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分析:美中達階段性貿易協議 下步何去何從

10月11日,第13輪美中高級別貿易談判結束,達成第一階段的貿易協議,雖然這不能解決一些重大問題,但可緩解緊張局勢,達成一致的共同利益,也反映出雙方經濟增長的極端帶來的壓力。(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氣: 60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10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中美週五達成口頭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在暫時平息貿易衝突獲贊的同時,也留下一堆待解的棘手問題。

彭博社週五(10月11日)報導說,中方承諾加大購買美國農產品是週五公佈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最大的勝利,但兩年前北京就這樣提過了;基於雙方對知識產權和貨幣協議的不明確承諾,貿易談判的後續發展仍存若干猜想。

「總體而言,目前的一攬子計劃將使市場平靜,並減少對貿易驅動的美國和全球經濟體衰退的擔憂,」報導寫道,儘管雙方尚未達成書面協議,預計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和中國的習近平主席將在一個月後在智利簽署協議,這期間仍存在很多不確定的因素。

彭博社認為,週五宣布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範圍比川普本人曾經設想的、以及五月談判破裂時的討論範圍要小得多。

彭博社經濟學家歐樂鷹(Tom Orlik)和蘇亞特耶娃(Yelena Shulyatyeva)的分析指,中美達成一項小型貿易協議,雖然不能解決一些重大問題,但可緩解緊張局勢,這符合雙方的利益,也反映出雙方經濟增長放緩帶來的壓力。

「這才是真正傳遞出來的信息。」分析寫道,「這次發生改變的是經濟狀況(變弱——意味著頂著更大壓力達成協議)和決心實現的目標範圍(縮小,沒有試圖解決諸如市場准入等棘手問題-——意味著更容易達成協議);這增加了(本次談判)成功的概率。」

但他們也指出,哪怕對這樣一份規模較小的協議最終能否獲得落實,外界都存在合理的質疑。「官員們稱,將需要三到五週的時間來敲定細節。但過去談判破裂所用的時間都比(三到五週)短。」

川普政府前貿談官員對進展表示樂觀

即使是暫時的和平也可能具有更廣泛的利益。「這不會改變中美關係或中美之間的貿易條件,但表明兩國可以在一個重要問題上共同努力,」川普的前經濟顧問克里特‧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說。

「學會這樣做、對避免我們之間各方面關係進一步廣泛惡化至關重要,因為惡化對任何一方的長遠利益都沒有好處。」

而且倘若雙方能兌現這樣一個小型協議,對未來的影響也會是重要和積極的。除了解除對經濟施壓,同時也會改善貿易談判氣氛。

金斯伯丁(King&Spalding)律師事務所的合夥人史蒂芬‧沃恩(Stephen Vaughn)表示,「今天是川普總統的一個大勝利。週五再一次證明,美國在貿易談判中具有巨大的影響力,一旦我們選擇用它。」

沃恩今年初卸任,他曾是美國貿易談判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的得力助手。

觀察家:解決不了兩國之間的摩擦根源

美國智庫亞洲社會政策研究所研究員、前美國貿易談判代表溫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表示,週五的中美談判協議內容與財政部長史蒂文‧姆欽(Steven Mnuchin)以及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兩年前達成的、但遭到川普拒絕的非常相似。

「看起來像是一筆輕交易,而不是實質性交易。」卡特勒說。他指出,雙方談判人員在未來幾週將成果轉為紙本協議仍存被進一步削弱的風險。

因為在週五宣布達成協議前,雙方出現諸多惡化跡象,協議後仍留下了很多未觸及的問題,從中國國內對NBA高管支持香港抗議活動發起的抵制到白宮本週首次制裁迫害人權的中國科技公司以及限制中共官員簽證。

「這項協議幾乎解決不了兩國之間任何主要的貿易和經濟摩擦根源。」康奈爾大學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國團隊前負責人埃斯瓦爾‧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說。「在核心結構問題上,雙方仍然存在著巨大缺口。」

國會關注執行機制 尚留很多棘手問題待解

外界關注最重要的是執行機制——確保北京不會違背其承諾、川普政府誓言要改變的遊戲規則核心要件——將留到以後再解決。

川普週五說,雙方正在執行機制上進行努力。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解釋,雙方將有一個非常複雜的諮詢過程。「這就是我們要解決的最後一個問題。但是美中雙方都同意,協議絕對必須擁有一個可行的爭端解決機制。」萊特希澤說。

在週五白宮宣布消息後,國會關注貿易談判的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再次重申:「在付出如此多的代價之後,美方需將與中方達成一份全面、可執行以及公正的協議。」

除了執行機制,還有美國長期以來對中國國內的政府補貼(從廉價電力到低息貸款)以及市場准入限制都沒有過多觸及。而作為長達18個月的貿易戰源頭——美國301調查中共盜竊美知識產權的處理將如何也未知。

至於人民幣匯率操縱問題,美國財政部長姆欽只表示,在透明度上中方有了新承諾,而美方願意審查8月將中國指定為匯率操縱國的規定。

彭博社引述接近會談的消息人士的話說,跟中方敲定的貨幣協議模仿了新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中的對市場確定匯率的條款,但沒有包含爭端解決機制。

華人網民點評

對誰輸誰贏的爭論,中文網民點評說:「有一點容易被大家忽視,而這一點恰恰非常關鍵:自雙方開始談判以來,美方已加征的關稅並沒有取消,或者說一直沒有在這方面作出任何讓步,套在中方頭上這道牢牢的緊箍咒還在;而要求美方取消加征的所有關稅一直是中方談判的第一訴求或核心訴求,因為美方長期維持高關稅對中方來說是致命的。」

「先落成文字簽字再說吧,別搞到最後某人又刪除關鍵內容。」

「相當於用延遲關稅的成本,換了這些某方可以隨時反悔的承諾,兩邊都想拖時間,都想等大選,但是美方付出的延遲加碼,某方卻是切實的讓步,雖然可以隨時反悔,但反悔的話一方面道義上會理虧,一方面又給了美方加碼的理由,這一輪只能說,對於美國來說不輸不贏,川普和華爾街小賺,某方又可拖一下時間。」

「美方的代價只是大統領的一條推特,其它條件沒有任何變化,而且加碼的條件還在,只是延後。」#

責任編輯:李緣

評論
2019-10-14 3:1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