軟禁危房2年 數遭酷刑 異見人士邵明亮近況

人氣 1020

【大紀元2018年10月25日訊】(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導)邵明亮,南京浦口區響堂村人,因公開發表推翻中共暴政的言論,曾數次遭受酷刑、被關精神病院等折磨虐待,現以輪椅代步。

自2016年6月17日至今,他被軟禁在浦口區響堂村一間破舊的危房裡,警方禁止他出門購買食物,日常吃的多數是靠網民郵寄或者有人去看望他時帶給他的,飢飽不定,喝的是屋裡的自來水。近日,邵明亮的微信號再被封號,他向國際社會及媒體發出緊急呼籲:「我不想被他們(中共)整死,我想活著!」

邵明亮是政治異見人士、民復黨創建人。早年,他曾因反對村幹部砍林貪污腐敗,遭村幹部勾結警方打擊報復,此後,邵明亮走上了艱辛的進京上訪之路,但一直無果。

2013年,他開始創建民復黨並主張推翻中共暴政,多次被警方綁架到精神病院並被強行打針喂藥。

已被軟禁2年多 每天飲食被切斷

「他們既不讓我出去購買食物,也不給我食物,想活活弄死我,同時不想在外界造成什麼影響,他們是非常歹毒的。」2018年10月24日,邵明亮對大紀元記者介紹了自己的現狀。

「自從2016年6月17日至今年10月24日,我已被非法軟禁了2年4個月7天。」邵明亮時而激動時而平緩地憶述著自己所遭受的非人待遇及殘酷迫害。

據邵明亮介紹,他被軟禁的這處房子四面透風漏雨,警察在將他送入屋子之前,已將房內的生活設施全部給扔了。警察不但禁止他外出購買食品,就連網上訂貨也阻攔。

10月21日,有網民去給他送食物後,被警察綁架,有的被關四五個小時,有的被關六七個小時。

網民「紅塵客棧」因為將邵明亮的真實情況傳遞給外界,被南京市公安局和江寧區分局分別抓去審訊,並威脅網民不要給邵明亮送食物。另有一名網民到村裡看望邵明亮,被公安局國保的兩輛警車攔堵。今年過年之後,殘疾人網民呂千榮去看望他,過後,呂千榮也被綁架,並被送到醫院強迫吃控制精神病的藥物。

不過即使這樣,仍然有許多朋友在關注著他,邵明亮說。

當地國保圍堵網民的兩輛車。(推特圖片)

遭受酷刑折磨

據邵明亮回憶,2016年6月17日,本應該是釋放他的日子,但在那天上午10時多,警察將他從拘留所連同輪椅一同拖上警車,在車上,南京市公安局浦口分局珠江派出所的副所長黃智明長時間不停地暴打他的頭部,致使他的頭部受重傷,隨後黃又用腳踹他。邵明亮說,打累了之後,黃還抽出警用皮帶,往他滿是傷病的身上猛抽,最後將他送到了現在的房子裡軟禁起來。

「之後,我有將近一年的時間,不太會說話,寫字也很困難,好久手機都不會用了。」說話中,邵明亮有些哽咽,不過很快又恢復了正常,聽得出來他不願意回憶那些遭受羞辱和酷刑折磨的日子。

「每次當我身體稍有好轉,他們就來抓我實施酷刑,折磨我,看我半死不活的,就又把我軟禁在這個屋子裡,就等於讓我自生自滅,就這麼死掉。」

「他們不讓我出去看病,我叫120(救護車)來急救,他們也不讓,就想讓我死在這裡。」 因說話時雙耳及頭痛得厲害,邵明亮不時地稍稍停頓下才能再繼續說。

邵明亮說,以前他被關押期間,在3月份的冷天氣裡,警察強迫他脫掉外套,睡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還多次用冷水澆身、火烤、暴打等等酷刑折磨他。目前,他的雙腿已不能正常走路,腦子還在恢復中,說話的時候耳朵發脹且疼痛,手拿東西也吃力。

被強制灌藥打針 心臟驟停

此前,網絡上有多個邵明亮公開介紹自己的視頻。

據邵明亮自述,他最早是於1997年的秋季,在村裡為了護林,向有關部門舉報村幹部毀林貪污腐敗而遭到打擊報復的。村幹部勾結警方和「老山(音)林場」派出所指導員黃春元等人,將他關押進青龍山醫院,此後,邵明亮多次被醫護人員捆綁在床上強制灌藥和打針。

「這些藥物對我的身體傷害很大,我曾因被打針發生了心臟短暫驟停的情況,十分痛苦。」邵明亮在視頻中說,經歷了4個多月的煎熬後,在其父母強烈要求下,他才被釋放。

2000年,邵明亮又因與一村民發生糾紛,為了賠償問題他上訴到法院,警方硬說他是精神分裂症,他又被強制送到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病科看押。因實在受不了那些非人的折磨,他瞅準了一個機會,逃出了精神病院。

從此,他走上了進京上訪的維權路,但很快他便意識到,中國公民沒有人權保障,沒有民主法治,(維權者)很可能隨時都會被關進精神病院,中國需要從政治體制上進行變革。

2013年,在北京上訪的邵明亮萌生了創建「民復黨」的念頭,希望逐步推動中國社會走向憲政民主。他曾到南京某大學、蒲口區政府門前舉牌,宣傳民主及「推翻中國共產黨,中共必亡。」因此,他再次被送進了南京市棲霞區的一個沒有掛牌的精神病院關押。

出來後,他突然遭遇不明車禍,雙腿被壓斷,他躺在醫院治療期間,仍有十幾個警察看守他,至今,他的腿沒有恢復。

2016年3月2日,邵明亮又因發表謾罵中國共產黨要亡黨並呼籲網民們勇敢地站出來反對共產黨專政等言論,被關押到南京腦科醫院精神科,但因醫生未出具相關的診斷證明,警察開車押他回派出所,在這個過程中,警察暴打其頭部,致使他頭疼欲裂,同時他的家也被查抄。

「他們想拘留你的時候,就說你沒有精神病。他們想把你關進精神病院的時候,就說你有精神病,有與沒有全憑他們一句話。他們的權力很大,隨意性也很大。」邵明亮說。

鏟除暴共 馬列斯毛是歪理邪說

在跟記者的談話中,邵明亮不斷重復著自己的主張:鏟除暴共馬列斯毛,建立一個憲政民主,有民權,有自由,有法制,透明陽光的公民社會。

邵明亮認為,共產黨不是中華民族的產物,它是當時的俄國傳入中國的變異的東西。共產黨代表著野蠻、落後、屠殺、血腥,邪惡、殘暴,一次一次屠殺中國人。

邵明亮還分析說,馬列文化不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和華夏子孫沒有關係,是外來的,馬列子孫是共產主義的歪理邪說,它給人類帶來了殺戮、貧窮,危害整個人類。

「我把它稱為黃俄納粹共產黨。它是俄國故意在中國培植的一個勢力,不可能讓它們統治世界,不可能讓它們得逞。而中華傳統文化比馬列斯毛要好上百倍、千倍、萬倍。」

「神奇的是我沒有死掉」

「昨晚(24日),他們又把我的微信封了。」「他們就是想折磨死我,偏偏我命大沒死成。」「我呼籲國際社會、人權組織關注我,我不想被中共害死。」言談中,邵明亮透露出要生存下去的強烈願望。

他表示,雖然通話時間有限,不能詳細地闡述他的觀點,但他仍然堅定地重復著:「我是公開在網絡上喊出『打倒共產黨』『推翻暴共』的。

「我不承認1949年以來中共的所有的東西,包括政治、經濟、文化以及語言系統,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不是國家,是一個反人類的恐怖組織,是恐怖組織的控制區,國際社會不應該承認它的(中共)國家地位。

「它們(中共)很快就要完蛋了,只有真正了解中華民族歷史的脈絡,才能準確地把握未來的方向,讓我們共同參與見證共產黨垮台的這一過程。」邵明亮最後說道。#

回覆給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李旺陽逝世5周年 胞妹遭監控 50人被軟禁
黃琦85歲母親控訴兒遭虐待 盼見最後一面
武漢樂投受害人維權 燒傷難友陷絕境籲關注
蘭州法輪功學員韓旭被非法庭審 律師駁斥構陷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敲詐、賣假貨 華人因這些重罪遭遣返
【紐約調查】美禁共產黨員移民 入籍多年也被追查
【薇羽看世間】更多爆料 拜登本人要懸?
【重播】川普賓州講話:拜登贏就是中共贏
【新聞看點】川普拜登衝刺 美遏制中共有15牌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