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漣:台灣在「紅色滲透」之下的焦慮感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中)3月11日召開國家安全會議,國安會提出報告表示,中共為了加速統一台灣,有4大策略,包括運用藍綠對立,在台灣形塑統一氛圍。(總統府)

人氣: 6649
【字號】    
   標籤: tags: ,

5月25日,我正在台北返回美國的飛機上,台灣外交部高調發表一份聲明,公開披露台灣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李大維訪美期間與白宮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舉行會見這一消息,並將台灣駐美機構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更名為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這對處於北京壓力之下的台灣具有相當重要的政治意義。台灣之所以發布這份聲明,不僅因中國將台灣視為有待統一的省份,始終未曾放棄以武力統一台灣的意圖,更因北京對台灣的紅色滲透無所不至,讓台灣深感警惕。此情此境之下,與美國維持更緊密的關係,成為台灣的安全選項。

紅色滲透台灣成為「房間裡的大象」

我的新書《紅色滲透:中國媒體全球擴張的真相》於今年3月在台灣出版,應出版社邀約,我與先生於五月間去了一趟台灣——從2000年第一次去台灣直到今年,我總共去過三次台灣,前兩次都非常匆忙。這次我決定多待一陣,為適應與余傑同台演講的行程,一共24天。其間因各種邀約不斷,行程不斷改變,只有五、六天時間能夠遨遊於山海市井之間,益處是見到台灣最有代表性的各方人士。期間,我在國立台灣大學、中正大學、中山大學與台灣國立政治大學及多個機構,一共演講了十多場,開了多次座談會,接受了十餘家媒體採訪,有機會接觸台灣各界人士。與讀者直接見面的會議,反而只有兩場。但出版人對此非常滿意,認為社會效果特別好。

談及拙著之時,我發現,儘管這本《紅色滲透》分析的是中共在全球的大外宣,涉及台灣的只有第五章「中共政府對台灣媒體的紅色滲透」,文中徵引的是過去20年以來台灣的各種文獻資料,卻引起了令我深感意外的反響與共鳴。無論是演講後的對話,還是座談,台灣各界人士基本都同意我對中共對台灣紅色滲透的以下分析:

1. 政治上,以國民黨中的親共人士作為其在台灣的代理人。這些人分布在台灣各界,名字台灣人也都知道。馬英九政府時期,台灣與中共走得特別近,一度要與大陸簽訂兩岸一體化的服貿協議,就是這批中共的政治代理人在起重要作用。

2. 經濟上,在大陸投資的台商們由於利益牽引,大多數都與中共維持良好關係。少數台商即使內心不喜歡中共,也不敢以真實態度示人。這讓中國大陸很容易達成「以商制官」的目標,讓台商牽制台灣政界。

3. 文化上,對台灣的傳媒業與大學進行滲透。對台灣傳媒業的滲透,我在《紅色滲透》一書中有詳細分析與論述。對學界與出版業則是利用允許訪問大陸作管控籌碼。如果對大陸友好,學界人士可以每年赴大陸訪問並獲得相關單位接待交流,拿到相關資料以供研究;出版業則可以與大陸保持文化交流,讓大陸進口本出版社的圖書。大陸市場大,這一招挺管用。

4. 從宮廟文化到台灣基層,中共都在積極滲透。有關這點,由於平時對台灣的關注集中在經濟、政治方面,未留心這類信息。此次去台灣聽說後,再核查資料,發現此事早在2017年被曝光。2016年台北市一百多位里長前往上海,六天五夜行程只自費1.5萬新台幣,到達上海後由上海台辦招待,還舉著「中國統一是責任」字條合照。2017年,有網友爆料中國解放軍將軍轉貼一份中華台北村里長聯合總會草案,號召台灣村里長入會。台灣中廣網找到了這份文件,內容是大陸將就環保文化老人福利等進行交流。兩件事情被聯繫起來,台灣社會普遍質疑,這是國台辦擴大台灣基層村里長組織活動的統戰,而籌備會發起人就是台北市里長聯誼會總會長勤榮輝。台灣村長、里長是民選的,政府無法可管,但台灣人普遍擔心2018、2020選舉,這些村里長恐怕幫中國支持的候選人拉票。

上述問題非常明顯,為何成為被忽視的「房間裡的大象」?原因很簡單,台灣兩黨的黨爭由來已久,這些話題只要被提起,就會被視為綠營抹黑藍營。台灣學者與智庫都談到,一旦被貼上標籤,對方陣營一般拒絕相信,中間立場者也視為黨爭之言。我極少去台灣,也與台灣兩黨素無聯繫,但在台灣出版過四本書,有一定影響。對台灣人來說,一位局外人的客觀觀察,且與台灣現實完全吻合,因此更容易被接受。

台灣此刻的最大焦慮

台中兩岸關係,雖然是台灣與大陸之間的關係,但實質上卻是台美中三角關係。與台灣各界人士晤談之下,大家一致同意:台灣民進黨在意識形態上親近學習美國民主黨,對前者的大多主張照單全收,但美國共和黨政府更願意為保護台灣安全出力。台灣各界也意識到,中美貿易戰升溫,美中關係惡化,正是讓台商回家的好時機——台灣失去「四小龍」地位,經濟不振長達20年之久,台灣人普遍認為這是台商都赴大陸投資,台灣經濟空心化所致。但現在時機來了,台灣是否能夠抓住,卻很難說,因為2020大選在即,一切得等新總統上任才能定奪。目前,民進黨兩位可能的候選人是蔡英文與賴清德,國民黨兩位可能的候選人是韓國瑜、郭台銘,外加一名柯文哲,民意調查對這些人的支持率處於不停漲落之中,時時刻刻都在變化。我也問過不少台灣人,歷來被視為民調楷模的美國民調在2016年失手,台灣民調是否也因黨爭影響出現這種情況?回答是有些黨爭影響,但還未出現過美國2016年大選那種大失手,他們一般根據多家民調意見得出結論。

與談過的幾十位台灣各界人士,儘管都知道明年美國與台灣兩場大選的結果都與台灣命運密切相關,但沒有一位敢對台灣2020大選結果打保票。儘管如此,有些分析卻是老到之言。

一是台灣選民都知道自己手中的選票重要,想當選是需要「拜票」的——不在台灣,很難理解「拜票」一詞當中的「拜」意味什麼。關於郭台銘,台灣多人都談到他的性格強勢霸道,唯我獨尊,註定受不了拜票之艱苦。有一位在郭台銘公司工作的員工說的話很有代表性:在鴻海工作的人,私底下議論時不少人說決不將票投給郭台銘,他是一位成功的企業家,不代表他能做好總統一職。

二是台灣的地方選舉與總統選舉,選民考量的重心不一樣。2018年,台灣最大的政黨確實是「懲罰民進黨」,無論藍綠選民,都因蔡英文執政三周年的政策而不滿,其中詬病最多的是「十八拍」改革對軍公教人員利益的觸動、「一例一休」政策引發勞資兩造的不滿、綠色能源政策與同婚合法化政策,失去了綠營不少基本選民(社會中下層)的支持。與談的台灣人都認為這確實都是對蔡不利而對賴清德有利的因素。但有位本省知識人的看法可能是我聽到過的最樂觀的說法:台灣總統大選,統獨考量是首要問題。

所有人都認為,未來幾個月,無論是候選人還是北京,甚至美國發生什麼,都可能對台灣大選產生影響,比如2013年的太陽花運動說來就來,事先毫無徵兆。

所有人都承認北京絕對會干預2020台灣大選,但用什麼方式干預才算用對力道(不引起台灣反感),是件不可預知之事。台灣人普遍有個印象:中共的習近平總書記非常強勢,但講話隨意,朝令夕改,並列舉了他今年1月對台講話(警告台灣統一不可阻擋,並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表示不承諾放棄使用武力),以及對國有企業改革的前緊後鬆,還有這次中美貿易戰在一年多艱苦談判後突然掀翻桌子,等等。這位性情難以捉摸的領導人又成功廢除了「連任限制」,台灣無論選出什麼人當總統,都得與其相處不止一個任期,「真的好辛苦」。

當問及中共會不會因與美國關係緊張,轉移矛盾而趁勢攻打台灣?我的回答是不會。理由是:西藏新疆等邊疆未靖,中美關係頗為緊張,國內軍改遠未完成,統治集團內部矛盾甚多,根本不是用兵之時。對台灣更現實的威脅是中共「打台灣不如花錢買台灣」的滲透方式,這一招絕對有效,台灣人已經成了「溫水裡的青蛙」,香港的痛畢竟不是台灣的痛。對台灣來說,有中共政權存在,14億中國人早就在長期意識形態灌輸下,「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就成了其中大部分中國人的定見,台灣守護民主的困難一點不比當年建成民主制度更小。世界四大華人社會,香港有自由、法制無民主,在「一國兩制」的侵蝕之下,如今自由與法治均岌岌可危;新加坡有民主(選舉)、法治卻無自由;中國大陸既無民主,更無法治與自由,只有台灣三者俱全,它的存在戳破了「華人不適宜民主」這一說辭,這是我關心台灣的動力所在,相信還有一些中國人與我抱持同樣心思,希望台灣人民能夠珍惜自己來之不易的民主權利,用選票選出能夠保護台灣政治安全、守護台灣民主制度的領導人。 #

(大紀元首發,轉載需經授權)

責任編輯:朱穎

評論
2019-05-28 10: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