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宇祥:德音之謂樂

人氣: 88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6年02月25日訊】《樂記》云:「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是說德性是人性內涵的根本,音樂是德性外觀的光華。樂具備修身養性、教化天下、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等意義。古人以樂修身,以樂祭祀天地,其豐富的文化涵載是儒、釋、道三大家傳統文化在樂中的結晶,道法自然,與天地合其德,講求中正平和,以善感化,天人合一,「以己之心會物之神,以達於天地之道」。

關於樂的起源,《樂記》云:

凡「音」,乃是生於人心直觀感觸,而「樂」則是通乎倫常大道。樂音種類很多,有不同的層次,只有合於道的音才能稱為樂,並明確界定說「德音之謂樂」。高層次的樂音是天道的體現,使人在享受音樂的同時,受到道德的熏陶,涵養心性,是入德之門;悖逆天道原則的低級樂音,使人聽後意志頹廢或驕橫,走向墮落。所以《樂記》說:「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以道制欲,則樂而不亂;以欲忘道,則惑而不樂」、「唯君子為能知樂。」主張音樂應該有益於人的教化,而不是為了刺激感官。因此,對樂音要有所選擇,惟有君子才懂得真正的樂。

樂具有教化的社會功能。樂之所以能為教,是因為樂的形式最為人民喜聞樂見。樂有音調,有節奏,有強烈的感染力,聞聲而心從,潤物細無聲,「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足以感動人之善心而已矣」。華夏古聖人最為看重人心的教化,因此非常注重音樂,用其善化民眾。在中國古代,天人關係是一切理論問題的出發點和歸宿,聖人有德而且行道,其樂教體現出對天道真理的追求、體悟和對道德正義的彰明。

古時廣義上的「樂」,不僅是單純的音樂,而是詩、樂、舞三位一體的總稱。聖人作樂敬天事神,樂在禮儀中成為溝通人和天地神明的橋樑與紐帶,成為中國古代雅樂的一種典範。《易書》云:「先王以作樂崇德,殷薦之上帝,以配祖考」。如黃帝之樂《咸池》,顓頊之樂《承雲》,堯之樂《大章》,舜之樂《韶樂》。

人們聽其聲,眼觀威儀之禮,行止唯恭,言出必仁,淫邪不入,感到心胸寬廣。因此先聖制禮作樂的目的,不是為了滿足口腹耳目的嗜欲,而是用以教導人民明辨是非真妄,回歸天理正道,做到普天之下互相敬愛,感召上下神祇;聖人使用禮樂時,天地神明都幫他彰明教化,天地欣然和諧,萬物欣欣向榮,達到人神相和的境界。這也是樂的主旨精神之所在!因此說「樂的道理太深奧了」。

孔子尤其看重音樂實施的道德含義,認為音樂的思想性和藝術性是「善」和「美」。孔子觀看《韶樂》時稱讚「盡美矣,又盡善也」,以至於使他「三月不知肉味」。此後,「盡善盡美」不僅成為一句成語,它更成為美學史上關於評論藝術作品內容與形式完美統一的標準。凡合乎仁德者為善,表現平和中庸者為美,聖賢之道及其聖人境界、倫理道德,蘊含在美的旋律中,使道德滲透進音樂,「美」與「善」在這裡已經以一種更高的層次合一了,「善」的內核與「美」的形式已經無須區分了。孔子整理了《詩經》並將其制為琴歌,「三百五篇孔子皆絃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

子夏談雅樂與溺音的區別。魏文侯問子夏說:「古樂與今樂有甚麼不同?」子夏回答:「古樂是黃帝、堯舜以來,聖賢相傳的雅樂。節奏平和而莊重,富有寓意。樂聲諧和,氣勢寬廣,弦匏笙簧一應管絃樂器都聽拊鼓節制,以擂鼓開始,以鳴金鐃結束,舞姿迅捷且又雅而不俗。《詩經》中說:『肅靜寧定的德音啊,其德行能光照四方,能慈和服眾能擇善而從』。所謂的今樂,有些只能稱之為溺音。表演時行伍雜亂,奸聲濫溺,表現出滿足種種物慾的狂熱,毫無思想內涵可言,完全悖逆於德,不能稱為樂。」

師曠制止溺音。春秋時晉國的師曠被後人稱為「樂聖」。一次,衛靈公訪晉,令師涓演奏樂曲,剛開始演奏,師曠就急忙制止說:「快停住!這是《清商》,商紂的朝歌北鄙之濫曲,是不祥之音。音樂是來傳播德行的,有害德行的溺音千萬彈不得呀!」晉平公於是向師曠說:「那你演奏一個吉祥的曲子。」師曠於是演奏了《清征》,但見祥雲縹緲,瑞靄紛紛,有數隻玄鶴飛來展翅起舞。此後,人們常用「玄鶴降雲」來形容音樂的美妙動聽。師曠還創作了《陽春》、《白雪》等清逸迥然、曲高和寡的雅樂,表達君子高潔的志向。

聞樂知德、聞樂知風。春秋時吳國季札來魯國觀賞周朝的禮樂,演出時他並不知道每組詩章的題目,但他卻能心領神會,辨別出十五國風,透析了禮樂之教的深遠蘊涵。如演奏《齊風》時,季札說:「真美呀!好洪亮啊!這是東海表率,大概是姜太公吧?他的國家前途不可限量啊。」演奏《大雅》時,他說:「寬廣呀!聲音多麼和諧。曲折舒緩而本體剛健正直,大概是文王的節操吧?」《韶樂》體悟的是天地之心志,季札觀賞《韶樂》時歎為觀止:「完美啊,廣大無邊像上天一樣覆蓋一切,像大地一樣承載一切。這是上天的盛德吧?!」

音樂的內容內涵是主要的,演奏者的道德修養是重要的。自古以來的傑出音樂家不僅音樂造詣高深,而且品行高潔。春秋時師文向師襄學琴時,每日靜心體悟音樂表達的意境,不斷完善修養。不久,他開始演奏,首先奏響了屬於金音的商弦,發出南呂樂律(八月律),只覺琴聲挾著涼爽的秋風拂面,草木都要成熟結果了。面對這金黃收穫的秋色,他又撥動了屬於木音的角弦,發出夾鐘樂律(二月律),隨之好像有溫暖的春風緩緩吹來,草木發出嫩芽。接著又奏響了屬於水音的羽弦,發出黃鐘樂律(十一月律),竟使人感到霜雪交加,江河封凍。再往下,他叩響了屬於火音的征弦,發出蕤賓樂律(五月律),又使人彷彿見到了驕陽似火,堅冰消釋。最後,師文又奏響了宮弦總括以上四種音律,頓時感覺四周有南風輕拂,祥雲繚繞,甘露從天而降,清泉於地湧出。音樂藝術之高超,曲所存者不在弦,所志者不在聲,在於「得心應手」,用正心、正念以達到寧靜致遠,心身和一,與天地相和的境界。

中國古代知識份子有喜愛音樂的傳統。如春秋時伯牙彈琴鍾子期善聽的傳說:伯牙鼓琴,意在高山,鍾子期讚道:「美哉洋洋乎志在高山」;意在流水,鍾子期讚道:「美哉湯湯乎志在流水」,樂曲《高山流水》也流傳後世。西漢以後,禮樂文明成為儒家文化的核心,君子禮樂一刻不離自身,即所謂「士無故不撤琴瑟」。三國時嵇康寫的「目送歸鴻,手揮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表達出其對超然玄遠的境界——道的追求。白居易《對琴待月》詩:「玉軫臨風久,金波出霧遲。幽音待清景,唯是我心知」,描繪出人與自然融為一體,表達出一種「物我相知,天人合一」的意境。

藝術的意境和境界,在於使人的思想受到感染而產生共鳴,以正確的審美觀和道德水準,領悟蘊含和昭示的深刻人生哲理及宇宙意義的更高境界,從而實現對天道的領悟而把握永恆。真正的藝術源於偉大的神傳文化。

曾在神州大放異彩的華夏文明,幾近遺失。在當今物慾橫流的社會中,神韻藝術團以絕美的舞蹈與音樂,再現中華五千年神傳文明之輝煌,傳統文化之忠、孝、仁、義、中、正、和、雅、美、善之演繹之闡釋可謂淋漓盡致,給觀眾帶來了「德音之謂樂」的高尚意境,令人歎為觀止。神韻所復興的傳統價值觀,使人從生動有趣的故事中得到啟迪和鼓舞人心的力量,啟悟著人們良知、本性的回歸。神韻之樂,正是天道的體現,向人們傳遞著真、善、忍,給人們帶來希望與光明,使人感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博大精深,感悟「天人合一」,順應天理,選擇正義和善良。

——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16-02-25 7: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