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揚傳統文化」徵文大賽參賽作品

【徵文】戴經緯:紀念我的母親

(bertvthul/Pixabay)

人氣: 374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13日訊】 我的母親病逝已有近兩年了。兩年來,我時常思念著她,卻只有在短暫的睡夢中與她相見。每當想起母親對我深深的愛,她含辛茹苦的平凡人生,逝世前大半年受病痛折磨的樣子,我就悲傷不已。

正如我在一首詩中寫道:
骨肉分離永不見,
母子相聚一夢裡。
茫茫陰陽兩難忘,
我向何處話悲傷。

母親是一個生活於舊社會之間的普通農民。她一生勤勞簡樸,性情溫良,老實「懦弱」。她與鄰裡鄉親、親朋好友相處融洽,遇事讓得人。我一生從未見過她與別的女人爭吵、撒潑罵街、橫強霸道的惡婦模樣。這種遺風對我們後人影響極大。

在我紀念母親的一首詩中,盡可概括她平凡的一生:
一根扁擔大半生,
一把鋤頭地萬傾。
一雙巧手老繭在,
一針一線暖我心。
雞鳴勞作晚上灶,
含辛茹苦大家庭。
稻米香甜麥穗沉,
糧粟滿倉豬又肥。
黃土地裡躬耕人,
菜花香處留身處。

母親出生於舊社會,沒有條件上學。但是她能勉強寫出自己的名字,並能做一些簡單的數學運算。每次上街買東西時,倘若有我在場,她總是問我,她計算的結果否正確。事實上,每次她的運算結果都是正確的。

我總記得,有一天母親和我在河邊散步,她又提及她小時侯的人生經歷,我在一旁靜靜地邊走邊聽。她說,當她還是幼兒的時候,我的外公就被當作青壯抓去當兵。後來,我的外婆改嫁到了徐家,母親只得跟隨她的么爹長大成人。這樣的人生經歷,她曾多次對我們幾個兄妹講過。大家都明白這是在告訴我們什麼。

大約在我十七八歲時,就要到外地上學了。臨行前的一天,母親為我整理了一大包行李。次日天剛亮,母親就早早起床為我送行。她特地洗鍋燒火,為我煮了幾個荷包蛋,碗底放了白糖,蛋湯的表面上飄浮著一層乳白色的爆米花。她雙手把它捧到我的桌前,讓我趁熱吃下。我說讓她也吃,她總說她不餓。其實,家裡只有幾個雞蛋。在那個貧困的年代,這已是難得的美食,我卻獨享著這種特別的待遇。這就是偉大的母愛,不用說千言萬語,只在這小小的幾個雞蛋中。這樣的的荷包蛋,總在我離家時,讓我獨享,這使我終生難忘。每當想起這些情景,我就悲從中來。

出發時,由於我天生體弱,母親就讓有力氣的小弟為我背負行李,讓我手提小包。他們把我送到村口,大約走了半公里路。分別時,母親吃力地把行李從小弟背上轉移到我的背上。這時,母親眼裡噙著淚水,一再叮囑說,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到學校來信。她又特別補充了一句,說如果有人欺負我,千萬不要和他們爭鬥,讓得他人不是傻瓜。隨後,她又把一疊鈔票塞進我的上衣口袋裡。我背負行囊,慢步前行,不時地回頭。我回頭看見母親不捨地慢步往回走,走幾步又停下,也不時地回頭張望。彼此消失在蜿蜒的公路上,直到再也看不見了對方的身影。這時,我再也噙不住了我的眼淚。

兩年前,我離開中國來美國時,特別拜別了我的父母。那時,我的母親正患著重病。那天,母親躺在家裡的病床上,我和妻子坐到她的病床前。她抓住我們夫妻兩人的手,放到她溫暖的手掌上。六隻手掌重疊在一起,久久不忍放開。我淚流滿面地說:「母親,你好好養病,會好起來的。我就要走了,不能再照顧你了……」她也流著淚,輕輕地點頭,用微弱的聲音說:「你放心的去,注意安全,一路小心……」還是那幾句簡單質樸的話,勝過千言萬語。又似有千言萬語說不出來,有很多很多的事放心不下。彼此心中明白,這一別也許將是永別。大半年後,母親在病痛折磨中逝世。

後來,我在紀念母親的一首詩中寫道:
母親上學到村口,
回頭不見淚漣漣。
相見時難別更難,
難忘母親荷包蛋。
母子漫步河邊走,
明媚春光不再有。
自古人生傷離別,
苦煞人間有情人。
生老病死誰能免,
何故上帝造眾生?
涕零涕零述不盡,
何時夢裡會母親。
鬚髮半白老將去,
哪年清明祭母親?

作此文,懷念我忠誠善良的母親,述其辛勞人生,頌其溫良品性,讚其偉大的母愛,以勵人又勵己。

 (點閱「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責任編輯:古言

評論
2019-06-13 9: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