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博訊論壇]從真理的大觀念上理解法輪功對促進中華文化的偉大貢獻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不管是人類社會還是自然世界,都存在著一些不可違反的規律,在實際上主宰著每一件事情的發展。這种規律的存在和作用是不會受人類的主觀意志所影響的,是永恒而唯一地存在的客觀真理。我們要特別地強調真理的客觀性,因為她是獨立于人的思想而存在的。不管人們對真理的理解是否正确,認識是否深刻,都不影響她的存在和運轉。例如万有引力,在人們還沒有發現它之前,一樣吸引著地球的每一個物體;又如地球与太陽的關系,在人們還是堅信“地心學”的時候,地球一樣是圍繞著太陽轉而不是相反。

恒古以來人類社會的思想活動所探索追求的真理目標,就是努力認識這些客觀真理的含義和作用。人類社會長期的知識積累匯集构成了人類智慧關于真理認識的主觀觀念,我們將這些主觀觀念稱為“大觀念”,也就是普世的人們對一些觀念主張的相同一致的主觀認同。顯然,人類認識到的“大觀念”很接近客觀真理或者等同于客觀真理,但兩者并非有必然相等的性質。如果用相對形象簡化地詞語來說明,“大觀念”基本上可以說成是我們的“常識”,他們就如1+1=2的數學公式那樣被人們普遍認同,有時候更是定義自明的真理,例如我們對“全體大于部分”這种闡述的理解。然而,人類的“常識”有時也可能是錯的,例如以前“地心學”被認為是“常識”,然而,現在我們知道,它顯然是錯誤的“常識”。

我們對于“大觀念”的正确理解,需要擺脫兩种極端的態度:“極端怀疑論”和“極端崇拜論”。“極端怀疑論”者否認真理的存在,或者認為人類永遠無法認識客觀真理;“極端崇拜論”者則將某些人的主觀認識完全等同于客觀真理,或者將某些學說理論置于不能怀疑的“唯一正統”地位。兩种極端的態度都會嚴重的阻礙人類對真理的理解認識和遵守執行。否定真理的存在,或者否認人類社會關于某些規律的正确共識,會蠱惑人們忽視真理的決定性,誤道人們違背客觀規律,因而引起人為的重大災難。例如中共毛時代關于經濟建設的种种荒唐的政策,以及因此而導致的大飢荒大崩潰,就是違背否定客觀真理的后果教訓。對某种理論學說極端的崇拜,表現在禁止人們對其的合理的怀疑和否定。其危害性首先在于故步自封地將自身局限于停滯不前的狀態,阻礙了自身的創新進步;其次在于排斥外部積極因素的啟示引導作用,喪失了更多糾正修改的机會。例如中共所供奉的“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就是被規定為“永恒唯一”的“指導思想”,從來不容人們怀疑否認甚至批評討論。然而事實上,“馬列毛”的理論并非因為其“尊貴”的地位因而能得以朝向真理的方向發展靠攏,反而因為極端地排斥現代民主自由人權的思想文化,而使得其自身陷入落后僵化保守退步的境地,不能該錯更新自我蛻變,更不能与時俱進容納大同。

就描述客觀真理的范疇而言,人類的宗教思想和科技常識是基于兩個不同的領域出發的主觀意志。常識在已知的領域里解釋某些規律的含義和作用,而宗教則在未知的領域里斷言某些規律的含義和作用。常識往往需要准确無誤的或者接近真理的“正确性質”,因為她需要在已知的現實世界里指引人們的行動。而宗教核心思想卻往往不需要肯定的“正确性質”,因為她所定義的是怀疑領域里的一些假設虛擬的理想意識,以提供人們對其觀念的崇拜信仰。在這里,我們所說的宗教的“核心思想”,指涉的是宗教關于“神”的信仰崇拜的性質,并不是指宗教中包含的一些人類常識和學術智慧等真理內容,因為我們并不認為這些常識是宗教教義“推理”出來的產物,盡管宗教將她們包含到自身的理論中,也盡管她們已經融入宗教教義而成為宗教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正因為如此,現代文明社會,普遍不允許利用宗教的“神的崇拜”來執行人們現實生活的具體行為,例如邪教的集體自殺和恐怖極端主義的宗教狂熱行為。

就描述客觀真理的程度而言,如我們以上所言,人類常識是接近客觀真理或者等同于真理的“大觀念”,因此常識并不是常常正确的,反而會隨著人類社會科技知識的進展而發現越來越多的錯誤,因而也才能在不斷的修改甚至否定中更接近客觀真理。而人類的宗教,其核心的思想,也就是關于“神”的信仰內容,因為所解釋的是怀疑領域內的知識,本來就處于人類現有知識的已知范疇之外,往往也超出人類現有的研究理解能力,因此是無法被人類現有的知識能力所推理論證,也就不能用我們主觀意志來否定或者肯定。或者換句話說,宗教崇拜是無法斷定正确還是錯誤的,例如基督教的“上帝”是否存在,是人類無法肯定也無法否定的,例如佛教的“論回”,也是人類無法判斷真偽的,又如法輪功的“大法”,也是人類目前的科學研究無法測量的。然而,宗教“神”的信仰崇拜往往是人類向往美好理想目標的崇拜,因此,她在客觀上的不确定性并不影響人們主觀上對她的由衷肯定。而恰恰因為人類對未知領域的美好描述和堅定的信仰,才能使人類能在复雜變幻的現實世界中,在种种成功和失誤的沖擊中,保持一种積極和諧的上進心態和持之以恒的精神動力。

如果我們承認人類的未知領域遠遠大于多于已知領域的話,那么,我們就必須承認宗教信仰對人類社會的維持穩定的作用,肯定也要遠遠大于人類科技常識的作用。特別在人文道德方面,宗教所發揮的作用,是有目共睹的,例如西方的基督教和天主教對人們的平和宁靜的風俗習慣,自由理智的思想性格,寬容多元的文化藝術等等的影響,就非常的明顯;又如中國大陸出現的法輪功信仰,僅僅從其所宣傳的“真善忍”的道德思想,我們就可以看到她所描述的一個美好的理想社會對人們的號召吸引力是何其的強大,特別對于50几年來一直生活在中共“假惡丑”和血腥爭斗的殘酷現實中的苦難百姓,更具有黑白分明是非立斷的道德選擇。法輪功對中國社會的偉大貢獻,在于她徹底地否定了中共用于維護其獨裁統治的道德理論基礎,也就是否定中共挂著“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招牌施行獨裁專制的种种虛偽宣傳,用人性善的一面,襯托出殘暴統治的反人道面目的猙獰可惡,從而摧毀瓦解了專制統治所需的“階級分化”引起的爭斗心態。

法輪功具備了中外所有宗教所具備的要素,她既包含了人類智慧中的很多正确的常識,也包含了人類理想向往的“神”的信仰崇拜。而最特別最突出的是,法輪功教義所容納的大部分常識,是繼承和挖掘自中華古老文化的精華。例如道家的“無為”,例如佛家的“忍”。包括儒家在內的遠古時期中華文化求真重實的理性思辯精神,通過法輪功所借用的古老而和諧的運動方式-气功等“修身養性”的集體鍛煉行為,神奇地“反朴歸真”。無論信仰法輪功的信徒是出于“宗教崇拜”還是“道德吸引”抑或是“體育鍛煉”,毫無疑問的是法輪功利用最和諧的手段,達到改造中國民眾的道德素養的目標。而法輪功在反抗壓迫中表現出來的勇敢頑強精神,和維護人權自由的鮮明口號目標,第一次將中華古老的人文文化和現代的民主自由思想完美地聯系起來,不僅擴大中華文化在世界的正面影響,而且實現了中華文化的具有歷史里程碑意義的偉大升華。

因此,法輪功發展改造和傳播弘揚中華文化的方面的貢獻,是史無前例的。在歷史上,同是以宗教面貌出現的偉大的太平天國運動,也只是打破了儒家道統和凝聚了漢族的現代民族意識,并沒有向民主自由邁進。而五四運動和89年的六四運動,均是斷裂式地從西方文化著眼推崇現代思想,并沒有深入地研究中國本土的古老文化究竟該如何同現代文明和諧地銜接。唯獨法輪功,不僅從中國各階層最普通的民眾身上找回了最朴質最熱誠的內心的真善的愿望,更能從道德文化層次上所追求的和諧忍讓的人格精神中,自然巧妙地結合上了現代民主自由真諦所不可或缺的平等精神。中國人們從來沒有如此親切貼切的發現,自由民主人權等現代政治權利的含義,原來是如此天然自然地跟我們的肉體和心靈都息息相關的。長久以來毒害中國民眾的所謂“特殊國情論”和“低素質論”,伴隨著民眾從美好信仰中萌生的“天賦人權”的意識誕生,就象中共“人民當家作主”的虛偽宣傳一樣,被人們毫不留情地扔到垃圾堆。

從法輪功的成功事例,我們也可以看到,中華博大精深的文化,本身就包含了人類社會通有的智慧常識,并非如某些人所天然反感的那樣不具備必要的“素質”,也完全能夠從專制的儒家文化的醬缸中洗脫舊跡乃至脫胎換骨。例如用于判斷標准的真,善,美的大觀念,無論是中華文化還古今中外的不同文化體系中,毫無疑問都具有基本的共同的標准要素,构成了我們共同的幸福美好的向往目標,從而促使我們遵循相同的行為標准。因此,經過改造和容納現代文明的中華文化,毫無疑問地能培養我們更加接近真理的共識,也就是現代人類社會普遍認同的“民主自由平等正義”等共識。(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2-10-31 7: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