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修煉故事:于洋

鐵血丹心兌誓約(中)

2017年9月于洋參加日本法輪大法遊行。(于洋提供)
人氣: 4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04日訊】文:俞元・大紀元

續接上期

你對我壞 我還把真相讓你知

半夜十二點,拿鐵凳子壓于洋腳的那個惡警進來了,用約束帶把于洋捆到椅子上,把于洋的手也銬在椅子上。他讓幾個協警監視著,不讓于洋睡覺。于洋就給他們講法輪功真相一直下半夜2點多,他們都睡覺去了。只剩一個不太接受法輪功的協警,還在跟于洋聊著,他說法輪功好壞與他無關。于洋告訴他:如果二三年之內,再有類似非典這樣嚴重的傳染病在全世界發生時,那時最好的靈丹妙藥就是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現在沒有發生,你就當個神話故事聽,等發生時希望你能想起我這個法輪功所說的話。我衷心希望你的親人都能得救,都能幸福平安。那個協警深受感動,連說:「謝謝你啊!」他用清水把惡警踹在于洋胳膊上的鞋印洗掉,又把手銬鬆了鬆。于洋心中真為這個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弟子的生命高興。

「我師父說了算!」

第二天早上6點多,一個警察進來看于洋還是不說,就拿了一本厚書,照著他的頭和臉一頓猛砸、猛抽。于洋不停地發正念,不一會這惡警被別人叫出去了。8點多鐘,用書砸于洋的那個惡警又進來做筆錄,于洋還是拒絕回答、簽字。那惡警暴跳如雷,狠抽于洋耳光:「就你這樣的給你送到看守所關你十年,看你說不說?一會送你去看守所我也跟著,讓號裡的老大好好收拾你!」嘴角流血的于洋,沖他一笑:「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

2004年于洋在張士教養院絕食十三天被無罪釋放。(于洋提供)

滴水不沾,意堅如鐵出牢籠

遍體鱗傷的于洋被送到了張士法制教育學校(洗腦班),它以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而臭名昭彰。頭兩天,于洋因傷勢嚴重躺在床上。在洗腦班,每天電棒「劈裡啪啦」的電擊聲和慘叫聲不絕於耳,于洋的房間裡一位五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滿是電棒電擊後留下的燒痕和大泡。于洋想到了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他暗下決心:無論多難,也不聽從壞人的指令!于洋開始絕食,不吃犯人的食物,因為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犯法!

過了三四天,獄警見于洋的身體稍有恢復,讓牢頭叫于洋下床坐小板凳,接受放棄修煉的思想轉化工作。于洋不配合牢頭,不下床;牢頭就硬把他從床上拽下來往板凳上按,于洋就勢躺在地上,同時不停的發著正念。這時隔壁房間的人指責牢頭不要欺負人;一位大姐過來扶起于洋,說:「別躺地上,地上多涼啊」,于洋乘勢又上床上躺著。牢頭又他拽下來,于洋又躺在地上;那個大姐又過來扶他,他就又上床躺著。幾個回合下來,牢頭終於讓步了:「給你寬鬆,讓你在床邊坐著」說完灰溜溜地出去了。以後的日子,獄警從門口過看見于洋躺在床上也假裝沒看見。于洋深深體會到:聽師父的話,真能做到,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做好人沒錯

于洋每天堅持背法、發正念,意志越來越堅定。在他絕食絕水四五天時,正好趕上家屬接見日。大量的各種水果被帶進監室,于洋認為水果是對自己絕食的干擾和誘惑,他連一顆葡萄也不吃,把分給他的水果全都讓給了別人。

一天,獄警主管史鳳友讓于洋按手印。于洋說:「我要是殺人放火了,我馬上就按。我沒犯罪,我不按。」史說:「法律定了,學法輪功就違法,來我這都得留案底。」于洋斬釘截鐵地說:「沒有哪一條法律規定『學法輪功違法』,那是江澤民信口雌黃。做好人沒錯,我就不按!」史鳳友見于洋態度堅決,只好作罷。

絕食到第六天,于洋一點不餓,只是口渴的厲害,腦子裡浮現出各種冰涼的飲料,他不斷排斥這些念頭。他很想到水房漱一下口,可是剛到水房就停水了。這時他想起師父《洪吟(二)》中的一首詩「修不難 心難去 幾多執著何時斷 都知苦海總無岸 意不堅 關似山 咋出凡」從水房回到監室後,于洋絕食、絕水的意志更堅決了。

一種自私

有一天,于洋向轉化他思想的人講真象,口渴的厲害,一個念頭返上來「別講了,話說的越多,不越渴嗎!」他馬上意識到這是一種自私,心想:自己受點苦算什麼,如果對方能明白真象,不再助紂為虐,那多好啊!於是,于洋強忍著乾渴,又繼續講了幾個小時真相。第二天,于洋感到口渴的程度減輕很多,只是稍微有點發幹,他悟到:自己思想昇華了,能多為別人考慮,心性提高了,師父就幫了自己。

絕食到第九天,于洋瘦得皮包骨,兩眼窩深陷。他絲毫不感覺餓,只是有點口乾,有點頭暈。又過了兩天,史鳳友來叫于洋吃飯。于洋此時身體已開始出現狀況,一坐起身來,心就突突突地跳得非常快,頭也一陣陣地暈。史告訴于洋:「你少吃點就不給你灌食,何必遭那個罪!」于洋堅持不吃,史叫來五個大漢,使勁掰開于洋抓緊床欄杆的手,費了好大勁,把他從床上拽下來,按到椅子上。醫生往他鼻子裡插管,插了半天也插不進去,只好放棄。于洋感到喘氣困難,非常痛苦,他睜大眼睛,心想:世人哪!大法弟子千辛萬苦告訴你真相,反被你們如此迫害,你們以後就知道這真相多麼珍貴!

「這孩子瘦得我都認不出來了」

晚上兩個包夾扶于洋上廁所,他感覺心跳得特別快,頭暈隨時要栽倒,兩包夾幾乎是把他拖回房間的。剛一進屋,五六個人又將于洋按倒在椅子上,準備灌食,于洋暈暈地坐不住,他們就強行把他的胳膊往後掰,于洋當即休克過去。教養院的醫生給于洋打點滴、掐人中,搶救了很長時間,看他沒醒,最後送他到市九院急救。晚上十一點多鐘,脫離危險的于洋又被他們拉回了洗腦班

過了一天,洗腦班隊長問于洋咋不吃飯?于洋笑了笑說:「誰說我不吃,把我送到大門外我就吃。」隊長說:「好好好,那把你抬到大門外,吃完了飯再抬回來」。過了沒多久,獄醫拿來了三瓶點滴給于洋吊水:「你嚴重的缺水、缺糖,化驗結果這麼多天一口水沒喝,別腎衰竭了。」獄醫剛走,于洋就把點滴拔了。獄警沒辦法,只好打電話讓于洋父母來勸食。母親看到于洋滿身青紫,氣憤地說:「這孩子瘦得我都認不出來了,這樣下去,過不了幾天就死在這兒了。你們把這善良的孩子打成這樣,上天會懲罰你們的!」史鳳友被于洋母親的義正詞嚴震懾住,默不作聲。

于洋父母離開後,下午史鳳友來到于洋床邊,說要把他的情況向上級匯報,這裡不留他。史當著于洋的面讀了一遍上報材料:「絕食絕水八九天,送九院搶救,該人拒絕治療,並稱自己無罪……」讀完後,于洋說:「你上報吧,但我不簽字。」史惡狠狠地說:「不用你簽字,但市裡一天沒批下來,你不吃飯,我們就給你灌。」

捆不住我的心

次日上午,于洋依然不吃飯,也不同意打點滴。史鳳友帶了獄醫等六個人,又把于洋從床上拽下來灌食,鼻管插來插去也沒插進去,獄醫說找東西撬開嘴,于洋緊緊咬住牙根,後來獄醫還是從鼻子把管插進去了。給于洋紮上點滴後,史把于洋另一隻手綁在床上,讓他無法拔點滴。于洋直視他們,堅定地說:「你們捆綁了我的手腳,卻捆不住我的心,我一步也不會向你們妥協!」

下午史鳳友和一個隊長進來,對于洋身邊的包夾說:「把他扶起來,該給他送走了,送看守所大拘」。于洋一聽,樂了:「史科長,看來咱倆緣分盡了。」獄警把于洋扶出張士洗腦班的大鐵門,于洋父母以及居住地政法委和街道工作人員正在門口等著。經過十三天絕食絕水,于洋被無條件釋放了!于洋直接跟著父母回了家。為了防止警察再次上門非法抓捕,于洋第二天就離開了家,過上了流離失所的生活。#(待續)

于洋在舊金山灣區藝術宮(展板是從泰國帶來的)。(于洋提供)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0月3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評論