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数字极权 大陆多地启用“闯红灯”曝光台

一段网上发布的视频显示,中共警方通过人脸识别系统进行定点监控重点人员。(推特截图)
人气: 63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常春、李新安采访报导)中共被指正在利用数字极权维护统治。目前,大陆多地启用了人脸识别系统对闯红灯的行人进行曝光和处罚。专家们认为,中共通过非常手段采集公民面部信息,其主要目的是监视民众和进行社会管控。

据陆媒报导,近日,深圳警方上线了行人闯红灯曝光台网站,无论是骑车还是步行的路人,只要闯了红灯,就被记录下“违法时间”和“地点”。该行人的姓名、身份证、现场照片等信息会被部分公开。此外,该网站还可通过姓名和身份证信息搜索到当事人。

通过人脸识别技术锁定行人,深圳并不是第一个推出的城市。去年5月,山东济南交警首次采用人脸识别系统对闯红灯的行人进行处罚和曝光。人脸识别抓拍器可对行人、非机动车闯红灯自动抓拍。

据报,自动抓拍设备会把人脸特征抠下来,和省厅部门的人像采集比对系统进行对接;当事人的“违法”信息将被录入公安交通管理诚信信息平台;交警部门还会将当事人的“违法”信息函告其工作单位或社区居委会,并通过电视媒体和网络平台同步曝光。

据央广网报导,重庆、福州等多地也在使用“人脸识别”系统整治行人闯红灯。此次,深圳警方表示,“智能行人闯红灯取证系统”只是智慧(智能)城市建设的一部分。

《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认为,中国正在变成数字极权国家。如,社会信用系统是中共启动的数字社会控制实验。外界注意到,当摄像头通过自动人脸识别技术记录某人闯红灯后,这一信息会自动对其社会信用评分产生影响。很多人或因此被列入黑名单,受到限制贷款、限买飞机票和动车等严厉制裁。

网民对此议论纷纷,深表关注。网友“HeTaoKe”举例了自己的亲身经历。他年三十的时候跑步违章,这面部识别,一张照片查到他,短信通知,处罚书直接寄到家来了。关键是他家的地址,不是户籍登记身份证住处,不是驾驶证行驶证住处 ,不是名下房产住处,也不是手机登记地址,连银行账单地址都不是,只是孩子上学就近临时租住的,只做过网购快递。

网友“alexrover123”说,这是一个“无隐私社会”。网友“cuixueqin”表示,在大数据时代的极权国家,个人将无处遁形,一个比《1984》更恐怖的时代即将到来。

北京社会活动家胡佳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目前,各种各样的“黑科技”层出不穷。他最早听说这个技术的时候,让他大吃一惊。有些闯红灯的人就是早市提着篮子的老太太,它也可以马上识别出来。针对普通民众,“这个东西已经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胡佳表示,在这种大数据的管理过程中,这套系统已经运行得非常成熟了。现在很多时候,比如在银行就是刷脸自动存取款。他分析,以前对公民的面部采样是通过身份证系统,但是几年之内人的样貌都会有一定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它做到像识别老太太都这么快的话,那估计它还有其它采样的手段。

比如,中国公众在使用微信的时候大量地使用自拍,或者拍了别人发到网上去,每天有亿万人在做这样的事情。这些数据都进入了腾讯的数据库。那么腾讯一下子就采集到了大量的、鲜活的、及时的、切近的各种人的样貌。而腾讯的后门是对国家安全部门、公安国保部门这种“维稳”系统开放的。

他表示,一个技术在一个民主体制下,有法制环境的过程中,对于这种技术应用有很多的约束,它只能用于保障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领域,是保障一种民主制度;而在一个专制体制之下,它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统治工具,是一个随时要狙杀你的瞄准镜,是一个雷达,这个东西就非常可怕。

他指出,中共的公安、警察的首要职能是保证党的执政地位;法院检察院的“两会”工作报告,头一条都是维护国家安全,而不是说维护社会公正、司法公正。他们首要打击“颠覆国家政权”这种类型的,说白了也就是维护执政党的安全、垄断利益的安全。这套思路是一脉相承的,现在大数据下的人脸识别系统也依然是这样,重点人员马上可以标记红色。

胡佳认为,这套大数据系统、跟十几亿人连在一起的系统,在反恐、在遏制刑事犯罪和其它案件方面的目的,只是它的附属作用,这套东西最主要的功能是“维稳”。现在天网工程、雪亮工程,这些东西都是全覆盖的。它最主要的作用是进行社会管控,这都是正在发生的、正在进行的。

“你可以想见当你走出家门时,它的预警系统就已经启动了,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你就是‘真人秀’了。你走到哪里,都有一只眼睛在看着你。”他说,“而且随着人工智能的提高,在人力资源力所不及的地方,它还会设计新的系统来盯着你,机器就随时把你锁定了。对社会管控不留死角,让你插翅难飞。”

胡佳举例说,像这次两会上的“白眼”事件,就是他们工作没有做到位,系统直播的时候一下子疏漏出来了,结果就这么一个小小的东西,整个颠覆了两会所谓的“伟大、光荣、正确”的氛围,这种高高在上全都在这个白眼中、在众人的大笑中轰然坍塌。他说:“以后中共的命运也是如此。”

《百姓》杂志前主编黄良天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这很显明是中共一个监控的手段、“维稳”的手段,也是它们看到自己有一些包括意识形态、政权的合法性问题。

黄良天说,尽管中共进行数字极权统治,但是民众并不害怕。它不能用一种合法的、普世的价值来维护社会秩序,它肯定是采取另外一种新的科技手段和从苏共延续下来的一种恐怖手段。#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8-03-17 3: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