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台湾在“红色渗透”之下的焦虑感

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中)3月11日召开国家安全会议,国安会提出报告表示,中共为了加速统一台湾,有4大策略,包括运用蓝绿对立,在台湾形塑统一氛围。(总统府)

人气: 6650
【字号】    
   标签: tags: ,

5月25日,我正在台北返回美国的飞机上,台湾外交部高调发表一份声明,公开披露台湾国家安全会议秘书长李大维访美期间与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举行会见这一消息,并将台湾驻美机构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更名为台湾美国事务委员会。这对处于北京压力之下的台湾具有相当重要的政治意义。台湾之所以发布这份声明,不仅因中国将台湾视为有待统一的省份,始终未曾放弃以武力统一台湾的意图,更因北京对台湾的红色渗透无所不至,让台湾深感警惕。此情此境之下,与美国维持更紧密的关系,成为台湾的安全选项。

红色渗透台湾成为“房间里的大象”

我的新书《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于今年3月在台湾出版,应出版社邀约,我与先生于五月间去了一趟台湾——从2000年第一次去台湾直到今年,我总共去过三次台湾,前两次都非常匆忙。这次我决定多待一阵,为适应与余杰同台演讲的行程,一共24天。其间因各种邀约不断,行程不断改变,只有五、六天时间能够遨游于山海市井之间,益处是见到台湾最有代表性的各方人士。期间,我在国立台湾大学、中正大学、中山大学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及多个机构,一共演讲了十多场,开了多次座谈会,接受了十余家媒体采访,有机会接触台湾各界人士。与读者直接见面的会议,反而只有两场。但出版人对此非常满意,认为社会效果特别好。

谈及拙著之时,我发现,尽管这本《红色渗透》分析的是中共在全球的大外宣,涉及台湾的只有第五章“中共政府对台湾媒体的红色渗透”,文中征引的是过去20年以来台湾的各种文献资料,却引起了令我深感意外的反响与共鸣。无论是演讲后的对话,还是座谈,台湾各界人士基本都同意我对中共对台湾红色渗透的以下分析:

1. 政治上,以国民党中的亲共人士作为其在台湾的代理人。这些人分布在台湾各界,名字台湾人也都知道。马英九政府时期,台湾与中共走得特别近,一度要与大陆签订两岸一体化的服贸协议,就是这批中共的政治代理人在起重要作用。

2. 经济上,在大陆投资的台商们由于利益牵引,大多数都与中共维持良好关系。少数台商即使内心不喜欢中共,也不敢以真实态度示人。这让中国大陆很容易达成“以商制官”的目标,让台商牵制台湾政界。

3. 文化上,对台湾的传媒业与大学进行渗透。对台湾传媒业的渗透,我在《红色渗透》一书中有详细分析与论述。对学界与出版业则是利用允许访问大陆作管控筹码。如果对大陆友好,学界人士可以每年赴大陆访问并获得相关单位接待交流,拿到相关资料以供研究;出版业则可以与大陆保持文化交流,让大陆进口本出版社的图书。大陆市场大,这一招挺管用。

4. 从宫庙文化到台湾基层,中共都在积极渗透。有关这点,由于平时对台湾的关注集中在经济、政治方面,未留心这类信息。此次去台湾听说后,再核查资料,发现此事早在2017年被曝光。2016年台北市一百多位里长前往上海,六天五夜行程只自费1.5万新台币,到达上海后由上海台办招待,还举着“中国统一是责任”字条合照。2017年,有网友爆料中国解放军将军转贴一份中华台北村里长联合总会草案,号召台湾村里长入会。台湾中广网找到了这份文件,内容是大陆将就环保文化老人福利等进行交流。两件事情被联系起来,台湾社会普遍质疑,这是国台办扩大台湾基层村里长组织活动的统战,而筹备会发起人就是台北市里长联谊会总会长勤荣辉。台湾村长、里长是民选的,政府无法可管,但台湾人普遍担心2018、2020选举,这些村里长恐怕帮中国支持的候选人拉票。

上述问题非常明显,为何成为被忽视的“房间里的大象”?原因很简单,台湾两党的党争由来已久,这些话题只要被提起,就会被视为绿营抹黑蓝营。台湾学者与智库都谈到,一旦被贴上标签,对方阵营一般拒绝相信,中间立场者也视为党争之言。我极少去台湾,也与台湾两党素无联系,但在台湾出版过四本书,有一定影响。对台湾人来说,一位局外人的客观观察,且与台湾现实完全吻合,因此更容易被接受。

台湾此刻的最大焦虑

台中两岸关系,虽然是台湾与大陆之间的关系,但实质上却是台美中三角关系。与台湾各界人士晤谈之下,大家一致同意:台湾民进党在意识形态上亲近学习美国民主党,对前者的大多主张照单全收,但美国共和党政府更愿意为保护台湾安全出力。台湾各界也意识到,中美贸易战升温,美中关系恶化,正是让台商回家的好时机——台湾失去“四小龙”地位,经济不振长达20年之久,台湾人普遍认为这是台商都赴大陆投资,台湾经济空心化所致。但现在时机来了,台湾是否能够抓住,却很难说,因为2020大选在即,一切得等新总统上任才能定夺。目前,民进党两位可能的候选人是蔡英文与赖清德,国民党两位可能的候选人是韩国瑜、郭台铭,外加一名柯文哲,民意调查对这些人的支持率处于不停涨落之中,时时刻刻都在变化。我也问过不少台湾人,历来被视为民调楷模的美国民调在2016年失手,台湾民调是否也因党争影响出现这种情况?回答是有些党争影响,但还未出现过美国2016年大选那种大失手,他们一般根据多家民调意见得出结论。

与谈过的几十位台湾各界人士,尽管都知道明年美国与台湾两场大选的结果都与台湾命运密切相关,但没有一位敢对台湾2020大选结果打保票。尽管如此,有些分析却是老到之言。

一是台湾选民都知道自己手中的选票重要,想当选是需要“拜票”的——不在台湾,很难理解“拜票”一词当中的“拜”意味什么。关于郭台铭,台湾多人都谈到他的性格强势霸道,唯我独尊,注定受不了拜票之艰苦。有一位在郭台铭公司工作的员工说的话很有代表性:在鸿海工作的人,私底下议论时不少人说决不将票投给郭台铭,他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不代表他能做好总统一职。

二是台湾的地方选举与总统选举,选民考量的重心不一样。2018年,台湾最大的政党确实是“惩罚民进党”,无论蓝绿选民,都因蔡英文执政三周年的政策而不满,其中诟病最多的是“十八拍”改革对军公教人员利益的触动、“一例一休”政策引发劳资两造的不满、绿色能源政策与同婚合法化政策,失去了绿营不少基本选民(社会中下层)的支持。与谈的台湾人都认为这确实都是对蔡不利而对赖清德有利的因素。但有位本省知识人的看法可能是我听到过的最乐观的说法:台湾总统大选,统独考量是首要问题。

所有人都认为,未来几个月,无论是候选人还是北京,甚至美国发生什么,都可能对台湾大选产生影响,比如2013年的太阳花运动说来就来,事先毫无征兆。

所有人都承认北京绝对会干预2020台湾大选,但用什么方式干预才算用对力道(不引起台湾反感),是件不可预知之事。台湾人普遍有个印象:中共的习近平总书记非常强势,但讲话随意,朝令夕改,并列举了他今年1月对台讲话(警告台湾统一不可阻挡,并提出“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表示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以及对国有企业改革的前紧后松,还有这次中美贸易战在一年多艰苦谈判后突然掀翻桌子,等等。这位性情难以捉摸的领导人又成功废除了“连任限制”,台湾无论选出什么人当总统,都得与其相处不止一个任期,“真的好辛苦”。

当问及中共会不会因与美国关系紧张,转移矛盾而趁势攻打台湾?我的回答是不会。理由是:西藏新疆等边疆未靖,中美关系颇为紧张,国内军改远未完成,统治集团内部矛盾甚多,根本不是用兵之时。对台湾更现实的威胁是中共“打台湾不如花钱买台湾”的渗透方式,这一招绝对有效,台湾人已经成了“温水里的青蛙”,香港的痛毕竟不是台湾的痛。对台湾来说,有中共政权存在,14亿中国人早就在长期意识形态灌输下,“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就成了其中大部分中国人的定见,台湾守护民主的困难一点不比当年建成民主制度更小。世界四大华人社会,香港有自由、法制无民主,在“一国两制”的侵蚀之下,如今自由与法治均岌岌可危;新加坡有民主(选举)、法治却无自由;中国大陆既无民主,更无法治与自由,只有台湾三者俱全,它的存在戳破了“华人不适宜民主”这一说辞,这是我关心台湾的动力所在,相信还有一些中国人与我抱持同样心思,希望台湾人民能够珍惜自己来之不易的民主权利,用选票选出能够保护台湾政治安全、守护台湾民主制度的领导人。 #

(大纪元首发,转载需经授权)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5-28 10: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