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數字極權 大陸多地啟用「闖紅燈」曝光台

一段網上發布的視頻顯示,中共警方通過人臉識別系統進行定點監控重點人員。(推特截圖)
人氣: 633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8年03月17日訊】(大紀元特約記者常春、李新安採訪報導)中共被指正在利用數字極權維護統治。目前,大陸多地啟用了人臉識別系統對闖紅燈的行人進行曝光和處罰。專家們認為,中共通過非常手段採集公民面部信息,其主要目的是監視民眾和進行社會管控。

據陸媒報導,近日,深圳警方上線了行人闖紅燈曝光台網站,無論是騎車還是步行的路人,只要闖了紅燈,就被記錄下「違法時間」和「地點」。該行人的姓名、身分證、現場照片等信息會被部分公開。此外,該網站還可通過姓名和身分證信息搜索到當事人。

通過人臉識別技術鎖定行人,深圳並不是第一個推出的城市。去年5月,山東濟南交警首次採用人臉識別系統對闖紅燈的行人進行處罰和曝光。人臉識別抓拍器可對行人、非機動車闖紅燈自動抓拍。

據報,自動抓拍設備會把人臉特徵摳下來,和省廳部門的人像採集比對系統進行對接;當事人的「違法」信息將被錄入公安交通管理誠信信息平台;交警部門還會將當事人的「違法」信息函告其工作單位或社區居委會,並通過電視媒體和網絡平台同步曝光。

據央廣網報導,重慶、福州等多地也在使用「人臉識別」系統整治行人闖紅燈。此次,深圳警方表示,「智能行人闖紅燈取證系統」只是智慧(智能)城市建設的一部分。

《經濟學人》的一篇文章認為,中國正在變成數字極權國家。如,社會信用系統是中共啟動的數字社會控制實驗。外界注意到,當攝像頭通過自動人臉識別技術記錄某人闖紅燈後,這一信息會自動對其社會信用評分產生影響。很多人或因此被列入黑名單,受到限制貸款、限買飛機票和動車等嚴厲制裁。

網民對此議論紛紛,深表關注。網友「HeTaoKe」舉例了自己的親身經歷。他年三十的時候跑步違章,這面部識別,一張照片查到他,短信通知,處罰書直接寄到家來了。關鍵是他家的地址,不是戶籍登記身分證住處,不是駕駛證行駛證住處 ,不是名下房產住處,也不是手機登記地址,連銀行帳單地址都不是,只是孩子上學就近臨時租住的,只做過網購快遞。

網友「alexrover123」說,這是一個「無隱私社會」。網友「cuixueqin」表示,在大數據時代的極權國家,個人將無處遁形,一個比《1984》更恐怖的時代即將到來。

北京社會活動家胡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目前,各種各樣的「黑科技」層出不窮。他最早聽說這個技術的時候,讓他大吃一驚。有些闖紅燈的人就是早市提著籃子的老太太,它也可以馬上識別出來。針對普通民眾,「這個東西已經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發展到這種地步了」。

胡佳表示,在這種大數據的管理過程中,這套系統已經運行得非常成熟了。現在很多時候,比如在銀行就是刷臉自動存取款。他分析,以前對公民的面部採樣是通過身分證系統,但是幾年之內人的樣貌都會有一定的變化。在這種情況下,它做到像識別老太太都這麼快的話,那估計它還有其它採樣的手段。

比如,中國公眾在使用微信的時候大量地使用自拍,或者拍了別人發到網上去,每天有億萬人在做這樣的事情。這些數據都進入了騰訊的數據庫。那麼騰訊一下子就採集到了大量的、鮮活的、及時的、切近的各種人的樣貌。而騰訊的後門是對國家安全部門、公安國保部門這種「維穩」系統開放的。

他表示,一個技術在一個民主體制下,有法制環境的過程中,對於這種技術應用有很多的約束,它只能用於保障國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領域,是保障一種民主制度;而在一個專制體制之下,它是一個完完全全的統治工具,是一個隨時要狙殺你的瞄準鏡,是一個雷達,這個東西就非常可怕。

他指出,中共的公安、警察的首要職能是保證黨的執政地位;法院檢察院的「兩會」工作報告,頭一條都是維護國家安全,而不是說維護社會公正、司法公正。他們首要打擊「顛覆國家政權」這種類型的,說白了也就是維護執政黨的安全、壟斷利益的安全。這套思路是一脈相承的,現在大數據下的人臉識別系統也依然是這樣,重點人員馬上可以標記紅色。

胡佳認為,這套大數據系統、跟十幾億人連在一起的系統,在反恐、在遏制刑事犯罪和其它案件方面的目的,只是它的附屬作用,這套東西最主要的功能是「維穩」。現在天網工程、雪亮工程,這些東西都是全覆蓋的。它最主要的作用是進行社會管控,這都是正在發生的、正在進行的。

「你可以想見當你走出家門時,它的預警系統就已經啟動了,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你就是『真人秀』了。你走到哪裡,都有一隻眼睛在看著你。」他說,「而且隨著人工智能的提高,在人力資源力所不及的地方,它還會設計新的系統來盯著你,機器就隨時把你鎖定了。對社會管控不留死角,讓你插翅難飛。」

胡佳舉例說,像這次兩會上的「白眼」事件,就是他們工作沒有做到位,系統直播的時候一下子疏漏出來了,結果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東西,整個顛覆了兩會所謂的「偉大、光榮、正確」的氛圍,這種高高在上全都在這個白眼中、在眾人的大笑中轟然坍塌。他說:「以後中共的命運也是如此。」

《百姓》雜誌前主編黃良天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很顯明是中共一個監控的手段、「維穩」的手段,也是它們看到自己有一些包括意識形態、政權的合法性問題。

黃良天說,儘管中共進行數字極權統治,但是民眾並不害怕。它不能用一種合法的、普世的價值來維護社會秩序,它肯定是採取另外一種新的科技手段和從蘇共延續下來的一種恐怖手段。#

責任編輯:孫芸

評論
2018-03-17 3: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