史道巴克,被史道巴克「邀請」到操場上去「決鬥」,結果被史道巴克三、兩拳就打倒在地。在場的其他牛仔隊員立即上前拉開兩人,不料朗理由地上爬起來後心有未甘,一言不發地追到已轉身離去的史道巴克身後,冷不防地照他右耳後方重揮了一拳,把史道巴克當場擊倒不說,還讓他濺血的傷口縫了好幾針。由於有在場其他球員作證,這腦後的偷襲不是「君子之道」,朗理當天就被怒不可遏的總教頭藍德瑞踢出訓練營。

  朗理曇花一現的NFL生涯只再延續了兩年就結束了。前年達拉斯時報的一位好事的記者突發奇想,要找出朗理的下落。幾經周折,終於在西德州靠近墨西哥邊境,一個沙漠中名為瑪發(Marfa)的小鎮上找到朗理。他已六十歲出頭,淪落到在街頭賣殘餘地毯廢料維生,他不願意再對當年的事發表任何評論。

  史道巴克是全國性的體育英雄,退休後,共和黨數度徵召他競選德州州長或代表德州的聯邦參議員,但他婉拒了這垂手可得,踏入政界的機會,專心地從事商業房地產之投資與經營。約一年前,他所一手創立的生意遍及全國,分店有七十幾家的「史道巴克商業房地產公司」被人收購了,賣價是整整一億美元哩!

  當年在一起吃感恩節大餐的三家老中球迷,仍然時有聯繫,老丁離開達拉斯後,在啤酒之鄉的密爾瓦基發展近四十年,成為密勒啤酒公司最資深的啤酒花專家,最近才退休。老丁雖然已成為綠灣包裝人隊(Green Bay Packers)的忠實球迷,但是也沒忘記牛仔隊,在牛仔隊與包裝人隊對陣時,他聲稱是「嚴守中立」的。老沈離開達拉斯後搬到加州矽谷,是往來於兩岸三地與新大陸之間的實業家,有十分成功的事業。他也入境問俗的替舊金山四九人隊(San Francisco 49ers)加油。但有一次他私下告訴我,當四九人隊遇上牛仔隊時,他還是希望牛仔隊勝出的。啊!這才是個標準的牛仔隊球迷!

  留在德州的我,不消說,一直是最熱心的牛仔隊死忠球迷(Die Hard Fan),在電視上看牛仔隊打球時,經常不小心地就又陷入「六親不認」的半昏迷狀態!

  新的NFL球季又將開打,各位新、老球迷們,Enjoy it!

  牛仔隊加油!

  【謝行昌,2013 年7月於德州】  ◇

評論
2013-08-02 1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