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一位良心律師與中共的戰爭

——「高智晟現象」透視之一

高智晟律師 (大紀元)

人氣: 918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2017年07月28日訊】我非常清楚,我的道路不同於追求權力和金錢的道路那樣無風險,更不會有像權貴獻媚那樣全無阻攔。我的道路註定充滿了陷阱和荊棘,充滿了我的前行者的鮮血和淚水。在這塊千萬人正在受苦的土地上,像我這樣的人註定不會舒舒服服地去生活—-

——高智晟

對於每一個關注當代中國維權史和民主化進程的人來說,高智晟都是一個繞不開的名字。

他被譽為「中國維權運動的先行者」、「當代中國最為傑出的人權律師」、「中國維權律師界的領軍人物」和「中國全民維權意識覺醒的引領人」,三度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提名。前加拿大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形容他是曼德拉和甘地的結合體,是「地球上最勇敢的律師之一」。

在當代中國歷史上,高律師投身維權運動後的人生堪稱是一部回蕩著浩然正氣的英雄傳奇。

1964年,他出生在陝西榆林佳縣葫蘆鎮小石板橋村的一個窯洞裡,父母都是當地的農民。

十歲那年,高律師的父親去世了,家中一貧如洗。此後整整兩年,全家人的生活就靠他和弟弟起早貪黑上山挖藥材賣錢維持。

1977年,高律師13歲,母親決定送他去讀初中。三年裡,他每天步行1.5小時到10公里外的學校就讀,風雨無阻。

1980年,高律師考取了當地的重點中學,卻因家貧無法繼續學業。為了生存,只得外出打工、下煤窯挖煤,受盡了苦難。

孟子曰「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高律師的早年經歷足以為證。

1985年,為了糊口,高律師入伍當了兵,三年後又被強迫「復員」。

1994,婚後的高律師搬至烏魯木齊與妻子團圓,並到當地水泥廠當了一名工人。當年,他通過頑強自學獲得了法律專業的大專文憑,次年又成功考取了律師。

接下來的一年,高律師的人生掀開了嶄新的一頁——他成了一名名副其實的律師。

在上世紀末,一個初中生,全憑自己的努力考取了大專文憑和律師資格,並進而當上了律師,這簡直就是個奇跡!

不過,成為律師後的高智晟並沒有一門心思專注於個人的功名利祿,他的目光始終緊盯著底層民眾和他們的疾苦,他打的第一起官司就是義務為貧苦民眾維權。此後7年,他每年都將三分之一的精力花在了給窮人免費打官司,包括代理民眾維權案件控告地方政府上,直至律師執業證被官方吊銷。最難能可貴的是,他以大無畏的勇氣率先闖入中國維權運動最危險的禁區——為遭受中共非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維權,並在2005年連續三次公開致信中共領導人為法輪功人權請命。「在當今的中國,為苦難深重的法輪功學員伸張正義,乃是對暴政發出的最銳利的挑戰。六‧四期間,一位學生隻身阻擋坦克的身影震撼了世界。現在,高律師面對的何止是坦克車隊,他是站在危險的鋒刃上,悲憤地抗議黑手黨化的中共政權的人治黑暗,抗議人類歷史上最兇殘的獨裁群體的暴虐。非大勇者,不足以為此。」(袁紅冰先生)「此舉石破驚天,震撼宇內,必在青史留名。」(台灣魏千峰律師)

2005年12月13日,高智晟在大紀元時報發表公開聲明,痛斥中共是一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為此他宣布退出這個黨,並稱這一天為他「人生中最自豪的一天。」

廣東(汕尾)當局槍殺和平抗議民眾事件發生後,高律師在2005年12月15日再發表《這個政權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殺人》,指出「現政權的殘暴、愚蠢及無法無天的時間與它存在歷史一樣長」,呼籲每個中國人「丟掉幻想……以一切可能的方式力促身邊的人退出這殺人的集團」,不再做殺人者的幫兇或工具,退出共產黨。他認為如此才能從根本上徹底擺脫中國人民的災難厄運。

高先生公開推崇大紀元時報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的價值,指出「《九評》是中國人民用血和淚寫成的;《九評》是終結中國共產黨罪惡生命的死刑判決書」。傳播九評,是一場以真相和道德為結束武器的戰爭。

因為這一系列義舉,高律師被譽為「中國良心」,但與此同時,他也成了中共眼中最害怕最頭痛的人物。隨著高律師對中共及其專制體制認識的不斷深化,尤其是隨著其維權活動由針對個別單位和部門變為針對地方政府,直至整個國家機器和體制的一步步升級,中共對他的野蠻打壓也接踵而來,並不斷升級,愈演愈烈。

先是遭綁架、被監控,接著是吊銷律師執業證,再之後便是被秘密抓捕和囚禁,最後就是被非法判刑。期間,中共為了使高律師屈服,用盡了從酷刑折磨到威逼利誘等各種手段,但令人肅然起敬的是,一次次的失去自由,一次次的酷刑折磨都沒能讓高先生屈服。

2014年8月,高律師刑滿出獄後宣布不流亡國外,即使那意味著跟住在美國的妻子、女兒和兒子分離。「留在中國是上帝給我的使命」。

直到今天,高律師仍處於被軟禁的狀態,隨時都可能再度失去自由,但即便在這樣極度危險的情況下,他依舊無畏的接受了美聯社的採訪,對過去幾年裡自己所遭受的非人折磨無所顧忌的進行了揭露,並大膽預言中共將於2017年垮台!

在《神與我們並肩作戰》一書中,高律師曾將山東省當局對當地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的打壓稱之為「一個大省與一個盲人之間的戰爭」。縱觀高律師本人從業以來的維權歷程,我們完全可以說這是一位良心律師與中共的戰爭,一場善與惡的較量,正與邪的對決!同時,它也構成了一種不同尋常引人深思的「高智晟現象」。

我認為,對於研究當代中國歷史,尤其是中國當代政治史的人來說,「高智晟現象」堪稱是一件不可或缺的珍貴標本。

這個標本的價值就在於,一方面,它讓我們再清楚不過的看清了中共邪惡至極的本性,看清了「今日中國專制獨裁者的陰暗、凶蠻及對人類文明戕害的慘烈狀」,看清了「一個沒有憲政政治的社會,無法無天的權力究竟會對人權、人道及人類文明造成怎樣慘烈的禍害!它究竟有多麼兇殘、多麼恐怖」;另一方面,它也淋漓盡致的展現了高律師的良知與勇氣,「高貴的人格和堅貞不屈的人性」。誠如袁紅冰先生所言:「在中國律師界的整體人格墮落中,高智晟律師卻像一片燦爛的朝霞,使我看到了聖潔人格的希望。」(待續)#

責任編輯:南風

評論
2017-07-28 10: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