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女中學生:為香港的未來 克服心理壓力

「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成員之一司徒同學接受大紀元專訪。(駱亞/大紀元)

人氣: 115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採訪報導)香港的「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於8月16日召開記者會,十多名香港年輕人會見傳媒,其中一張稚嫩秀麗臉龐引起記者注意,女孩沒有戴任何面罩,恬靜中透出堅定和自信。

這位名叫司徒的女孩是來自「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她接受大紀元專訪談了自己對香港目前問題的看法和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心路歷程。

記者:學生用罷課這種形式表達訴求,學校、家長、及社會上會有部分不理解的聲音,你們是如何面對這些壓力?

司徒說,我覺得心理壓力肯定有的,因為身邊的人普遍都認為,學生返校讀書是最重要的。自己要做到自己認為最重要的事。

我都聽到身邊很多人講,不可以不回學校,但在這關鍵時刻,香港的未來比回學校上課更重要。所以,我自己覺得學生要用香港的未來或前提克服心理壓力。然後再與老師或者家長去表白自己的意願。

記者:你是現場少數幾個沒有戴任何面具見媒體的,你是怎麼考量的?

司徒說,首先,我做的事是對的,我們所做的是幫助香港。我認為所做的事情是對的,沒有必要隱瞞自己的身分;第二,到現在為止我沒有做過犯法的事情,更不需要隱藏自己的身分。加上我覺得我自己肯站出來,才可以帶動其他中學生一齊去參與罷課。

記者:近日中共港澳辦將港人反送中抗爭定為暴力及有「恐怖主義苗頭」,且已有不少的抗爭者被控「暴動罪」,你怎麼看目前這樣的局面?

司徒說,我覺得(中共)把這個運動定性為「暴力」很會這樣的,雖然我們採取了不合作的運動形式去表達訴求,包括堵塞公路、地鐵,這一切的行為障礙社會正常的運作,自然會被認為比較小小激進的行為,但是我們不是用一個暴力的方式去表達自己訴求,所以我覺得這些指控比較無稽。

記者:你覺得究竟什麼原因造成了目前香港這樣局面?

司徒說,我覺得造成現在這樣局面是政府漠視我們的訴求。對於這兩個月來,這麼多人去示威、遊行、集會、表達自己訴求,表達反對這個《逃犯條例》的修訂。但政府仍然漠視我們的訴求。再加上警隊濫權,只會令到民憤升溫,造成現在這個局面,我不認為是學生和示威者在搞亂香港。

記者:各種消息稱中共可能派兵入港鎮壓,以儘快解決這種持續的抗爭,你覺這一招對香港人管用?你覺得大概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前景?

司徒說,我覺得到了這一刻,香港人已經什麼都不怕了,就像之前民間記者會所講的如果真的來了,那麼就躲回家睡覺得了吧,讓他們來啦,我們不出來他們也奈可不了我們。

我看到的就是越來越多的人都不怕了。現在看到香港的政權搞成這樣、香港社會撕裂成這樣時候,很多人都覺得沒什麼再可怕了。一開始出來的時候都說不要這樣啦,出來了時都有點顧慮,但現在這一類的擔心越來越少了。

記者:有一名醫護人員在衝突現場被警察打傷了眼睛,作為學生你們對警方這樣的做法是怎麼看的?

司徒說,我覺得這個是意圖謀殺了。首先,布袋彈、橡膠子彈沒有一個字寫著可以射向頭部的地方,全部都寫著身體比較安全點的部位 。另外警方可以武力鎮壓,但不能嘗試去謀殺示威者。剛剛中了布袋彈的那位急救人員,她的右眼完全失明了。當時如果沒有戴著眼罩,應該會沒命了!我認為這已經是謀殺行為。

記者:目前香港不少人都在議論反送中運動中有「和理非」派和「勇武派」,你們怎麼看待這個問題的?

司徒說,的確示威遊行集會中有分勇武、和理非的區別,但到現在為止用通俗的說法是到了be water ,在適當的時候轉身為不同的派系。遊行集會的時候就是「和理非」,不合作的時候就是小小的「勇武」。

香港已經處於人道災難

日前多家教育團體在政府大樓前舉行記者會,並將他們的聯合聲明遞交給教育局長楊潤雄,要求他盡己責求公義,公開譴責並幫助制止警方濫權。司徒同學當時就介紹為何有越來越多的學生走出來表達訴求。

她說:「因為警察濫權加強了政府的極權,香港已經處於人道災難之中。但是政府愛理不理,對示威者定性為暴動,因此每個學生、每個公民應該表達訴求,可以走出來參加任何的集會、遊行,這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方式,為香港的未來而努力。」

「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是由「中學生反修例關注組」、「青年反修例關注組」及「香港眾志」三大平台共同協作下推出的,並向媒體公布上個星期進行的五天網上問卷調查結果。

近二萬名參加問卷調查的學生大部分都是高中生,且來自350間本地不同的中學,調查結果顯示有九成以上的同學都支持以罷課的形式表達訴求,有接近半數的學生支持無限期罷課的表達訴求。

責任編輯:葉梓明

評論
2019-08-17 1: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