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拜登問鼎白宮 6大搖擺州戰況詳解

人氣 13206

【大紀元2020年10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原泉編譯報導)在2020年的總統選舉中,有6個州成為最重要的選舉「搖擺」州,在這些州取勝對最終贏得白宮是至關重要的。

這六個州有三個位於五大湖區,分別是:威斯康星州、密歇根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四年前唐納德‧川普以不到一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勝。

還有三個位於陽光地帶(Sunbelt ),川普2016年在這些州的領先優勢更大一些。它們是亞利桑那州、佛羅里達州和北卡羅來納州。

《今日美國》報導,這六個州總共有101張選舉人票。無論代表共和黨的川普,還是代表民主黨的喬‧拜登要想問鼎白宮,至少要贏得六個州中的三個,才可能獲得勝選所需的270票。

雖然這些州並不是2020年總統競選的唯一戰場,但它們的規模和競爭激烈程度使它們成為最有可能決定誰入主白宮的州。

從4月至8月,在總統廣告戰中,花費最高的20個媒體廣告全部位於這六州中。

這六州的選民構成,不僅代表了美國政治中巨大的種族、教育、城市郊區等地域分界線,也代表了將影響大選最後結果的關鍵人口群體。

本系列文章將深入地瞭解戰場中的戰場,以及可能決定下一任總統的各州政治版圖的關鍵。

1. 密歇根州——雙方勝敗的關鍵

喬‧拜登要想擊敗唐納德‧川普總統,他需要奪回密歇根州,該州在歷史上一直比鐵鏽帶中的大多數其它州更支持民主黨人。

2016年川普獲勝的州中,沒有哪個州比密歇根州與對手得票數更接近,在密歇根州,川普僅以10704票(0.2%)的優勢擊敗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

他的白宮之路就是通過打破密歇根州、賓西法尼亞州和威斯康星州這三個傳統上的民主黨「藍牆」(傳統工業重鎮)而實現的。

這三個州的選票都非常接近。正如前第一夫人米歇爾· 奧巴馬(Michelle Obama)在民主黨大會上所說,川普在密歇根州的勝利,相當於該州每個選區只有大約兩張票的差距。

2016年川普以0.2%或10704票的優勢獲得密州

民調數據顯示,拜登在密歇根州很有可能獲勝,執法部門挫敗了綁架民主黨州長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的陰謀﹐可能有助於民主黨進入競選的最後幾週。

但拜登能否在這裡最終獲勝,將取決於地理環境、選民人口結構和比四年前更高的投票率。

拜登和川普密州的勝負天平

如果拜登以2008年和2012年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那樣大的優勢贏得該州最大城市底特律,在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他將贏得該州以及該州的16張選舉人選票(Electoral College votes)。假如優勢沒有那麼大,那麼如果獲得2016沒有投票的數千底特律郊區居民的支持,拜登也有可能贏得勝利。

但密歇根州沒有大學學位的白人比例高於其它大多數搖擺州,他們是川普的主要支持者。如果川普能在老工業區和農村地區找到更多的選民,以擴大自己的選民基礎,或者在傳統上屬於共和黨的西密歇根獲得更高的支持率,他可能會再次贏得勝利。

在競選的最後幾週,雙方都認識到密歇根州是一個關鍵戰場。在密歇根州停播廣告數週後,川普陣營在夏末加大了力度,抨擊拜登在90年代支持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損害了密州工作機會,並表示自己的政策刺激了經濟增長。雖然有報導稱,川普競選活動可能會縮減其密歇根電視台的廣告,但仍派副總統邁克· 彭斯(Mike Pence)前往西密歇根參加10月14日星期三在大急流城舉行的活動。

雙方爭奪焦點

兩位候選人都曾前往密歇根州拉票,拜登前往沃倫的美國汽車工人聯合會大廳,並在底特律停留。川普9月在飛往薩吉諾( Saginaw)附近的機場參加夜間集會。

結果仍將主要歸結為以下幾個地區:

底特律

四年前,希拉里在底特律的表現非常出色,贏得了95%的選票,只比2012年奧巴馬擊敗共和黨人羅姆尼時的97.5%略有下降。

即便如此,這個差距還是很大,如果她能得到奧巴馬當時的支持度,她很可能會贏得密歇根州。

投票率也略有下降。她從底特律獲得的選票比奧巴馬少了約47,000張,而川普在該州的大部分地區的支持率遠遠超過羅姆尼。

毫無疑問,拜登會在底特律獲勝。唯一未知的是會贏多少選票。

如果他能以希拉里相同的優勢贏得更多的選民,新增他的優勢或兩者兼而有之,這可能會抵消川普在該州其它地區的優勢。

有跡象表明,底特律黑人中可能有比預期更多的人還沒有做出決定,這一趨勢如果得到證實,將極大地有助於川普,投票率有望上升這點似乎已成共識。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該市的投票率比上一屆中期選舉高出10%。

拜登的競選團隊表示,他們已經努力了幾個月,通過這個城市的一個強大的紐帶——黑人教堂來接觸選民。他們在《密歇根紀事報》這個底特律非裔美國人的週報上還投了整幅廣告來呼籲民投票反對川普。

底特律郊區

雖然底特律市是民主黨的堡壘,但該市人口稠密的郊區,人口總數占了全州的三分之一。那裡的人口分布復雜得多。他們傾向於民主黨,但也有很多共和黨的支持者,以及其它搖擺不定的中間選民。

取決於他們如何融合或分裂,這是全州選舉結果的重大決定因素。

位於底特律以北的馬科姆郡(Macomb County)是大多數人印象中的搖擺郡。誠然,這個縣的選民仍然被認為比它的西部更大的鄰居奧克蘭縣(Oakland County)有更多的藍領工人,他們更願意支持一個言辭強硬或看起來更獨立的共和黨人。2016年大選前的週末,川普在斯特林高地(Sterling Heights)舉行了一次大型集會,在奧巴馬兩次拿下該郡後,川普以12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勝。

毫無疑問,馬科姆是競選的晴雨表,在過去7次選舉中,在這裡獲勝的候選人都成功當選州長或總統。如果川普能再次在此獲勝,他贏得密歇根州的機會就大得多。

但一些人認為,拜登出身於賓西法尼亞州斯克蘭頓的工人階級家庭﹐這個背景或許能幫他贏回馬科姆。

然而,馬科姆並不是唯一的重要選區。在奧克蘭郡,川普在2016年獲得了6萬多張選票,雖然他在當地輸給了希拉里。而在底特律所在的韋恩縣(Wayne County),也有老工業中心和城外未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選民,川普在城外的表現也要好得多。他在當地輸給了希拉里6.3萬張選票,但遠低於2012年大選中羅姆尼大輸奧巴馬的14萬張選票。

在這些郊區,女性將是關鍵,尤其是受過大學教育的白人女性,她們在2018年中期選舉中將投票率推高至創紀錄水平。兩位候選人也都在關注那些在2016年為其他職位投票而不是總統職位的選民。底特律大都會有29000個這樣的選民,僅在奧克蘭郡就超過13000多人。

自稱是馬科姆縣獨立選民的理查德· 霍爾尼斯(Richard Holness)2016年沒有投票,他說他覺得兩黨都變得太極端了﹐「我想我最終會投票給拜登」。

布隆菲爾德鎮(Bloomfield Township)53歲的稅務會計羅伯特‧約瑟夫(Robert Joseph)也在2016年選擇放棄投票。他說:「不投票是一個愚蠢的決定,但當時不喜歡任何一位總統候選人」。他今年會投票給川普,理由是他的客戶們經濟收益見漲。

中部密歇根

2016年,除了大都市區和教育程度較高的奧克蘭縣郊區,幾乎所有地方都是川普的地盤。在密歇根州中部的薩吉諾(Saginaw)和海灣城(Bay City)(傳統民主黨但非常激進的藍領)以及周邊地區向東延伸到大拇指( Thumb)﹐以及沿著休倫湖( Lake Huron )向北延伸的地區﹐那一片區域的人非常支持川普。

這一轉變在2012年就已經開始了,因為該地區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一直在努力應對工作崗位大幅減少的問題,尤其是在製造業方面。看看密歇根中部地區的五個縣,海灣(Bay)、吉納西(Genesee)、米德蘭(Midland)、薩吉諾(Saginaw )和西阿瓦西( Shiawassee),私營工業就業人數從2001年的近30萬人下降到2008年的約26萬人。然後,工作數量逐步上升,2019年達到267460個,但預計許多工作還是永遠消失了。

密歇根中部的轉變引人注目。2012年,奧巴馬在五個縣的整體支持率為57%對42%,並且在除米德蘭以外的所有縣都單獨獲勝。四年後,克林頓只贏得了吉納西縣,該縣中弗林特市是該州僅次於底特律的最大黑人城市,也是最大的自治市。即便如此,川普在2016年的支持率也比羅姆尼高出近20個百分點。

2018年,該地區大部分縣轉而支持民主黨州長格雷琴·惠特默。但川普的強硬言論和承諾將製造業帶回到這個失業率嚴重的地區,引起了共鳴。反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資訊在這裡起著強烈的作用。

前通用汽車公司工人、海灣縣共和黨主席Randy Badgerow說,四年前,全美汽車工會(UAW)成員告訴他,他們是民主黨人,但要投票給川普。

「奧巴馬承諾要改變,但沒有兌現。我認為他們已經厭倦了政治謊言,」他說。「而川普說出了我們很多人的想法,我們只是不大聲說出來。」

雖然川普從這些密歇根中部縣獲得的選票比羅姆尼多了大約2.2萬張,但他在大拇指(上升了23,314票)和沿著休倫湖向北蜿蜒的其他小縣以及密歇根州東南部同樣位置的門羅縣(Monroe County)(上升了21,773票),共和黨的票數上升了10%,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

尚不清楚川普是否能在這些縣獲得更多選票,希望他能嘗試。

西密歇根

由於川普希望新增在整個州的得票數,以抵消密歇根州東南部的民主黨預期得票,一個關鍵的地方可能是西密歇根。

該地區歷來是堅定的共和黨人的地盤。但西密歇根四個縣:阿勒根(Allegan)、肯特(Kent)、馬斯克貢(Muskegon)和渥太華( Ottawa ),在上次選舉中並不像預期地那樣支持川普。

川普在該地區獲得的原始選票(859張)略多於羅姆尼,但他的得票率下降了3%。總的來說,他在那裡以52%-41%擊敗了希拉里,而羅姆尼在該地區以55%-44%的優勢擊敗奧巴馬。在最大的縣、大急流城(Grand Rapids )所在的肯特縣,川普的表現比羅姆尼差了5個百分點;惠特默在2018年的州長選舉中繼續贏得了該郡。

這段歷史並非不可逆轉的:如果川普能夠利用傳統的共和黨支持,特別是在肯特郡,這對他的競選至關重要。他和他的盟友已經把西密歇根作為廣告購買的目標地區,而吉爾· 拜登最近前往該地區參觀一家食品銀行,並與軍人家屬坐在一起,以爭取更多的知名度。

共和黨商人布萊恩· 埃利斯(Brian Ellis)說,鑒於美國經濟在新冠疫情之前的表現,他認為該地區的共和黨選民會支持川普。

埃利斯說:「在一場勢均力敵的選舉中,你需要的不僅僅是你的選民基礎,如果拜登的選民基礎不穩固,如果中間選民感到不安,川普就會變得更加強大,」他指美國一些城市的暴力抗議活動會傷害到拜登。「人們只是震驚於他們所看到的一切。」

民調顯示,雖然拜登在該州佔優勢,但川普在西密歇根以49%比44%領先。

最終,這些地區中的每一個縣都將在川普或拜登能否贏得密歇根州中發揮作用。

密歇根州有998萬選民,有16張選舉人票。

2. 威斯康星州

從人口統計學角度來說,威斯康星州是川普的地盤。

在其它任何頂級戰場上,農村和藍領白人選民都沒有發揮如此大的作用,四年前唐納德‧川普以幾十年來從未有過的優勢贏得了他們的選票。

總統在威斯康星州的勝選之路始於今年11月試圖複製那一壯舉。

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教授凱瑟琳‧克拉默(Katherine Cramer)說:「希拉里‧克林頓在這些選民中非常不受歡迎,他們無法忍受她。」「喬‧拜登沒有那么不受歡迎。 」

2016年戰績

2016年川普以47.2%比46.5%,1,405,284票比1,382,536票的優勢贏得威斯康星州。

2016年,威斯康辛州是「臨界點州」,是一個在數學上讓川普在選舉人團中占得上風的州。目前的總統廣告大戰證明了這個州對雙方的重要性:從4月至9月底,在威斯康辛州出現最多總統廣告的13個電視市場包括3個:綠灣(Green Bay)、拉克羅斯(La Crosse)和密爾沃基(Milwaukee)。

現狀

雖然拜登在威州的民調中一直處于領先地位,但他的競選活動也面臨著問題。他能否在密爾沃基這個州內最大的城市獲得所需的投票率?年輕選民是民主黨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會支持他嗎?

川普在2016年以22,748票的優勢贏得了威州的胜利,這是過去五次總統競選中這個州第三次以不到一個百分點的优勢胜出。根據選後的一些估計,他獲胜的關鍵是贏得了沒有四年制學位的白人的選票,比克林頓高出近20個百分點。這個群體占該州選民的一半以上。

無論誰獲勝,四年前擴大的城市和農村地區之間的政治分歧這次可能變得更大,威州郊區政治多元化可能會打破這個平衡。

很少有州的投票率比這個州高。預計投票率將輕松超過2016年。

威斯康星州人口580萬﹐10張選舉人票。

3. 賓西法尼亞州

2016年川普在賓西法尼亞州險勝 他的2020年選舉可能取決于能否保住這個搖擺州

賓州的綽號是「基石州」(Keystone State),這是一個恰當的綽號,因為它在總統競選中扮演的角色,兩個競選團隊都在激烈地爭奪其20張選舉人票。

2016年,唐納德‧川普總統在擁有1300萬居民的賓州獲得了約48.5%的選票,以約4.4萬票﹐不足1個百分點的微弱优勢擊敗希拉里‧克林頓。

但那次選舉也顯示了民主黨在人口密集的匹茲堡、費城和賓州東南部的實力,喬‧拜登希望今年秋天能在這些地方爭取到更多選民。

2016年戰績

賓州被廣泛認為是兩位候選人在11月尋求通往白宮的勝利之路的關鍵戰場之一。民調研究網站FiveThirtyEight的Nathaniel Rakich最近總結道:「現在,賓州看起來是2020年大選中最重要的一個州。」

2016年川普48.58%的得票率擊敗希拉里(47.85%)﹐得票數2,912,941:2,844,705

川普在這裡取得了微弱的勝利,贏得了賓州67個縣中的56個,顯示了他在整個州的廣泛受歡迎程度,即使在傳統的藍區也是如此。

川普贏得賓州是自1988年以來共和黨在這裡的第一次勝利,當時的副總統喬治H.W‧布什(George H.W. Bush )擊敗了當時的馬薩諸塞州州長邁克爾‧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但該州在2018年再次變藍,州長湯姆‧沃爾夫(Tom Wolf)以17個百分點的優勢獲胜,參議員鮑勃‧凱西(Bob Casey)以13個百分點的優勢獲勝。沃爾夫得票290萬,凱西得票280萬,接近川普2016年297萬的總票數。

四年後,傳統的看法是,川普需要在他贏得的選區擴大优勢,以抵消阿勒格尼縣(Allegheny County)、匹茲堡和費城﹐以及費城郊區縣鐵定的藍色選票,自2016年以來,這些地區變得越來越藍。

現狀

個人拉票和電視廣告支出是衡量一個州對競選有多重要的可靠指標,所有跡象都表明賓州是一個令人垂涎的難以爭取的地方。

根據衛斯理媒體項目(Wesleyan Media Project)的數據,8月10日至9月4日期間,賓州的6個市場(匹茲堡、費城、哈里斯堡、約翰斯頓、威爾克斯-巴里∕斯克蘭頓和伊利)躋身全美競選電視支出前25名的媒體市場之列。

拜登是斯克蘭頓人(Scranton),在這段時間花費了大約680萬美元,另外370萬美元是由支持他的外部團體花費的。川普沒花錢,卻得到友好團體850萬美元電視支出的支持。

坦普爾大學(Temple University)政治學副教授邁克爾‧哈根(MichaelHagen)說,川普理解那裡人們的經濟和文化問題的挫敗感,這些問題將賓州西南部和東北部的選民推向共和黨。

賓州人口1300萬﹐20張選舉人票。

4. 搖擺不定的北卡州

唐納德‧川普頻繁訪問北卡是一個訊號:該州及其15張選舉人選票對他贏得連任至關重要。

自7月27日以來,他已經在這裡露面7次,僅9月就有4次。8月21日有兩次訪問:他訪問夏洛特參加共和黨大會,並視察了西部山區的糧食援助項目。當他舉行簽名集會時,成千上萬熱情的支持者等了幾個小時才見到他。

由於新冠疫情,民主黨提名人喬‧拜登暫緩公開露面,而是主要與代理人進行線上聚會,以增支持率。他在9月對夏洛特進行了一次低調的訪問,副總統候選人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月底的一天在羅利(Raleigh)停留了三次。拜登的妻子吉爾(Jill)10月6日在費耶特維爾(Fayetteville)為他競選。

目前民調

拜登在北卡以微弱優勢領先川普,西卡羅來納大學(Western Carolina University )政治科學家克里斯‧庫珀(Chris Cooper)稱北卡是決定選舉最重要的搖擺州。

北卡被稱為紫色州:民主黨人巴拉克‧奧巴馬在2008年勉強獲胜(0.3%或14177票),然後在2012年以2%的票數輸給了共和黨人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

2016年,川普在北卡以3.7%的優勢取得了相對穩固的勝利。

2016年戰績

川普得票率49.83%﹐希拉里46.17%﹐川普獲得2,362,631張選票﹐希拉里2,189,316張。

這個戰場州的戰場範圍從支持共和黨的農村地區到支持民主黨的都市。介於兩者之間的是郊區,隨著選民遷出都市或從其它州定居北卡,郊區的色調似乎正在從紅色變為紫色。

大選的關鍵區

北卡的兩個主要電視市場——三合會(格林斯博羅﹙Greensboro﹚、溫斯頓–塞勒姆﹙Winston-Salem ﹚和高點﹙High Point)﹚)和三角區(羅利﹙Raleigh﹚、達勒姆﹙Durham﹚和教堂山﹙Chapel Hill))﹐反映了北卡城鄉差距的不斷擴大和固化,即民主黨密集的城市和共和黨主導但人口稀少的農村地區。

川普在2016年贏得北卡羅來納州,很大程度上依靠鄉村縣的實力。今年的問題是:多個鄉村縣能否再次贏得足夠多的川普選票,戰胜民主黨在城市的支持率?

北卡人口1006萬﹐15張選舉人票。

5. 曾是共和黨票倉的亞利桑那已成關鍵搖擺州

談到亞利桑那州的總統選舉,德懷特‧艾森豪威爾(Dwight Eisenhower)和鮑勃‧多爾(Bob Dole)可以幫助解釋72年的投票史。自1952年艾森豪威爾以來,除了1996年的多爾,每個共和黨人都獲得了該州的支持。

如果數十項民意調查和最近的投票趨勢能夠維持下去,那麼共和黨長期以來的紅色歷史可能在11月被顛覆。

亞利桑那州吸引著來自全國各地的移民,該州有大量傾向民主黨的拉美裔人口,他們在2018年的投票中占了更大的比例。這些因素,再加上兩年前大量的獨立選民大多轉向民主黨,幫助把這個曾經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巴里‧戈德華特(Barry Goldwater)和約翰‧麥凱恩(John McCain)的大本營推向了戰場州地位。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這些人口趨勢可能會讓唐納德‧川普更難守住這個他在2016年贏得3.5個百分點的州。

2016年戰績

川普以3.5個百分點胜過克林頓。川普得票率48.1%﹐克林頓44.6%。川普獲得1,252,401張選票﹐克林頓1,161,167張。

關鍵地區

鳳凰城的大都會區占據了亞利桑那州的多數選票。環城直到城北的101號公路所包圍的地區,是該州2018年中期選舉的紫色戰場。

民主黨人克里斯滕‧希尼瑪(Kyrsten Sinema)自詡為務實的中間派,2018年以2個百分點的优勢贏得了該州的參議院選舉,使亞利桑那州民主黨自1988年以來首次在參議院選舉中獲胜。

在同一場選舉中,鳳凰城周圍的郊區也大力支持共和黨籍的州長道格‧杜西(Doug Ducey)。這一地區包括鳳凰城東南部的郊區和錢德勒( Chandler )和吉伯特(Gilbert)的部分地區——富裕的、受過大學教育的社區,有投票給共和黨人的歷史。

拜登和川普陣營似乎明白亞利桑那州兩個都市縣的重要性。據追跡競選廣告的無黨派衛斯理媒體項目(Wesleyan media Project)稱,從今年夏天拜登競選以來,鳳凰城是全國電視廣告的頭號媒體市場,圖森是第三大市場。

與此同時,川普競選團隊將鳳凰城和圖森作為其全國性的兩大目標,不過投入的資金比拜登團隊少。

亞利桑那州農村地區曾經是民主黨的大本營,比市中心更老、更白,預計又會有大量川普支持者。

川普陣營和其他共和黨官員一年多來一直在努力確保亞利桑那州西北部普萊斯考特山谷(Prescott Valley)和鳳凰城(Phoenix)和圖森(Tucson)之間的皮納爾縣(Pinal County)等地區的投票率。

亞利桑那州人口730萬﹐11張選舉人票。

6. 佛羅里達再次成為可能決定勝負的搖擺州

當整個夏天的民調顯示民主黨人拜登在佛羅里達州遙遙領先於總統川普時,許多政治分析家對此表示懷疑。

佛州的政壇不會有大風大浪。

自1996年以來,這裡的總統候選人平均領先優勢只有2.6個百分點,是迄今為止所有州中最低的。

2000年,小布什在重新計票後僅以537票的優勢贏得了佛州的選票。

因此,最近佛州的民調顯示競爭激烈,這也就不足為奇了,最後的衝刺可能會改變整個總統競選。

拜登仍然有優勢,自川普被診斷出染上新冠病毒以來,這種優勢已經擴大。但希拉里‧克林頓在2016年的這個階段也在佛州領先,在看到川普超過她並以1.2個百分點的優勢贏得該州後,民主黨人現在變得謹慎起來。

雖然佛州總是勢均力敵,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贏得勝利,但這是一場值得雙方為之奮鬥的戰鬥。該州的成功預示著整體的成功。

2016戰績

川普以1.2個百分點,即112,911票獲勝。

在過去的六個總統選舉周期中,沒有一個州能更好地預測出誰將在總統選舉中獲胜,只有贏得佛州和俄亥俄州的候選人才是最終的贏家。

中佛羅里達大學政治學教授奧布里‧朱伊特的結論是:「我們不是深藍或深紅州,我們是一個紫色州。」「在過去的幾十年里,佛州成為美國總統選舉中最重要的州。」

這個美國人口第三大的州融合了美國南部、中西部、東海岸和拉丁美洲移民的政治文化,是總統競爭的完美組合。

關鍵地區

佛州的戰線很明確。民主黨人的據點在從邁阿密到棕櫚灘(Palm Beach)的地區,而共和黨人在該州的北部和西南部占據主導地位。

兩黨在爭取4號州際公路沿線搖擺選民的同時,都在努力擴大自己的基本盤。

贏得佛州的總體策略沒有太大變化,儘管2020年的選舉周期帶來了一些新問題,包括拜登在西班牙裔選民中的弱勢,以及川普在老年選民中的下滑。

在西班牙裔人口稠密的邁阿密—戴德(Miami-Dade),拜登的表現明顯比克林頓在2016年時糟糕。本迪森與阿曼迪(Bendixen & Amandi )國際公司和《邁阿密先驅報》10月的一項民調顯示,拜登在邁阿密戴德的支持率僅比川普高出20個百分點,比9月份領先17個百分點略有改善。

川普可能通過反轉奧巴馬恢复與古巴關係的努力來改善他在邁阿密的地位。共和黨也通過抨擊社會主義﹐努力獲取委內瑞拉裔和其它逃离專制政權的移民。

拜登一直在北佛羅里達州刊登廣告,強調他對軍隊的支持。他還希望提高該地區黑人選民的投票率。黑人投票率的下降傷害了克林頓在佛羅里達州的地位。

佛州人口2150萬﹐29張選舉人票。◇#

責任編輯:葉紫微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大選更影響中國和世界變局
【名家專欄】美大選兩極對立:自由與暴政
美大選倒數19天 川普競選帳號被凍結 再解鎖
前中共軍官:美大選前臺海可能爆軍事危機
最熱視頻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大陸新聞解毒】混球時報:譏李毅胡編挖暗坑
【薇羽看世間】愛國者在行動 華盛頓三個預言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