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航億葦:「首騙」陳光標原來是這麼玩的

人氣: 5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6年09月22日訊】「有的人說,‘他反正還是捐了錢嘛,你們說他,你們沒有捐錢還不如他’,還有人說‘做好事總被質疑’。陳光標就是用道德來綁架社會。他是捐了,但是他是為了騙到更多。而且他的騙術成功了。」著名慈善界操盤手徐永光如此說。

2016年9月20日,財新網發佈重稿《陳光標:「首善」還是「首騙」?》,網易也發佈《「行為藝術家」陳光標的「造假人生」》等稿件,一石激起千層浪。儘管其他一些重要媒體似乎並未跟隨,而只是低調參與,但在網路與社交媒體,卻形成巨大的熱度。原來,陳光標根本不是什麼「首善」,而只是地地道道的「首騙」。

陳光標一炮而紅,源於2008年汶川大地震「千里馳援」的神話。而這,竟然是令計劃的一手安排。實情,財新網引用陳公司的內部人士話說,地震發生時,公司正好有人在綿陽。沒有人第一時間想到這是個表現的機會。一直到令計劃到了四川,做了安排。當時「根本就沒有連夜加班趕過來。我們是在四川租了幾個車,就開始擺拍。後來為了宣傳,才開始從江蘇拉車過來。」於是,新華網有了《「中國首善」陳光標的地震災區二十天》那篇報導。從此,陳光標就戴上了「中國首善」的光環。

財新網報導揭露,陳光標先結識了令計劃的哥哥令政策,再由令政策介紹給令計劃。然後,又結識了原中宣傳部副部長、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等大員。其他媒體點名,他與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也有特殊關係。也即他有了特殊的政商圈,關鍵就是令計劃這類當時有權有勢的腐敗官員。有了這一關係平臺,他又善於巴結與借勢,便很容易就有機會與其他領導人合影。不知不覺間,其他重要領導也就不明就裡成了他自我炫耀的資本。他總是隨身攜帶與領導合影的塑封照片,見人就發。他的辦公室,最槍眼的佈置就是各類榮譽證書、綿旗及與重要領導的合影照片。那類照片,許多商人都不難辦到,但像陳光標那麼多,那麼愛顯擺,卻不多見。

再一種極具說服力的事件,是他的拆遷業務進了中南海。他曾得到中央辦公廳085工程、商務部4號5號老辦公大樓拆除工程、央視過火樓網架拆除工程、迎國慶60周年長安街拓寬改造工程等。那些工程,既不可說得很清楚,又不可不說,方法就是含含糊糊,一會兒這麼說一會兒那麼說,讓懂關係學的人明白,讓不懂關係學的人糊塗。這樣,別的一些商人就非常看重陳光標的特殊政商資源,願意跟在他背後為他的「首善善舉」花點錢。比如另一個問題富豪丁樹苗,就至少直接給他打款1500萬元。

陳光標在2008年擁有「中國首善」之名後,採取的手段就是「高調慈善」。他特別喜歡弄來一大堆現金,搞成現金牆,一開口就是要為什麼事捐款N個百萬、N個千萬、N個億。他不是沒有捐贈,而是捐100說成捐1萬。真真假假,讓人摸不著頭腦。有的捐款他真是拿出真金白銀捐出去的,但那些錢又主要來自別的商人。他向別人募集的捐款,基本都是打到自己的銀行卡裡,說成是自己掏的錢。而像丁樹苗那樣的問題商人,一方面不敢與他計較,一方面他們堅信低調保命是正理,也不想引火焚身,跳出來說那些錢不是陳光標的,而是我的。

要命的是陳光標的慈善活動,相當一部分證書是騙來的,又有相當一部分是自己製作的。為了方便,他的公司購買了一台廢章機。新聞報導指2016年3月,他的公司被警方查出假公章有170多枚,但財新網提供的新數位有180枚。這些假公章,成了壓垮陳光標「首善」騙局的最後一根稻草。

陳光標最大的能耐,就是忽悠,善於引導一些輕信的記者為他唱讚歌。玉樹地震他聲稱捐款捐物4300萬,但其中4100萬物質是他自說自話,誰也搞不清究竟是些什麼東西,到底有沒有那些價值。捐玉樹還有5000台電腦,被揭露是用幾百元一台的破舊電腦拼湊起來的。2010年通過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向巴基斯坦捐款100萬元倒是真的,但向福建捐100萬元卻查無實據。向江蘇省紅十字會捐款500萬元,獲得該會副會長頭銜,但實際到賬只有50萬元。聲稱向中國志願者服務基金會捐贈800萬元,實際一分錢未到賬。聲稱援建青海玉樹光彩小學46所,鄉村衛生所10所,可青海玉樹州教育局的人卻搞不清具體是什麼學校、學校在哪裡、錢給了什麼機構。至於與比爾•蓋茨、巴菲特見面聲稱裸捐,那不會花什麼錢。10美元收購《紐約時報》、「冰桶挑戰」、攜帶1億人民幣到臺灣暴力捐贈等事件,均漏洞百出,當時就有人質疑。他從美國回來,獲得的聯合國組織頒發的「世界首善」證書,「聯合國」的英文都被拼成了「United Nation」,聯合國官方微博隨即指正,令他即刻丟臉。他曾聲稱自己當選為中華慈善總會副會長,但實際只是「名譽副會長」。

陳光標一個重要的方法是利用老幹部。那些老幹部離退休後想做點事,最受吸引的就是慈善活動。他們很多人是真誠的,陳光標正利用他們牽線搭橋,以慈善秀來結交更多的官員。

結識官員,是為他的公司取得拆遷等業務。拆遷業務,他過去幹得很苦。他的公司原來並無相應資質,要借別人的資質攬活幹。成為「中國首善」後,有了一系列光環,如江蘇省政協委員、南京市人大代表、中國光彩事業促進會副會長、中國國際商會副會長、江蘇省紅十字會副會長、江蘇省慈善總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以及 「全國抗震救災英雄模範」、「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中華慈善獎」、「中華慈善獎特別貢獻獎」等榮譽,又有特殊的政界資源,他便可以肆無忌憚地在拆遷工程上圍標、串標,倒賣工程牟利。這種方法還可以讓收益不走賬,逃稅漏稅。而他的公司這些年,法人代表變來變去,帳面利潤經常是負數。反正他「有背景」、「有後臺」,工商稅務也沒人敢來找他的麻煩。

令計劃2014年落馬,李東生2014年被雙開和立案調查,楊衛澤2015年初被雙規等,這些貪官出事後,陳光標完全變了一個人,不再像過去那樣「高調慈善」了。他原來是比較胖的一個人,體重曾高達190斤,但2015年他突然瘦了52斤,據稱做了切胃減肥手術。但他對外宣傳不提此事,搞起了「天杞園減肥特膳」之類的瘦身項目。前段時間,老航發現有一個陳光標的瘦身公眾號,機器人發文章,通過超連結綁了其他莫名其妙的東西,且滿滿的都是垃圾廣告,讓人煩不勝煩。或許沒有了令計劃那樣的後臺,陳光標想重新整合,再找暴富的新門路吧。

「高調慈善」本無所謂對與錯。「高調慈善」原本可以陽光透明,老航過去和現在都持肯定態度。但陳光標的「高調慈善」恰恰是以此做幌子,虛實相間,亦真亦假,實際卻是欺騙,便令人噁心了。對陳光標,起初資訊有限,只有一面之辭,老航本人無法正確判斷。但隨著他「高調慈善」表演越來越像一個小丑,有許多不合情理之處,我也就感到這人有些問題,寫過一些對他有所質疑的文章。2011年,我曾提議:「至於陳光標究竟有無少捐多報,既然事情已被鬧大,建議還是請可信的公證機構或會計師事務所來核實。如果陳光標只是小問題,不必再去糾纏;如果是大問題,他不僅沒資格當什麼慈善家,而且如果涉嫌詐騙,還應當由政府對他公訴。」可惜那時節,陳光標風頭正勁,沒人能奈何得了他。

踢爆陳光標,會帶來巨大的社會尷尬。一是那種不正常的政商關係,令某些仍潛伏的貪官不願意將陳光標的事搞得太明白。二是對中國慈善業的衝擊,那要比郭美美事件的社會傷害更大。有些慈善真相也相當複雜。比如我說捐1000萬,實際只捐50萬做做樣子,另外最厲害的手段再拿50萬打點幾個關鍵人物,那誰敢說我是謊捐?三是對不少媒體的打臉,他們過去一味替陳光標站臺,甚至在令計劃等大老虎被抓後仍不收手,繼續充當陳光標的吹鼓手。然而,陳光標這樣的騙子,老航的初步判斷是犯下重罪的一個人。若對這種人不能嚴肅處理,揭露其真面目,那就難保第二個、第三個陳光標不會出現。容忍犯罪與醜陋,那是對社會,對歷史的巨大侮辱。中國社會已經被欺騙搞得太血腥、太殘忍和太混亂了。

--轉自作者博客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6-09-22 10: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