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卑詩汽油價為何貴得離奇 高出亞省60%

溫哥華汽油價

卑詩省沿海地區的油料運送能力嚴重不足是造成汽油價格高昂的原因之一。(加通社)

人氣: 233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曲深溫哥華編譯報導)與阿爾伯塔省相比,卑詩省汽油價格總是高的出奇。在過去的幾周裡情況更糟,卑詩油價變得絕對的,「史無前例」的,不成比例的高。1月10日那天,埃德蒙頓汽油每升84.9加分,而卑詩省省府維多利亞每升137.9加分,差價高達53加分,也就是說維多利亞的汽油價格比埃德蒙頓高63%。

如果用長拖車(B-Train)從埃德蒙頓裝滿63,500升零售價汽油,運到西海岸,僅靠零售差價,收入就達3萬多加元。如果駕駛皮卡從埃德蒙頓到溫哥華,後面拖一個裝有378升的油箱拖車,12小時後油箱裡面的汽油價值將神奇地增加148加元。

那麼,為甚麼卑詩省的汽油價格高的離奇?下面是造成這個現象的幾個原因。

卑詩汽油價格含稅高

溫哥華汽油價
全部稅項加在一起,卑詩省每升汽油要支付的稅款高達49.4加分。(iStock)

高稅率始終是造成加拿大油價高的最重要因素,這也是美國油價比加拿大低的「荒謬」的單一原因。即使在美國稅率高的州,例如加利福尼亞州,油價也總是比加拿大最便宜的角落,如薩斯喀徹溫省,便宜許多。

除了聯邦稅,加拿大各省稅率也有差異,加在一起,稅賦差異明顯。在埃德蒙頓每升汽油征10加分的聯邦許可稅,5%的消費稅,和6.73加分的碳稅。在溫哥華除了10加分的聯邦許可稅,每升汽油征7.78加分碳稅,17加分公共交通稅,額外還有8.5加分省稅。全部稅加在一起,卑詩省每升汽油支付約49.4加分的稅。在溫哥華加滿43升油箱要支付超過20加元的省稅、聯邦稅和市政稅。而在埃德蒙頓加滿同樣的油箱付稅不到10加元。兩者相差一倍。

卑詩沿海地區油料運力不足

除了稅款,卑詩省與阿爾伯塔省汽油批發價格之間也存在重大差異。根據加拿大石油公司(Petro Canada)的最新定價,埃德蒙頓無稅、無加價汽油每升56.3加分,溫哥華69.2加分,納奈莫(Nanaimo)70.8加分(加拿大最高)。造成這個現象的主要原因是卑詩省沿海地區的油料運送能力嚴重不足。

1986年世博會期間,溫哥華地區擁有126萬人口,四家煉油廠。現在大溫哥華地區擁有250萬人口,經過20世紀90年代一系列關閉之後,只剩下相對較小的本拿比煉油廠一家。本拿比煉油廠每天僅生產5萬桶燃油。相比之下,新不倫瑞克省的歐文煉油廠每天生產32萬桶燃油。本拿比煉油廠的燃油產量遠遠不能滿足溫哥華島和低陸平原的燃油需求。汽油和柴油的巨大缺口主要來自兩個地方:通過跨山輸油管道(Trans Mountain)從埃德蒙頓輸入或通過海運從國外進口。

然而跨山輸油管道已經滿負荷,因此唯一使西海岸擁有足夠燃油的方法就是油價足夠高,吸引國外足夠多的油輪和汽油駁船。這些油船大部分從華盛頓州離港,偶爾也有一些來自亞洲。

卑詩省加油站利潤高

推動卑詩油價高的最後一個因素是卑詩省加油站利潤高。溫哥華或納奈莫加油站老闆的收入比他們的埃德蒙頓同行高的多。部分原因是埃德蒙頓油料來源豐富。該市有三家大型煉油廠,由於供過於求而不能滿負荷運營,這使得埃德蒙頓加油站得到最便宜的燃油,同時也使得加油站不敢增加利潤。

零售加價不是汽油價格高的主要因素。加滿前面提到的一個43升油箱,典型的加拿大加油站只賺5加元,實際上加油站的大部分收入來自香煙、能量飲料等。卑詩省加油站老闆只比他們的阿爾伯塔省同行多收幾加分。但累加在一起,就不是微不足道了。正如加拿大石油分析公司肯特集團副總裁傑森‧派瑞特(Jason Parent)所說:「批發價格有所不同,稅率存在差異,然後零售利潤率存在差異。將這些因素疊加在一起,差距可能會變得很大。」

新輸油管會帶來改善嗎

在2016年國家能源委員會批准跨山輸油管道擴建的文件中,有一個暗示說,這個項目一旦完成,將能夠向西海岸輸送額外的汽油和柴油。 目前現有的跨山輸油管道運送的大部分是稀釋瀝青,同時供應低陸平原三分之一的精煉燃油。跨山輸油管道擴建部分幾乎全部用於運輸稀釋瀝青出口,而現有的跨山輸油管道將成為「1號線」。1號線是一條專門用於運輸「輕質原油」的管道,包括汽油和柴油。

加拿大國家能源委員會在報告中寫道:「跨山輸油管道公司表示他們不打算用1號線運輸重質原油。」這句話有兩個解釋,一個解釋是用1號線運送成品油,這將能夠滿足西部沿海地區的所有燃料需求,大大縮小油料批發價格差距。另一個解釋是用1號線運送輕質原油,這將對降低維多利亞和溫哥華油價無濟於事。

簡短的答案是阿爾伯塔省額外輸油管道容量確實會降低卑詩省的油價。這實際上也是降低卑詩省油價的最有效的方法,遠比在卑詩省建造更多的煉油廠更合理有效。但是不能保證這種理想的情況一定會發生。阿爾伯塔大學能源經濟學家安德魯‧利奇(Andrew Leach)對《國家郵報》說:「我認為它(輸油管道擴建)可能不會對(燃油)零售價格產生太大的影響。」◇

責任編輯:李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