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產主義黑皮書》第四部分 亞洲的共產主義:在再教育與大屠殺之間(65)

《共產主義黑皮書》:馬列主義的「第二羅馬」

作者:讓-路易斯‧馬格林(Jean-Louis Margolin)

大紀元獲得授權翻譯、發行《共產主義黑皮書》中文版。(大紀元製圖)

人氣: 543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15日訊】21 中國:進入黑夜的漫長征程

1949年3月,毛澤東嚴令中國共產黨第七屆中央委員會:

在拿槍的敵人被消滅以後,不拿槍的敵人依然存在,他們必然地要和我們作拚死的鬥爭。我們決不可以輕視這些敵人。如果我們現在不是這樣地提出問題和認識問題,我們就要犯極大的錯誤。

共產中國的鎮壓只是蘇聯老大哥做法的翻版嗎?畢竟,斯大林的肖像在北京仍隨處可見,直到上世紀80年代初。在某些方面,答案是否定的。在中國,黨自身內部的殘忍清洗非常罕見,且祕密警察相對謹慎,儘管其領導人康生和出身延安的老牌共產黨人從40年代至1975年康生死亡,持續在幕後產生影響。但在其它方面,答案無疑是肯定的。即使排除內戰因素,中共政權也必須因龐大的死亡人數而被追責。儘管估計的數據頗具推測性,但很明顯,共產黨的行為直接導致600萬至1,000萬人死亡,包括數十萬名藏人。此外,數千萬名「反革命分子」在監獄系統內度過了他們人生的漫長歲月。可能有2,000萬人在那裡喪生。這個總數應當加上惡名昭彰的大躍進期間令人震驚的死亡數字——估計1959至1961年在2,000萬到4,300萬人之間。他們都是一場饑荒的死難者。導致這場饑荒的原因是毛澤東一個人的誤導性計劃,以及他可恥地頑固拒絕承認其錯誤、不允許採取措施糾正災難性影響。如果看一看西藏種族滅絕的規模,答案再次是肯定的。「世界屋脊」約10%到20%的居民死於中共的占領。1989年6月天安門廣場大屠殺可能有1,000人死亡,與相對近期中國發生的事件之規模相比,完全無足輕重。看到這一點,鄧小平仍感到驚訝,明顯有一種負罪感。很難說這些大屠殺是一場極端血腥的內戰的悲慘後果,因為那場戰爭實際上並不是特別具有暴力性,且到1950年,該政權已是根深蒂固。也不能說這是一段普遍血腥的歷史之延續。在日本占領時期,饑荒或其它災難並未隨之而來,如果將其略過,就不得不回到1850至1875年才能找到類似可比規模的屠殺。儘管當時中國發生的事件頗具戲劇性,但當時沒有什麼能比得上毛澤東暴行的普遍性或系統性,以及精心策劃的性質。

謹以本章獻給讓.帕斯夸里尼(Jean Pasqualini,譯者註:中文名為包若望,中共勞改營囚犯)(1997年10月9日逝世)。他向世界揭露了中國集中營的恐怖。

對中國共產主義的分析倍加重要。自1949年以來,北京政權已經統治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生活在紅旗下的人。當蘇聯最終於1991年解體、東歐拋棄共產主義之時,這個數字上升至十分之九。因此,很明顯,現時中國共產主義的發展決定著所謂「真正社會主義」的未來。北京幾乎一直是馬列主義的「第二羅馬」。自1960年中蘇交惡後,這一點開始公開化。但實際上自長征以後,1935至1947年,延安自由區誕生就已開始。韓國、日本甚至越南的共產黨人都願意撤退到中國,以鞏固自己的實力。儘管金日成(Kim Il sung)政權的建立早於中共的勝利,並將自己的存在歸功於蘇聯的占領,但亦將朝鮮戰爭中其得以倖存下來歸功於100多萬中國武裝「志願軍」的介入。朝鮮的鎮壓是相當嚴格地基於斯大林模式。自延安後,毛主義成為中國共產主義的代名詞。平壤的統治者所遵循的,不是毛主義的黨的路線,而是毛主義的群眾路線,即以極大努力來劃分和動員全部人口。其合乎邏輯的結果,是堅持以永久教育作為社會控制的手段。金對毛的話解釋稱:「群眾路線就是積極維護勞動群眾的利益、教育和再教育他們好讓他們共同支持黨的事業、依靠他們的力量並動員他們進行革命任務。」

更為明顯的,是中共對1949年以後建立的亞洲共產黨政權的影響。去過北京的越南領導人黃文歡(Hoang Van Hoan)的回憶錄披露:從1950年到1954年日內瓦協議,許多中國顧問為越南獨立同盟會培訓軍隊和行政人員;從1965年到1970年,來自北京的約3萬名士兵幫助北越軍隊打擊南方。奠邊府市(Dien Bien Phu)的勝利者武元甲(Vo Nguyen Giap)將軍,間接承認了中共在1964年的貢獻:「1950年以後,繼中共取得勝利之後,我們的軍隊和我們的人民從中國人民解放軍那裡,汲取了一些寶貴的教訓。我們根據毛澤東的軍事思想進行了自我教育。這是讓我們的軍隊得以成熟,並促使我們接連取得勝利的重要因素。」當時被稱為工人黨的越南共產黨,在1951年的法規中提到:「適應於越南革命的現實,工人黨承認馬克思、恩格斯、列寧和斯大林的理論以及毛澤東思想是其思想的理論基礎,以及指出其所有活動方向的指針。」「群眾路線」和再教育思想被置於越南政治體系的中心。延安發明的「整風」被譯成越南語的chinh huan,成為上世紀50年代中期凶殘清洗的理由。1975年至1979年,紅色高棉統治下的柬埔寨也得到了北京的大力支持,並試圖實現毛澤東本人都未能實現的目標,尤其是接受了大躍進的思想。所有這些政權,如毛澤東政權,都因其靠軍事起家而帶有強烈的軍事色彩,這不可避免地導致了社會的永久性軍事化。但朝鮮不太如此,儘管金經常吹噓自己作為抗日游擊戰士的所謂英勇行為。在沒有前線的中國,這種情況發生得最少。值得注意的是,蘇聯體制中由祕密警察所扮演的核心角色,在中國總是由軍隊來扮演,而軍隊有時會自行採取鎮壓措施。#(待續)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譯者:言純均,責任編輯:張憲義

評論
2019-09-15 4: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