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中共獵狐行動在美國受挫

人氣 1238

【大紀元2020年10月30日訊】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0月29號,星期四。今天跟大家講一下昨天發生的一件事情,就是中共的一個獵狐行動在美國受到了挫折。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昨天美國聯邦紐約東區法庭起訴了八名嫌犯,而且當天逮捕了五名,其中三名是在新澤西,兩名在加州。他們的罪名是涉嫌沒有經過申報為外國做代理,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啦,其中還有六個人還涉嫌跨州和跨國綁架。這個事情發生在2016年到2019年之間,在這個期間這些被告被控威脅、監視、騷擾和恐嚇住在新澤西州的一個人。

這個人是從中國大陸來的,他從2010年前後就住在新澤西了。有人認為他可能就是徐進,就是原來武漢發改委的主任和他的妻子劉芳,他們是「紅通」,就是一百名紅通所謂罪犯其中的第十三名。另外一個就是恐嚇他的女兒,他女兒是住在加州,所以這是為什麼案子還到了加州。

這個是中共獵狐行動和天網行動的一部分,就是說這個行動是到世界各地區把中共認為的一些罪犯給抓回中國去。起訴的這個案子參與者,有從中國大陸派來的,也有就是居住在美國的,有美國公民,有綠卡持有者,就說是有合法的永久居留權的,這些人就是在美國開始加入這個行動。

我待會兒說一下我認為這個事件可能比以前抓住的中共派的間諜,可能更嚴重而且更重要。

其中有一個案例——他這裡舉了很多案例,就是怎麼樣去騷擾和恐嚇這些要被抓的這些人的——其中之一就是在2017年的時候,有三名大陸的官員,把他們要抓的這個人的父親給帶到美國來了,到美國來以後顯然就是施加壓力嘛,就和這幾個被起訴的嫌犯一起,這幾個被起訴的嫌犯都是在美國,大部分是美國永久居民拿綠卡,和這些人一起就想方設法強迫這個徐進,就這個紅通通緝的這個人,夫妻兩個,強迫他們回國受審。

所以把他父親帶來顯然是為了施加壓力。參加的人當中還包括一名他們僱用的美國私人偵探。這些人很有意思的,是有分工,有指揮。分工就是有的人專門收集這個人的信息,個人信息,你像這個私人偵探他就專門收集他的個人信息,那也有人專門負責接待來自中國大陸的官員,還有在這個行動當中提供後勤支援的。

它是一個整套的計劃。在加州他們也找人,去跟蹤和監視這個人的女兒,就是監視的過程當中他就去拍照,包括他拍她的私人照片還是家裡照片,然後把這個照片就在網上用於威脅她。就表示你看我們盯著你了,就這樣威脅。另外在新澤西,他們直接到這個人家裡去,到他家去敲門,還留下了威脅的紙條,留在那裡這就是變成證據了。

中國執法機構到美國執法 侵犯美國主權

這個問題是很嚴重的。為什麼?有人說這個人本來就是罪犯,這個人是不是罪犯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沒有經過美國的同意,中國的執法機構到美國來執法,這是侵犯美國主權的行為。這跟這個人就是這個被通緝的人,他有沒有違反中國的法律是毫無關係的,美國是絕不容許任何一個其它的國家,在不通知美國司法部的情況下到美國來執法的。

這裡我覺得有幾個方面我們可以注意的。第一個就是來自中國的官員這部分。這個人,其中有一個人叫胡季,是拼音,不知道他原文是什麼,這個人是來自武漢公安局,所以就和我們猜測的,就是有人猜測他(徐進)是武漢發改委的,這個就對上了,就很可能是他,因為是武漢公安局過來抓他的。

還有一個是湖北襄陽中心醫院的一個退休的內科醫生,這個人來是陪著這個被通緝的這個人的父親來的,那個父親年紀很大了,生怕路上出事。人家這麼大年紀人還弄到美國來,怕他出事還專門派了一個醫生陪著他。這是從中國大陸派來的人。

還有就是來自美國的,就是本來這些人就是美國的居民,其中第一個就是叫朱峰(音)的這個人,這個人看來是這個行動的一個中心人物,他是皇后區的居民,可能就住在法拉盛,他是美國永久居民。還有一個也是住在皇后區的,美國公民,他的工作是導遊。這些人,再加上還有一個中國公民,他住在加州,他負責跟蹤威脅的。

這裡就是參加的這些人大概都是些什麼人。很多都是永久居民啊。這裡當然我們剛才講了有一個是美國人,他就是美國一個私家偵探,他們是專門去花錢僱了他,就是來參加這些調查活動的。

公安局為何能直接派人到美國行動

根據這些情況我覺得這裡面有幾個問題是需要來分析一下的。第一個問題就是湖北省武漢市公安局的行動。把公安局的人直接派到美國來行動,這是一個特例還是普通的行為——就是說以前有很多,只是說沒有被發現或者沒有被抓住而已。

我們知道這個「獵狐行動」是中共公安部執行的一個計劃,從2014年開始。到2015年1月1號就宣布正式結束了,但實際上沒有結束,一直延續到現在。那麼僅僅在這個2014年開始,到不到一年的宣布結束的時間之內,他們說已經有從69個國家抓回了680個人。這些人有多少是通過逼他們的家屬讓他們自己回去投案的?還有多少是派人出去把他們抓回去,侵犯了其它國家主權的?這究竟多少現在不是很清楚,美國有多少也不知道,我們只知道這是第一例,但是之前美國已經警告過了,就是說美國不會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配合中共官員到這裡來執法,而且不允許中共來執法,這個很早之前就有報導。

那麼公安部為什麼能夠派人到美國來?這就是一個問題了。雖然紅通計劃抓捕人是要公安部來執行的,但是公安部是對內的,它本來的分工,國安部是對外的,就是說如果是國外的事情,應該是國安部的勢力範圍而不是公安部的勢力。

但是,這些案件是在中國國內犯下的,中共指控他們犯了罪的是中國國內。是不是在國內犯的案子,如果這些案子牽涉國外的話,公安部就能派人出來,公安部就有這個責任或者是公安部就有這個權力派人到國外來追蹤?他有多大的權限可以對外派遣特工?這個是講的在中國的國安和公安的分工,不是講其它國家。他如果得到其它國家配合那沒關係,但是其它國家不配合,或者沒有被通知到,那就是違法,就是侵犯別人主權。

我們知道最早的時候這個分工是非常嚴格的,什麼時候這個分工打破了?據我所知道是2002年。我們知道19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到了2002年的時候,他們就要把這個迫害延伸到海外去,為這個需要,公安部就得到了一個特許,因為這個侵占了國安部的勢力範圍,所以他是要得到更高層的批准,當時從高層就特批了。

公安部有六個省市的公安廳可以直接向外國派遣特工,就是專門為了監視控制和做一些我們也不知道具體做什麼,是針對法輪功的。到了第二年2003年的時候,就增加到了九個省市,就是可以公安廳直接派人出來的。

從這個案子看,現在這個情況可能發展到了更廣泛的程度。你想以前是省公安廳可以派人,現在武漢市都可以直接派人出國抓人了,那這個的事肯定是公安部有了特許,就是是允許只要是紅通犯或者怎麼樣,具體不知道怎麼規定,也就是說,一個基本上沒有對外打交道的訓練和授權的單位,都可以隨便派人到國外去執法的,而且是到美國來執法,你看他是不是亂套了。

從這些人在美國的表現來看的話,他們似乎並沒有把在美國執中共的法當做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因為實際上他們牽涉的人很多,這不只是所謂無知者無畏的問題,實際上他是真的以為全世界就是他最狠了,因為這一批人可能就是在這個戰狼外交這個時代成長起來的,或者是訓練出來,就他們認為誰都不敢動他們。事實上我想在美國這是第一例吧,那很可能以前人家還真的是沒有動他。

中共臨時間諜 美國有多少?

另外一批人我覺得就是問題最嚴重的地方了,就是在美國參與的這些華裔的美國公民或者是永久居民,那個私家偵探不算,因為那是花錢僱的不算,我更感興趣的是這些居住在紐約或者加州的居民,他們是些什麼人?他們為什麼要參加中共一個地方公安的抓人行動?他們為什麼敢參加?在起訴書裡沒有講得這麼詳細,但是起訴書裡面提到了就是這個朱峰,這是一個主要人物,就是除了中國派來的公安以外,他是在這邊的美國的一個主要人物,其他人很可能都是通過他的關係去找到的,就是他再去找那些人。

這個我覺得為什麼比中共派人來美國更重要,就是說中共如果說他要派一個小分隊到這裡來執行任務的話,被抓的可能性很大,而且暴露的可能性也很大,出了問題以後就直接牽涉到中共了。現在他不需要了,他只要派一個人過來,然後在美國找到這個美國的聯繫人,他再去找一批人。

也就是說中共的某一個單位某一個部門,他只要有一個計劃要到美國來做,完成一個任務的話,他很可能就是只要派一個人來,就在當地找到這個當地的聯絡人,然後這個聯絡人立刻就可以給他組成一個這樣執行這個特殊任務的小分隊,這個針對特定目標特殊任務的小組在完成任務以後就解散了,而且這個小組的人很可能互相之間誰都不認識,他們被抓住也沒關係,因為他們被抓住以後他們也說不出什麼東西來,他們並不知道整個計劃是什麼,他只知道這一步,他自己執行的這一步。

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就是說中共可能到美國來執行的並不見得就僅僅是抓一個紅通犯回去,他可能要執行一個危害美國安全的,或者是危害美國利益的行動的話,他可以有同樣的方式。這就比專業間諜派到這裡來要嚴重得多。

根據朱峰向美國政府交代的,其實他只不過(認識)另外一個被通緝的紅通犯,後來這個紅通犯被抓回中國大陸去了,他只是這個被抓的紅通犯的一個親戚,比較近的親戚。因為那個親戚的案子,他就通過某種關係就被武漢市公安局的人找到了,就認識了,然後就被他們要求配合警方在美國採取這麼一個行動。現在不知道他主動的程度和被動的程度怎麼樣,但是就是說,就這麼一個跟情報機構、跟中共的這個派遣毫無關係的一個人,都能夠被中共用來作為他一個特殊任務的,不僅是棋子,而且還是一個中心棋子,是個協調人。

這個事情非常令人擔憂。美國政府怎麼能防止類似的事情發生?美國政府可以對中共的專業間諜做很多工作,可以防止,但是對這種連業餘都算不上,就是臨時組建完成一個特殊任務,這個快速地聚集快速地解散,這是非常嚴重的問題。

600多個華人組織與中共相關

相比較而言,反而我覺得中共的統戰組織倒是比較容易識別。再講到另外一個事情了,這是美國《新聞週刊》,在週一的時候26日,發表了一篇非常長的文章,就是揭露中共在美國的滲透,和在美國的政治影響。這個內容非常廣泛,包括對大選的干預,其它各個方面。

那我就講其中一段,因為這一段跟華人有關係。這段談到,和華人有關的組織在全美他說大概有600多個,是和中共有關的華人組織。他列了一大串,他說至少有83個是中國的同鄉會,有10個中國援助中心,有32個商會,13個華文媒體,38個和統會,就是統促會了,就是和平統一促進會,5個友好協會,129個孔子學院,他就列舉了很多,還有70個華人專業協會,265個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還舉了一個百人會。

百人會可能中國大陸經常聽說,因為中國的媒體經常報導是華人在美國社會地位最高、各方面最有成就的一批人組成的百人會,他們不是那種什麼偷渡來的,就是多年在美國最有成就的一批華人。

文章談到現在統戰的經費已經超過外交部的外交經費了。這裡我想說一下,這篇(新聞週刊)報導當中和華人有關的實際上只占很小的比例,絕大部分是針對美國主流社會的。而披露出來的中共採取的各種方法和案例實際上都是已經被曝光過的,就是說被媒體報導過或者是被聽證的時候提起過的,這種事情也就是說只占同類事件當中極小的部分,因為你要100個案子曝光出來百分之五就很不錯了,真的是冰山一角。

而像我們這幾天看到的拜登家族和中共白手套勾結的上億美元的交易,可能平時根本就沒有機會曝光,一般的民眾也根本沒有可能知道,這一次是特殊情況曝光的。

我們就講回來,還轉回來就講上述曝光的中共的組織,主要是統戰組織,但實際上也遠不止這些了,你比如說他說有38個統促會,實際上就是在這個38個統促會裡面,有一個就是在紐約的叫美東華人社團聯合會,在這個聯合會下面,這個聯合會就列出了是一個,算一個統促會,但他下面至少有幾十個華人團體;而他說13個華文媒體是遠遠不夠的,就是在中共官方公布的參加第十屆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的美國媒體,華文媒體就有63個,就是去掉當中幾個中共自己的喉舌媒體,那至少也有五十多個,所以說是遠遠不止的。

而這個同鄉會,可以說每一個同鄉會都或多或少地受中共的控制,因為他這個同鄉會主要是這麼幾種,一種就是中共的人跑到這裡辦的同鄉會,直接這個就是中共指揮了;一種是他為了討好中共,就是為了有資本來討好中共,而自己去辦一個同鄉會,就是故意自己去被統戰的;當然也不排除有一開始的時候真的是想為同鄉做一點事情,那一旦成立以後被中共統戰過去了。你只要有一個組織,中共一定來找你。至於說被不被統戰則是另外一回事,中共一定會統戰你的。

這種同鄉會幾乎每個美國的大城市都有,東部和西部的,南部南方的一些大城市,每一個城市都有好幾十個,你看紐約至少就有好幾十,不說上百的話。不是說參加同鄉會的人都受中共的控制,但中共一定會想方設法去控制同鄉會的那些負責人,那是一定的。

華人專業協會也是的,我以前介紹過一個例子,就是芝加哥一個華人工程師協會,這個協會其中有一個人,叫楊春來,他是負責人,他實際上是這個工程師協會的一個創始人,他就跑到中國去,那是很多年以前,跑到中國去匯報,就是說他的協會有1500名會員,至少能夠控制500張選票。姑且不論他能不能控制這500張選票,我相信這500個人也不會聽他的,他叫投誰就投誰,但是他用這個作為投名狀向中共去要官職,或者是要什麼好處的。

要說起來這種就是外國勢力企圖影響美國選舉。後來他確實是在準備盜竊他所在公司的知識產權的時候,被美國聯邦政府抓了。

華人在美國參政應立足於本土

那麼這個問題怎麼辦哪?我覺得華人在美國參政要避免一件事情,無論是做什麼事情,就是立足於美國,立足於美國社會,立足於自己的專業,而不要老想著到中共那裡去得到什麼好處。

華人政治家,就是華人在美國的政治家當中——所有見到像黑人和西班牙裔那些政治家當中的這種保守政治家,就是立足於美國本土的保守的政治家——華裔的政治家不知道怎麼搞的,第一保守的很少,第二,非常親中共,就是說很可能是後來被統戰,但是他的這個施政綱領,在很多方面和中共都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不像黑人和西班牙裔的政治家保守派政治家,他們就是立足本土的。

我們很少看到華裔的美國的保守政治家。2016年的時候有一些支持川普的華人活動,但是因為組織者據有人說,有的人跟中共走得太近,所以受到了質疑。但這幾年我覺得美國社會在回歸傳統,使得華裔保守派的政治活動人士開始嶄露頭角了,而華人的草根保守派也開始積極地參與選舉,這就為將來真正的華人在美國參政打下了很好的基礎,因為這我覺得這是第一次美國的本土華人,在不受中共影響的情況下廣泛地參與政治活動。

優秀的政治家只能在大動盪當中產生,而且需要廣泛的基礎,這兩點在這幾年我覺得在華人社區都開始逐漸具備了。

關於這個案子,我覺得因為還在進展當中,所以我們還可以繼續地關注,這一類的案子以後也會更多。我今天就跟大家討論到這裡。如果大家喜歡的話請訂閱。謝謝大家,下次節目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橫河觀點】亨特‧拜登醜聞之外的六大問題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橫河觀點】美國某些媒體還是第四權嗎?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西岸觀察】舞弊鐵證浮出 巴爾何時出手?
【羅廚尋味】南瓜小雞燉糯米
【新聞大家談】拜登舞弊實錘證據 被指政變
【財商天下】Dominion隱祕金主浮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