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斌:香港魂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15日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後,民主派議員表明不接受,16日再發起遊行,共約2百萬人參與,人數空前。(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20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8日訊】說實在的,6月15日之前,我絕對沒料到中共和香港政府會暫緩修例,更沒料到林鄭月娥會向港人道歉。不僅我,恐怕大多數人都沒料到。

現在,雖然送中條例還沒撤回,但已被無限期推遲,香港人民可以說基本已經獲勝了!

這個勝利實可謂來之不易。它是上百萬香港人民兩次上街示威遊行用腳一步步走出來的,更是他們頂著迎面而來的警棍、胡椒噴霧、辣椒水、橡膠子彈、催淚彈、塑膠子彈和布袋彈,冒著判刑坐牢的風險,用誓死捍衛自由的意志和勇氣拚命爭取得來的。這種意志和勇氣在反送中的整個過程裡表現的是那樣醒目和頑強,如果說香港有自己的靈魂,我想這就是香港魂吧!

如今,上百萬人的大遊行雖然已經落幕,但連日來媒體報導和網絡記載的那些感人的細節,普通參與者的一言一行,不時仍在激盪著包括筆者在內的許多人的心,讓我們難忘,回味再三。

我忘不了一個叫潔平的參與者記述的6月9日大遊行的現場:「103萬香港人身穿白衣走上街頭,從維園到金鐘,3.7公里的距離,隊頭到隊尾走了整整8個鐘頭。若從高空看,幾乎就是流動的人群一層一層鋪滿了半個港島的主體街道。這是1989年以來,更是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爆發的最大規模的遊行。香港登記選民人數380多萬,算上非永居的成年人,這數字意味著,幾乎每5個成年人就有1個走出來,在酷暑之中上街。這也是我來香港14年,第一次在街上看見這麼多的人——男女老幼,年齡、性別分布極為均勻,是真正能廣泛代表香港社會的樣子。」

我忘不了一名叫妮珂的新移民,她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時表示,這一次我們是全民抗暴、全香港抗共,第一次面對面的、真正的抵抗這個共產黨。不是哪個人、哪個團體,個個都有份。因為共產黨,我們都知道它不可信。這個條例通過以後,它可以抓人,想怎樣就怎樣。我們覺得還是抵抗它,留我們的三權分立。這次香港人非常齊心,很難得。大家都不想香港死。他一定要過,那我們就魚死網破!

我忘不了一位名叫阿正(化名)的22歲的大學生。5年前,當年只有中五(中學五年級)的他參與雨傘運動時,曾被警察用警棍打到頭破血流。6月10日凌晨,他與大批年輕示威者一起占領了香港灣仔告士打道,很快遭到警察圍捕。事後,他對記者說:「這一代年輕人實在積累了太多無力感,既然怎樣做都是無力、社會都會一直敗壞下去,倒不如豁出去。是以卵擊石,但有些事,一定要有人做。」「回歸多年一路禮崩樂壞,普世價值一路消失,的確令人非常失望;但香港一日未變成中國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我們就要為她奮鬥到最後一刻。」

我忘不了6月12日,在香港摩天大樓櫛比鱗次的天際線下,一個天主教學生組織的示威者唱起聖詩。其中24歲的Sunny Leung對採訪自己的記者:「或許香港會死亡,但我們不能死得無聲無息,我們會抗議,直到最後。」

我忘不了6月12日夜晚,一群香港媽媽為回應早前林鄭月娥呼籲支持《逃犯條例》修訂的「母親論」,發起聯署,並在中環遮打花園集會。上台發言的陳錦美說激動的表示:「我們是天安門母親第二代,我們要在孩子還沒被殺死前站出來,不要30年後要再跑出來要求這不是暴動!我們要在第一時間站出來!」

我忘不了一家婚紗店在IG上宣布612罷市的消息時貼了一則訊息:「為了孩子,為了未來,請允許我們勇敢。」

我忘不了28歲的劉女士告訴英國《衛報》記者:「在本週之前,我從未參加過抗議,但我是老師,我意識到如果我不來,我將無法面對我的學生。這是他們的未來。」

我忘不了香港知名住家王迪詩因為《信報》拒絕她在自己的專欄「闌開夏道」上開天窗,刊登「人神共憤」4個字,就毅然終止了與這家報紙長達11年的合作。

我忘不了香港警察總部食堂經理Ricky因為612警察鎮壓示威民眾憤然辭職,不惜賠上一個月的工資。

我最難忘的是網上熱傳的一張小女子的照片,照片上的她瘦小文弱到叫人憐惜,而她身後全副武裝的警察則壯碩強悍到叫人驚心,可她就那樣從容淡定的盤膝而坐,毫不畏懼的擋在一群警察的前面。

類似這樣的人和事還有許許多多,他們每一個人的內心裡都有一顆不屈的香港魂。

我相信,只要這顆魂在,香港就永遠不會沉沒,東方之珠就會永遠璀璨!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6-18 12: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