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滲透、侵蝕文明世界 比IS對世界威脅更大

專訪唐吉田:709後 民眾對中共不抱幻想(1)

人氣 4371

【大紀元2017年10月28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李新宇採訪報導) 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一個月半月,北京城就開始取消了所有警察的休假,當局高壓「維穩」,一片風聲鶴唳,很多維權律師都成為了當局維穩的對象。「十九大」前夕,大陸維權律師唐吉田接受了大紀元專訪。

唐吉田,中國大陸律師、社會活動家,曾經從事刑事公訴工作,成為職業律師後,一直為土地被非法徵用受害者、艾滋病受害者、法輪功信仰者及其它弱勢群體維權等捍衛公民權利,被稱為「死磕律師」。

因維權活動,唐吉田屢次遭受中共政府非法拘禁、虐待酷刑,十根肋骨被警察打斷。但唐吉田說:「用所學的法律為自己和他人有尊嚴地活著而奔走呼號,雖被吊銷律師執業證仍舊痴心不改!」

709事件 中共醜惡本質再曝

記者:您能簡單說說709事件的意義嗎?

唐:709事件到現在兩年半了,最初那種黑雲壓城的局面,確實非常恐怖。開始有一點措手不及,後來經過理順一些關係,激活一些因素,從辯護團隊的組建到相應工作的開展,律師們逐漸從恐懼中走出來了。

現在,通過聯合國機制及民主國家協作,加上家屬的成長,官方想短期內就把這些活躍人士斬除、消滅的目的落空了,再想發動如此大規模的掃蕩,也變得不太可能。通過反迫害,鍛練了很多人,一些新的力量在成長,也做得非常出色,為未來積累了非常好的人力資源。其中家屬作為一個團隊,對於維權思路的拓寬、手段的豐富、信心的提升,都起了非常驚人的作用。在以往的政治犯、良心犯案件當中,這都是沒有的。

709事件讓國際社會、中國民間人士,包括體制內的一些人對它也有了再認識,中共這個反人類的本性對中國人、對全世界的危害,被更多人看清了,對它還持有期待的人也不再抱有幻想了。

這兩年多的經歷,無論對個人還是對群體、對國家以至整個世界來說都有比較大的意義。我們要做好心理準備,做好更多基礎性工作,迎接可能的各種挑戰,為變局、變革的到來積累條件。

「電視認罪」是對人格的侮辱

記者:您可以談談 709事件中的電視認罪嗎?

唐:中共用電視認罪去對付民間的良心人士及體制內所謂的反腐,目前似乎已經變成它必選的套路了。

電視認罪違背人類道德,對當事人及親屬,對整個社會,它都是一種人格的侮辱、尊嚴的剝奪。它實際上就是要挾,利用人性弱點,掩蓋了官方侵犯人權的醜陋行徑。這是文明世界不允許的,非常野蠻邪惡。

從法律層面上,只有合法組織通過合法程序,在當事人自辯及律師辯護都充分的情況下,一個人才可以被審判,而且只有判決生效後,一個人才能被確定有罪。案件沒有進行審判,黨媒就定性說其人犯罪,讓人承認自己犯罪,讓人去指責別人犯罪,這公然違反了法律程序,同時掩蓋了辦案程序中的不公及過程中的酷刑。

以輿論審判給人貼標籤,對人污名化、妖魔化,誤導公眾,混淆視聽,恰恰是它做賊心虛,沒有信心的表現。這種反人類沒底線的做法,也許有一時之效,但對官方來說也是自毀,對當局形象是非常大的損失,它會失去民心。

我覺得沒必要去太糾結這件事情,對於因各種原因無法堅持的人要給予理解,對於能堅持住的還是要給予肯定吧。

中共給律師洗腦

記者:聽說前一段時間司法部辦了一個律師執業規範研討班,挑選了一些維權律師參加?

唐:那個研討班,其實就是個洗腦班。

所謂的律師執業規範研討班,其中為官方站台的律師占至少三分之二以上,還有那三分之一是維權律師,它精心選擇了參與人員。在研討班上,新任司法部長張軍及一些官員,表現得似乎很親民、很熱情,與律師進行了所謂官民互動。

當時研討班有律師以個體或幾個人聯合的方式,就侵犯律師權益、709事件、律師執業權利,甚至人身權利被侵犯剝奪等提出問題,他們卻輕描淡寫應付,沒有解決問題的誠意,更不要說跟上具體措施了。

他們讓你說,說完了,就像毛時代那種「陽謀」引蛇出洞一樣,然後把政府想灌輸的東西,以巧妙的方式變成研討班的一個意見,所謂主流意見,目的是出台一個斷律師後路的一個所謂倡議或規範。他們嘴上說不具有強制力,但那代表當局的意願,就是有些事情律師必須要按他們的意思去說,有些案子要按照他們的要求去辦。

最後研討班通過黨媒,進行虛假宣傳,給人留下的印象就是,即便是當初和官方立場不一致甚至相左的律師,也都接受了研討班形成的意見。雖然叫研討,實際是洗腦,研討班就是洗腦班。以所謂的什麼教育、感化、挽救、幫助為名,讓律師們為它不可告人的目的背書。

不僅律師界,其實對中國各行各業,它都是以利益輸送或情感關懷等方式,混淆視聽,軟化正義人士的立場,用看得見、摸得著的利益,現實的一些好處、精神上的一點滿足,讓有責任心有正義感的人遠離常識,不辨是非,讓人只看重名利。

這比直接用槍炮鎮壓,把人直接關到監獄裡,害處更大。這迫使很多人中毒,最後做違背自己初衷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律師界包括民間各方面,對之怎麼警惕都不為過。

律師本職是維護當事人利益

記者:有一種說法認為,律師首先應該為國家排憂解難,為國家的穩定做貢獻,國家在發展,你們看不到嗎?為什麼要和政府對著幹、「死磕」?

唐:律師的本職工作,就是要窮盡各種合法手段,維護當事人的利益。如果律師想的不是當事人的權利,首先去想所謂的組織、國家、政府的旨意,律師就是失職。所以能夠堅持原則,追求公平正義,能夠為當事人法定權利去努力的律師,才是真正履行了律師的職責;而迎合、配合官方,損害當事人利益的律師,就不能稱為律師,說他是政客或商人,也不為過。

一個文明國家,政府必須是為國民服務的,那它才有它的執政合法性,政府為每個國民個體的幸福而存在,它才有意義。如果說政府的存在,剝奪個體利益,讓個體感覺精神壓抑,沒有尊嚴,那這政府的合法性就不存在。所以並不是說,政府說的做的就都有道理,個體權利永遠是第一位的。

個體權利不能維護,個體尊嚴不能實現,個體自由不能保障,這樣的社會絕對是畸形沒有前途的,即便它表面上空前繁華,也還是像通過激素胖起來的人一樣,他的內臟、整個機理是病態的。

所以如果一個國家、政府把真正用法律來維護社會秩序、社會正義的人當成「敵對勢力」,當成 「敗類」、「一小撮」去打擊,那麼政權的合法性就非常脆弱了,如果它不能夠糾正,最終它就會蕩然無存。

包括律師在內的一些民間人士,如果了解了「709」律師們為什麼「死磕」,而且為此遭受不公正的待遇,了解後還繼續堅持政府的論調,對他們嘲弄、污衊,或者不屑一顧,那這些人也就成了邪惡的一部分,如果不能回到常識判斷,他的人生就非常可悲了。

所以我認為,哪怕暫時不被理解,居於少數、弱勢,我們也要不斷強化信心、信念,儘可能影響更多的人,讓更多人清醒,壯大追求美好生活的力量,這需要一些耐心,需要一個過程。隨著時間的推移,可能理解的人會越來越多吧。

國際社會不存在「反華勢力」

記者:有很多中國人認為,「709」等維權律師是 「一小撮」受國外「反華勢力」資助的,有損於我們國家的形象,就是要煽動顛覆國家。

唐:709事件中,在官方的話語體系裡,出現了文革語彙:「一小撮」、「敵對勢力」、「反華勢力」等等,其實都是給人洗腦的詞。

一些聯合國或民主國家的機構,關心中國人權,對中國民主活動有一些支持,就被中共拿來進行醜化,說成「反華勢力」。

國際社會其實不存在所謂的「反華勢力」,如果說有人對中國提出批評質疑,這樣的人恰恰是真正對中國人關心的人。任何一個歐美國家或聯合國相關機構的工作人員都不會弱智到與13億中國國民作對啊,如果說「反」,反的也是中共,它所謂的「反華勢力」,準確說就是「反共勢力」。

「反共」不僅對中國人有百利而無一害,對全世界都是有益的。因為共產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已經被歷史證明是兩大毒果,只不過法西斯主義破產得早,被人識破得比較徹底,而共產主義直到今天還在迷惑人。

再說,既然你是聯合國成員國,你就有義務遵守國際人權原則,包括人權宣言等是不能違反的。還有,每個聯合國的成員國,除了享受權利,還有義務,不只是保障本國人權,也要幫助他國去改善人權。美國等一些民主國家,給從事人權工作的人提供支持,這是合情、合理、合法的,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國際社會幫助中國人生活得更美好、更有尊嚴,這功德無量啊。

中共從來不敢承認,就是國際很多關於法律、人權等改善弱勢群體生活境況的一些資金、機會、技術等等,更多都被中共投入官方方向,比如投入全國婦聯等等。很多援助,要麼沒有用在真正需要的地方,要麼即便是用了一些,它也不披露援助方的信息,不告訴受益者資金的來源,它讓受益者去感謝黨、感謝政府。

中共醜化維權人士

中共並醜化民間維權人士,給人印象好像這些從事公益維權的人就是為了錢。現實生活當中,從事公益維權的人也要有衣食住行,獲得必要的支持和幫助,是更好做事的基礎。作為政府,應該給這些人提供更多便利,而不是去打擊、報復甚至是醜化。

中共對國外的幫助進行醜化,它的內心是骯髒齷齪的。中共建立之初,後來一直到和國民政府爭奪天下的過程中,也是獲得大量蘇聯盧布及共產國際的支持,還有華僑、國際友人的支持。沒有蘇聯提供的大量重型武器,它不可能快速把東北完全占據,進而進入中原、打到海南島。

它用外援去推行共產主義幾十年,從人文到自然,從道統到法統,給這塊土地以及土地上的國民帶來深重的災難。如今它沒有任何解決的誠意,反而對推動社會走向良性軌道的律師污衊、醜化,這說明它非常害怕,害怕這些人有更好的工作條件,它所謂的「為人民服務」都是假的,它根本不想讓中國人享受和文明世界人一樣的權利。被洗腦蒙蔽的人,應該認清國際的幫助及資源的投入,是中國社會走向更健康更文明的一個不可或缺的因素。

人人都可能在乎名利,但與追求公共事務相比,名利應該放在次要位置上,權衡中,是不是有比較好的取捨才是關鍵。#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專訪唐吉田律師:要準備未來的一個審判
唐吉田車禍 通報三: 代理律師去雙橋交警大隊交涉
唐吉田車禍 通報四: 9月8日 收到 受案回執
唐吉田車禍 通報六 : 半個多月過去了仍未做傷情鑑定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盧比奧:抗中共威脅 三個關鍵點
【未解之謎】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聞大家談】三亞8萬人被鎖 海南省長喊備戰
【微視頻】三亞封城 上海遊客自救帶動本地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