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鎮強:從「新聞自由」排名榜所能看到的

人氣 594

【大紀元2016年05月15日訊】2016年4月20日「記者無國界」公佈了「2016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其中中國在180個國家中排名176位,越南175位,「記者無國界」在說明中重點批評了中國(指中國大陸)。

人民日報嫡系子報《環球時報》見此很不舒服,4月21日憤然發表社評反擊,題為《細讀「新聞自由」排名能看到什麼》。原以為它會對此談論一些問題,不管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但它卻幾乎沒有作出回答,只是青蜓點水式地點了它所認為的負面的東西。於是,我就來談談從排名所能看到的某些真相和真理。

應當說,人們從這個「新聞自由」排名榜中能看到當今人類社會中很多積極的和消極的現象,但筆者在這裡只能列舉一些最易看到和感悟到的現象。

第一,這個排名使世界上所有能看到它的人的第一感覺或獲得感必然是明白哪些國家是民主自由國家,哪些國家是專制獨裁國家。因為這個排名是按照由民主到專制的順序排列的,人們也就明白排在最前面的是最民主最自由的國家,排在最後面的是最專制獨裁或極權主義的國家。因為封鎖和限制新聞自由是專制獨裁國家尤其是共產極權國家的基本特徵之一,而新聞和言論自由則是民主的四大基本內涵之一。中國(大陸)位居倒數第五,人們也就知道這個國家是什麼國家了。

第二,這個排名,一下就使世界人民看出,世界的進步力量在哪裡?落後力量在哪裡?文明力量在哪裡?野蠻力量在哪裡?眾所周知,新聞自由、資訊傳播自由、言論自由等是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繁榮的根本動力之一。那些封鎖新聞,阻止和限制包括言論自由在內的新聞自由傳播的政黨和政權,當然是代表人類社會的落後和野蠻力量了。中國位列倒數第五,人們自然就知道他是代表進步與文明還是落後與野蠻了。而中國在人權組織「自由之家」4月27日公佈2016年全球新聞自由度報告中,又是當今世界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又無可辯駁地證明了這一點。

第三,這個排名,一下就使世界人民知道,哪些國家或地區的執政黨、政府是最尊重比較尊重和維護人的基本權利、自由和尊嚴的,哪些國家的執政黨和政府是最無視和踐踏或嚴重踐踏人的基本權利、自由和尊嚴的。因為言論自由、向人民提供訊息、保證人民獲得資訊的新聞自由是人的最基本的生存和發展權利,封鎖和限制新聞自由等於剝奪人的最基本的權利、自由和尊嚴。所以新聞自由度很高或比較高的國家的政府一定是尊重和維護人的這些基本權利、自由和尊嚴的,反之亦然。中國排名倒數第五,當然是嚴重踐踏人的基本權利、自由和尊嚴的國家。中國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來對付要求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的人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第四,這個排名,一下就使世界人民看出,世界上哪些國家和地區是最具有或比較具有政治、經濟、社會等方面的安全感,尤其是政治上的安全感或最適宜和比較適宜居住的國家和地區。因為新聞自由意味著人的言論自由的基本權利有法律和政治上的保障,任何大小官員都不會和不敢侵犯和剝奪人的這些基本權利。

人類歷史證明,人的生存和發展過程的不安全感,主要來自政府的大小官員特別是中央政府的權力侵害、干擾和限制。而專制獨裁國家的本質就是嚴厲和嚴格管制人民,尤其是共產極權國家幾乎要把人的一切都管起來,否則就使盡一切辦法制服之除掉之。民主自由國家的政府是人民選出來的,受人民的制約,根本不可能如此對待人民,他們只能按人民所同意的憲法和法律辦事。所以,人民是自由的,根本不擔心政府對自己作惡。

因此,人們一看這個排名,就知道哪些國家在政治、經濟、社會方面最不安全,哪些國家最安全和比較安全。世界各地的不同人種,為什麼喜歡移民北歐、美國、西歐國家,圖的就是那些國家在政治上很自由很安全,經濟生活上有保障。而這些國家正是排名最前面和比較前面的國家。中國位居倒數第五,政治上的專制和極權導致的不安全感,是其主要原因之一。中國是當今世界關押記者和維權律師最多的國家,管制新聞和言論自由最嚴厲的國家之一就是鐵證。

第五,這個排名,一下就讓世人看出,世界上哪些國家和地區的統治者(管理者)及其政權對本國的政治、經濟、社會制度及其發展道路和前景充滿自信,對本國人民充滿信任感,毫不懼怕人民的批評危及自己的權力地位,哪些國家和地區的政權則恰恰相反。

區別這兩者的最根本標誌之一,就是看各國執政黨及其政府是否允許人民享有不受無理限制的新聞和言論自由。所以,凡人民能享有新聞和言論自由的國家的政府一定對本國的制度和價值觀及其發展前景充滿信心,對人民充滿信任感,而那些不給人民以新聞和言論自由,甚至封鎖新聞,以種種藉口包括利用法律壓制言論自由的國家的政府,必然暴露它們對本國的制度和價值觀無信心,對人民則不僅沒有信任感,還充滿恐懼感。

中國趙家人雖然公開說他們充滿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實際上叫得越凶,越顯出他們的不自信。中國新聞自由在世界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倒數第五,恰恰證明趙家人對本國的制度、價值觀、道路等毫無自信心,對人民充滿恐懼感,害怕國民隨時起來改變現行制度和發展道路。所以必須封鎖新聞,封殺言論自由,將那些敢於報導真實和真相的記者要麼關起來要麼取消記者證;必須把敢於批評制度弊病與權力胡作非為,宣揚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制度的民運人士關起來,封住他們的嘴,或大規模動用納稅人的錢,用龐大的網特、「五毛黨」,及時把網上一切不利於「趙家人」統治的言論刪除掉。

以筆者所列舉的從「新聞自由」排名中所能看到的這五點來對照,中國(大陸)都處在最負面的末端,所以環球時報避而不談從中能看到什麼就很自然和必然了。而它又想抹去這個排名在中國人中的積極影響,捍衛它在中國搞新聞封鎖、壓制言論自由的所謂正當性合理性,不得不拿幾點歪理來為之辯護。

第一,它認為這個排名中,排在中國前面的有大量貧窮的拉美國家,怎麼能證明它的科學性、合理性、進步性呢?既然它們的新聞自由、言論自由比較好,為什麼國家還那麼窮呢?既然堂堂中國(大陸)「新聞自由」不好,為什麼又成了世界經濟大國呢?

我的回答是:①新聞和言論自由是政治概念,窮國屬多種因素組成的經濟概念,兩者有一定的關聯和相互影響,但又有本質區別。前者並不是後者的必要條件或必備的促進因素。即新聞自由,並不意味著經濟發展水準必然高,反之亦然。

②新聞自由本質上受人的主觀能動性制約,取決於政治制度的優劣和公共權力掌握在誰的手裡,取決於廣大民眾的權利意識的覺醒和升起,取決於權利對權力的支配力量。經濟發展水準則取決於更廣闊的國際國內關係和天時地利人和,當然也包括新聞言論自由的好壞在內。就是說做到新聞言論自由遠比做到經濟發展水準高要簡單得多。即國窮照樣可以有新聞自由,國富卻未必能有新聞自由。這完全取決於統治者的態度,取決於被統治者的權利意識的覺醒及其對統治者所施加的壓力的大小。

所以環球時報以貧窮的拉美國家在新聞自由排名上排在中國之前來否定這一排名的科學性、合理性之理由是不能成立和不可接受的。新聞和言論是不分窮國富國的,主要取決於什麼樣的政治制度。相反,富國可以利用它的財富來迷惑民眾不要追求新聞和言論自由,它還可組織暴力機器和暴力隊伍來壓制民眾對新聞和言論自由的追求。而中國正是當今世界這種最惡劣行為的範例。中國之所以在新聞自由排名上墊底,既是共產極權制的本性使然,更是利用它改革開放30多年取得的巨大財富來迷惑和壓制新聞和言論自由要求的最惡劣的先例。

③一些拉美國家雖有相對的新聞自由,主要源於早期的某種民主傳統和民眾的民主要求的壓力,但同時政府又在左派政治力量和民粹主義的壓力下(有些國家本身就是左派力量掌權)實行劫富濟貧、違反市場經濟規律的社會主義大鍋飯路線,導致經濟發展缺乏動力,坐吃山空的結果。而這正是民主制度不發達不成熟的表現,需要繼續實行政治經濟制度改革。

總之,具有相對新聞自由的拉美貧窮國家的經濟遲早會得到發展和提升,而富裕中國的新聞不自由則不會因其富裕而自動變得自由,只有從根本上改變其政治經濟制度,改變權力關係和結構才有可能達到這一點。

第二,環球時報社評還針對排在中國前面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亞等國嘲諷說:「不知道有哪個特別期望新聞自由的中國人和越南人願意移民到那些國家去。」企圖以此否定這種排名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首先,環時嚴重低估了人的智商和智慧,人往高處走是人的本性,嚮往最適宜居住的國家和地區更是人的本性,而最適宜居住的國家和地區絕不僅僅是新聞和言論自由這一條,首先是地理位置、自然資源、氣候環境,然後是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包括新聞和言論是否自由等等,僅僅因為上述國家尚有伊斯蘭極端勢力引起的動亂,沒有人敢去這些國家居住而否定新聞自排名的價值,實乃理屈詞窮流氓無奈的心態反映。

其次,上述國家的暫時動盪乃長期的歷史積弊造成的,乃伊斯蘭教義中含有的滋生伊斯蘭極端主義的禍源之故,民主制在這些國家的建立極其短暫,一旦民主發展成熟起來,經濟發展、宜居條件就會成熟起來,屆時未必就沒有中國人和越南人前去居住或經商做生意。何況2003年伊拉克戰爭一結束,2013年利比亞卡扎菲政權倒臺,中國的很多國企和民企已大量湧入這兩個國家去撈錢了。它們明知經濟風險大得很,還是也照樣去了。說沒有特別期望新聞自由的人願意移民到那些國家去的結論恐怕為時過早。

第三,環球時報社評還提出「新聞建設性」比「新聞自由」更重要。看起來有點新味道,是個新理論。但它又說,「新聞建設性」是新聞要「與不同國家的政治及經濟社會發展現實相契合」,是在「特定條件」下推動社會前進。正如查建國先生一針見血地指出的,「新瓶終於倒出了舊酒,還是中國特殊性、中國特色那一套。」

而我認為,新聞自由的本質就是建設性的,不具破壞性。如果硬要說它有破壞性,那也只是對那些腐朽落後的舊制度、專制獨裁者和極權主義者以及任意為非作歹、殘害人類的人而言的。新聞自由無非就是報導和揭露人類社會的一些重大事實和真相,辯明是非、真理和謬誤,揚善抑惡,指引前進方向。這就是建設性。所以另提「新聞建設性」比「新聞自由」更重要,顯然是別有用心,出於私利和私意。

環時社評所解釋的「新聞建設性」實際上就是要為中國「趙家人」強加於中國人的所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中國集權和極權制發展模式以及必須為這一道路和模式服務和打掩護的新聞封鎖、限制言論自由這種逆歷史潮流而動的措施製造理論根據和遁詞。

實質就是:①新聞報導和評論只能為中國特色道路和極權模式服務,否則就是破壞性的,絕不允許。②不得宣揚和讚美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制度和自由市場經濟發展模式,因為它有損中國式道路和中國模式的發展。③只能向中國國民灌輸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中國發展模式的必要性、重要性、優越性,不能傳播普世價值的民主自由制度和市場經濟的優越性,以防止中國人的民主覺醒,動搖中國「趙家人」的統治根基。

對此,查建國先生有一個很好的總結,不妨引用之,作為此文的結論。查先生說,「中國特色即一黨制,與此『相契合』的新聞自由成了『媒體姓黨』、『向中共看齊』、『與黨中央保持一致』、『對黨忠誠』。在此『穩定條件』下,不開放報禁,嚴控網路,中宣部是總婆婆,新聞只能『正面引導』,以『正能量』為黨發揮建設性作用,這就是中國的『新聞建設性』。」而這種建設性,從中國的長遠和全域來說,絕對是破壞性的。不信,讓歷史來作結論。

--原載民主中國

責任編輯:南風

相關新聞
報告:全球新聞自由惡化 中國倒數第5名
查建國:「新聞自由」 排名榜讓環時很不爽
世界新聞自由12年來最低  中國排倒數
新聞自由日 聯合國:保障媒體獨立性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車評:玩樂工作兩兼得 2020 Toyota Tacoma Ltd
【十字路口】川普三大戰場反擊「選舉政變」
【微歷史】恩格斯百年陰謀 結出2020美大選惡果
【西岸觀察】舞弊視頻主角現身 喬州州長變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