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程曉容:中共官媒恐嚇香港民眾 歷史將審判誰

香港警方7月28日全副武裝,強力驅散和平抗議民眾,並不斷施放催淚彈。(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6555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8月05日訊】香港民眾持續抗爭,遊行和集會不斷,8月5日又展開全港大罷工,誓言「不撤不散」。有人表示,香港已進入決定性時刻。中共喉舌媒體於8月3日晚和4日連續發表強硬評論,恐嚇香港示威人士,企圖阻止抗議聲浪。本文探討紅媒如何倒打一耙,又如何曝出中共內心的恐懼。

一、誰在破壞「一國兩制」

中共官媒把香港市民的抗議行動與「破壞『一國兩制』」聯繫在一起,使用了「醜惡勢力」等重詞,似乎充滿激憤。但是,「一國兩制」不是靠著寫幾句「堅定貫徹」、「不動搖」就不會變形或走樣的。

事實上,香港「反送中」行動就是起因於中共破壞「一國兩制」,是要維護「一國兩制」。

自1997年主權移交以來,中共通過各種手段或明或暗地侵蝕香港的法治和自治,踐踏思想言論自由,侵犯香港民眾的人權,在逐步地瓦解「一國兩制」。

例如,中共通過中聯辦干預和操控立法會選舉和鄉村選舉,將文革手法和政治「紅線」引入香港,引起公憤。

在法制領域,高鐵西九龍站實施「一地兩檢」,在香港境地設立「大陸口岸區」,顛覆了香港的司法管轄權,被指形同「割地」。

2019年4月24日,「占中九子」全部被判罪成,外界認為這是中共要恐嚇爭取民主和自由的香港民眾。在法庭外,立法會議員及社工邵家臻在法庭外呼籲港人「不要習慣黑暗,更不要因為習慣黑暗而為黑暗辯解。」

近年來,由於中共的持續滲透,香港警察被質疑「大陸化」。中共將大陸的政治制度和共產理論學說加入香港警察學院的教材,另外還定期組織香港警官到內地受訓。現任香港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即受訓於中共公安大學。

在入境管理方面,香港於2018年10月5日拒絕續發英國資深記者、香港外國記者會第一副主席馬凱(Victor Mallet)的工作簽證,也曾拒絕英國和台灣的多位學者到港出席學術交流,並數次無理遣返台灣法輪功學員。

中共大力收買、控制了多家港媒,從而操控輿論、掩蓋諸多新聞事件的真相。中共還僱用流氓,破壞香港《大紀元時報》的印刷設備,威脅大紀元的員工、家屬和廣告客戶。

在文藝圈,中共封殺不臣服於中共的香港藝人,阻撓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的藝術團到港演出。此外,中共將洗腦內容編入香港教科書,在學校大力推廣普通話,每年強制遷入5萬大陸移民,藉此改變香港的人口和文化結構。

此外,中共江派人馬培植青關會等流氓勢力,任其在香港街頭滋事、攻擊和平守法的團體和個人。7月21日晚,一幫具有黑社會背景的白衣人在元朗無差別地毆打市民,製造了香港幾十年來最惡劣的暴力事件。

綜上所述,香港局勢的癥結,在於中共的滲透,在於港府協同中共、成為其破壞「一國兩制」的幫凶。「反送中」兩個月來,林鄭漠視民意,拒絕撤回修訂《逃犯條例》,拒絕針對警察濫權等關鍵問題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港府和港澳辦一味指責示威人士的激進行為,卻放縱真正的恐襲凶犯。種種做法難以服眾,使得抗爭的怒火不熄。

2019年7月21日,香港民陣發起的反送中遊行,晚間有示威者聚集中聯辦,並在其四周塗鴉。(余鋼/大紀元)

二、何為「喪心病狂」?

中共官媒極度渲染把中共國旗扔到海裡一事,指行事者為「喪心病狂」的「暴徒」。拋擲中共國旗類似於之前的塗污國徽,此二者都表達了對中共政權的不認同。

一個秉持普世價值、為民謀福的政府有權要求國民敬重國旗和國徽,而一個與人類文明背道而馳、殘害良善的政黨「捍衛」其所把持之國的國徽和國旗,其實是為了維護它的極權統治。

中共建立極權後,中國人民沒有「站起來」,反而倒在了暴政的鐵蹄下。中共的這面血旗在許多國家和地區都不受歡迎,這並非人們對中國持有偏見,而是因為它代表了殘暴的共產黨。在紐約法拉盛和台北街頭,親共分子揮舞中共血旗,引來當地政要和民眾的厭惡和斥責,因為這種招搖是在公然宣揚共產意識形態,與普世價值為敵。

中共建政以來,它的所作所為才是「喪心病狂」和「令人髮指」。在過去的70年裡,8千多萬中國人非正常死亡——死於饑荒,死於因政治異見被當局以「反革命」罪直接處死,死於酷刑折磨,死於不堪凌辱、自殺身亡。在一波接一波的政治運動中,中共炮製了種種荒謬的藉口,整肅手段慘絕人寰,舉世皆知。

中共江澤民集團於1999年7月20日發動鎮壓法輪功,這場長達20年的迫害被視作人類歷史上最慘烈的人權災難。中共司法機關以法律之名迫害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摧殘他們的肉體和精神,株連他們的親屬,不僅動用了上百種酷刑,還犯下了活體摘取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這些罪行屬於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違反中國的憲法和法律,違反國際人權公約。

在河北省懷來縣北辛堡鄉蠶房營村,一對陳姓法輪功學員夫婦和三個子女先後被迫害致死:大兒子陳愛忠於2001年被迫害致死,年僅33歲;小女兒陳洪平於2003年被迫害致死,年僅32歲;二兒子陳愛立於2004年被迫害致死,時年35歲;母親王連榮於2006年在流離失所中含冤離世,時年65歲;父親陳運川於2009年被迫害致死,時年71歲。目前只有陳家的大女兒陳淑蘭和她的女兒李穎尚在人世。

今年7月,79歲的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孟紅因為堅持信仰被監獄迫害致死。7月30日,孟紅的女兒李雪松在美國舊金山中領館前質問中共:「為什麼迫害死我的母親?還我母親!」

中共不止迫害堅守信仰的中國公民,還大肆迫害為民維權的正義律師。中共在這些法律精英風華正茂之年,給他們扣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剝奪其事業和自由,甚至利用不明藥物加以折磨,而且騷擾其家人,全無道德和人性底線。

高智晟律師被譽為「中國的良心」,他堅持多年為弱勢群體發聲,曾經為法輪功受迫害案上書中共最高當局,並退出中共。自2006年起,高智晟律師遭到中共當局的嚴厲迫害,被吊銷執照,幾次被綁架、被失蹤,受到酷刑。2014年8月,高律師服刑期滿後仍然受到24小時監控,甚至不被允許進城看牙醫。2017年8月,高律師失蹤至今。中共對於高家尋人的呼籲置之不理,繼續耍流氓。

一週前,中共法院判處著名人權活動人士黃琦12年重刑,只因黃琦不向當局低頭認罪。黃琦身患重病,根本沒有犯罪事實,黃琦86歲高齡的母親蒲文清四處奔走,她向中共多個政府機關投遞申訴材料,卻無人受理。她說:「我兒子是為廣大中國老百姓說真正的話,說出他們的冤情,他沒有罪。對方故意捏造證據陷害……我想見見我的兒子,在我有生之時能見我兒子一面,死也瞑目啊。」

幫助蒲文清錄製呼救視頻的張寶成發推文說,一個有一點點人性的執政機關都不忍令這種悲慘的局面發生。

如今,這個殘暴至極的政黨,竟然假扮義士,高調指責他人的「暴行」,無非是想轉移視線,掩蓋它的罪行和禍亂香港的陰謀。

三、國家的尊嚴和恥辱

 國家的尊嚴與維護普世價值和保障人民權利緊密相連。一個肆意踐踏人權、顛倒黑白的政權,只能給國家帶來恥辱。

70年來,中共不遺餘力地、動用全部國家資源迫害堅守良知的好人。中共發動的政治運動、血腥鎮壓、文化浩劫,在人類歷史上寫下恥辱和罪惡。中共綁架了中國和中國人民,當它的惡行招來譴責或批評時,往往令「中國」和「中國人」背負罵名。

2018年9月12日,聯合國在年度報告中將38個國家評為「可恥」,指這些國家政府針對維權人士採取肆意逮捕、酷刑虐待、監視、刑事定罪、公眾侮辱等報復或恫嚇行動,中國即包括在內。

2018年9月11日,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發布聲明指出,中共對其治下的維吾爾穆斯林、西藏佛教徒以及法輪功學員的對待方式,顯示出中共對公民的迫害在不斷加劇。

今年7月18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蓬佩奧出席第二屆推進宗教自由部長級會議,兩人在發言中譴責中共對宗教團體的迫害。彭斯說:「美國人民永遠堅定地與有信仰的中國人民站在一起。」

國際的正義之聲有力地支援著受迫害的大陸民眾,支援著爭取自由的香港民眾,然而,中共卻將正義力量歪曲為「反華」,並幻化出香港「反送中」背後的「黑手」。中共企圖用「國家尊嚴」來洗脫它的罪行,實乃徒勞。

四、中共的恐懼與歷史的審判

近日中共的強硬姿態透露了當局深深的恐懼。黨媒提到「以香港亂局牽制中國發展大局的圖謀」,此說荒唐。首先,亂港者,中共也。中共本想通過「送中」條例進一步削弱香港的自由和法治,進而對台灣如法炮製,但是,香港人民的勇氣抗爭和世界各地的強力聲援大大出其所料,令中共受挫、進退兩難。

香港的自由之火正在向大陸延伸,正義的衝擊波令中共難以招架。內外交困下,中共唯有打出「一國兩制」和維持香港繁榮安定的幌子,來個軟硬兼施,想要搶奪一點話語權。流氓此時開講「道義」,滑稽卻行不通。

喉舌時評稱「中央不會坐視不管」,中共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韙,悍然出兵香港嗎?果真如此,那它就是撕下了「一國兩制」的最後一絲偽裝,公然與世界為敵。屆時,中共將給自己的罪惡和恥辱記錄再添新罪證,除此,它不會有任何所獲。#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8-05 5: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