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雨欲來:應試教育,我來掀起你的頭蓋骨

人氣: 25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15年06月09日訊】今天是高考第二天,全國人民又一次心潮澎湃地重溫「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噩夢——高考的噩夢」。高考,這是一個讓家長和孩子們一起揪心的事情,最糾結之處莫過於明知其結果,卻又不得不。想起我年輕時情形,那時一張考卷就決定就業了,而現在的孩子,進入大學校門只是找到了一個學習機會而矣。看看高校培養出來的那些莘莘學子,他們究竟是不是我們想要培養出來的人才,恐怕還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關於高考制度、教育制度,以至於更深層次的政治體制,筆者覺得有必要與天下的有識之士進一步交流,於是,我翻出了幾年前寫的舊文,略作修改,旨在跳出教育看教育,從政治架構上來討論一下中國教育落後的根本原因,也算是為鐘山先生的《高考天問》作一個補充和外延吧。

「堅持育人為本、德育為先,實施素質教育,提高教育現代化水準,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 ——這是官方定義(十七大)的書面教育方針。果真如此嗎?中式教育,讓我掀起你的蓋頭來。

高考落幕,中考上演,折磨未成年人的浪潮此起彼伏。應試噩夢「可持續發展」到大學畢業,可憐的孩子們又將面對就業,接著作新的噩夢。冷靜思考一下,是什麼人出於什麼樣目的打造了這樣「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噩夢」?應試的結果是,看似全方位培養人的教育體制,最終使多數大學畢業生「樣樣通,樣樣鬆」,變成既沒有過硬的專業知識,又缺少必要的體能素質作為支撐,連一個普通學徒工都不如的半拉子人才。這是一群不會獨立思考,缺少創新能力,沒有強健體魄,更難說有道德操守的人…..難道孩子先天的素質不好?絕對不是!

在此提一個問題,權力階層是希望治下民眾有思想、有見地、有能力、有魄力呢,還是無知、愚昧、懦弱、馴服呢?這是一個讓人困惑,使人糾結,更值得探討的話題。現在隨我一起來瞭解一下高考指揮棒背後的內幕,瞭解一下手握應試指揮棒的人,剝落他們身上的畫皮。跳出思維的誤區,深入探究一下中式教育的本質,我靠,原來我們教育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根本就不是為了培養人才(可以拍磚、扔雞蛋或者扔鞋,本人都接受),而是在培養容易被權貴們駕馭的順民。

「素質教育」、「減負」,這兩個詞太熟悉了。二十多年前,我讀師範的時候,「襠」中央就在聲嘶力竭地發聲。可到了現在,看看從小學到高中,不知這兩個東東為何物。現在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是在放屁。我把中國特色的教育取了一個很有想像力的名字——「中式順民緊箍咒」。

「中式順民緊箍咒」第一要決:要把獨立思考能力消滅在萌芽狀態。連美國副總統都在公開場合說中國人不會思考了。中國人都不會獨立思考,顯然不是智商的問題。網傳清華大學原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獨立精神,自由思想」,在黨國取得天下之後,把校訓攔腰斬斷,把真正從培養精英的角度而設的後兩句閹割了。毛在得到統治地位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對清華大學進行「改革」,撤掉社會學系,將一所綜合性的大學徹底「改革」成一所純理工科大學,讓所有對新社會建設激情滿懷的教授都遠離社會學系這個是非之地,全部「從良」了。然後,把全國社會學系都統一和諧掉。這在官方語境裡叫「統一思想」。問題很簡單,如果放任學生獨立思考,學生必然會把思想從自然科學領域延伸到社會科學,從經濟領域跨越到政治領域,這將對特權階層構成挑戰與威脅。

原人民大學教授著名學者周孝正老師下過這樣的定義,「新聞學研究的是塵埃乍起,歷史學研究的是塵埃落定,而社會學研究的是塵埃飛揚」。就是因為社會學研究的正是現在進行時的社會問題和政治事件的真相,所以,社會學系被老毛一手幹掉了!周老師說,毛不讓別人研究社會學,而他自己研究。毛的目標很具體,就是不能讓意識形態走了樣兒。看看世界,像中國這樣碩果僅存的意識形態,是經不起全世界民主浪潮衝擊的,正所謂洪湖水浪打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定把權貴都拍死在沙灘上。沒辦法,為了對體制進行保守治療,只能給下一代戴上一個禁錮思想的套兒了。

「中式順民緊箍咒」第二要決:用考試的辦法,猛烈摧殘孩子們的身心,最終把他們變成籠養雞、圈養豬,不會飛,也不會跑,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野性了。這一點我是深有體會, 敬愛的老師們為了自己的「成績」,打著「為學生們好」的旗幟,以犧牲孩子們的身心健康為代價,對花朵們進行著「善意」的摧殘,終極目的就是讓孩子們在那張非常片面反映學習情況的卷子上打一個高分(這不怪老師,是教育評價體系就這麼規定的)。學生一天當中除了八小時在課堂上上課、作題,就是在課下寫作業。被剝奪運動權利終身的孩子們,身體和精神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和煎熬。據瞭解,上高中的孩子們戴鏡率已近50%(火了多少眼鏡店啊)。在嚴重缺少鍛煉的情況下,孩子們多數處於亞健康狀態,甚至太陽一曬就能暈倒!如果像民工一樣去勞動,估計不光是眼鏡店火了,賣拐店、輪椅店也一定火了。這讓我想起了籠養的雞和圈養的豬,放它們出籠出圈,卻已經不會走路了。追趕它們快走,它們就會累死。可憐的孩子們與它們沒有本質區別!

更值得討論的是,所有學科的內容設置,以及教學手段上都有很大的弊端。都說學以致用,可考卷完全是紙上談兵,和應用能力培養狗屁關係沒有,於是老師就把教育的重心放在了學生每一道題上,用「題海戰術」的辦法,把孩子們牢牢釘死在課桌上。我粗略地看過小學和初中的課本。比如,思想品德課也要考試。鋼楷字必須一天寫多少,當成作業完成。語文積累要一天寫一篇。一些既沒有技術含量,時代背景也很遙遠的文章,從爺爺一直學到孫子們。孩子們每天都重複做相同的題,寫相同的單詞。地理、歷史這些從時間和空間上能引起孩子們無限遐想的科目,卻變成了每天要死記硬背的考題。我看過正在讀六年級的女兒的課本,他們居然學習七年級上冊了,我問老師為什麼提前多學一冊書,回答是,到初四全面進行複習…….

再看看學習科目之多更是一目了然。從小學一直到大學,眾多學科壓得學生喘不過氣來。你想深入鑽研一門學科,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用說高考時不行,就是平時老師都會把你用唾沫淹死。所有的時間,都會被其他你不得不學的科目剝奪了。想深入學習喜愛的專業知識,門兒都沒有,等離開學校自學去吧!

有人對比了一下中美教育的不同之處。美國是讓孩子們從幼稚園一直玩到高中結束,到了大學玩了命地學習。中國是從小一直強制性地,貪大求全地讓孩子們機械學習,最後到了大學,一下子可解放了,結果是該學的時候卻開始玩了。這是一個十分荒唐的現象,也是中式教育另外一大特色。 

噢,終於明白我當年為什麼學得一遝糊塗了。把師生弄得胃疼不算完,把大夥兒一塊兒憋瘋了,整得頭昏腦漲,半死不活,這才是抓分數的終極目的。於是,伶孩子笨了,笨孩子懵了,天才孩子平庸了!至此,達到了最高教育要求,教育方針得到了貫徹落實(妙就妙在這只能做,卻不能說),一批沒有健康體魄,沒有自由思想,更沒有創新能力,甚至沒有完善人格的建設者和接班人被打造完成。其實,家長們早就應該清醒地認識到,在不包分配的前提下,考一流、二流,甚至三流大學已經沒有區別了。重要的是孩子綜合素質是不是很強,有沒有真實的本領。遺憾的是,很多家長還是沒有看清應試教育的本質,——這就叫忽悠你沒商量。

「中式順民緊箍咒」第三要決:我用不變應萬變,政客把死教改關。著名學者武漢大學原校長劉道玉老師對全國的高等教育存在的問題進行過詳細論述,一語道破天機。劉道玉指出, 中國教育就是大抱攬,瞎指揮 ,由於行政過多的干擾教學,沒有一所大學成為真正學者治校的大學,一切教學都是按照「政治」的要求,根本不是從育人的角度和高度去辦。錢學森先生在臨終前也曾經向我們的溫家寶總理留下了一句話,「中國沒有一所大學是從培養人才的高度出發而辦學的」。問題是,誰都知道教育的癥結所在,那為什麼總不改革呢?

教育其實是政治分娩出來的產物,有什麼樣的政治體制,會產生什麼樣的教育體制。政治更是禁錮教育脖頸上的一把枷鎖,要改革教育,必須先改革政治體制!這也就是二十多年來,劉道玉等學者們一直呐喊,卻一點作用不起的根本癥結之所在。要讓教育騰飛,必須幹掉教育部,讓政客與學校徹底脫勾,用真正代表民意的選票,把德才兼備的學者們推向各大院校高層去當領導。然而,沒有政治體制的變革,政客們的屁股是不可能動一下的。

只有政治體制改革取得勝利,中國的教育才能從政客的淫威下解脫出來,重新獲得生機與活力。請所有關心中國教育發展的有識之士別把眼睛盯在教育本身上,而應關注的是政治,盡自己的力量推動政治體制改革早日進行,只有這樣,教育才有希望,中國才有希望,中華民族才有希望!(有刪節)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5-06-09 12: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