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橫河:韓國部署薩德 中共為什麼要抗議樂天

自樂天集團供地後,美軍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進入最後階段,中方將限韓令進一步升級。圖為吉林民眾手持橫幅在樂天瑪特門前抗議。(網絡圖片)
人氣: 3440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7年03月08日訊】近日,韓國正式宣布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中共煽動民眾抵制韓國企業樂天集團,引發外界關注。時事評論員橫河日前接受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的採訪,解讀了中共為什麼要抗議樂天的詭異之事。

主持人:自從去年7月韓國宣布部署薩德導彈以來,這個話題引起的爭議就一直沒有間斷,雖然中共政府第一時間表達了強烈的不滿,但是薩德入韓的腳步並沒有停下來。2月的最後一天,韓國樂天集團和軍方簽訂了換地協議,表明薩德入韓已經是不可逆轉的事實了。於是,韓國的樂天集團就成了眾矢之的,中共的媒體煽動抵制樂天,吉林也出現了在樂天抗議,江蘇還出現了砸韓國車,官方的「限韓令」也悄然升級,上升到全面封殺韓劇、韓國藝人和組團赴韓旅遊。

不過現在這個時代畢竟不是「一言堂」的天下,在官媒鋪天蓋地的反對聲中,還是有一些中國專家撰文說,中共反對韓國部署薩德導彈的理由並不成立;美國也說中方對事件的反應不合理、不恰當。那麼中方到底有沒有權利反對薩德入韓呢?為什麼中方的反對沒有奏效?下面請聽橫河先生為我們點評。

雖然大家對「薩德」這個名稱已經耳熟能詳了,很多民眾也不亦樂乎的忙著抗議樂天集團。但是薩德導彈到底是什麼?韓國為什麼要部署薩德?中方又為什麼要反對?可能很多人都不太清楚,請您先跟我們大家做個簡單的介紹好嗎?

日本早於韓國引進

橫河:簡單的說,薩德是THAAD,在英文裡面就唸薩德,中文就用它的音,THAAD的意思就是末端高空防禦系統,它是一種末端的導彈攔截系統,所謂末端的話就是導彈射程的最後一段,就是在導彈下降的階段,而不是開始發射的階段,所以這個純粹是防禦性的,就是導彈快要落地的這一段。它原來是美國導彈防禦系統的一個部分,美國是正式部署在2008年,在東北亞,就在北朝鮮反覆核試驗和發射導彈的刺激下,逐步完成部署的。

主要是2006年7月份,就是朝鮮大浦東2號導彈試射以後,日本就引進了,那時候美國還沒部署呢,就已經引進了一組薩德雷达,而且报导说,日本打算近期再引进,在航空自衛隊進行實驗部署。美國在這之後就想把這個系統也部署到韓國來,但是其實一直遭到韓國政府的拒絕。

一直到2016年,朝鮮第四次核試驗以後,韓國軍方突然口頭同意部署,只有外交部還在說還沒有決定,其實這時候軍方同意了,政府其實也就同意了,才允許軍方這麼說的。

中間有過很多分析,大概說我認為可能有兩點比較重要,一個就是韓國的選民在北朝鮮的反覆刺激下,開始轉向支持部署,因為民選政府民意非常重要。

對北朝鮮挑釁 中共多年無所作為

而中共對北朝鮮的挑釁是無所作為,韓國反覆其實希望中方有所表示,但是中方沒有在外交上保證韓國的安全,就是在北朝鮮的核威脅之下。這一來的話,南韓實際上是沒有辦法了,最後只能接受薩德的部署。

另外據韓國媒體報導,當時剛剛設立了中韓熱線,但這個熱線形同虛設,說首爾對北京發出的電話請求沒有得到應答,所以朴槿惠對中國就喪失信心了。

到了去年的7月8日,美韓雙方代表正式召開記者會,就宣布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了。中共外交部對這個決定表示強烈不滿。但是你要知道走到這一步,就韓國政府一直拒絕薩德,這個整個過程有好幾年的時間,中方是可以有所作為的,但是中方實際上是放棄了那樣的機會,到了美韓正式決定部署的時候,這時候再抗議的話已經為時過晚了。

讓被侵略危險的國家解除武裝?

主持人:我們查了一下中共官方反對韓國部署薩德的表面說法是「無助於半島無核化目標,藉半島核問題侵害中國正當利益,導致地區形勢複雜化,嚴重損害包括中國在內的本地區國家的戰略安全利益和地區戰略平衡」。不過這些說法好像說不太通,比如說它說藉半島核問題侵害中國的正當利益,那中國在韓國有什麼利益被侵害了嗎?

橫河:這個沒有道理,這個說法你看,它說是「無助於半島無核化」,韓國部署薩德並不是部署核武器,所謂「無核化」的話,首先,現在整個半島,整個東北亞,如果中國不包括在內的話,有核的只有北朝鮮,所以是北朝鮮的作為無助於半島無核化。

你有核化了,別人只是防禦系統,部署核武器的反倒是有助於無核化嗎?而防禦核武器的,他還不是用核武器,不是說核平衡,他也要部署核武器,他只是防止核武器的這種做法,怎麼會無助於無核化呢?

你不能說叫有被侵略危險的國家解除武裝,這難道是說保持這個地區和平的條件嗎?這個邏輯都不通的。

中共是北朝鮮的後台

主持人:中共表面上這些聲稱反對薩德的理由都站不住腳,那中共它為什麼要反對薩德呢?

橫河:這個事情就很複雜了。中共反對薩德的原因,我一直是不太理解的。從這件事情上看,一個是從一開始的時候,中共實際上是北朝鮮的後台,當然金正恩他不容易被控制,但是不容易控制不能改變中共支持北朝鮮這個事實。

中共是北朝鮮的後台,它不僅是理論上的,不僅是意識形態方面的,還有一個國際條約的約定,中朝是有協定的,中朝有一個和平友好合作互助協定,是1961年簽訂的,每20年自動延長一次,如果沒有反對意見的話。1981年和2001年自動延長過了兩次,下一次是2021年,就是說中國現在和北朝鮮仍然有一個協定。

這個和平友好互助協定實際上是一個軍事同盟,就是說如果北朝鮮受到軍事威脅的話,中共要加入進去的。所以說為什麼說這個世界大戰啊,都是由小國引起的,把大國捲進來,是因為大國跟小國有軍事協定,共同防禦協定。最早的時候中共和蘇聯也訂過中蘇友好條約,那個條約實際上就是一個軍事同盟。

所以很奇怪的是1956年萬隆會議的時候,中國去參加一個「不結盟」會議,而自稱是不結盟的發起人之一。它是結盟的,它跟社會主義國家都結盟的。上次我們講了這是由兩個政權的性質相同所決定的,中共和北朝鮮實際性質是完全一致的,只是表面偽裝的不一樣而已。它也是中共的歷史包袱,我們講了1961年簽訂,當然更遠的牽涉到朝鮮戰爭時期,所以它牽涉到的是中共的合法性,朝鮮戰爭是中共合法性的基礎之一,你要現在想改變的話,還真不容易。

現在問題是它不能直接了當的去支持北朝鮮的核彈和導彈,它也不敢去公開的反對,其實它是不想反對的,那怎麼辦呢?它只能抓住南韓的薩德做文章,所以才會出現這麼荒謬的事情,就是製造核武器的不是無核化的威脅,而防禦的反而是無核化的威脅了,這實際上是轉移視線,讓大家不去注意這個事情的真正的矛盾的引發點在什麼地方。

為政權合法性 中共製造敵人

從長遠來看的話它還有一個,中共它在歷史上始終需要敵人,國內的敵人也需要,國外的敵人也需要,各有不同的用處。而且它不斷的要製造新的敵人,就是有個新鮮感,如果一個敵人打時間太長了,別人可能會疲憊。

我們今天就不講國內了,就講國外。對國外而言的話,它會有長期的敵人,你像美國,美國是中共建政以來就沒有改變過,即使是改革開放那段時間不大提了,但是在本質上,它和美國的敵對,在中國國內自己的宣傳當中從來沒改變過。有中期的,你像日本實際上是中期的,日本還不是長期敵人,在毛澤東時期,和後來有過很長時間的蜜月期。也有短期,因為具體事件而成為敵人的,你比如說去年的菲律賓和今年的南韓,就是這種類型的。

其實我覺得作為一個地區性的大國,而且是世界上的第二大的經濟體,連周邊國家都搞不定,輪著換敵人,從日本換到菲律賓,現在又換到南韓,挨個的換過來,那說明真的是有很大的問題。

我覺得最關鍵的,最根本的實際上是一個價值觀的衝突,中共的價值觀和周邊國家所有的價值觀全都有重大衝突。你比如說東北亞的局勢,本來導火索就是金正恩跟北朝鮮,如果不是中共統治的話,你想想看,中國會跟北朝鮮有什麼問題?就是被北朝鮮捲到這麼多的糾紛裡面去,肯定不會有。所以這實際上還是一個中共的問題。

抵制樂天不合理

主持人:那我們聽明白了,就是說中共它真正反對薩德的理由是說不出口的,但是它又要反對,所以就出現了現在這麼尬尷的局面。那麼現在中國出現的就是抵制樂天,或者抵制韓劇這樣的行為,您覺得合理嗎?

橫河:我覺得是不合理的,從涉案的各方來看的話,部署薩德是美國和韓國政府之間的事情,樂天呢它只是提供了土地,其實它是跟軍方交換土地,軍方給了它另外一塊,它把這個給了軍方。作為韓國企業來說這很正常,因為韓國企業它的根在韓國,這在韓國至少是愛國主義的一部分吧。就是說如果它拒絕的話,它這個企業不可能在韓國再生存下去了,應該是這種情況。所以沒有拒絕的可能性。

而且沒有樂天的話也會有別的企業,也就是說問題並不是在樂天上。你不把這個矛頭對準韓國政府和提供薩德的美國,而舉一個國家之力去打擊一個企業,這種作法本來就很奇怪。這個和美國制裁一些中國企業性質是不一樣的。

美國也制裁了一些中國企業,但是為什麼要制裁呢?是因為這些中國企業違反了聯合國的禁令。而樂天它並沒有違反任何國際協定,或者甚至是韓國和中國的雙邊協定,都沒有違反過。也就是說中方去制裁樂天是沒有任何法理和道義的基礎的。

薩德只攔截導彈下降末端 不威脅任何人

從另外一方面來看,即使不是針對樂天的話,針對美國和韓國制裁有沒有充分的理由?其實還是沒有。這個不知道在大陸的人是怎麼看的,尤其是在官方封鎖消息和官媒一邊倒的情況下。

從海外的角度來看,信息比較全面的話,事情就非常簡單。因為薩德是防禦性的,而且它只能攔截導彈下降的末端,它就不對任何人構成威脅,只是對發射導彈進行導彈襲擊的這一方的導彈威懾能力構成威脅,就是說可能會降低導彈發射這一方的效果,但實際上它並不對導彈發射方本身構成威脅,因為它是防禦的嘛。

而引發這個防禦的是北朝鮮的核試驗和北朝鮮的導彈,核試驗和導彈都是進攻性的。現在看來就是一方是進攻的,另一方是防禦的,那是非曲直其實一目了然嘛。在國際上,哪怕是被中共控制的中文媒體,都很難像鳳凰衛視和《環球時報》那樣公開的去為北朝鮮辯護,去攻擊南韓。

防禦敵人 主權國家的基本權利

因為任何國家都有防禦自己敵人的權利,這在國際法當中是一個主權國家的基本權利。不去指責發難的北朝鮮,卻去指責防禦的南韓,這個在國際社會大家是看不懂的。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他說什麼呢?他說薩德是一種謹慎且有限的自我防禦措施,被設計用來回應來自朝鮮的不顧後果的、不合法的軍事威脅,因此批評向韓國施壓要求放棄自我防禦是不合理也不合適的。這個我覺得非常簡單的一個道理嘛。

最後從雷達的角度來看。因為中國確實有一些人在說即使薩德是防禦性的,但它的雷達能探測2千公里,影響到中國的導彈發射,它能監控中共的導彈發射,使中國導彈威力減小。其實薩德的雷達系統它有兩種,一種長距離的可以探測到2千公里、一種短距離的是600公里。作為攔截導彈用的話,它實際上配備的是攔截600公里的。中方只是說它隨時可以把它改變成2千公里的,它還沒裝備2千公里的。這個薩德實際上它配備的比日本部署的薩德雷達還要小。

日本的薩德雷達倒是2千公里的,可以探測到中國。所以韓國不可能探測到中國的導彈發射。那你要反對的話,也應該反對日本,而不是反對韓國。

況且俄國媒體在這個韓國薩德事件爆發前兩天曾經披露過說,俄國部署的雷達系統的範圍是5千公里。而且最近中國發射的導彈,俄國的雷達系統是全程監控。也就是說日本和俄國更應該被抗議。從這一點來看的話呢,不去抗議實質性的問題卻去抗議樂天,或者甚至抗議韓劇,我覺得是毫無道理。

抗議樂天 中共組織和支持

主持人:最近民間出現的比如說抵制樂天的行為,還有就是砸韓國車,這讓我想起來,幾年前中國人去抵制日本企業,然後去砸日本車,包括前一段時間在肯德基門口拉橫幅,當時那些事件我們後來分析,背後它都是有官方的因素。您覺得這一次它是民間的行為,還是有官方的因素?當然了,限制韓劇是官方的旨意,但是它不是以薩德導彈的名目出現的。您覺得這個限制韓劇,或者抵制韓劇跟薩德有關係嗎?

橫河:這一次的「限韓令」升級,肯定跟薩德是有關係的。至於說抵制是民間的還是政府行為的話,其實很清楚,什麼是民間抵制行為?民間抵制行為就是你不到樂天去買東西,你不看韓劇,你自己不看,也就可以了,你勸你周圍的人不要看,這也是民間抵制行為。但是如果你到樂天去舉牌抗議的話,理論上,在美國應該算是民間行為;但是在中國,舉牌抗議,如果警察不抓你,那就是政府行為。

在中國,真正的自發抗議早就被消滅在萌芽狀態了,不管抗議什麼。在中國沒有政府的組織和支持,抗議持續不了十分鐘;如果能夠持續十分鐘以上的抗議,一定是政府默許的,或者政府組織的,或者是政府支持的。如果說你能夠在樂天的門口阻攔別人去消費,阻攔別人去買東西,那就更是政府行為。

韓劇下架,當然了,禁韓令那肯定是政府行為了,因為個人你只能不看嘛,而且不看的話,還挺麻煩,還不讓消費,消費你還到人家門口舉牌子,你不看韓劇還不能上街舉牌子,因為你自己在家裡都不看。

我認為自發抗議它應該是針對某個事件的,如果說你抗議雷達能夠偵查到中國的導彈的話,首先一個問題就是絕大部分抗議的人,這個雷達跟你生活一點關係都沒有。

主持人:他可能還不懂這一些呢。

雷達探測 最該抗議的是俄國

橫河:對呀!雷達能夠探測到中國發射的導彈,跟你有什麼關係?一點關係都沒有。即使是說有關係的話,抗議的順序應該是俄國,5,000公里,危害最大;日本,薩德雷達,2,000公里,危害其次;美國第三,因為是提供薩德的;最後才輪得到韓國,而且還是韓國政府,還不是韓劇。

如果說民間抗議,在這麼多可以抗議的人當中,因為雷達問題,你挑了韓國去抗議的話,那就不是因為雷達。這是一種算計,就是一種精密計算的抗議行為,為什麼在這四個可能被抗議的對象當中,你只選了韓國?這是一種算計。如果是民間自發的話,那麼我說也有人會去抗議南韓樂天,這是可能的。但是按照這個隨機的原則,也會有人去抗議俄國,也會有人去抗議日本,也會有人去抗議美國,但是沒有出現。所以我認為這是統一安排的政府行為。當然,從披露的團中央統一部署來看的話,我們更可以確認這是當局有計劃、有部署的。

網上有個問題它很有代表性,他就問那些抗議的人說,你更怕韓國薩德,還是北朝鮮核彈?這就把問題的實質說清楚了。而吉林省去抗議樂天是最沒有道理的,因為北朝鮮的核試驗直接威脅最大的就是吉林,你不說核發生事故,就是正常核試驗也會有核汙染,哪怕地下核試驗都會有核汙染的,那麼這個地方的核汙染受害者也不是南韓,而是中國東北的吉林,因為核試驗基地離中國東北非常接近,而離南韓其實還有相當的距離。

為何針對韓企 不從軍事外交抗議?

主持人:剛才從您這些分析來看,我們似乎可以得出這麼一個結論,因為中共方面的處理失當,所以南韓它現在選擇了部署薩德。中共抗議無效,所以就把這個怒火全都發到樂天這個企業頭上,這個非常會讓人想到它是惱羞成怒了。從它統治集團的角度看,有沒有其它的選項呢?

橫河:其實有一個選項,它現在已經提出來了,開始的時候是針對樂天的抗議和抵制,現在升級到韓國旅遊、韓國娛樂產品,而且開始威脅要使用軍事,或者是外交手段,可能會用,還沒用。其實這個是倒置了,一般來說,抵制公司產品應該是民間行為,它不應該成為主導的,而主導的應該是政府行為。

政府可以做哪些事情呢?選項很多。第一個是外交上的,你像美國大選的時候,不是說俄國干擾美國大選,驅逐了俄國外交官。中方可以做的事情,可以驅逐韓國外交官,或者是撤回駐韓國的大使。

在軍事上也可以宣布我現在要研發新武器了,專門針對你薩德的,我們開始準備軍備競賽。如果說最後無法避免的話,那其實也是北朝鮮開始的,等於是北朝鮮先試核武器和導彈,南韓就部署薩德算是一個回應,中共其實如果說它真的憤怒的話,它可以宣布去研製新的裝備,算是對薩德的回應,所有的軍備競賽都是這樣開始的。

如何制止軍備競賽?懲罰北朝鮮

怎麼制止軍備競賽呢?真正負責任的作法應該是把這個軍備競賽最開始的根源消除掉,就是懲罰北朝鮮,制止北朝鮮的核武裝,這是最理想的作法。實在不行的話,怎麼辦?和南韓進行雙邊談判。很可惜,就是當時中方不接首爾的電話,錯過了一個最佳時機。

當時他們打熱線電話,就是想在部署薩德之前和中方通氣,看看能不能有其它的解決途徑。中方不接電話,錯過最佳時機。

但是還是有機會的,其實韓國也提出來了,中共在中國的東北部署了遠程戰略預警雷達,因為東北的戰略預警雷達也能探測到南韓的活動,所以南韓認為自己也受到威脅,那你可以拆除東北的戰略預警雷達,南韓拆薩德。這實際上是什麼呢?因為你已經錯過了當時不部署薩德的機會,其實還是有談判來拆除薩德的機會的。

不過這一個,中共似乎從來就沒有在國際事務上談判、妥協以達到某種目標的願望,也沒有這樣的經驗,所以這個可行的程度不太高。如果當時中共在約束北朝鮮方面認真一點的話,絕對不至於走到這一步,因為南韓肯定是非常不願意和中國鬧翻的,但是面對這樣的核威脅,你讓他怎麼辦?

每次有國際糾紛 中共動員水軍和民間抗議

主持人:那我們這麼多年來可以看到每次有國際糾紛的時候呢,動員共青團水軍和民間抗議似乎就變成了一種常態,那您覺得這種打民意牌的作法到底有沒有用啊?從國外來看,會覺得這樣的作法有一些可笑。您覺得它的利和弊都在什麼地方?

橫河:這種民意牌我覺得他還是針對國內的,不是針對國外的,因為目前國外輿論來看的話,都是同情南韓的,而且都知道中國的這種網絡和官媒的所謂民意是什麼意思,沒有人真的會當回事。因為你網絡本身就有審查,而且你刪帖,所以表達出來的民意本來就不是真的。

抗議誰都知道,所有的抗議行動都是官方允許的,甚至是組織的。對於中國內部的一些人來說的話,似乎抗議制裁是一種常態,而且它都是針對某個企業的,而那個企業跟這個被抗議的事件還不一定有關係,至少他不是這個事件的當事人或者責任人,按照現在流行的說法就是「躺槍」。

你像2008年,國外有人抗議奧運火炬,結果中國就發起了抵制法國家樂福,這個家樂福跟2008年人家抵制奧運會的火炬,還不是抵制奧運會,抵制奧運會火炬,毫不相干!完全「躺槍」。釣魚島事件砸日系車,其實「躺槍」的還不是日系車,「躺槍」的是日系車車主,全是中國人。南海仲裁的時候,抵制美國的肯德基,我們還做過節目,抵制iPhone。這一次又砸了南韓車,所以南韓車又中槍了。尤其是後幾次,我們可以明顯的看到共青團中央的影子,共青團中央是煽動抵制的,不說是創始人吧,至少是主要執行者。

從長遠來看 中共需要敵人

從長遠來看的話,實際上是中共需要敵人,中共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破產以後,它在意識形態層面的替代品就是民族主義,當然民族主義是個雙刃劍,但是至少到現在為止,中共認為它還沒有對民族主義的操縱失控。當時反日抗議的時候,信號發完了以後它說收就收,而且你要是真的打砸搶的,它真把你判了,收發自如,這是中共方面。

另外一方面,民間的情緒需要宣洩,因為平時沒有這個宣洩途徑,都被封掉了,平時有些人對自己的生活不滿意,他又沒有發洩的地方,怎麼辦呢?你看那個抗議釣魚島的時候,把那個日本車主腦袋砸破的那個打工仔,他就是個典型,就算他毀了別人也毀了自己,為了什麼他都不知道。

當局一方面它要利用這些事件不斷的去煽動民族主義,又不能把這個憤怒轉向自己,也不能真的引發外交糾紛,不能像文革那樣去把英國代辦處給燒了,不能這樣做。所以相比之下,可能對外國企業出氣是最佳選擇。

沒有其它手段 中共無奈之舉

當然更倒楣的躺槍的是藝人,香港藝人、台灣藝人、南韓藝人。不使用軍事外交手段,而利用所謂民意,它當然可能是一種降低調門,本來就不打算用軍事手段、外交手段,就打擊一下藝人和企業吧,而不至於真正發生國家之間的衝突,這可能是一個手段。

但是更可能的是,它根本就沒有其它手段,是一個無奈之舉。就是說無論在軍事上、外交上,它都沒有手段了。其實你想想看,如果抵制幾個藝人就可以解決國家跟國家之間的重大衝突和危機的話,那真是天下太平了。所有的國家都可以裁軍了,只要抵制藝人就行了,對吧?所以這個是不可能的事情。

有利的話,最多也就是多一點迴旋餘地,就是到時候把這個責任推到民意上,國家政權不承擔責任,但是它會在國際上落下一個蠻不講理的形象。現在就這個問題,就是一個政權在複雜的國際事務當中,它沒有明確的策略和相應的擔當,對真正當事方的政府呢,他也構成不了實質性的壓力,卻要用民意去打擊不該負責任的,或者不該負主要責任的企業甚至個人,其實這是一個國家的悲哀,並不表示強大,實際上是一種虛弱的表示。

北朝鮮又成為中共手裡的牌

主持人:那今天的最新消息說,朝鮮的官員突然訪問北京,我們前面的節目說過金正男被刺殺,北京方面對被北韓是相當不滿意的,那您覺得這個朝鮮官員訪問北京,是跟金正男的關係大,還是跟薩德的關係大?

橫河:我覺得毫無疑問,和薩德的關係大,因為金正男事件是金正恩打中共的臉,中共至少在表面文章上已經做過了,就是禁止朝鮮煤炭進口,那個姿態已經做了,而金正男也已經死了,這個不是說跟北朝鮮能夠溝通解決得了的問題。但是薩德不同,薩德事件還在發展。

所以這時候北朝鮮又成為中共手裡的牌了,因為北朝鮮本來就是這個用途,是中共手裡的牌。就是僅僅是邀請北朝鮮這一件事情,它希望就是對外發出一個信號,就是說中共還是能夠影響到北朝鮮的,讓美國和南韓都感到壓力。實際上並不在乎真正談了什麼,就是發出一個信號來,在這件事情上,為了表達對薩德的不滿,它仍然可以去利用北朝鮮這張牌,這就是它要發出的信息。

(轉自「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小標為編者所加)#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7-03-08 11:3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